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荷我有约的夏天发表日期:2019-01-09(2019-01-12修改)
作  者:应帆出处:原创浏览29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荷我有约的夏天
文/应帆
2019年01月09日,星期三

 (原载于《侨报》2019年1月8日“文学时代”)

   很多年不曾在夏天回国,也渐渐忘记了大陆的夏天可以热得非常残忍,南京等地的火炉滋味更是一回回印证名不虚传的说法。但夏天回去也有好处,比如看到美国不常见的荷花。

    今年夏天,太太带着孩子先回。他们寄住的小舅子家住宅小区对面有个莲花湖,种了不少荷花。七八月里,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刻。太太拍了几张发在朋友圈,还附庸了一句“江南可采莲”。倒也勾起我的兴致来,直盼着回去时,早早晚晚的可在那莲花湖边多走上几圈。

    飞到南京禄口机场,拿了行李出来,就看见候机大厅里是一片荷花池的装饰。池子中间还有一只带蓬的小船,倒让人心底陡升清凉之感,甚至有了回乡之叹。

     刚到的第二日,要送老二去莲花湖另一侧去上钢琴课,一家人就饶有兴致地沿着湖畔走过去。那靠岸养着的荷花,一洼接着一洼,高高低低地举着圆圆的叶盘,粉粉白白地开着花。记忆里所有关于荷的印象就那样生动活泼地呈现在眼前了。带着小朋友蹲在水边细看,居然还有一些小鱼儿游来游去,在日益拥挤、日益繁忙、污染也日渐深重的城市里,也是难得一见的风物了。

    又有一天晚上,我们在附近的小镇上吃了晚饭,适逢下了雨,就走路回来。千株万茎的荷花,也不晓得凭什么韧劲和耐力挺过了这场暴风雨,居然没什么大的损伤,在那夜色里摇曳着,就成了往常画里看到过的墨色荷花,别有一种绰约的风姿和中国水墨的韵味。

    后来拉了一家大小去玄武湖玩。正是最热的天气,太太和孩子进了园子,就不肯走动,一边吃冷饮,一边等可以代步的游园车。游园车沿湖而走,不久就看见一片又一片靠着湖边长起来的荷花,最引人注目的大约是五洲之一的环洲之北端的莲花广场。广场以荷叶、荷花的造型来构图,湖中还立了一尊12米高的莲花仙子雕塑,以及围着她的四个憨态可掬的莲花童子。民间说法那莲花仙子又是送子观音,取的是莲蓬多子的寓意。

    玄武湖之于南京,大约相当于西湖之于杭州。玄武湖的荷花比起西湖的荷花,也是难分伯仲吧。西湖有“曲院风荷”之名景,玄武湖公园除了莲花广场之外,也还有莲花精舍和风荷苑等与荷相关的建筑。在夏日的园里徜徉,虽不能雅致到生发出“荷香带风远,莲影向根生”的慨叹,但随处可见的水芙蓉悦目而又愉心,却是常人也能体会的意境。

    后来,几家朋友相约了去皖南玩漂流。路上小舅子内急停车,我们也下车放风,不想路边就是一个荷花池塘。我抱着小女儿走到塘边细看,几乎密不透风的荷叶间冒出些粉红的花,有不忧不惧才挺出一个花苞的,也有开到圆满、瓣瓣迎风的,还有花已落而莲蓬初生的。那池塘不像有活水的样子,离最近的红瓦农舍也有几十米远,却是生机勃勃的一个荷之世界。往低处细瞧,就见阔大圆绿的荷叶之下,池塘的水面上布满浮萍,蠓虫游飞,可以想见河底淤泥的肥脏。这肥脏,却大约也是一池荷花生机盎然的根本吧。

    这一路看的荷花,多以粉红居多,却不常见我印象里那种纯白的荷花。不想回老家那次,去三姨家看表妹的新生儿。回头路上,就看见路边一畦一畦的藕田,而且开的多是白色的荷花,引得我一程赞叹不绝。表弟跟我说,这就是三姨家的女婿承包下几十亩水田后种上的莲藕。农村人倒不是为了风里水上荷花和荷叶的好看,为的是秋后可以收采的、可食可鬻的、地下的莲藕。表妹婿话不多,以前却不知他是这么一个心中有沟壑、眼里有美好的田里好手。

