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跑 • 寻 发表日期:2018-10-31(2019-03-16修改)
作  者:梓樱出处:原创浏览11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跑 • 寻
文/梓樱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一)    
   “快跑!快跑!”我夹在拼命奔逃的人群中,跑得气喘吁吁,跑得大汗淋漓,跑得天昏地暗。惊醒,心还在狂跳,脑子一片硝烟……


   这个梦缠了我几十年,搅扰着我,困惑着我。我为什么要跑?谁在追赶我?

   
   刚刚记事,父母就带我去一个叫“八景”的楼台,抱起还不够围栏高的我,用手指着:“这是贡江,那是章江,两条江汇合成宽宽的赣江。”哦,原来赣州就是这么来的。之后,“八景台”一词,又加上了“郁孤台”、“通天岩”、“福寿沟,“辛弃疾”、“杨救贫”、“高行健”……

    
   上学的年龄到了,父母送我去当时最好的小学。每天我都要与小伙伴们,用稚嫩的小腿,步行一个多小时去上学。放学调皮时,会不走大街走城墙,在结实宽敞的宋代古城墙上,看浮桥上人来人往,听街上的小摊小贩吆喝,大约黄昏才能到家。

    
   记得进了西津城门,街道两旁的店铺一个比一个有趣:烟铺的伙计,把一片片晒干的烟叶展平,叠加起来,压进一个木框架,“丝,丝,丝”,刨刀刨过,细细的烟丝就出来了。放在簸箕抖抖散,再见几个太阳,就是香气四溢、可以换钱的烟丝了。

    
   剖黄鳝的小伙子,动作最麻利,从水缸中抓起一只滑溜溜的黄鳝,在案板边一摔,黄鳝就晕了。用锥子把黄鳝的头固定在案板上,手握小刀,“咝啦”一声,黄鳝的膛开了,再“咝啦”一声,黄鳝的脊骨就取出来了。斩了头,放在旁边的竹篮里,等着大妈大婶来买。

     
   总见骑楼下,木板门的房舍前,三两媳妇聚在一起,锥子在做了髻的头皮上批批,再锥向白白厚厚的鞋底,接着就抽拉着一根长长的麻线。媳妇们不时停下来,比比划划,看来在比较谁的鞋底打得密实。

     
   最喜欢看绣花作坊,一朵朵玫瑰,一双双蝴蝶,在她们的指尖成形,呼之欲出。我决定学刺绣,那年还不到十岁。

     
   每年秋冬季,做豆腐乳,起醋坛,腌咸菜,续香肠,酿米酒,是家庭必须的作业。

  
   那年,飘到南方一个公司打工,同事告诉我,这家公司的老板是梅县人,他们是家族企业,总是用我们听不懂的方言窃窃私语、管理我们。一天,老板又用方言,交代他的亲属,而我,却句句听得真切,惊喜的是,这竟然是我熟悉的乡音。

    再做逃跑梦时,我多了一个疑问:我的祖先,是不是从那群操着我听得懂乡音的地方,跑到赣州来的?

    我追问父母,我们的祖籍在哪里?母亲说江西赣南,父亲说福建闽南。我再问,我们的祖先在哪里?父亲说,在河南许昌;母亲说,我们的祖先是比干。

     
   我终于解开了逃跑梦的迷——原来我是客家人,原来我是客家女!我的祖先,用一双天足,随南迁大军,跑到了战火烧不到的深山老林,跑到了人烟稀少的神秘赣南。

  (二)

    跑的秉性,似乎就这么栽种到了我的血脉里,化作一生的骚动。

    我原本可以留城,留在城市户口和工资有保障的砖瓦厂,但我想读大学。那时,当知青也许是最好的途径。

     
    我跑进了更高的山,跑进了更密的林。红土地不肥沃,树木不参天,但要砍下来供日日的炊烟,还是要走上二十里的山间小道。手上的血泡渐渐化成老茧,草鞋磨破的血口子也渐渐失去知觉。野鸡的羽翎做毽子最漂亮,而我最害怕的,是元宵节一过,赤脚下到刺骨的水田里修田埂……

     
   林场的老农,最让我佩服的是编竹篓的老范。人说他曾是某名牌大学的高才生,还一度当过苏联工程师的翻译。右派的帽子,把他押回了老家,他的言语,都化作了手中精美的竹制家什。

     
   一天,我悄悄请老范帮我做一副织毛衣的竹针,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与一个坏分子接触,是那时最大的忌讳。我心虚了,立即写了一篇划清界限的文章,检讨自己阶级立场不坚定。而老范,喝了大量白酒,发了一次酒疯。

     
   那时,我常站在山坡上,宽宽的草帽沿挡住了太阳,却挡不住我的视线,我使出最大的眼神,看向最远的地方,心里许着愿:老天啊,让我到省城的“八•一大桥”站一站吧,让我到北京城里逛一逛!

