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寒潭渡鹤影 发表日期:2018-10-25(2018-10-26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11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寒潭渡鹤影
文/孟悟
2018年10月25日,星期四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2018.9.24 - 2018.10.7 (连载)

注:这是一篇以美国职场为背景的爱情小说,但也是一篇向“红楼梦”致敬的小说。

1

累了,困了,何影支起下巴看办公室的窗外,碧水云光间,一只白鹤悠悠朝她游来。眼前一阵昏花,突如其来的疼痛像一把刀子,尖锐地撞向何影的头部。何影没有找到药,只好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这些日子里,各种烦心事层出不穷,家里也好,单位也好,就没一处宁静的角落容她安身。


何影毕业于国内一所名校的中文系,出国前是出版社的编辑,跟随丈夫到了美国,丈夫在大学实验室当博士后,她在美国能做什么?她最初还想去美国华文刊物看看,美国的华语编辑,其地位和福利哪能跟中国体制内的编辑相提并论。在美国当华文编辑,你要排版到深夜,还要去拉广告业务。何影在国家大出版社呆久了,都是人家恭维她,哪曾低眉顺眼求过人的。她独立惯了,不想在美国当全职太太,孩子三岁的时候,正好父母来探亲,可以帮她带孩子,她便寻思着去考GMAT,然后去商学院搞定财务硕士。


何影打小就聪明勤奋,读书的路上风调雨顺,中学老师给她的评语是:学业优秀,综合素质强,今后无论在任何领域都能成功。考大学时填志愿,老师和父母让她考名校的金融财经类,老师说,你数学拔尖,理解分析能力出众,在金融方面应该得心应手;父母说,你毕业后可以去大银行当金领。但她遵从自己的心,选择了文学。到了美国,职场变了,风水变了,静下心来,她能记住当年老师的每一句话,信心百倍进了商学院,读书的日子春光明媚,姹紫嫣红,好多在国内学会计的同学对她刮目相看,无比佩服,还以为她在中国就当过财经博士。


2

雁过无痕,花落无声,时光悄无声息地远去了。转身之间,何影已是美国一家集团公司的财务主管。这些年来,公司积极拓展海外业务,跟中国频繁交易,还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半年前,企业计划从中国进口一批设备,设备的尺码当然是公制,美国的工程师脑子里只有英制,不知道怎样换算,还加上一些语言交流的障碍,遇到问题就找何影,她本是管财务的,每天审核账目、分析数据一堆杂事已经自顾不暇,如今还要两边当翻译,奔波辛劳,让她苦不堪言。


各类麻烦像串通好了似的,集体行动,连续不断地骚扰她。在财务制度上,美国采用的会计准则(GAAP),跟国际会计准则(IFRS)之间,在认定、分析,纪录等方面存在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混淆。因为分公司是合资企业,中方总裁面对财务报表和分析报告,总有十万个为什么,何影烦不胜烦,精疲力竭,不知怎样才解释得清楚。


何影的父母回中国了,公婆来接班带孩子,公婆来美国的时候,孩子正好发烧躺在床上,看何影还在忙事业,对这个当妈的颇有微词。何影说:“宝宝好多了,我要去上班了,公司里的杂事堆起来像山洪爆发。”婆婆说:“是不是离开了你,公司就转不动了?”面对婆婆的阴阳怪气,何影只有苦笑,她觉得稳定压倒一切,公婆在家里只要不添乱就成。


回到家里,身心疲惫的她只想跟老公诉苦:“我和中方老总说中文,都无法沟通,难怪美国员工对他抱怨连天。蔡伟说:“哪个单位不是一堆烂事,就像是堆积在下水道的屎尿,我们的职责就是清洗下水道。”蔡伟说完,转身而去,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蔡伟进了书房,专注于跟魔兽拼打厮杀,外面世界的一举一动都跟他无关。何影习惯了,让他去好了。她偶尔会陷入沉思:我认识他吗?我当年怎么跟他谈的恋爱?


