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发表日期:2019-01-19(2019-01-26修改)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5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
文/俞天白
2019年01月19日,星期六

《新民晚报》 ,2019年01月15日   

  离开夹缝般的羚羊谷,驱车向赌城拉斯维加斯进发。天高云淡,道路通畅。亚利桑那州北部原野欣欣然地向我逐一展开。领略过加利福尼亚平原风光的我,却颇觉平淡,但不多久便发现她的与众不同了。那是出现在天际线一字横展的山峦。它给我的第一印象,确是那种换一个角度,便会变成“峰”的被称为“岭”的山峦。上端平削得可以走马,如一堵高大的城墙,绵延数公里。“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想,转到它的侧面,这座“峰”虽然未能耸入云天,但一定十分壮观。很快,“岭”在我如此期盼中“转”过来了,就是说,我们来到了它的侧面了。“城墙”不见了,却不见峰,也不见岭,连山丘都不是,只见绵延不尽的一个平台,完全可以想象的一片相当辽阔的可耕地!我想,或许这是个案。且看前方那一座“岭”吧,然而,当来到又一座“岭”的侧面应该见“峰”的那一刻,展示在我眼前的,依然是一个平台,一片辽阔的可耕地!

  如是一次又一次。苏轼给我的“岭”与“峰”转换“规则”,就这样在北美亚利桑那州的原野上颠覆了。“横”在面前的未必是“岭”,转到“侧”面,也未必是“峰”。

  天地之中,实在太丰富,太复杂,太善于变异了。从表与里、现象与本质、远观与近察、高与低的不同视角、静态与动态等方面审视,这一颠覆所提供的思考空间太大了。

  我想到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自序中,对治明史的一些中外学者的质疑。说他们只是引用明代张瀚《松窗梦录》中所记载的有关“机杼起家”的文字,断言我国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之不科学。不分析当时明代的社会状况,如农村高利贷盛行、帝国缺乏有效的货币制度和商业法律,仅以梦中神仙所赠一锭银来证明,是万万不够的。我同意他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些历史学家的粗心大意,而是在事先设定的框架里兜不出来了。远远地一见“岭”,就认为转过去是一定能够见到“峰”的,正如我此刻所经历的,透过表象之“岭”,却未必见到实质之“峰”;动态,不是都能够改变静态的。

  我还想到了最近读到的一篇文章中,谈及胡椒的一桩公案。胡椒,都知道是香料,是调味品,而且它不像油盐酱醋那样,缺它不成餐,这早已形成了固有的生活观念。于是,在读史读到唐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宰相元载获罪伏诛,抄家抄出了800石胡椒而不可思议。800石,堆满了大理寺偌大的一个院子。按唐代计量单位折算,约64吨,要三个集装箱才能装完。于是文章作者引用清人丁耀亢《天史》一书中对此的评价,“唯愚生贪,贪转生愚”,然后引申出这样的结论:这么多胡椒,元载不是不知道吃不了,也不是不知道卖不掉,但对大贪污犯而言,需要的只是占有,元载就是在绝对的、无穷无尽的占有中获得快感的。不错,身居高位,以权谋私的贪污腐化者,除了以绝对的占有来获取绝对的快感以外,已经找不到别的生活乐趣了。但是,要用这些胡椒来论证,不能不产生眼见之“岭”未必能转成“峰”的遗憾。何故?作为香料的胡椒,在历史上素有“黑色黄金”的美称,并且曾经被作为货币使用。为了它,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与英国、埃及与中东以及东南亚,发生过多次武装冲突,并以“胡椒战争”之名载入世界史。它产于印度,唐代由玄奘带入中国,并有了国际商业往来,晚生于玄奘百年的元载囤积的巨量胡椒,显然与商贸活动有关,借此透视社会经济状况更有价值。避谈这一背景,仅仅从人性上鞭挞贪腐者,未必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弄不好,会产生按预设的框架来论事的弊端。

  苏格兰哲学家、启蒙家大卫·休谟提醒我们,尽管人的行为是由利益支配的,但利益本身以及人类几乎所有事务,都是受观念所支配。是的,每个人先天条件不一,经历不同,见识悬殊,生活环境各异,对生活的敏感度相差也很大,所形成的观念,也就天差地别,这是肯定的。最怕将这些观念固化,变成了框框,忽略了“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一随着人的活动而变迁的动态,把自己锁在“此山中”,是绝对看不清庐山真面目的。


本文在1/26/2019 10:27:3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生活的变迁幼河2019-01-27[60]
『随  笔』 情人节刘红园2019-02-14[26]
『随  笔』 老闺蜜刘红园2019-02-14[26]
『随  笔』 所谓APP学习时代缪玉2019-01-25[26]
『随  笔』 寻梦的路有多远——从黄科院到布达佩斯阿心2019-01-19[55]
相关文章:『俞天白《行走“天地之中”》
『随  笔』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155]
『随  笔』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322]
『随  笔』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行走“天地中心”之八俞天白2018-03-02[260]
『随  笔』 水韵之城——行走“天地之中”之七俞天白2017-11-01[210]
『随  笔』 生命的四季歌——行走“天地之中”之六俞天白2017-09-20[32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