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其  它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他们不让我们知道真相发表日期:2019-01-30(2019-02-10修改)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16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他们不让我们知道真相
文/幼河
2019年01月30日,星期三

他们不让我们知道真相(摘编)

作者 :罗马主义

    有种足以撼动整个人类现代社会政治基础的研究,却被美国政府深深的掩盖,并且禁止做进一步的研究。
    某人参加了一次内分泌的体检,发现一些指标不正常。他有点紧张,又做了几次复检,确实内分泌不正常。然而几个医生看了这个报告,一个正常两个字,就把他打发走了。可有关指标确实不正常啊。于是他就挂了一个专家门诊。
    专家听了他的担心以后,笑了,他说:“你应该感谢老天爷,如果不是你内分泌这些偏差的话,你就不会过得比一般人略好一些。如果你真的要治,你就会变得平庸,你很可能就会丧失这点优势。”
    这真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专家让他回家去查阅有关文献资料,结果,无意之中此君发现了前所未闻的,被美国政府和知识界掩盖了多年的秘密。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美国有一个教育学家富尔顿发现一些小孩,不论用什么办法,就是教不好。
    传统上,会把这些归罪于家庭或者教师没有尽到责任。但是富尔顿发现,这些家庭和教师都非常的尽力。所做的完全符合教育理论,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改观,而且在每一个学校里头,都有相当数量的一些这样的青少年。
    于是富尔顿就想,会不会和他们自身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他就找到了美国哈佛大学的内分泌专家柯西,让他来看看这些孩子和普通孩子之间,有什么不同。柯西对这些孩子的内分泌水平进行检测,结果一不留神之间,捅出了个惊天秘密。
    柯西发现,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通常基础代谢水平高于同龄人,而且睾酮素的分泌量也远远高于同龄人。因此这些孩子过分的喜欢表现自己,如果高到一定水平以后,这些孩子自己的大脑便无法控制自己。研究还进一步发现,只要这些孩子的这两个方面的内分泌一直明显的高于一个阀值的话。实际上用任何教育方法,都无法改变这些孩子的行为,因为他们的大脑在替他们做主。柯西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其中有一些孩子也会逐渐变得听话,但实际上并不是老师或者家长的功劳,而是这些孩子的内分泌水平,回到了正常。
    柯西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内分泌的模式,会决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不同种族的人,内分泌的模式是不同的,因此导致他们适应现代社会的能力也是不同的,这下就捅了马蜂窝。并非耸人听闻。
    柯西发现,学校中的孩子,他们学习成绩的好坏,实际上和家长老师的努力没什么太大关系。柯西做了一个实验,让一群小孩分别读一些他们都没有读过的书,并思考其中的问题。然后用红外测温仪,来测小孩的体温。柯西发现,有些小孩,最多半个小时以后,脑部的温度就急剧上升,然后这些小孩就开始表现得疲惫,分心,因而显得不耐烦。而另外一些小孩,即使阅读了几个小时,脑部的温度也没有明显的变化,因此他们可以专心致志的边看边思考。这让柯西突然明白,原来有些人大脑的工作模式,就是不能够进行长时间的思考,并不是这些小孩不听话或者学习不努力。这是一种客观原因,而不是主观原因。
    进一步,柯西发现这种能力和种族有关,大部分的黑人小孩,持续思考时间,不能超过1个小时,否则其大脑就会急速升温。而白人和东亚人种,一般都可以进行三个小时以上的思考,大脑才会升温,出现不适。
    在白人和东亚人种中,约有20%的人,能够进行长达7到8个小时的思考,大脑的温度没有任何变化。而黑人中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只有千分之几的比率。柯西还发现,在白人中的那些成功者,都是大脑能够进行长时间思考,而不会明显升温的人。
    柯西调查了将近8000多个对象,发现没有例外,他发现凡是最多只能进行一个小时以下思考,大脑就会明显升温的白人,基本都处于贫困线以下,在3到5个小时左右的,基本都属于中产阶级,超过7个小时的,基本上都是富裕阶级,而且这种特性,是可以遗传的。
    柯西还发现,这些实际上在青少年的时候,就都可以通过检查基础代谢和内分泌水平,进行明确的判断,看这个人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阶级的人,事业成功还是失败,柯西发现,这个方法的准确率高达92%以上。
    柯西对不同人种表现差异这么大的现象,给出了生物进化学上的解释,他认为早期人类都来自于非洲,大家的基础代谢水平总体比较高,但是随着人类走出非洲,逐步走向欧洲和亚洲迁移的过程,以及他们随后的农耕定居生活中,环境远比非洲恶劣,必然经历了多次的饥荒和灾祸。这导致欧洲的白人族群和东亚人种,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的淘汰,其中基础代谢水平较高的人,不能长时间思考,智力较低的人,大部分都在一次次的饥荒中被淘汰掉了!
