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这就是爱——腊八泪目悼陈叔 发表日期:2019-01-19(2019-01-26修改)
作  者:曾慧燕出处:原创浏览8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这就是爱——腊八泪目悼陈叔
文/曾慧燕
2019年01月19日,星期六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一直很想在回憶録中写陳新叔叔的故事,沒想到这一天提前到来了!
今天(农历腊八)刚睡醒,查看手机,看到我弟妹阿莉从香港发来的微信,告说陳叔病逝香港联合医院的消息,將於15日火葬,享寿88岁!
虽然对陈叔的去世早已有心理準備,但一旦獲悉噩耗,仍情不自禁潸然淚下,哽咽不能语。
他的逝世,勾起我对前麈往事的回忆,揭开我血淋淋的傷口。许多不堪回首的记忆,排山倒海袭来。

唯一可堪告慰的是,由於早已了解世事难料,生命无常,正如我在美国啓程前往中国时转发的帖子所言:
有些人,你以为可以见面的;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的。
然后,也许在你转身的那个刹那,有些人,你就再也见不到了。
当太阳落下,又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去了。
人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自己有时间。
总以为岁月漫漫,有的是时间挥霍等待。
总以为明天很多,很多事不必急于一时,很多人无需立刻相见。

我们总以为我们有的是时间,可是我们忘了。
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都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不堪一击的脆弱。.....

也因此,去年(2018)11月,我利用赴台湾参加海外华文女作家協会双年会的机会,展开横跨中港台的“感恩之旅”,陈叔即是我感恩的对象之一。

陈叔是广东开平人,他对我同母异父的弟弟谢慧昌恩重如山,我刚抵香港时也获他義助,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他苦恋我妈一辈子,始终不渝,无怨无悔!
直到我妈离世後陈叔才再婚,他的太太我们叫阿姨,但阿姨要帮住在新界的女儿照顾外孙,每周只回家一两天。

我自台飞抵香港的翌日(11月12日),在昌弟和阿莉陪同下,与陈叔在他居住的秀茂坪政府屋邨的一家酒楼共进晚餐。

当时感到陈叔与一年前相比,瘦了好多,人也 “缩水”了,说话声音沙哑,记忆力也大不如前,我和昌弟都有不祥的预感,不约而同担心他万一不测,无人在身边及时施援的可能性。
当晚吃饭时,陈叔没什么胃口,我將昌弟和雅莉的电话写在纸条上,放到他的銭包中。臨别时我们拍照留念,沒想到这是陈叔最后的遗照。

昌弟夫妇後来去了四川和雲南旅行,回来後一直联络不到陈叔,觉得不妙,打阿姨的电话也无人接听(今天才知她没有交费暂停服务)。昌弟只好上门寻人,管理处告说陈叔已於12月21日正午12时过世,直到今天(1月12日)才联络到阿姨确认消息属实。
据阿姨告说,原来,陈叔早在两年前就已确诊患肺癌末期,扩散到全身,胸部经常巨痛,后期疼得毎晚只能趴着睡觉,但为免昌弟担心,一直不让阿姨说出来,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阿姨一直陪伴在侧。......
我听了一时涙如雨下,昌弟倒是冷静,说虽然悲痛难过,但想到两年来陈叔饱受癌魔折磨,现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但願天堂没痛苦。

除了太太,昌弟一向视陳叔为世界上最亲的亲人,情同父子。事实上,陈叔待昌弟比自己的亲儿子还要亲。
往事不如烟,那堪回首?

重入地狱

1979年1月10日,经过千辛万苦的爭取和漫长的等待,我终于跨过罗湖桥到了香港,没想到等待我的是命运另一严苛的考验。由於在我申请赴港的过程中,遭有关部门百般刁难,横加阻挠,我迟了五年半才能抵港。

我妈不知道是当局人为干涉,加上人性醜恶,亲人从中作梗,挑拨离间,导致她对我误会重重,伤心绝望,终于在40高龄那年再婚産子。沒想到那个男人终究是骗了她,也负了她,令她再次遭受第二次婚姻失败的打击,自此性情大变,遷怒於我。

