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孔雀为谁开屏 发表日期:2019-02-19(2019-02-23修改)
作  者:舒怡然出处:原创浏览1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孔雀为谁开屏
文/舒怡然
2019年02月19日,星期二

发表在《侨报》北美中文作协会刊2019年2月16日

在我的故乡,冰雪并非稀罕之物。南方人视为奇景的雾凇冰凌,在东北那漫长的冬季里却是随处可见的。每见雪花飘起,一种莫名的感动便会涌上心头。雪,总让我想起张逸云老师,仿佛见她又披着雪花缓缓地向我走来。

逸云老师人很清瘦,单薄的身子,瘦削的脸,脸色有些泛青。唯有那双眼,一笑便眯起来,使她看上去很慈祥。她站在讲台上,对着刚踏入初中校门的我们,语调不紧不慢,抑扬顿挫。她平静和缓的声音似乎有股磁力,使我们这一颗颗躁动的少年之心渐渐地安定下来。

那时的语文课多半是很枯燥的,老师总是按照套路,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似乎是缺一不可的。但逸云老师却有点儿另类,她喜欢谈文章的思路,最热衷的是作文本解读,讲得投入时,连自己也情不自禁地陶醉于其中。如果说我对文学有些许领悟,便是从那时开始的。可令我惊讶的是,逸云老师居然不是学中文的,在师范大学她的专业是俄语。毕业时适逢中苏断交,许多中学纷纷取消了俄语课,不得已她便改行教语文了。

逸云老师的非科班出身,并未使她显得短板,反而让她的想象力发挥得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了。她尤其喜欢朗读,听她读课文简直是一种享受。时至今日,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她那低沉的语调,“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我们听得入神,鲁迅的“雪”,在我眼前幻化成一片江南雪景,竟忘了窗外纷纷扬扬飘洒的却是朔方的鹅毛大雪。

我是语文课代表,有很多机会和逸云老师交流。可半个学期过去了,她并没怎么注意我。生性内向的性格,让我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老师。直到某一天语文课上,她说该让我们朗读课文了,每人读一段。轮到我了,心里感到紧张,我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我读完了一段,逸云老师没有让我停下来,我便一鼓作气把那篇文章读到了结尾。

教室里异样的安静,我有些忐忑不安,是不是哪儿读错了?逸云老师动容地说,“你读得真好,看看同学们都被感动得流泪了。”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同桌,还有周围的同学,眼睛都湿湿的。其实不是我读得有多么好,是那篇文章写得确实感人。

从那以后,逸云老师认定了我是个朗诵天才,只要有朗诵比赛,她总是推荐我去参加。我知道自己的嗓音既不嘹亮也不昂扬,所以每次总是怯生生地问她,“我,行吗?”这时逸云老师便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怎么不行啊?能成!”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好象一颗定心丸,我的犹疑胆怯一下子便跑到九霄云外了。

逸云老师以她独有的方式开启了我的心眼,唤醒了那个潜在的本我。好老师是有一双慧眼的,她会善于发现学生的长处,并能把这长处发挥到极致。逸云老师于我便是如此。

进入初中二年级,增添了英语课。那可真算得上是一件新鲜事儿,我们期盼着等待着,想见识一下英语老师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一想到老师不讲中文,满口洋腔,大家就忍不住地兴奋。记得第一节课,当教室门打开,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聚焦到门口,然后所有的眼睛都睁大了,“啊,怎么是你?”几乎是异口同声,张老师明明是语文老师嘛,她怎么可能教英语呢?

逸云老师面对着我们疑惑的小脸,不慌不忙地说,“你们准是觉得我走错门了,对不对?没错,我本来是学俄语的,可是现在学校英语师资紧缺,我就来和大家一起学习,也可能是现学现卖吧。但你们得加油啊,可不能让‘南郭先生’给糊弄了。”这句话把我们逗乐了。但我心里依然打鼓,真为逸云老师捏把汗,暗自嘀咕着,“你行吗?可别把课讲砸了。”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逸云老师确实是在挑战自己,她是有备而来的。从俄语转学英语,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从语音语法到教学教法。为了练习发音,纠正自己生硬的俄语语音,她托人从广州买了一台三洋牌收录机,那是要花去她两个月工资的。一本薄冰的《英语语法教程》都给她翻烂了。在学校逸云是我们的老师,回到家她还是孩子的母亲。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儿子,哪能离得开她呢?逸云老师的脸变得愈发清瘦了,可她从不倦怠。她总是这样的,不管自己多么困窘,展现给学生的永远都是阳光与温暖。

现在的中学生学英语,哪有为买不到参考书而发愁的。可那个时候,为得到一本英文杂志或英语参考书,不知道要费多少周折。逸云老师特意为我们订了一份《英语学习》,大家轮流传阅,可利用率还是太低,于是我们就在班里办起了黑板报“英语之角”,把这份杂志里精彩的部分搬上了墙报,定期推出英语语法讲座和英语故事集锦。逸云老师一直坚信着她的理念,学语言就是要参与要互动,这样才能把语言学活。

