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浮潜发表日期:2019-03-02(2019-03-09修改)
作  者:胡刚刚出处:原创浏览7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浮潜
文/胡刚刚
2019年03月02日,星期六

原载《世界日报·副刊》2017年11月4日

潜水镜、呼吸管、脚蹼和泳衣,几样简单的装备让我体会到与世隔绝的含义。暂别陆地,潜入海洋,在大自然的巨型鱼缸里欣赏无声电影。五光十色的鱼群拨开褐藻帷幕,吻醒海螺华灯,一边追逐柔若无骨的磷虾,一边在海龟盾牌般坚硬的甲壳上跳舞。它们是敏感的天使,是旋转的流星,是被海神赋予了灵魂的彩笔,孜孜不倦地记录着气候与潮汐的更迭、厌氧与好氧生物之间的私语、礁石迷宫里的每道路径和其它有关海洋的奇妙细节。

波多黎各、夏威夷、哥斯达黎加,每到一个地方,但凡有海,我必尝试浮潜。在我眼里,爬行是对空间认知程度最低的运动,因为受困于平面而无法探测到二维以外的内容,比如高度对在纸上爬行的蚂蚁来说就毫无意义。而飞翔和游弋则没有这样的局限性,鸟类和鱼类可以在三维世界中自由驰骋。鱼是水中的鸟,拥有像翅膀一样扇动的鳃和鳍,轻盈地穿过珊瑚、水藻、岩浆岩交相辉映的丛林,留下不带棱角的优雅的轨迹。薄如云缎的海面分隔了喧嚣与寂静,水下的世界是减去嗅觉的,只能感到层层波澜张弛有度的阻力,只能听到自己节奏平稳的呼吸,包裹了阳光色彩的气泡随着每次呼吸的完结在眼前破碎,真切得就像生命本身。放松的肢体下是警觉的意识,一旦下水,我便自动进入到催眠之后的迷幻和难以入睡的不安相交织的状态,我很清楚,这恼人的不安来自于我对水的戒备。

初次习泳是五岁,偶然被专业教练相中并希望定向培养。不过父母旨在让我添一项求生技能而并非以此为职业,所以我在上小学前夕就停止了训练,不料这一停竟让我退化回了旱鸭子。都说游泳和骑车一样,一旦学会就终身不忘,我的反常让父亲非常担心,以至于数次从女儿失足落水的噩梦中惊醒。在他的督促下我再次学会了游泳,但弄潮之技似乎很难长存于我的小脑记忆,我的身体虽不排斥水,却也无法与水深交,所以我的浮潜经历与完美总差那么一点,这一点便是无法忘情。当然我不能将这一点完全归咎于我与水的隔阂,毕竟年龄越大,忘情就越难,导致忘情难的表象是持续累加的主客观因素,根源是一去不返的时间本身。

一条鲜黄色的小鱼不知从哪儿蹿到眼前,像一朵盛开的天堂鸟,我不禁要抚摸,手臂还没伸直,它便不慌不忙游向了深处。近视加上行动缓慢,我知道追逐无望,便继续慵慵懒懒。想起父亲教过我徒手潜水。头领水,胸压水,吐尽气,手臂上划,腰下放松——要领并不复杂,我却无法掌握,折腾许久还是浮在水面,最后不得不放弃。于是那些有关水底宝藏的幻想、龙宫仙境的幻想、人鱼公主的幻想都只好在梦里延续了。幸而幻想总是美妙的,事实则未必如此。被能力所限制的视野外的秘密,就像网络海洋里难以定位的洞穴,哪个通向花园,哪个通向荒原,哪个通向墓园?若碰巧撞到一个黑魆魆的入口,是踏进,是驻足,还是逃开?某些决定或许不经意,却是在用生命作赌注。马里亚纳深网、丝绸之路、红色房间……一些不该深究的词汇和不能涉猎的领域混淆在庞杂无边的信息海洋里,一旦好奇过度,便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某种程度上说,不会潜水未必是坏事。浮潜的视野,是水下阳光最多的视野。肤浅的生活,是童年烦恼最少的生活。

不知不觉想远了,赶快回到海水紧密的怀抱里,感受每寸肌肤之上明亮的蔚蓝和微咸的温暖,舒展四肢,心无杂念。浮潜,我想再肤浅片刻。


本文在3/9/2019 9:56:0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尔雅2019-03-03[70]
『散  文』 同船共渡孟悟2019-02-13[79]
『散  文』 女孩EVA孟悟2019-02-12[110]
『散  文』 拟态胡刚刚2019-03-02[80]
『散  文』 孔雀为谁开屏舒怡然2019-02-19[8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10-尾亮水珠2019-03-05[21]
『散  文』 流入心理那份殷绿缪玉2019-03-21[29]
『散  文』 游记的写法缪玉2019-03-21[25]
『散  文』 整理老照片虔谦2019-03-23[28]
『散  文』 跑 • 寻梓樱2018-10-31[67]
相关文章:『胡刚刚
『散  文』 拟态胡刚刚2019-03-02[80]
『散  文』 博物馆的巨兽剪影胡刚刚2017-09-20[615]
『散  文』 大泉的过客胡刚刚2015-10-14[413]
『散  文』 没有回音的呼唤胡刚刚2016-05-26[658]
『散  文』 地下宫阙中的红宝石瀑布胡刚刚2016-05-26[87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胡刚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