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与女佣过招 发表日期:2018-10-31(2018-11-02修改)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8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与女佣过招
文/缪玉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菲律宾《商报》7版 2018.3.19

当听到要来菲律宾工作,我脑海跳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太好了,终于可以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人伺候的生活。试想,不用自己动手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对哪一个家庭女主人来说不是极美好的憧憬呢。

来到菲律宾安顿妥当,一上班便开始打听如何雇佣女佣事宜。同办公室的同事家里大都已有女佣,他们已在马尼拉工作一年多,家里又都有5岁大的孩子,所以请佣人是紧迫的事。我与他们不同,家里没有亟待照顾的孩子,可以慢慢寻找。

同事们听说我要顾女佣,都非常热心帮助四处打探,提供中介信息,更会把请女佣的注意事项一一道来。不说则已,一听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乖乖,事情本不像我想象那么简单。

头一件注意事项是:不要轻易借给女佣钱。这一点我不能完全赞同,即是自家佣人,先预支点钱不算什么,发工资时扣除预支不就行啦,何必那么严格、那么无情呢,可得到的实例不得不让我牢记住。

同事小西家已经换过三个女佣,她跟我讲,最头痛的就是怕女佣借钱,通常给女佣是两星期发一次薪水(菲律宾惯例),但发完不到三天,女佣的腰包里就所剩无几了,然后就从小西预支工资。小西纳闷,就算要寄给她家乡的两个孩子,也不至于全部吧,女佣说,没全寄给孩子,是她大姐急用钱寄给她了。到了下一次发薪水,此类事情又发生,小西问:“这次又给哪个亲戚救急了?”女佣答:“给另一个姐姐。”小西说:“扣除上次的预支,你这次的薪水本来就不多,都给孩子和姐姐,你自己怎么办?”佣人很委屈的样子说:“都是一家人让我怎么,对不起你。”小西想想,没有什么可对不起我的,她自己的钱有权自由支配。女佣千恩万谢:“绝对不会再有了。”这话并不是终结版,相同情况又有发生,这位女佣家里好像有救不完的急。最后女佣自己也撑不下去,跟小西说先回家看看,或许再回来。小西说可以,一转念,她还欠预支的三千比索工资呢,问女佣那个钱怎么办?佣人很可怜地说,现在真没钱还,要不等过些时候再回来干几天,把那些钱干回来,但日子不确定。小西听了哭笑不得,如何能逼着穷人还钱呢,这些钱全当自己来菲律宾交学费吧。此后,小西再招聘女佣时,重点强调:“我不会借给你钱的!”

慢慢时间长了,听到的故事越来越多,稀奇古怪,啼笑皆非,各种奇闻异事比比皆是。其中小夏家里发生的故事,才叫无巧不成书。某天,小夏上Facebook,发现一个人的名字极像她家女佣,于是加为好友,打开看果然是女佣,再看文字和图片顿时让她目瞪口呆,那女佣居然穿着她的几件漂亮衣服,拍了N多张照片,还在下面配上文字:“我终于穿上美丽的衣服,过上富有的生活。”小夏晕在那里,这简直就是美国电影《曼哈顿女佣》的玛丽萨在直播表演。小夏回到家找佣人谈话,小夏说你如果喜欢穿我的衣服拍照,我可以借给你,甚至可以送给你一些,但是趁我不在家,做“不请自便”的事就是错误,佣人很羞愧,连声道歉,然后自愿离职走了。

我听后心里不免有些动容,虽然女佣爱慕虚荣有点过分,但是她有知错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让我另眼相看的。

这边刚刚听完一段女佣泡沫剧,那边小徐立马跑来给我讲她的故事。她是一个人带孩子出国工作,来到菲律宾立马开始找佣人,终于从中介找到一位女佣,带到家中二话不说先给五百比索,让女佣在外面自己吃午饭(怕她吃不惯自己做的中餐)。之后对女佣也是好之加好,原因很简单,希望以她的温暖留住女佣,让她有家人的感觉。这个有两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其实并没有办离婚手续,她丈夫虽然已有现任“妻子”,但还会常来找她要钱,赶上不顺心时,还要打她。她撩起衣服给小徐看身上的伤疤,让小徐心痛不已,愤愤为她鸣不平。女佣说自从出来做佣人,四年没回去看过孩子,孩子都在老家由她母亲照顾。小徐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又想到女佣可怜的孩子,于是说,马上是中国假期,我要带孩子出去旅行,也给你放假回去看看孩子。女佣说,我家很远假期不够路上的时间,再说我也没有钱。小徐咬咬牙说,我给你买机票回去,这样可以节省路上的时间,机票钱由我来付。假期结束,女佣按时回来,可是从这以后她的事情突然多起来,各种请假理由不断。

