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作家方方相伴的欧洲四人行(之一) 发表日期:2019-01-05
作  者:阿心出处:原创浏览42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作家方方相伴的欧洲四人行(之一)
文/阿心
2019年01月05日,星期六

原创: [匈牙利] 阿心 裸故事 昨天

自匈牙利加入申根,自驾游可多国穿行,我们的自驾游就多起来了。而记忆里最美好的一次自驾游,留给了那年初夏。因有两个阳光旅伴伴随我们,他们就是著名作家方方和资深文学编辑向前老师。

方方、向前老师来自国内,还有我和我家老邓,在匈牙利接待她们,组成四人团队自驾游。向前老师气质高雅,言语中透着坦诚,别看年纪比我们大,走路却疾步如飞,只要迈开腿,就甩我们好远。方方豪爽大气,睿智风趣,她装在口袋里的幽默,随时抛出来,妙趣横生,惹得我们走一路笑一路。

1、匈牙利华文作协欢迎宴会 前排:左起:庞然、向前、方方、阿心后排:老顾(左),老邓(右)

方方在德国讲学后,即来到布达佩斯,当晚我与匈牙利华文作协的老顾夫妇去机场接她,正赶上匈牙利一个球队比赛归来,一群人举匈牙利国旗欢迎,候机室响起掌声一片。

我开玩笑说:“等方方出来了,咱们也鼓掌吧!”老顾两口子都乐了。接到方方,她笑着说:“德国人要我吃了晚餐再走,我说,到布达佩斯有饺子等着我呢!”我不太会做饭,买些肉,剪些自家院子种的韭菜,包好了饺子,算是迎客饭吧。

6月初,待向前老师抵达,我们如期从布达佩斯出发,开车沿M1高速公路西进。之前,听从作协张会长和我的一个旅行社亲戚的建议,设计了路线图,做足了功课。

2、阿心起舞

路上,方方一本正经地说:“大家注意啦,我可是要写书的,你们要表现好一点啊。”与大作家相处,原有些拘谨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她继续说:“你们表现好一点呢,我会写进书里。要是表现不好呢,”她顿了一下,做严肃状:“我也会写进书里的!”大家笑翻。

方方还说,一次与朋友出游,她说了大家要表现的话,一位男同胞拿行李时总是说:“我是共产党员,要拿最重的!”并叮嘱:“一定把这句话写进书里!”真笑死人呐。

3、阿心在莫扎特雕像前

萨尔茨堡与《音乐之声》

匆匆游览了维也纳老城,驱车向西进入连绵的丘陵地带,闯入眼帘的是路两旁层次交错的绿,近处是嫩绿,依次是草绿、翠绿、深绿,远方是朦朦朦胧的浓绿。传奇的萨尔茨卡默古特湖区,是电影《音乐之声》外景拍摄地。

开车沿其中的最大的阿特湖畔前行,远处,阿尔卑斯山随雾霭变幻,山岚缭绕,神秘莫测。湖面辽阔,波光潋滟,山坡上绿草茵茵,林木葱郁,不时见到悠闲的牛、羊、马。红顶白墙的房子,一片片的错落有致。忽而闪过尖顶教堂或古堡之类的建筑,叫人眼前一亮。

4、我(左)老邓(中)向前老师(右)在阿特湖畔

大家公认美的地方,就停车拍照。可随处是美景,就总是停。天蔚蓝,云洁白,山巍然,水湛清,空气鲜,人在画中游,陶醉于其中了。想必《音乐之声》就是这样的环境拍摄的吧。向前老师不时发出“——美呀美!”的感慨,方方情不自禁地唱起《音乐之声》里的“哆、来、咪......”我也跟着哼起来,这么美的地方不唱歌,对不起秀美河山。大家笑说:“干脆在这里买房子住吧!”