3

何影办公室的窗外有一个池塘,池塘在春天特别热闹,成群的野鸭和大雁,池塘边开满了娇艳璀璨的杜鹃,到了秋天,大雁飞走了,池塘便安静了,等到了寒冬,何影只看见一只孤独的白鹤,它雪白的翅膀被一池碧水映照得明亮耀眼,斑驳迷乱的光影中,隐着一份难言的凄凉。在那么一瞬间,她陷入了孤独的深处。


幸好还有朋友。何影拿起手机就跟罗霞打电话,疏通疏通心头的千愁万怨。罗霞说:“你们合资公司的老总,既然到了美国,就得学习美国的规则。”何影说:“按理说呢,得给他一些时间,但是事情多啊,堆在一起像座大山,你必须在山前把路挖好,那老总在国内大银行当过财务总监,对国际会计总则了如指掌,因为中国的财务体系已跟国际准则接轨。”罗霞说:“我知道,美国不学国际准则,骄傲自满惯了,认为美国的会计规则精密完善、高人一等,自己是大哥,全世界都应该低头向大哥学习。”


当年在美国的商学院读书,罗霞与何影就是同学。两人有相似的学业背景,都是中文系出生,都是在美国改变专业,攻读财务。罗霞读书远不如何影,好不容易熬到毕业,毕业后看何影朝八晚五的上班,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算是上天的恩典吧,她惊喜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可是个好借口,以后的日子干脆在家相夫教子,好在丈夫工资高,生活过得没有风雨。


等何影熬到了管理阶层,罗霞的孩子也进了小学,手上的空闲时间多了,罗霞干脆开了家小茶楼,经营茶、咖啡,还有点心小吃,茶楼装修温馨而典雅,极富小资情调,入口处有一大花瓶,瓶内供着梅花,枝条清疏,花蕾俏丽。罗霞给茶楼取名“沁梅苑”,英文名倒是简单,直接叫winter sweet(梅花)。


“沁梅苑”的背后有个小典故,罗霞自小爱读《红楼梦》,对红楼中的诗词曲赋熟稔于心,因为喜欢书中的“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调”,很自然地把“沁梅”采来,贴在自家的茶楼上。


4

跟罗霞一样,何影也是个红楼迷。两人是在学校的电脑房相识,何影有天对罗霞说,“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一句诗:‘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罗霞)’罗霞说:”你的名字也让我想起一句诗:‘寒潭度鹤影(何影),冷月葬花魂。’”

二人同时拍手惊呼道,知己难觅啊,在美国的校园还能找到红楼迷。《红楼梦》把二人拉近了,紧密而温馨,让她们恍惚进了锦衣玉食的大观园,在幽香弥漫的亭台楼阁吟诗作赋。繁忙枯燥的求学生涯需要这样的精神鸡汤。


这鸡汤添了时光的沉淀,越熬越浓,她们品了十多年。何影工作再累再忙,也会抽身出来找罗霞聊天,聊着聊着又到了《红楼梦》。何影说,“读来读去,《红楼梦》里最美的诗,还是薛宝琴的《红梅花》,‘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你看白雪红霞,碧水黛山,让冬日的颜色美到了极致,比起春天的娇艳喧闹,明显多了份高雅。”罗霞笑道:虽然我的名字在这首诗里,但是我最爱的一句是:‘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你想想,满眼的幽绿,满怀的清凉,此景此意,再躁动的灵魂也会静下来。”


何影点头笑道:“我也喜欢宝鼎茶闲这句,堪称红楼梦最小资的一首诗,比黛玉还小资。”罗霞说:“我一点也不喜欢林妹妹,太过孤高自许,投靠到外祖母家,处处耍小姐脾气,还尖酸刻薄,读了这么多诗书,不知做人的道理,没有感恩之心,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比起那些家道衰落,被卖入青楼的贵族女子要幸运多少。”何影说:“不要对小姑娘的要求那么高嘛。”罗霞说:“可是红楼梦里说她才华横溢,既然博览群书,不知都看些什么书,就知道跟贾宝玉在大观园看黄书。”何影笑道:“我知道你说的‘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那一回,可是《西厢记》不算黄书吧?”罗霞说:“我们看当然不黄,对豆蔻年华的少女绝对是黄书,若是不小心传出去,在那个时代绝对会毁了女孩儿的清白,更何况知书识礼的大府人家。”何影说:“是的,黛玉在行酒令中无意说出了西厢记的句子,事后被宝钗善意提醒,可见宝钗还是厚道之人。”罗霞说:“看来你喜欢宝钗。”