不多久,女佣提出涨工资,不涨则已,一涨无法收拾,在连续涨了两次后,小徐忍无可忍,不同意再涨,结果女佣扔下手里的活扬长而去。小徐心知肚明,这一切首先要归功于自己的善良不当,难道以自己的善良不会感动她吗?出所料,没到十天女佣就要求回来了。

办公室里但凡家有女佣的,故事不断,想听她们的情景剧非常容易。

菲律宾人太不会节约没有储蓄意识,全民“月光”,所以,同事小徐从一开始就教女佣像中国人那样学会储蓄。每次发工资小杨都会从工资中拿出一千比索,并告诉女佣帮她存着,并说等到圣诞节她可以带一笔“巨款”回家。可是不知女佣是用哪边脑袋思考问题,她很气愤地对小杨说:“由于你拿走我的钱,造成我妈妈生病都没有足够的钱去医院。”小杨像挨了一闷棍,立刻语塞,这是什么逻辑?小杨把一个中国红包里递给她,让她看里面全部是她的存款和有账目单,女佣抽出钱,很不屑地把红包往地上一扔,这回小杨爆炸了,第一次对女佣大喊:“请你给我捡起来!”女佣从不知她的madam还会生气,乖乖从地上捡起红包放到桌子上,女佣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小杨痛心疾首,每天念念有词,我对她那么好,怎么人心就换不回人心呢。

相比之下,同事小依家里请的女佣就显得格外简单,还与国际接上轨。她家这位女佣绝对见过世面,曾经在阿布扎比做个几年菲佣,英文好,受教育程度高,思维清晰,做事情有条理。重要的是她不像别的女佣那样住在家里,她要求像在公司上班的白领那样,虽不是朝九晚五,也要有固定上下班时间。她的工作主要是帮小依带不满周岁的孩子,她经验丰富,手法纯熟,招招式式彰显显她的见识,可说是小依的育儿老师。小依常常感叹,与别人家的女佣相比自己好运气,看来同是女佣,差距有天壤,做过国际女佣,素质到底同。但有一点,她付给女佣的是国际水平的薪水哦。

林林总总,听了不少,看了不少,好像理清楚了一些关系和奥秘。

很多年以前,我对菲律宾的了解是从女人开始的,一个是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另一群是“菲佣”。一个是代表高贵,有权、有钱的人,另一个代表社会底层,卑微的劳动者。来到菲律宾后弄清楚了这两者,前者不变,而后者却不尽然。

在菲律宾,做家政服务或换个词叫做佣人的女人们,她们对自己有极好的心态,并不认为身份卑微。做佣人只是社会中的一份工作,就像医生、护士、老师、银行职员等,工种不同,区别不大。无论在国外做菲佣,还是本国做女佣,赚钱目的相同,都是往家里寄钱,养活孩子,养活丈夫,再养活父母。所不同的是工资数额,念书多有特长的,比如可以考到教师资格证、助产士资格证、护士资格证、英语水平较高者,在雇主家里可以拿到高工资;教育程度低,自然只能在雇主家里做饭、洗衣服、照顾小孩、做普通家务,工资也必然少些。清楚了这一点,你便会懂得女佣们的心理活动。

听过这样一句话:女佣是你家里“亲密的陌生人”,也是“亲密的劳动者”,很有一定道理,你用“视她如家人”来描述彼此的关系,那你是大错而特错。她其实不是你的家人,也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雇工,每天接受你工作指令。从你提供薪资本身,已经决定了你们的关系。