天亦有趣,飘来一片乌云,下起了雨。一阵风来了,将云吹散了,天又晴了。一只白天鹅在湖中漫游,老邓忙拿面包,天鹅悠悠地游来,伸着脖子慢慢吃,面包喂完,天鹅很淡定,等待我们回车里拿面包。

5、老邓在湖畔喂天鹅

方方自称是“狗仔队”的,善于抓拍,她的单反式相机,效果很好。老邓喂天鹅,方方抓拍,我又偷拍她。当我、老邓、向前老师正聊的时候,见方方朝我们拍照,忙摆姿势。欲上车,挥一挥衣袖,想带走一片云彩。

驱车向瑞士方向,汽车穿过逶迤的阿尔卑斯群山,经过了数不清的隧道,最长的15.6公里,也是唯一收费的。隧道灯光幽暗,周围昏黑,有些紧张、恐怖。出了洞,开车的老邓长出一口气,大家也松了口气。

6、左起:向前、阿心、方方。

车终于开到奥瑞边境,大家分析,认为瑞士消费高,应该在奥地利边境小城过夜。我们在附近小镇找旅馆,遇一个老头蹬小三轮,拉着牛奶桶,还有干活的家什,老人给指了路。到了旅馆,可惜已满员,又介绍一家,还是没房间。

在路上转来转去,再次遇到了老头,莫非老头就在路边等待我们?老头干脆蹬三轮领路。夕阳西下,晚风徐徐,乡间小路上,老头在前面慢慢地蹬,我们车在后面缓缓地开,大家笑得一塌糊涂。我们向老头谢别,感动,老雷锋啊。总算在路边一家旅馆落了脚。

7、问路

去瑞士路上,遇到修路,GPS导航仪指挥失灵。GPS是个女声发音,我们戏谑为GPS小姐,一路上,大家常与GPS小姐逗乐,其指挥不灵时,就说GPS小姐耍脾气,不敬业。不知不觉进了袖珍小国列支敦士登。这是个仅3万多人的小国。它是17世纪,作为哈布斯堡王朝的家臣买下土地而发展起来的。

最小国家:列支敦士登

首都瓦杜茨,安静简朴。瓦杜茨城堡矗立在山上,很气派,元首二世侯爵家族的人居住于此。方方说:“巴不得老邓的车停错地方,过来一个列支敦士登警察把车拖走,然后我们找小国警察交涉,那才好玩呐!”

这位驴友,唯恐天下不乱啊!乐死人。出城路上,方方又说:“老邓啊,你也买块地成立个国家吧,那你就是邓一世,你儿子是邓二世,你们家孙子就是邓三世了!”我......傻笑。

8、左起:方方、向前、阿心。

一次,方方与向前老师抢着拿重行李,她说:“还是我来吧,我是职业搬运工!”熟悉方方作品的人,都知道她当过四年装卸工。这位欢乐女神,或聊家中趣事,或侃作家逸闻,一路上有她,歌声笑声不断。

车开往瑞士的苏黎世,列支敦士登与瑞士无边界,不知不觉进了瑞士,大家笑谈,半天走了三个国家,“一日千里”啊!一路尽观阿尔卑斯山景,沿瓦伦湖的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瑞士最大城市:苏黎世

到苏黎世,我们决定先找旅馆再游玩,从旅游书上查了旅馆地址,这次GPS小姐很负责,一路听小姐指挥,向前100米右转,向左或向右200米等等。终于找到旅馆,可已关张。又到一家,有房间,可太贵。

到周边一个小镇,随意望去,都是鲜花簇拥、造型别致的小房子,美呆了。旅馆满员,服务员很热情,介绍了一家,还是满员。

遇一个牵马的女孩,我前去问路,拿着打印好的常用旅游德语,我叫它“宝典”。指着地图问女孩,方方抓拍,照片起名为“阿心问路”。

每次找旅馆,我下车前问一声:“谁与我同行?”方方随即应一声:“我去!”到旅馆,我拿出“宝典”中住宿的一页指给人看,生怕对方不明白,嘴里总是嘣出几个英语单词: one night,two room,four people。

我的英语很烂,搞不清people是人还是人民?译成中文大概是:一个晚上,两个房间,四个人民。方方说:“阿心的一、二、四,打遍天下无敌手。我记住了,以后自己来欧洲玩,也知道怎么讲了。”

转了几个地方,人累了,决定回苏黎世市区,找了一家旅馆,150CHF(瑞士法郎)一间,稍贵,不情愿地住下。这是找旅馆最失败的一次。向前老师善解人意,她说:“咱们边走边游,还看了那么漂亮的瑞士小镇,不亏!”方方更幸灾乐祸:“这样才有趣!找旅馆本身就很好玩哦!”