我抵港那年,有如重入地狱,我妈本来想將我拒之门外,没想到我竟摸上门来,那时我真的走投无路呀!她只好勉强收留了我。
踏入我妈家门後,我马上想到正在老家等待我抵港後報平安的祖父母。由於那時大陸媒體報導描述香港是一個「富人的天堂,窮人的地獄」,治安惡劣,強姦、搶劫、綁票及警匪槍戰等時有發生,還有許多紅燈區和色情場所,他們一直不放心我能否平安抵港,千叮萬囑我務必一抵港就拍電報回家(那時還未有長途電話服務),我哀求母亲帮忙,但她一口拒絕,說為什麼要拍電報?寫封信不就行了。
可是,寄信最快要半個月才能收到,會把阿爹阿奶(我對祖父母的稱呼)急壞的,臨別時,他們反覆跟我說,一定要立即報平安,以免他们担心。但母親不理我的苦苦哀求,無論我如何解釋,都無動於衷,還挨她一頓臭罵。

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挨到夜晚,母親住在小閣樓的房客陳叔放工回家,我情急之下,也顧不得跟他還不熟悉,趁母親洗澡時,把身上剩下的十多元港币(当时赴港每人只能换20港元)一古腦兒掏出來,懇求他明天一早上班前,幫我拍一封電報向祖父母報平安,如果錢不夠,請他先墊付,我一定還他。

幸虧陳叔幫忙救了我們一命。果然不出所料,後來父親來信告說,祖父母苦候一天,仍盼不到我的電報,以為我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出事了,兩老哭倒在床,整整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直到翌日收到電報,才破涕为笑。
就因为陈叔帮了我这个忙,我终生感激不尽。

母亲勉强收留我一个月,当我看街上的招帖找到一份电子廠的工作後,马上被扫地出门,我母接着搬了家,在那种环境下,有人游说我,年靑美貌,不如去夜总会当陪酒女郎,月入三万,工廠女工,月薪九百。
这也是我为何说“自己有一百个理由做坏人,但力爭做好人”的原因之一。尽管我那时多么需要錢,因为我的祖父母、父亲和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以为我到香港承继了母亲的百万家财,纷纷跟我要钱要物。
我经受了经济压力和诱惑,在绝望中奋起,没有淪落风麈,我对自己说: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一年後我扭转命运,创造奇迹,这是後话 ,暂且不表。

抵港当晚,即看见昌弟爬上陈叔的阁楼和他玩耍,陈叔告说,我妈分娩当天,昌弟父亲没有出现,是他叫出租车陪我妈到医院的,由于我妈是40高龄的产妇,只能剖腹产。

最初我以为我妈与陈叔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但第二天晚上,我妈不知何故突然勃然大怒,随手拿起一隻拖鞋,劈头盖脸地扔向陈叔(那时还不懂“家暴”的名词),我一时目瞪口呆。
再过几天,我发现母亲打骂陈叔其实是家常便饭,而且还经常要他搬走,但奇怪的是陈叔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事隔多年,我好奇问陈叔为何要这么做?他竟说:“鬼叫我锺意你妈咪!而且我觉得昌仔可怜,我担心离开後没人照顾他。”
陈叔对我妈的爱,是最爱也是真爱,他愛得是那样的義无反顾、全心全意,我妈年轻时风姿绰约,光采照人,那时不知多少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1962年她从香港到我老家索要我时,她的美令乡人惊艳,甚至谣传她是“舞女”。但我妈后期自暴自弃,不但身材走样,变成名副其实的“肥婆”,而且面目全非,说话“大声夾恶”,当年的高雅气质蕩然无存,判若两人,脾气也越来越坏。
可是,陈叔不但爱年轻漂亮的她,也爱後来浑身上下一无是处的她,总之真正做到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更难得的是,在我看来,他努力讨好我妈一生,都不得欢心,他仍乐在其中,甘之如饴。只求付出不求回报。
我妈多才多艺,心高气傲,前後兩任丈夫,都是高大英俊的帅哥,她根本沒有把陈叔放在眼里,只把他当成任意打骂的出气筒,昌弟很为陈叔抱不平,说有次母親生气,居然把罐头砸到陈叔头上,当场头破血流,陈叔仍默不作声。
我不禁感叹,这是什么样的爱?很畸型是吗?
我问过陈叔:为何妈咪对你不好,你始终对她忠心耿耿。陈叔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当是我前世欠她的吧?”
无论陈叔爱我妈爱得是如此卑微,小心翼翼,我除了为他叫屈,也深受感动,为我妈和昌弟有他守护而庆幸。
尽管陈叔为了昌弟对我有点偏心,我完全谅解,並愛屋及乌。
令我稍感安慰的是,我妈在2001年12月以66岁之龄结束悲剧一生後,为了达成陈叔生不同床死後仍在一起的心願,我和昌弟在母亲灵魂棲息之地—香港慈雲山慈雲阁,合买了一个長生位给陈叔,相信他和我妈泉下有灵,仍可以在一起互相扶持。

