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杂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祸从口出发表日期:2018-11-29(2018-11-30修改)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10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祸从口出
文/幼河
2018年11月29日,星期四

  “文革”中“上山下乡”,祸从口出这个成语我有了体会。我们这批北京“知青”去的黑龙江的农场,生活条件比农村“插队”好。各地“知青”在一起还真热闹。干活时常是很苦很累的,精神上也苦闷;但这不妨碍年轻人说说笑笑。一天收工后,吃过晚饭还要“政治学习”两钟头,终于到了有点自由的时间,也快该睡觉了。坐在大通铺上聊会儿天吧。有一位说了,“猪吃我屎,我猪吃屎。连说十遍。飞快地说。”
  说太快了难免会说成“猪吃我屎,我吃猪屎”。谁说误了口,大伙哄堂一笑。如果是“我爸是我爸,我是我爸儿”呢?一下子说成“我爸是我儿”怎么办?嗨,人家让你很快的说好多遍,就是等着你口误呢,让你露怯。那我不说好不好?是呀,不过这不是在相互逗笑嘛。辛苦的劳作一天又一天,总得有点有意思的事儿吧?这种类似相互取笑是“有意思的事儿”?这个…你让我们那会儿还能干什么?
  当然,这有时候相互的耍贫嘴就会惹出是非来。大夜里的一人深更半夜进宿舍,用手电乱照睡觉的人脸。睡觉的一位被弄醒了,被手电光照得晃不开眼,不高兴就来了一句“照鸡(巴)毛”。这话说的,真欠考虑;怎么也得说“照你爷爷哪”,怎么成了“照鸡毛”?这联想下去多尴尬,还是自己脱口而出。打手电那主儿乐了“是啊,照‘鸡毛’呢”。看看,祸从口出不是。被照者恼羞成怒,立刻起来,扑下大通铺,和打手电的主儿打了起来。他俩手电也不知扔到哪儿去了,宿舍里一团漆黑,两个人在演“三岔口”;不过是真打。大家忙都爬起来劝架。第二天早上看见这二位都鼻青脸肿,垂头丧气。大伙见了偷笑;别在取笑他俩了,怪没劲的。
  你或者以为在农场,男青年爱骂人,其实女青年更甚,特别是结了婚的。我所在农场的东北“知青”普遍比北京的大几岁,当年有些东北女青年就在农场结了婚。她们一结婚就真的变成“老娘们儿”;其中有一位的外号“大马蜂”,可见不是善主儿。结婚后很快就有了小孩儿,这些“老娘们儿”再下地干活就没法奶孩子。于是分场里单让她们成立个“家属队”,在场院上干活儿。
  这些女青年都有了孩子,都成了“出工不出力”的主儿。春天的时候“家属队”在场院周围夹障子(东北农村用树枝子等把园子围起来,一般都叫“夹障子”)。早上来她们干了没两钟头就休息。快中午了才晃晃悠悠地从家里出来。带队的是个分场干部中特窝囊的一个,也不怎么管她们。可这天她们实在是不像话。小干部问“让你们架帐子,你们都上哪去了”。“大马蜂”马上抢白“夹个鸡巴”。那小干部小声嘟囔说“你不就夹个鸡巴”。哇,真是语出惊人。“大马蜂”脸涨得通红,顿时手叉腰破口大骂。那真不是一般的骂,骂了好久。我们中午收工还看见“大马蜂”没完没了呢。她还不让那小干部走,说“要把你骂死”。嘿嘿,祸从口出不是?
  我在农场也曾祸从口出。那年头儿,成天政治学习,春夏秋冬的“表决心”。白天干活挺累的了,晚上还没完没了的“表决心”,心里这个烦。有一位上海女青年表决心,她有这么一句“把整个人生交给党”。因为口音,听起来像“把整个人身交给党”。开会的坏小子们小声嘀咕着,很是下流。“党”当然是分场党总支书记来“代表”;她把“人身”交给“党”,这……
  散了会男青年宿舍里还接着这个话题逗趣。我开了腔,说要是男的“把整个人身交给党”,那就不能像女的。男的得去掉头蹄下水,净肉“交给党”。我还说,像咱们宿舍的人“交给党”都不合格。一个个很瘦,净肉率太低。这实在是因为我们的“品种”不好。党需要的品种得是“耐粗饲料,增重快,净肉率高”。这“品种”必须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极其听话,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大家听完哄笑。
  我这一“放肆”,没想到宿舍里有“小汇报”者。第二天我被批判!批判会上我这个沉痛检查。我当时后悔呀。完了,祸从口出!我是什么“出身”呀!父母“右派”、“叛徒”。我说的话如果“上纲上线”,那是完全的“反革命”呀。还好,分场的头儿们并没有追究下去。多亏了平日我干活卖力气。


本文在11/30/2018 6:45:2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杂  文
『杂  文』 国内为何反转基因食品?幼河2018-12-05[73]
『杂  文』 万圣节幼河2018-11-02[147]
『杂  文』 談沙地阿拉伯流亡分子卡舒吉被殺事件俞力工2018-10-20[110]
『杂  文』 含泪敲键忆慈母:儿归唤得娘生还海客2018-10-08[171]
『杂  文』 美国的“分裂”幼河2018-10-04[212]
相关文章:『幼河
『杂  文』 国内为何反转基因食品?幼河2018-12-05[73]
『摄  影』 他乡明月幼河2018-11-26[102]
『其  它』 当爱恋注满今生幼河2018-11-22[110]
『摄  影』 下雪之前幼河2018-11-20[108]
『其  它』 林东与中国的海流发电幼河2018-11-14[13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