    回乡看荷花,印象最深的却是,去给外婆上坟时看到的水稻田边上池塘里的一朵孤荷。那一株莲,大约是从昨年遗落的藕根里生出来的。在满目青绿的水稻田里,它那样安静地卓尔不群,让我想及外婆和她的一生。外婆年幼丧父,然后她母亲改嫁,她不足十岁开始就带着自己的大弟二妹和爷爷奶奶生活。后来嫁给脾气颇为火爆的外公,生养了七个子女,六十岁时几乎因一场胃病丧命,却奇迹般地转圜,直到今年春天因病而去,得寿九十。那朵孤独而开的荷花所处的环境,像极了外婆的一生。身处困境,却怀抱最大的勇气和柔韧,开成一朵风里的白莲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得是功德圆满。
     回国的三周里,自然也有想看荷而未看成的遗憾。在北京,挈妇将雏去北海公园玩。我心里暗藏的一个念想,便是去看看有名的北海荷花。巧的是,其时正值北海公园在办主题为“荷香溢远·太液涟漪”的第二十二届荷花展。不巧的是,那天风大,太阳大,暑气也大,因此不能划船玩。太太和孩子们步行到公园里的西天梵境,看了彩色琉璃砖的九龙壁,就再不肯走动。我也只好悻悻然地跟着他们提前打道回旅馆了。

    在纽约,也不是从没看过荷花的,不过地方少、品种也少罢了。倒记得有一年夏天去布朗士的纽约植物园里看荷花展:睡着的莲、醒着的荷之外,也第一次看到巴西进口的霸王莲,直径足有三米长的绿色大圆盘,盘边上卷。据说霸王莲可以承载百余斤的重量,坐一个小孩毫无问题,倒叫人无端联想到送子荷花的形象是不是跟霸王莲有关。更听说霸王莲开的花,就叫王莲花,硕大美丽,只开三天,且每天变换颜色,从乳白到淡红再到深红。那次虽无缘得见,却从此对这大约热带雨林来的莲有了神秘的好感和期盼。
     如今想去,这一个回国的夏天,也就是南京玄武湖公园里的荷花们留下最丰盛的印象了。记得那天游完了,出得玄武湖,还看见门口有牌子上写着“荷你有约”,不禁就会心笑了起来。在玄武湖,更常想到的,却是席慕容《植物园》的结句:“美丽的母亲啊/你总不能因为它不叫作玄武你就不爱这湖”。还是在南京,有一晚和大学同学朱民一家在江宁一带吃饭。吃饭的包间里,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写的却是周敦颐的《爱莲说》。人到中年的我们,辨读着那些从中学时代就烂熟于心的句子,心底不禁隐隐泛出一些人生的大感慨来。

    去年,太太结识了一批花友,一度跟人学着在盛满清水的小瓦盆里培育荷花,却终是无功而返。今年回国看了荷花,再次激发她的爱莲之心,已经信誓旦旦说,开了春就要再试养几株荷花。我听了微笑,单等着坐观其莲,再过一个“荷我有约”的夏天呢。


本文在1/12/2019 9:14:2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浮潜胡刚刚2019-03-02[65]
『散  文』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尔雅2019-03-03[56]
『散  文』 同船共渡孟悟2019-02-13[74]
『散  文』 女孩EVA孟悟2019-02-12[101]
『散  文』 拟态胡刚刚2019-03-02[6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记忆里总有更冷的冬天应帆2019-03-13[51]
『随  笔』 香港作家陶然白舒荣2019-03-16[35]
『随  笔』 悼念陶然先生:美国文心社施雨2019-03-16[30]
『随  笔』 悼念陶然先生:福建省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会杨际岚2019-03-16[28]
『随  笔』 悼念陶然先生: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北奥2019-03-16[32]
相关文章:『应帆
『随  笔』 记忆里总有更冷的冬天应帆2019-03-13[51]
『随  笔』 看场球赛过大年应帆2019-03-03[65]
『随  笔』 古怪的教授们应帆2019-02-21[146]
『随  笔』 清晨走过五大道应帆2019-02-21[131]
『诗  歌』 一首诗的未完成应帆2019-02-03[9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