何影摇头说:“宝钗确实有很多优点,学富五车,端庄大气,最难得的是对人层人的宽厚温和。但她被封建礼教捆得过死,没有少女活泼的灵气,黛玉有灵气,但是过于小家子气,大观园的女儿中,我最爱薛宝琴,她兼有黛玉的才华,宝钗的美貌,湘云的率真,更有众人不及的见多识广,小小年龄便跟父亲去了东南亚采购西洋货物。”


5

罗霞说:“我也喜欢薛宝琴,虽然她不是十二钗,在书中亮相极少,她的惊艳出场为大观园推开一扇绮丽的窗户,窗外的世界那么广阔多彩,小姑娘八岁就出国见了世面。”罗霞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翻《红楼梦》原文念:“我八岁时节,跟我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谁知有个真真国的女孩子,才十五岁,那脸面就和那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带的都是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这些宝石,身上穿着金丝织的锁子甲洋锦袄袖,带着倭刀,也是镶金嵌宝的,实在画儿上的也没他好看。”

何影点头说:“薛宝琴跟着父亲去了不少地方,也就是今天的东南亚一带。”罗霞问:“你怎么知道是东南亚?”何影说:“肯定跟郑和下西洋是一条路线,郑和是先驱者,在海上拓展了一条丝绸之路,与东南沿海的国家建立贸易关系,比如当时的越南,泰国,印度,印尼。。。后人就随着那丝绸之路驾船远行,把船上的丝绸和茶叶换了当地的香料和珠宝。”

罗霞说:“你说的是历史,但《红楼梦》是小说啊,整个一虚构的大世界。何影说:“虚构也来自现实,离不开鲜活的时代背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时代,郑和下西洋的故事早在民间脍炙人口。”罗霞说:“那我问你,与薛宝琴相遇的真真国女孩儿,带了一头的珊瑚和猫儿眼,都是很稀罕的宝石,完全就是一枚金发碧眼的洋美女,金发美女自幼熟读四书五经,还写了一首诗,你说那真真国底是哪一国?”

何影说:“我看过很多红学方面的资料,红学家们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台湾,有的说是斯里兰卡,有的说是荷兰,还有说是日本琉球岛,我倒是认为是印尼的爪哇岛。”在何影看来“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描写的就是爪哇岛,真真国女儿所佩戴的玛瑙、珊瑚、猫儿眼、祖母绿,就是爪哇岛那个时代的特产珠宝。郑和船队到了印尼爪哇岛,为当地的经济文化掀开了翻天覆地的一章。

罗霞说:“那是你一家之言,最初读到真真国的这首诗,我还以为写的台湾。水国、岛云、大海、丛林,这些词汇似乎都跟台湾很相近。台湾在明朝是荷兰的殖民地,荷兰人大都金发碧眼,他们在台湾经商贸易,把家属也带过去了,小孩子在那里长大,接受中华文明的熏陶,于是就成了真真国女儿。”


6

两个人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但这并没影响二人深浓的友谊。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热爱红楼的女人常聚在一起尽所欲言,让心和舌头都没有一点约束。

空气流转着桂花的淡淡幽香,转眼又是一个中秋节。美国人不过中秋节,何影那天还在加班。罗霞打了几次电话让她去茶楼吃月饼,她都没有空隙。最后一次,罗霞在手机里神秘兮兮地说:“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他是个电脑工程师,也是个红楼迷。”

在美国的华人圈子里,电脑工程师很常见,一个转身就能撞倒一片,但是红楼迷倒是稀罕品种。何影好不容易熬到公司的项目告一段落,终于偷出一个周末,她可以去罗霞的茶楼尽着性情说话。

一进门,何影看见一个男子坐在罗霞的身边,他头发浓密,轮廓鲜明,第一眼觉得此人温文尔雅,但是一旦开口说说,眉宇间隐约着逼人的气宇。罗霞对何影笑道:“我给你找到知己了!他和你一样,都认定真真国女儿来自印尼的爪哇岛。”

