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父亲的心痛 发表日期:2019-02-10(2019-02-16修改)
作  者:顾月华出处:原创浏览14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父亲的心痛
文/顾月华
2019年02月10日,星期日

(美国)

    如果你见过我的父亲,你第一眼的印象他很威严,因为他有两道浓浓的眉毛和炯炯有神的眼睛,过不了多久,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你可以把你的任何困难告诉他,他都会伸出手来帮助你。最后你会说他是大好人。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一个好父亲,是家里的栋梁,可是当我想起我的父亲,他不仅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也是家乡一棵大树。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呢?我们曾经在上海空袭危险期中去无钖借读,当时农村孩子与我们互相较劲,他们神气活现地向我们誇耀无锡城里有什幺,我们家乡有位某某人,我们姐妹一听,这某某人不是我们的父亲吗?原来他漁泽乡里的企业也已经变成家乡的金字招牌,我们姐妹就在他们的炫耀声中,闭上了嘴,心里却非常得意。

我不想写大家嘴巴里的某某人,我看到人们对他毕恭毕敬时,我看着他陡然生出陌生的感觉,我要写我的父亲,是一个慈祥的宠爱我们的父亲,我要写我与父亲两个人之间的一些甜酸苦辣往事。

我记忆中最早出现父亲的影子,是我的大弟弟出生的那个晚上。那天晚上半夜里,我被家中出乎寻常的热闹弄醒了,至今我脑海中还有人们如痴如醉的欢乐影子,其中包括我的父亲。

当亲友们纷纷聚集到上海,来庆祝父亲在连得五个女儿以后,终于得了儿子的天大喜事。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才知道母亲当年有多大的压力,幸亏父亲是一个重情义的君子,与母亲一生恩爱。有多少好事者纵恿他纳妾,都被父亲拒绝,使我们子女生活在幸福中。不管父亲如何的重男轻女,他对我们女儿也同样的关怀备至,所以在我们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对父母的怨言,或者兄弟姐妹的龃龉。

父亲给我们子女最深的影响就是他的仁慈,亲友有跟生老病死与教育有关的急事,父亲一定会慷慨解囊。但我们从小就知道,他的子女不允许有浪费和奢侈的坏习惯。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家有万金,不如日进分文。每一个子女都要有独立谋生的本事,立足于社会,做有用的人,这是父亲的原则,要说他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就是弟弟妹妹在升学年代失去了高考机会,没有实现他的每个子女都必须大学毕业的理想。

我从小看他资助朋友开店开公司,有一次开面包厂,家里一早就有面包送来,有一次开钢笔厂,就有一打打的钢笔给我们使用,我喜欢文具,我说你就替我们开个文具店吧。

家里其实早就有了文具店,只是在国外,而且规模恢弘。公司要发展,董事长亲自回国多次向原始股东的父亲,要求他把两个儿子派出去掌管分公司,但是父亲不允,他有极深的爱中国的情结,又被改造得很彻底,所以决不让他们出国当资本家。却眼看着两个儿子,到了升学的年代,赋闲在家升不了学,他竟然响应号召,把小儿子送往崇明农场插队落户后,又把大儿子送进太原机械工厂。

当时我在郑州极力反对他的做法,不如把弟弟送到国外去读书或接班。但是他不接受我的建议,反而批评我。这两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当了几年底层的工人和农民,真的是吃足了苦头,直到改革开放经商有理了,父亲才重新安排了他们的前程,直到今天,我没有听过他们有半句怨言,埋怨父亲。

父亲有正义感,亲戚中有了危难,都来找他。有时候需要写信陈诉,这些事就都落到了我的头上。回想起来,我的笔真的帮助打赢了几次官司。包括夺回舅舅家被抢的一间后屋、处罚了寄住大姑妈家的农村工作队干部等。

父亲有一个好朋友是摄影界的权威,市级的资方干部,反右时上面决心整治他,于是天天来纠缠我父亲写材料揭发他,我父亲不肯加罪于他,自己也过不了关,最后父亲横下心发了脾气才一起过了关,他的朋友没有被打成右派,大家更敬重父亲,与父亲成了终生的好朋友。父亲的每份材料当然又都是我替他写,那次的结果真不错,父亲问我要什么奖品,我去挑了一个大书柜,这个书店柜大到楼梯搬不上来,动用了吊车从窗户里进屋,所以抄家时也搬不走,因为太大了。

我们常常说我们家里是严母和慈父。父亲动怒是少见的,只见过他一次打孩子。那一年市面上一片萧条,有钱买不到东西,常有人到门口来兜售昂贵的菜蔬,和天价的老母鸡。有一天一早听到楼下喧闹,我从三楼下去,见父母也起身了,厨房里有大动静,原来警察送来一个农村孩子,只有七八岁的光景,从无锡揹了一大包菜,带了一杆秤,在上海火车站倒卖蔬菜,被警察抓住,问出了我们家的地址,送了回来。原来是我大姑妈的孙子。

