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诗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伟大的母亲 发表日期:2018-10-31(2018-11-02修改)
作  者:梓樱出处:原创浏览10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伟大的母亲
文/梓樱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原载《新州周报》

    认识当时还是男朋友的先生不久,我要求看看他家人的照片。
    一张中年妇女的放大照片跳进了我的眼帘。照片上的女人,头发、衣服都收拾得一丝不苟,连面部也干净利落得毫无表情。“这是我的母亲。”他在一旁说。


“给我说说她的故事吧。”我央求。他沉思良久,终究拗不过沉默,便缓缓道来:
我的母亲是个童养媳,听祖母讲,她花了八块大洋把母亲买来。当时母亲年仅八岁,只剩半口气,南昌土话说“瘦得像根卡”,也就是皮包骨头的意思。祖父去世早,祖母不得不独自承担起抚养四个儿子的重担,买下我母亲后又加了一张口。家庭的压力练就了祖母能说会道又能干的性格,她也是个严厉的母亲和婆婆。祖母的拿手绝技是走街穿巷为富人家的太太、小姐梳头、绞脸、做针线活。收养母亲后,祖母便把母亲带在身边,为太太小姐梳妆时,就让母亲为她们煽扇子,或帮忙干些杂活。


在祖母严格的管束下,母亲养成了唯唯喏喏、胆小谨慎的性格。对自己的身世只字不提,直到我见到了二姨妈,才打听到母亲的身世。


母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祖父,是北伐战争时期的小军阀,曾率领部队参加北伐。攻占江西后,外祖父当了景德镇市的城防司令。那时家中很富裕,有一座大宅院,几十个佣人帮忙,还有两顶八人抬大轿。母亲共有四个兄弟姊妹,一个大哥、两个姐姐,母亲最小,被外祖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然而,外祖父在景德镇没住多久便患病去世了,也有人说是杀人太多的报应。当时在省城军校读书的大舅子便把母亲带到了南昌。然而,在战火纷飞和混乱的年代,大舅子无法照顾年幼的妹妹,据说他还惹上了烟瘾,于是,便把母亲卖给了祖母。

母亲不到18岁与父亲圆房,婚后日子过得还算平稳,陆续生下我们兄弟姐妹六人。


1960年,我刚七岁,妹妹才一岁,父亲因工作事故突然去世。遭遇了幼年丧父的母亲,再次遭遇中年丧夫的不幸。那时,正值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期,在我的记忆中,七岁至十五岁的几年间,我没有吃过一顿早餐,母亲总是为吃了上顿没下顿而发愁。她陆续变卖家里的东西,自己还日夜为人缝补浆洗,即使这样,贫困、饥饿还是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和少年。


在寒冷的冬天,母亲总是早早起床,生起炉子,将我们几个孩子补了又补的棉袄、棉裤、鞋袜等烘暖后再叫我们起床上学。她说,虽然我没有能力让你们吃早餐,但你们穿暖和了就不觉得那么饿了。那时我们也常常没有晚餐吃,遇到这种情况,母亲就会早早的赶我们上床睡觉,她说,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尽管我们经常饿着肚子,也经常是穿着打补钉的衣服,但母亲对我们每一个孩子的关爱,都深深温暖着我们。


从一件小事上,更让我看到母亲是那么的善良和体恤他人。


有天中午,一个农村来的米贩子,扛着一袋米,吆喝着从我家门口走过,母亲叫住他,要看看他米的质量。那小贩子进了门便说,“大嫂,能不能给我口水喝,我还没吃饭呢。”母亲听后,赶紧盛了碗饭,并端上茶水让米贩子享用。米贩子用餐时,母亲与他谈妥了价钱。称米时,米贩子说,有五十二斤呢,就算五十斤吧。交易完毕,母亲把米倒入米缸,那口米缸五十斤米可以刚刚装满的,这次竟然没有装满,估计至少短了七八斤的秤。母亲疑惑地喃喃自语,看他称米时秤尾翘得高高的,怎么会五十斤不到呢?我立即把家里刚刚用过的秤找来仔细检查,才发现那个米贩子在秤与秤钩连接处塞了个小纸团,短了我们的斤两。我非常气愤。母亲在我们一家人自己还吃不饱的日子,慷慨地施舍给素昧平生的米贩子,这家伙居然忍心以恶报善!我对母亲说:“他肯定没走多远,我去把他追回来!”母亲赶忙拉住我说:“算了,算了,米贩子谋生也不容易,他无非是想多赚几个钱而已。”


母亲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却非常通情达理。她孝敬公婆、抚养子女、操持家务,一生任劳任怨、与世无争,默默地承受、忍耐着生活中的艰辛。母亲教导我们,人穷不能志短,要好好读书,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要走正道,为人处事要诚实。


然而,当我们几个孩子长大,都有工作有收入了,想着好好孝敬一生辛劳的母亲,她却怕拖累我们,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开……


那是1983年初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宿舍里看书,传达室的老伯急急忙忙地跑来告诉我,说大哥打来电话,告知母亲自杀身亡,要我赶快回南昌。我听后如五雷轰顶,两个多月前我还出差路过南昌顺便看望母亲,见她好好的,怎么就离我们而去了呢?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从前那么多艰难困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那么多不幸和打击都挺过来了,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不能克服的呢?母亲为什么要选择走上绝路?