    而淘汰剩下的人,大部分是基础代谢水平较低,身体可以在低功耗的情况下,进行长时间工作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度过严寒和饥荒。相反,留在非洲的黑人,就没有经过这样的自然选择。
    柯西把他这些发现,写成了一篇论文,寄给了自然杂志,但是自然杂志的编辑看到这篇文章以后,大惊失色。他决定不发表这篇文章,而且出于高度的政治敏感,他打电话给柯西所在的大学校长,要求他阻止柯西的这项研究。并且要求他以他个人的威望,阻止任何在美国国内进行的这类研究。
    而柯西所在的哈佛大学的校长,在看了柯西的文章以后,也是大惊失色,他觉得虽然他能阻止柯西在哈佛大学的研究,但不能完全阻挡其他人,在其他大学或者科研机构,继续这类的研究,于是他找到了参议员约翰逊,建议他起草一个法案,阻止此类的研究。后来,在参议员约翰逊的牵头下,美国的各个大学,各种科学基金会,学术期刊,达成了一个默契,不向这类研究提供任何资助,也不发表这类研究的文章。自然杂志的编辑说:“不管柯西报告是不是真的符合科学,但是他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为种族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提供了弹药。”
    参议员约翰逊说:“假如柯西报告是真的,美国宪法的基础,就不再坚实,因为在这份报告中,隐含着一个人人并不是生而平等的可能,这足以摧毁我们相信的一切。”
    哈佛大学校长说:“我们决定不发表柯西报告,并阻止这类研究,并不是因为我们害怕科学真相,我们只是害怕在没有得出最正确的结论以前,被那些科学圈子以外的人,用这类研究,做为他们邪恶行为的理论依据。”
    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这份柯西报告了,无论你用任何搜索引擎,也找不到它的蛛丝马迹,关于这个柯西报告的信息,现在我们能得到的资料来源,都是柯西当年的助手,后来移居加拿大的内分泌专家艾伦教授,在一些学术文献中侧面提到的,那么柯西到底研究出了什么,让大家感到这么的害怕呢?
    那个检查出内分泌不太正常的人找到了艾伦教授的论文,再次去找了那个权威专家,告诉了他的疑惑,专家拿过了他的检测报告,用柯西的方式,说出了他过去的人生起伏,准确的就好像他们认识多年一样。专家指出,此君的睾酮素现在还略高于同龄人,说明他的青年时代,是个十恶不赦的混球。
    此君是一个晚熟的人,上了大学才开始了青春期,然后突然感觉到了浑身有挥霍不完的精力,随时都跃跃欲试,想表现自己。结果,他的大学生活,除了没有读书,其他什么坏事都做过,打架,处分,干坏事,处分,直到最后一次,他居然用刀捅了人而被大学开除。
    专家指着他的彩超报告说:“你的甲状腺上有一个旧伤,看起来已经很久了。你的人生应该从那个时候开始转变”。
    “这次受伤导致你当时的甲状腺素分泌降低,进而导致你的肾上腺素水平下降,前者导致你的基础代谢水平降低,你开始变胖了,但是思考能力获得了极大的提高,后者,让你的脾气变得很好,而你的睾酮素水平并没有下降的,这样你的好奇心依然很足,但是不再暴力,而且变得很喜欢学习了,这是柯西报告中,提到的优势内分泌组合中,一个中上组合,这让你开始能超出普通人了。”
    是的,从那次甲状腺受伤以后,此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可以在寒冬腊月里,顶着凛冽的北风,一天十几个小时了,在电线杆上贴他的小广告,推销他的产品。他也可以在炎炎夏日里,冒着酷暑,一天拜访几十家单位,寻找生意机会。他可以连续几个月,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查询资料,构思产品设计,他获得了几十项国际专利发明。当然,随着他性格的改变,他的生活也就从此开始彻底改变了。
    说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了,在柯西看来,改变你的并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内分泌。我们人有两个大脑,一个是意识的大脑,一个是本能的大脑,实际上,在我们身体健全的情况下,意识的大脑是服从本能的大脑控制,而本能的大脑,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自己感到快活,尽量减少付出。所以作为一个正常人,我们总是好逸恶劳,遇事总是今天推明天,能偷懒就偷懒,遇到好吃好喝好玩的,我们总是不能克制自己,喜欢沉迷其中。