我们都听说这孩子调皮捣蛋,想不到能有胆子闯到上海来跑单帮,父亲下楼验明正身,警察走后,父亲,也就是他的舅公,把他一把抓过来,摁着打了一顿屁股。

我从没见他打过人,后来父亲说:这孩子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教育好了将来要干大事。

我问父亲那你为什么要打他?父亲说他胆子太大,还不懂好坏,不吓唬他要闯大祸。这是我见父亲唯一的一次打人。

而我,是我们家的一个闯禍坯子,仗着父母宠爱,小时候就嘴巴凶出口伤人,有人告了状,母亲就拿了一把量衣尺,走到我房里,关上门打我。父亲却连骂我都少有,只要他板着脸咳嗽一声,全家孩子早就逃得无影无踪。

到了中学里,每天上学我要让老佣人李妈来叫醒我,叫醒了我又不起床,要是晚了我下楼还要责怪别人。叫早了我也不高兴,要她过一会儿再来叫我,她在一楼的厨房里忙碌,我在三楼,她一次又一次来回上下楼,叫早叫晚我都会不乐意,有一次我正在撒野,父亲看不下去,对我厉声喝止,並严厉的教训了我:上学读书是你自己的事,你让人叫就错了,你到社会上去早晚要吃苦头。

到了一九六六年,真正的教训终于来了。

六六年夏天,抄家之风在全国风起云涌势不可挡,我父亲的行业里,竟然没有人肯到我们家来抄家,憋了好几天,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交换抄家,去请别的行业的人来抄家完成任务,他们也上别的行业资本家家里去抄家。所以上我们家去的人,父母都不认识他们。他们就让在家里做了十几年的李妈出来控诉揭发,可是李妈己象我们家人,她评功摆好般的说家里每个人都是好人,只有一个人不好,这个人没有在这里,如果这个人在这里,我会斗她。

这个人后来回去了,就是我。回到家里父亲跟我说这件事,让我好好记住,改掉我的脾气。我真的记住了,也改了我的脾气,也反省了一辈子。我有那么优秀的父母,善良到没有人愿意出来斗他们,我又有那么善良的兄弟姐妹们,让人不忍伤害他们,而远在他乡的我,却成为一个让人讨厌的对象,被人惦记着,实在太可怕了。从这件事情以后,我认真的改变了自己,并不是因为我怕被人斗,而是我在我们家的优良传统家風前,真心的觉得惭愧,我有父亲母亲这样的榜样,姐妹兄弟们都那么有规矩,我懂得了尊重别人平等待人是一个人的修养问题,这件事在我的一生中常常鞭策我,让我痛改前非。

当我渐渐的长大,我与父亲象朋友一样,交谈渐渐多了,当时上海统战部举办了社会主义学院,是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去学习的学院,学生都是社会上有威望的成功人士,但是他们也跟大学生一样集中吃住在一起,父亲非常兴奋,他能在那里认真学习系统的理论知识。

当中国受封锁的困难时期,父亲毅然动员他的海外关系,汇入鉅额外汇购买农业需要的化肥,支援家乡的建设,帮助政府渡过难关。

在以后的日子中,他並未因为做过许多好事而豁免,同样受到冲击与考验,但是他非常有分寸和见解,从来不会否定自己的的祖国,他用以不变应万变的沉着、正直的有民族气节的达观,安然迎來了时代的变迁。

记得他在社会主义学院集中后,我跟他开始通信交流,他沒离开过我们,感觉非常特别,他要诉说他学习的感悟,我们象朋一样在文字里谈心。

父亲对我的挚爱现在想来还不可思议,当时我分配到河南省工作,怀着报效祖国的理想去了,却完全没想到是如此的艰苦。妹妹很快就奉父母之命来看我,在看过我回去后,父亲知道了我的状况非常不宁,尤其对我宿舍里的木板床耿耿于怀,立即去托运了一张舒适考究的棕床给我,理由是休息好才能工作好。我百般阻止也无效,他又不断替我从上海运来了衣柜、缝纫机、洗澡鋁盆等许多日用傢俱物品,让我过正常生活。

到了每年中秋节,父亲不假他人之手,替外地的子女每人寄一盒月餅,希望用这家乡的甜蜜点心来弥补父母对我们的思念,和我们远离父母和故乡的失落。

那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我心中不服,从河南乘飞机逃回去,红卫兵从郑州每天打电话到上海家里要我回去,父亲非但不怕受牵连,也不让我回郑州,而是当机立断,把电话给拆了,当时就因为要让我安心住下,免受电话惊吓,其实他们是担惊受怕的保护着我。河南艰苦的环境,父亲是心痛的,但是他的原则子女必须做有用人。现在我受的不公待遇,超出了他的底线和极限,他愿为女儿出头挡一下风浪,是需要勇气的。

在母亲病重的日子里,我常常回家侍候她,看到父亲对母亲的百般爱护和照顾,不计一切代价替她看病治疗。她的一生是劳碌辛苦的,她是在父亲的家里遭奉家变时与父亲灵堂成亲,夫妇俩同心协力,父亲輟学去做事,母亲抚养着父亲的弟妹和侄儿,又生了七个子女。从青年时代起一生操劳过度,在文化大革命中又受了惊吓,遂成沉疴。我们子女就寻找机会回来看望父母。我们最喜欢围着母亲的大床,看着父亲斜倚在母亲身旁,那一幅画面就象百鸟朝凤。它织成人世最美的一幅圖畫,永遠映刻在我心底。