回到南昌,听了三哥和小妹的叙说,我才明白母亲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小妹告诉我,母亲前段时间常说下身流水,三哥和小妹几次催她去医院检查她都不肯去,后来硬是把他带去做了检查。结果出来了,原来是母亲患上了子宫颈癌。母亲看医生的神情不对,问他是不是自己患了癌症,医生回答说“是的”。母亲没有文化知识,只知道癌症是不治之症,不知道子宫癌是可以治疗的。


几天后,她悄悄喝下了一瓶农药。之后,她平静地坐在厅里的竹椅上,对我大伯母说:“我喝农药了,小女还小,今后就要靠你多关照了。”大伯母听后,惊慌得大叫,恰巧那天三哥下夜班在家休息,他立即抱起母亲往医院跑,一路上哭喊着:“妈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母亲在三哥怀里缓缓地说:“儿啊,我是不想连累你们啊!”也许是母亲故意拖延了时间,三哥抱着母亲还没有跑到医院,母亲就在他怀里断气了。


“不想连累你们”,是母亲留给我们最后的一句话,也是她离开我们的唯一理由。她走得从容、坦然和坚定。


此前,我对一些自杀离世的人有偏见,认为他们是生活的弱者,经不起生活的磨难。然而,从我母亲身上,看到的却正是一位无私的强者,一位爱子女胜于爱自己生命的伟大母亲。他勇敢地、有尊严地自己选择了远离人世和痛苦方式。只是这种选择,给我们几个子女留下了巨大的悲痛和终生的遗憾。


听着男朋友的叙述,我的泪水流了满面。未曾谋面的婆婆啊,你的一生多么的坎坷,你只知道付出,从未想过从子女处得回报。虽然你是千千万万普通母亲中的一位,却是一位了不起的、伟大的母亲!

附先生写的一首诗:
《忆母》


文/悠然
年少离家去,
孤身漂四方。
历尽风和雨,
不觉两鬓霜。
寒冬骤冷起,
常忆母暖衣。
二行游子泪,
无数梦中泣。

2018年元月10日

题记:每到寒冷的季节,常常会想起小时候母亲早早地起来生一盆炭火,将我的棉衣,裤,袜烘暖后喊我起床穿衣、上学。那时候,正值中国经历三年自然灾害,很多家庭缺衣少食。虽然我早上无食果腹,但是母亲烘暖的衣祙终日温暖着我的身心⋯⋯


本文在11/2/2018 4:55:5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散  文』 远去的“伤痕文学”缪玉2018-11-13[49]
『诗  歌』 千岛惊鸿(组诗)施玮2018-11-09[83]
『散  文』 在旧金山与杰克.伦敦的世界相遇凌珊2018-11-03[114]
『影视评论』 娱乐圈那点事儿缪玉2018-10-09[76]
『散  文』 高淳、慢城、沈家大闸蟹孟悟2018-11-08[12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诗
『散 文 诗』 格陵兰岛上的合欢树下捷克老木2018-10-23[93]
『散 文 诗』 秋裤的几种穿法二猛2018-02-26[137]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412]
『散 文 诗』 因特拉肯(瑞士游记)记录一个小家庭旅馆的美好凌月2017-04-17[295]
『散 文 诗』 真情缠绵在故乡的土路上岸芷汀兰2017-04-12[310]
相关文章:『梓樱
『读书札记』 幸福有路 大爱无疆 ——读依欣的心血之作《温暖的爱 幸福的家》梓樱2018-10-31[48]
『人物访谈』 從醫生转到作家 ——許芸不惑之年用文字記錄生活《世界日報》文/牟蘭2018-10-31[60]
『文化信息』 “纽约华文作家协会”新书发布会梓樱2018-05-13[526]
『散  文』 一条花裙子梓樱2017-11-01[410]
『文艺奖项』 宁缺毋滥 择优奖励——2017年度“海外华文著述奖”揭晓露西2017-10-18[544]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11-03 02:31:03(第1条)
买米那段我印象深刻。
 主人回复 
谢谢,问候老朋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梓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