     
   老天一定听了我的请求,不久,高考的消息传来,我终于“鲤鱼跳龙门”,跑出了赣南,跑过了南昌,跑到了长江边的南京。    

    
  (三)
    
   母亲告诉我,我是医家第五代传人。

     
   太太外祖,是梓山乡有名的眼科医生。一个夜暗风高的晚上,一位急诊患者的家属,敲开了太太外祖的门,央求着救救他那难得的孙儿。回家的路上,举火把的伙计疾步前行,好早点到家歇息,后面的太太外祖看不清路,失足跌到河里。没有留下一句遗言,还带走了许多偏方。

     
   太外祖更传奇,偷偷离家出走,进了江西卫校,成为第一届学员,之后在陈炯明手下,当了陆军医院院长。因为一剂药,治好了赣州市一位名医太太的顽疾,被称为“医生的医生”。这位名医大事宣扬太外祖的医术,力邀他在赣州挂牌开业。从此,全家搬迁来到赣州,落户立足。当然,他并不是完人,曾经与大烟枪为伍,还在外面包了姑娘。

    
   外祖父上世纪初毕业于同济大学,本可留学德国,只因父母之训“长子不远行”,外祖父回到赣州。他用生命中最辉煌的年月,创办了“赣南医学专科学校”、“市妇幼保健院”、“老慢支研究所”。文革期间,被关牛棚,两根肋骨被打断。

      
   父母是新中国第一届北京大学医学院学生,毕业后回到赣南,成为赣南医学专科学校与附院的早期师资、医生,也是外祖父的得力助手。

     
   父母的种种训诫,指向一个概念:做医生就要做好医生,做大医生。

     
   静静的解剖室,我提着到喉头的心,在散发刺鼻气味的尸体上,拨弄一根记不清走向的神经。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待送别回家过年的同学,我用棉被实实地把自己围在床上,捧起厚厚的教科书。长冻疮的脚趾在被窝里痒得钻心。

      
   终于穿上白大褂,终于走过住院医生期,拿到主治医生证的那天,我以为我可以掌控生命了。然而,“圆圈越大,所接触的无知面越广”成了我力不从心的写照。夜值,带教,科研……,心梗,癌症,酮症酸中毒……,一个个活生生的面孔消失在太平间,一次次病案讨论,结论是试试这个检查,用用那个方法。

     
   十年后,我真正承认“三年大医生,十年小医生”。一个念头常常冒出来——此生,我能否跑到一个不用面对临终,不要面对眼泪的地方?

 

 (四)    
   “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们找你找了四十年。”微信的能量真大,看不见的线,串起了初中、高中同学。是啊,四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四十?我跑啊跑,跑过千山万水,跑过太平洋,跑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我为什么要跑?一颗不安分的心?一个梦的魔咒?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个问题渐渐扩大,扩大到每一个大脑皮层的细胞,扩大到每一个思想的角落,搅得我日夜难宁。

    
   那双恐惧的眼睛,总在我面前晃动。他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不怕死吗?为了饱口褔,我说干了舌头、磨破了嘴皮他也不听。糖尿病的病人,如何经得起这样的任性?三年,仅仅三年啊,我接诊,我诊断,我收治,我总以为,我的技术精湛到可以让他与正常人同寿。然而,仅仅三年,死神便降临了。

     
   透析床前,他从昏迷中醒来,我的手臂几乎被抓破皮:“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求你救救我!”然而,为时已晚。

     
   追悼会上,我为这位过于乐观的病人流下了眼泪,有痛惜,更有无奈。

    
   我仿佛看见,自己也躺在棺木中,或寿终正寝,或病魔夺寿,或天灾,或人祸……谁来给我送行?谁来为我定论?我有灵魂吗?我的灵魂将去哪里?那个去处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

      
   如果人生就这么几十年,如何投资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

      
   “最大的是爱”。一天,这个电光火石般的词击中了我,让我眩目,叫我动心,顿时,豁然开朗。于是决心,遍寻这个“最大的”,在家里,在岗位,在朋友中……;于是决心,发扬这个“最大的”,在餐馆,在超市,在加油站……;于是决心,拥抱这个“最大的”,从此,一个个走过我生命的鲜活个体,便在我的睡梦中,在我的思念中,一一浮现……

    
   我仍在奔跑,只是从被追赶的惊心动魄中,解脱。带着欣喜,带着平安,向着光明灿烂的方向,奔跑,奔跑……

 

 注:此文获2015年汉新文学奖第三名

 


本文在3/16/2019 2:59:1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科雷吉多尔“战争岛”缪玉2019-04-17[38]
『散  文』 贴心便当许定基2019-04-10[68]
『散  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4-华盛顿的战争纪念广场亮水珠2019-01-21[81]
『散  文』 启程,去睢宁看古黄河孟悟2019-04-10[243]
『散  文』 朗读的乐趣缪玉2019-03-14[69]
相关文章:『梓樱
『诗  歌』 取悦你的男人梓樱2018-10-31[171]
『文艺奖项』 海外华文著述奖”评选揭晓,北美作家大获丰收露西2018-11-06[248]
『散 文 诗』 伟大的母亲梓樱2018-10-31[329]
『读书札记』 幸福有路 大爱无疆 ——读依欣的心血之作《温暖的爱 幸福的家》梓樱2018-10-31[216]
『人物访谈』 從醫生转到作家 ——許芸不惑之年用文字記錄生活《世界日報》文/牟蘭2018-10-31[27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梓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