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爷爷之死的说法(四)扬眉吐气发表日期:2018-11-14(2018-12-28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2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爷爷之死的说法(四)扬眉吐气
文/晓梅
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为父亲档案中关于爷爷的"汉奸"污名申冤的事有了结果。父亲工作过的北京市邮政分公司跟山西联系了,没有得到支持诬告的任何证据,终于同意把否定诬告信的新材料放入父亲的档案!说是旧材料按规定不能取出。也好,留下了文革中造反派给爷爷泼脏水的罪证。这样,新的材料覆盖了那份黑材料,还了爷爷清白,由此也可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听到这个好消息后,我长出了一口憋了几十年的气!

      丈夫说这可是大事、值得记述,让我赶紧把洗冤的过程写下来,其他亲友也有此建议。这事确实是个大事,涉及了多个人和单位,不过,由于立场和认知不同,使得这件事进行的并不十分顺利。考虑到如果详述,可能会使有些人和单位没有面子,我想,还是略过那些,写写我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自从高中毕业、走上社会后,我从来不跟别人说老家在山西,特别是遇到山西人时,因为怕说了被发现姥爷家有好几个地主、爷爷是被八路军镇压的汉奸。好不容易文革结束了,地主不再等同于坏人,我才敢跟人说姥爷家在山西定襄县宏道镇,可是,还是绝口不提爷爷家是宏道镇贾庄村。我知道,尽管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对地主的看法改变了,可汉奸到什么时候都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啊。

      据说秦桧后人、清代乾隆年间的状元秦大士在参观杭州岳飞庙时做了一副对联,即“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在我出生的十五六年前,爷爷就不在人世了,但是,如同那位秦大士,我心头背负着爷爷被以汉奸定罪的耻辱。

      在现实生活里,爷爷的罪名对我倒没有什么影响。文革中,我迟迟入不了共青团,老师明确告诉我说是因为父亲有政治问题。至于爷爷的事,老师没说,我也没问,我明白父亲“特务嫌疑”的罪名已经给子女的政治面目涂上了乌鸦色,我们还能再黑到哪里去呢。

      其实,我从来没有听父母说过爷爷是汉奸。爷爷是1940年死的,我以为死因的说法也是那时候就有的。知道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所以觉得不可能追究清楚,因此,虽然我心里不认可那种说法,但一次都没有跟家里人议论过,甚至连爷爷的名字都不知道。

      今年二月写《父母不一般的婚姻》时,在“延安离婚”那章里,说到奶奶离开老家到延安的原因,我写道:“爷爷被害身亡。”就这“被害”两字,家人提出不同意见,我只好改成了“不幸”。我意识到原来爷爷之死的说法已被兄姐当作“组织结论”而接受;有迹象表明,还被传给了下一代。

      我写过二三十篇关于家族亲人旧事的文章,可是绝大多数都是母亲一方的。有人问过我,你怎么不写写你爸家呢?写母亲家的事,可以追溯到以创业发家闻名的太姥爷,写父亲家的事,就要写有汉奸罪名的爷爷。我觉得本着实事求是、秉笔直书历史的理念,正反两方面的人物和事情都是可以写的,例如,在好几篇文章里、如《妈妈的奇异兄弟们》、《郭家弃媳——小三儿妗子》等,我写过一些亲人的不良行为,愿后人引以为戒。可是,对于爷爷死因的说法,我不能理解和相信,因此没法下笔。

      今年六月我去老家探望十姨、三姑等亲人。回到香港后,以《爷爷之死的说法》为题,写了三篇文章,记述我因在老家“惊闻冤情”而进行了“冤情考证”,然后开始“鸣冤探案”,包括回京去父亲原单位为爷爷洗清污名的大致过程。

      终于,发现爷爷近五十年的罪名竟然出自文革中薄薄的一纸诬告词,想到先辈的冤屈、我辈的委屈,我不由得放声大哭了一场!

      对于在这个过程中听到的一些问题,如“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件事?”“做这件事有什么用?"“几十年前的事怎么可能弄清楚?”“如果查出来有汉奸的证据怎么办?”我的回答是:

始于为人之子孙的孝心亲情,
终于科学工作者的求是认真。

      我以这句话作为《爷爷之死的说法》系列文章的结语,也作为献给爷爷和父辈亲人的心声。


本文在12/28/2018 9:05:11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第十章(01) 军队余國英2017-12-21[61]
『纪  实』 郭家趣男——四舅晓梅2018-03-26[192]
『纪  实』 王红旗简历王红旗2019-01-03[10]
『纪  实』 南太平洋十字路口——斐济高关中2018-12-25[65]
『纪  实』 比基尼泳装与核尘,说说马绍尔高关中2018-12-17[89]
相关文章:『爷爷之死的说法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二)冤情考证晓梅2018-09-03[241]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三)鸣冤探案晓梅2018-10-22[270]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一)惊闻冤情晓梅2018-08-20[34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