后来市里组织英语竞赛,逸云老师找到我和另外一位女同学,希望我们报名参赛。但我内心很犹豫,一点底气都没有,便问她,“您觉得,我行吗?”她说,“不去试一试,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这是一个机会,错过了你会后悔的。”

考试那天,大清早她就陪着我们去考场,一直等到考试结束。走出考场的我,感觉简直是糟透了,好象没有几个题目是答对的。逸云老师拉着我们俩的手,“走,我带你们去看美景,开开心。”我们很快来到了江南公园。这座公园因为坐落在松花江南岸而得名。

我们去的那天,公园里正好在举办孔雀展。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孔雀,每只孔雀都穿着与众不同的彩衣。我们仨人挤在人群的后面,只能影影绰绰地望见孔雀,大家都在期待着孔雀开屏。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动静,孔雀们悠闲地在园子里踱步,对于众目睽睽的关注不理不睬。熬不住的人便悻悻地走了,我们终于挤到了最前面一排,这下可以把孔雀看得真切了,连它们羽毛的细致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可这些孔雀依然矜持地漫步,毫不体谅我们迫切的心情。

我对逸云老师说,咱们也走吧,我觉得孔雀今天是不会开屏了。她却说,“再等一等,美景可不是轻易就能看到的。”她的话音未落,只见那只孔雀王缓缓地展开了她的羽翼,越张越大,象一面绿色屏风,上面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小星星。孔雀不停地摆动着羽毛,风姿便也于颤动中变得更加生动了。大概是受到孔雀王的召唤,其他的孔雀也纷纷开屏,争相斗艳。我瞪大了眼睛,真是奇观,原来孔雀开屏可以如此精彩!

逸云老师也很兴奋,“你看,幸亏我们耐心地等了,功夫不负苦心人哪。你们猜猜,孔雀是为谁开屏的?”我们俩面面相觑,一时竟答不上来。逸云老师笑起来,“当然是为你们啊。孔雀总是把美丽献给幸运的人,我猜你们肯定会得奖的。”还真的给逸云老师说中了,那次比赛我果然获了奖,尽管只是个三等奖,却让我从此和英语结下了不解之缘,直到飘洋过海来美国。

孔雀开屏只是一道景致,可怀着不同心境的人,却会悟出不一样的意义,逸云老师的解读令我久久难忘。想想人生之幸与不幸,有时就在一念之间。上下求索苦苦追寻,无非是朝那扇幸运之门一步一步走近的旅程。

上大学后的头几个寒暑假,我无一例外地都去看望逸云老师。每次见到我,她都显得异常兴奋,临走时却又叮嘱说,生活越来越忙,往后就不用记挂着老师了。我回她说,我会一直来看您的。她眯起眼睛笑了,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美国的日子刚刚安定下来,2001年我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切地赶回家乡,去看望逸云老师。不料母亲却告诉我,你的张老师已经退休,回老家了。听了母亲的话,一股难言的惆怅掠过心头。与逸云老师相遇相识的情景,如电影镜头般一幕幕地闪过。纷飞的雪花,冬日的斜阳,合着她低沉温婉的语调,声色交融,如诗如画。直到那一刻我方才顿悟,万水千山走遍,可初心何曾更改。虽已从少女步入成年,逸云老师的影子一直萦绕在心间,不曾离去。

记得最后一次见她,是在我研究生毕业的那年春节。我告诉她自己正在考托福准备出国留学。她还是那样慈祥地看着我,眼里满含鼓励。我忽然意识到,逸云老师的头发灰白了,脸上的皱纹也仿佛定格了。心里有点酸,临别时便紧紧握住她的手。这双手攥了一辈子粉笔,干瘦却很有力。她也握紧我的手,好象一下子想起来什么,眼前一亮,“哎,还记得那年夏天,咱们在江南公园看到的孔雀开屏吗?”我说,“怎么会忘了呢?是您带我们去看的。要不是您那么有耐心,我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说,“是啊,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难事,多想想孔雀开屏。心里想着美好的东西,美好的东西就会向你走来。”我默念着逸云老师的这句话,咀嚼着它的深意。或许怀着一颗期待美好的心,美好就不会离得太遥远。

逸云老师送我出门,外面正飘着雪花。走了很远,我回过头来,见她还倚在门边,向我挥手。我能感觉到她慈祥的目光,一直目送着我,越走越远。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感到那目光的温暖。


本文在2/23/2019 9:30:51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偶做打铃人应帆2017-01-02[219]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8]
『散  文』 我也有虎妈应帆2019-05-15[220]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8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爱情教母”背后的男人缪玉2019-06-13[25]
『散  文』 边界胡刚刚2019-06-15[24]
『散  文』 遗世天堂,爱妮岛缪玉2019-06-08[40]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散  文』 孩童游戏胡刚刚2019-05-14[106]
相关文章:『舒怡然
『散  文』 永远悠闲的巴黎人舒怡然2018-12-29[192]
『散  文』 在巴黎遇见海明威舒怡然2018-12-17[306]
『随  笔』 不喜欢感恩节的洋教授舒怡然2017-11-30[419]
『散  文』 珍妮太太和她的狗狗舒怡然2017-11-14[374]
『获奖作品』 散文:梦想,奇迹,生命的归宿舒怡然2017-05-08[74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舒怡然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