    因为这是进化带来的结果,身体总是想让我们,用最小的付出,换得最大的快乐,而且本能的大脑,只知道眼下该怎么做,至于长远的规划,我们本能的大脑,并没有进化出这种功能。在内分泌正常的情况下,实际上我们意识的大脑,是斗不过本能的大脑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这恰恰会导致我们的平庸甚至失败。
    相反,那些内分泌不正常的人,而且恰恰获得了较好组合的人,他们本能的大脑,就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所以他们的行为,更多的受他们意识的大脑去决定,所以他们具有很强的自制力,而且能勤于思考,刻苦肯干,这些行为都是不符合身体本能的,严格意义上说,这些人都是有病的。
    所以,在柯西看来,什么样的内分泌组合,就会决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后天的习得,只是让你的内分泌组合,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但是你不能突破这个极限。
    可以想象,这个结论非常的不讨人喜欢。成功的人,更爱把他们的成功归功于他们的美德,而不是像柯西说的,因为他们有病。而普通人也不喜欢,因为他们是正常人,因此就被柯西盖一个必然平庸的章!而且这个研究,也会动摇现代社会的政治基础。对于民主社会来说,不同种族之间,综合能力相差这么大,那么一人一票的公平原则,显然就会受到质疑,因为让那些更有能力的少数人去管理国家,显然是更合理的选择。
    对于独裁社会来说,柯西的研究也不受人喜欢,因为独裁者喜欢让大家崇拜自己,是因为他独特的个人品质和个人魅力。但是在柯西看来,他们只不过是有病而已,这样就显得一点儿都不神秘。
    而且柯西的研究,让种族歧视看起来是一个合理的事情,同时贫富差距,少数人掌握绝大多数社会资源,似乎也变成了不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只是一个生物学问题,这让很多的社会政治主张,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所以自然杂志的编辑,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后,马上就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严重的政治不正确,随后的大学校长,参议员们等等社会精英,一看完文章,立刻都警觉起来,所有的人对一篇学术文章高度的紧张,一致达成了相同看法,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少见的事情。
    柯西的助手艾伦教授,在其死后的一篇纪念文章中提到:“柯西最让人不安的,是他的研究是严格依照科学的方法进行的,而且他收集的数据数量之大,让人难以反驳,更让人不寒而栗”。
    “我作为他的助手,直到今天,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份研究的成果是真实的,因为人类社会如果真是这样,那实在太让人绝望。”
    柯西的这种研究,颠覆了人类长久以来的认知,威胁到现有的政治秩序,估计在任何社会里,都不会被人支持,所以,很可能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
    我真的怀疑这篇文章是个“忽悠”。但我相信,柯西的结论是很有市场的。是啊,涉及的问题实在敏感。不过我认为,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实在应该让此研究进行下去;因为回避事实真相更可怕。


本文在2/10/2019 3:46:3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其  它
『其  它』 老作家黎锦扬幼河2018-02-09[152]
『其  它』 节日快乐非马2017-12-23[133]
『其  它』 2018全球城市生活成本排名幼河2019-03-21[134]
『其  它』 从“不许生”到“催着生”幼河2019-01-14[207]
『其  它』 人们的渐行渐远幼河2019-02-01[184]
相关文章:『幼河
『其  它』 老作家黎锦扬幼河2018-02-09[152]
『杂  文』 我就是要换美元幼河2018-01-30[139]
『杂  文』 你想知道什么?幼河2019-04-19[17]
『杂  文』 都是因为钱幼河2019-04-08[104]
『杂  文』 信仰这玩意儿幼河2019-04-11[9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