另者,千万不要把女佣看成是你家的穷亲戚,你送她再多的旧衣服、旧鞋子,还有你吃不完的食品,甚至送她大小礼物,都不会让她对你感恩戴德,因为她的终极目标是劳动报酬。女佣的有礼貌,懂得主动性,极佳服务,办事小心谨慎,言听计从,从不越雷池半步,都是居于你们的雇佣关系,是在你的工时范围内,跟办公室里的上下级关系相同。你付出薪水,她回报的是本分,并无情分,褒义讲可称为职业精神吧。

我也了解过,在菲的老华人家中工作的佣人,她们已经工作了许多年,但依然“坚守岗位”,不轻易离开。她们每月所得到的薪水一点不比在我同事家中的多,原由在于,老华人与佣人们有很多相同的文化,起码语言相通---塔迦禄语,这个最为重要,相同思维方式易沟通。而我们究其怎样也是“外人”,以至于你想用中国的文化理念、生活观念去影响她、教育她,都是一条死胡同,你想改变她们消费和储蓄观念,那是不合理的期待,终将导致关系破裂也是必然。

被同事教化后,如愿以偿,终于请到一位有经验的女佣,确切说应属小时工,每周日来清洁半天。她叫Elliza,四十岁左右,精干、高个子,做事有条理,除了慢全是优点。我谨遵教诲,不苟言笑。第一天给她交代工作我们说话较多,之后基本没有语言交流,好像我的中国英语跟她的他加禄英语不是一个语种,对接不上,陈述句、肯定句和疑问句总是掰扯不清楚,实在累心。后来发现我们眼神要比语言更心有灵犀,意会比言传省力多了。总算用“洋泾浜“式的英语和她交谈了一次,她告诉我她是个单身妈妈,从没结过婚,有一个十八岁的儿子。她说孩子爸爸有三个女儿,希望她能生个儿子。我问她,孩子爸爸给多少生活费呢,她说从来没给过。我惊得下巴差点砸到脚面子,他既然不给生活费,那么生男生女跟他有何关系呢。Elliza还告诉我她有十个兄弟姐妹,她是老大,周一到周五在一户老华人家做全职佣人,周末出来做两份兼职,她已经在老华人家工作十一年,努力挣钱供儿子读书和给老家的父母。看来,在菲律宾,女人们的生活剧本内容都差不多。

圣诞日是天主教徒的大日子,各种祈祷活动应接不暇。女佣既没请假,也没跟我改时间,我心里盘算着,如果她没动静,啃定不会擅自变更。果然她是起大早先去教堂祈祷,然后跑到我家来做工,晚上再跑回家吃圣诞宴,让我暗暗佩服她的虔诚和敬业,忍不住递给她一个利是红包。

想想,虽然没像预想的那样找到全职“服侍”我的女佣,成全我过上“作威作福”的日子,但有现在这样一个心领神会的半职侍者,我也知足了。


本文在11/2/2018 4:53:1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诗  歌』 千岛惊鸿(组诗)施玮2018-11-09[48]
『散  文』 在旧金山与杰克.伦敦的世界相遇凌珊2018-11-03[88]
『影视评论』 娱乐圈那点事儿缪玉2018-10-09[58]
『散  文』 高淳、慢城、沈家大闸蟹孟悟2018-11-08[90]
『散 文 诗』 伟大的母亲梓樱2018-10-31[8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世华会唁电:惊悉文学泰斗查良镛先生仙逝,无比悲痛!世华会2018-11-06[30]
『随  笔』 金庸离去,金庸不朽铁凝2018-11-08[38]
『随  笔』 孩子刘红园2018-08-31[33]
『随  笔』 白玉珊瑚花——菲律宾格凌兰岛文心社会议纪念施雨2018-10-29[73]
『随  笔』 文学姐妹在西安顾月华2018-10-29[59]
相关文章:『颜如玉
『散  文』 何为情商高缪玉2018-11-08[48]
『影视评论』 娱乐圈那点事儿缪玉2018-10-09[58]
『散  文』 字如其人缪玉2018-06-28[73]
『散  文』 为什么要读原著、读经典缪玉2018-10-25[68]
『散  文』 来菲两年有感缪玉2018-06-14[84]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11-03 02:17:43(第1条)
长见识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