昌弟多次对我表示,如果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没有陈伯(昌弟对他的尊称)的关爱,真不知道有多凄凉。他动辄得究,天天被母亲打骂,有段时间他实在受不了她的“心理变態”,被迫离家出走夜宿天桥,急坏陈叔到处寻人,否则昌弟很可能淪为“不良少年”。
我被母亲变相逐出家门失联後,後来绝处逢生崛起香港新闻界,陈叔在报上看到消息抱着昌弟来报社找我,胡子拉碴的说他们没钱吃饭,向我求助。原来我妈把昌弟扔给他照顾,说要出国办事,一去月馀渺无音讯,也沒留些饭銭给他俩,陳叔带着昌弟无法工作,他说他可以挨饿但孩子不能饿,我心疼极了赶紧倾尽所有!
陈叔後来说,他一辈子从未开口向人要钱,为了昌弟才破例。

不要以為自己不幸,要想到天下還有更多比自己不幸的人,我一直這樣自我安慰。以前我以為自己不幸,出生一個多月就沒有父慈母愛的溫暖,傷害我的人,都是我最親的親人。在港與我的亲生母亲相處短短一個月,她對我做出許多匪夷所思的行為。但後来我才知道和我同母异父的昌弟,身世比我更可憐,他尚在娘胎中,其生父就拋妻棄子不知所蹤,造成我们三人的不幸。

以前我以為,因反右运动导致我與母親骨肉分離,她對我缺乏感情。可是,2001年12月6日因我母猝逝(年仅66岁),我们姐弟相认,昌弟竟問我:「知不知道誰是我的父親?」真的令我大吃一驚。

原來,母親從沒對昌弟提過誰是他的父親,昌弟也不敢問。小時候,他一度誤會不是母親親生,「否則她為何那麼憎恨我。」
昌弟继承我妈和其父亲的优良基因,小时候唇红齿白,长得非常漂亮可爱,但由於长得像父亲,也像我长得像母亲一样,我俩在童年时期过去早失去了父慈母爱。
我後来才知道,母親两次婚姻失败,尤其第二次婚姻对她造成重创,精神狀態出现問題,本应与昌弟相依為命,卻对儿子近乎虐待。幸得陳叔对他呵护有加,昌弟视他为最親的親人,我對他更有一種母愛般的疼惜。

我对昌弟说,我們都應該慶幸,生長在破碎的家庭,殘缺不全的人生,但我們人格、精神都很健全,心態都很正常,人性沒有扭曲。更重要的是,有一顆悲天憫人的心。

行文至此,我想到张杰的巜这就是爱》:

以为得到时间的青睐
以为旅途没有意外
以为每天都会说晚安
但是有你 就没有不安
因为想念比谁都厉害
因为寂寞会趁虚而来
因为爱的晴天和阴天
都在 心里…


本文在1/26/2019 10:19:0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生活的变迁幼河2019-01-27[60]
『随  笔』 情人节刘红园2019-02-14[23]
『随  笔』 老闺蜜刘红园2019-02-14[23]
『随  笔』 所谓APP学习时代缪玉2019-01-25[26]
『随  笔』 寻梦的路有多远——从黄科院到布达佩斯阿心2019-01-19[54]
相关文章:『曾慧燕
『纪  实』 杨洪发财为行善曾慧燕2003-09-14[61]
『随  笔』 岳敏君用笑脸征服西方曾慧燕2017-12-06[145]
『纪  实』 海归画家陈丹青 叹伯乐情结曾慧燕2017-12-12[346]
『纪  实』 一家7口饿死4人 口述历史留见证曾慧燕2017-12-14[360]
『纪  实』 人文诺贝尔奖得主 余英时宁静致远曾慧燕2017-12-12[30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曾慧燕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