9、在苏黎世湖畔 左起:方方、老邓、阿心、向前。

苏黎世湖畔,碧水清莹,白天鹅成群结队,引人驻足。差10分钟到10点,利马特河畔的苏黎世大教堂、圣彼得教堂、圣母教堂等等,几座教堂的钟声全部响起,钟声洪亮浑厚,此起彼伏,响彻云天,整个世界回荡着庄重的声音。

心被深深地震撼,听过教堂钟声,从未听过几个教堂钟声同时响,有种莫名的感动,想哭的感觉,仿佛是上帝的召唤,刻骨铭心。

樱桃与少女峰

车向因特拉肯开去,沿途的山山水水,心旷神怡。休息时,路边一棵樱桃树,结满了又大又红的樱桃,馋人。一家人开着车搬着梯子摘樱桃,征得同意,我们边摘边往嘴里塞樱桃,过瘾!

10、我与方方在少女峰

早就憧憬着去看欧洲屋脊——少女峰,坐上开往少女峰的火车,列车穿过崇山峻岭,雪山、草地、峡谷、冰川瀑布,令人目不暇接。

少女峰车站海拔3454米。大家先到冰川下30米处开凿的冰宫,又去外面的雪原观景,白茫茫一片,我冻得直打颤,照了几张气势磅礴的雪山,返回车站。向前老师比我潇洒,继续欣赏冰山雪原。

回候车室,我与老邓出现高原反应,脸色苍白,心慌,头痛,呼吸困难,大喘气。两位旅伴让我俩休息,她们去了斯芬克斯观景台,回来说景致特别,不虚此行。

11、小合影

回程途经几个小站,原想在车上看景,不下车了。下山时海拔渐低,老邓的高原反应过去了,来了精神,朝我大吼一声:“不行!我们是来看风景的,这么早回去干什么?”两位驴友也赞成中途停留。我心同此理,只怪老邓太凶了,像冻僵的蛇,醒来咬人一口,好笑。下车,树木苍翠,草地如茵,野花绽放,与巍峨的雪山形成强烈反差,似两个季节。

告别瑞士首都伯尔尼

在充满中世纪风情的伯尔尼老街上,方方总结了各地的景观特点:“每一个地方都有特色,维也纳的房(建筑),阿特湖的景,萨尔斯堡的堡,苏黎世的湖,卢塞恩的桥,少女峰的山,伯尔尼的街。”大家齐声叫好,到底是大作家,一语中的。

瑞士的高消费超出了我们的预算,老邓决定改变旅行计划,不去日内瓦,转而向北去德国。大家赞同,方方诙谐地说:“我们被瑞士的高消费吓跑了,准备逃亡德国。”

 

作者简介:阿心,本名翟新治,原为郑州市作家作协会员。90年代初出国,定居匈牙利布达佩斯。出国前与出国后都一直在发表短篇小说、散文、微型小说。《越洋电话》、《娘家》等被多家刊物转载。代表作有作品集《爱按门铃的劳尤什太太》。现任匈牙利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


本文在1/5/2019 8:04:0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22]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0]
『随  笔』 炮友的故事与顺便说说刘强东案田原2019-09-14[27]
『随  笔』 白露刘红园2019-09-08[28]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19]
相关文章:『阿心
『随  笔』 寻梦的路有多远——从黄科院到布达佩斯阿心2019-01-19[321]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蓝色多瑙河畔的华人新移民生活描摹——也谈匈牙利华文作家阿心的文学创作樊洛平2019-01-19[239]
『新书介绍』 《爱按门铃的劳尤什太太》读后感陈典2018-09-29[464]
『新书评论』 以一物之微而见天下之大——读阿心《爱按门铃的劳尤什太太》张娟2018-09-29[410]
『新书介绍』 《多瑙河的呼唤》——匈牙利华文作家协会会员作品选阿心2016-08-09[75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阿心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