父亲为了替母亲看病,求遍名医,寻遍良药,只要有一丝希望,父亲不惜一切挥金如土。父母亲就象家乡的先人梁鸿与孟光,风雨同舟过了一世。

母亲去世后,父亲理该有人照顾,一年后他续了弦,但是继母对我们并不好,每一个子女回去探望父亲,都会受她的屈辱而闷闷不乐的离开,甚至包括父亲最宝贝的孙子,也跟着受过气,我兄弟也是默默离开,一言不发,因为怕父亲气恼,没有人出声。

有一次我回娘家竟住不下去,受了气我离开了,住在我的婆家,心里怀念着那百鸟朝凤的画面,我们不愿失去的是这个家,和天下最好的父亲。想到这里,我心如刀割彻夜啼哭。

父亲毕竟是一个男人,尽管他跟母亲一生恩爱,但这一次对继母,也付出了真情,因此子女不愿让他为难或不安。可惜的是继母虽然依旧是迟暮美人,她的身上完全沒有女人的美德。

有一天,我又走过那条有法国梧桐树的街,眼望着住了几十年的那幢楼,吸引着我的脚步,那每扇窗户里的故事,都充满了温馨的回忆,我却决定过门不入,走远了,心里却嚥不下这口气,我想要父亲找回他自己,也想找回父亲爱我们的心。

后来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用很平静的口气说:前几天我走过家门口,本来想进去看您,但是我不敢…?6?8,我没有打扰您就走了?6?8?6?8。文字看着平常,但弦外之音的委屈却溢于纸外。

把信扔进邮箱里了,伤心之余,我坐火车去无锡母亲的坟上痛哭了一通,回上海时因为带了不少土产,要给家里亲人,我给父亲打电话说我从无锡回来,现在马上送东西回去。

我一直都是个孝顺女儿,从来不忍心让他生气,但这一次我是故意气他,伤得他几乎崩溃,这封信果然触碰了他心里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那是无可替代的父亲的爱。也是继母把我们逼得没办法而想出来的的办法。

父亲接到电话听说我要回去,喜出望外。跑上跑下的去通知堂兄和妹妹,说我要回来了。又让继母命厨房好好的准备饭菜,等我回到家里,父亲喜形于色,高兴得不知道怎样才好,我们坐在沙发上讲话,父亲又象以前那样的亲切和蔼。当天他要求我住在家里,我没留下来。

后来堂嫂告诉我,父亲曾经郁闷了好多天,这个月里几乎不开口说话,大家很不安。堂兄去问他原由,他说因为收到了我的一封信,看起来他非常心痛,简直难受得不行了。他们再三问我你倒底写什么话伤他了?我说我只是说我走过家门却不敢回家看他。

所以我的這封信,虽然刺痛了他,也刺醒了他。

但是父亲因为心痛我的委屈,想来他的心痛应该远胜于我,因为我也己有为人父母的感觉,如果伤到孩子的心,我的心里留下的是终身的痛。所以我到现在想起来还会心痛,因为父亲的心痛而心痛。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在美国正好失去了工作,就在那一天,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不错的职业,晚上就接到大姐的电话,父亲走了!我还没上班就放弃了这份工作,决定回去奔丧。

把父母合葬在顾家桥畔后,我回到美国。詭异的是我回到纽约就有了新的工作,直到退休,再也没有失业过,对于一个不再年轻的华裔妇人,能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楼群里,安稳地拿到精明的犹太商人十八年薪水之久,我总觉得是奇迹,也许是父亲在天之灵保佑了我。

而我们子女除了把父亲财产全部留给继母之外,在继母去世后我们妥善参于了后事,因为她也是父亲爱过的女人。然后我们七个子女每年都会团聚一次,从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走到一起,缅怀父母在世时的温暖岁月,就象是有父母亲在身边的幸福日子。

而我,世上最宠我的人永远离开了,没有之一。

顾月华: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会長。出版小说集《天边的星》、散文集《半张信箋》《走出前世》、傳記文學《上戲情緣》等。


本文在2/16/2019 9:27:2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孩童游戏胡刚刚2019-05-14[42]
『散  文』 家门前的自动售卖许定基2019-05-12[24]
『散  文』 我也有虎妈应帆2019-05-15[143]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37]
『散  文』 花开花谢弥生2019-05-11[47]
相关文章:『顾月华
『随  笔』 文学姐妹在西安顾月华2018-10-29[249]
『诗  歌』 请來我梦中顾月华2018-05-04[320]
『新书发布』 走出前世沧桑,谱就文学情缘——记“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第二届新书发布会喜丽2018-04-03[893]
『新书发布』 顾月华女士新书发布会圆满举行梓樱2018-03-30[500]
『散  文』 衣香鬓影晃动中的影子顾月华2016-03-23[53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顾月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