他叫卫星驰,是市内一家软件公司的高级程序师。他对二人笑道:“我为什么认定爪哇岛,因为爪哇翻译过来就是Java,Java是爪哇岛上特产的咖啡,那咖啡苦味极强,但香浓爽口,熬夜的程序员特别爱喝,一群创新进取的程序员,便把他们发明的新计算机语言命名为Java。自那以后,Java以雄霸四方的姿态行走江湖。”罗霞笑道:“懂了,你天天对着电脑写Java语言,于是心里眼里都认定了Java岛,Java岛就是爪哇岛。”

星驰喝了一口咖啡说:“我从小就沉浸在《红楼梦》的研究中,翻开纷繁的红学资料,一直在寻找真真国的真身。有段时间,我认定真真国是阿拉伯半岛上的某个国家,很明显嘛,真真国女孩的容颜举止就像阿拉伯的绝色女郎。”罗霞摇头说:“不对吧,阿拉伯的女孩是黑发不是金发,荷兰的美女才是金头发。阿拉伯的女郎出门,不会佩戴镶金嵌宝的宝刀。”星驰说:“你说的有道理,很快我就否定了阿拉伯,认定是菲律宾,郑和下西洋是去过菲律宾。”罗霞说:“你跟何影的思路一样,都是以郑和下西洋为标准,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曹雪芹还没有出世呢。”


7

何影说:“郑和下西洋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海内海外都是翻天覆地,曹雪芹成长的那个年代,肯定听过相关的故事。”罗霞说:“先不说闲话了,厨房里刚做了芒果蛋羹,对了,还有藕粉桂糖糕和螃蟹馅的蒸饺。”星驰呵呵笑道:“藕粉桂糖糕,还有螃蟹馅的蒸饺不都是《红楼梦》里的食谱吗?”何影笑道:“还是我们罗霞有心。”

罗霞一边吃蒸饺一边对星驰说:“你大概不知道,我同何影的名字都在《红楼梦》的诗里。一个是‘寒潭渡鹤影’,一个是‘流水空山有落霞’,”星驰笑道:“落霞和鹤影,与你们的名字只是谐音而已,说来说去只能算山寨,不如我的名字,是直接取过来的原材料。”罗霞不敢相信:“你这是公鸡站在飞机上,尽情唱吧,你的名字也在《红楼梦》里?星驰,星驰,我只知道周星驰,还知道‘星驰电发’这个成语。”

何影没有出声,在一旁默然静思,她突然念道:“我想起了,‘星驰时报入京师,谁家儿女不伤悲’。”罗霞一脸的不信:“这是什么诗啊,《红楼梦》里有这句吗?”星驰对她说:“《诡婳词》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红迷。”罗霞恍然大悟道:“《诡婳词》是知道的,就是忘了有你大名的那句。”星驰说:“为什么人家记得住呢?”罗霞说:“何影是学霸,不仅是学《红楼梦》的学霸,读书的时候也是学霸,Accounting的Master不好拿,但她以全A毕业。”

星驰看着何影由衷赞道:“佩服!”何影的脸由不得一红,不知道怎样接星驰的话,她微低下头,微笑在嘴边悄然绽开,她能感到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避开他的目光对罗霞说:“你这茶好香,是龙井吗?”星驰替罗霞回答了:“看叶子不是龙井,应该是碧螺春。”

罗霞说:“我们三人在这里喝茶品文,倒让我想起大观园里的海棠社。”何影说:“我们三人也可以结成社,就叫沁梅社,以后有志同道合的红迷,都拉进来。”星驰说:“人在美国,都在为生活忙碌,哪有人对《红楼梦》感兴趣,就算熬到有钱有闲了,要不去参加高尔夫俱乐部,要不驾游艇出海。”何影说:“人各有志,我同学在纽约搞金融,周末便去书法社,书法谜们把他们的作品带来,鉴赏品阅,就算相互吹捧,也是一种乐趣吧。”星驰赞道:“在纽约搞金融应该忙得头昏眼花,他居然还能练书法,太不容易,反正我做不到。”

罗霞对星驰说:“我觉得你不是真红迷,你心头有太多的顾虑和牵扯。”话一完,何影发现星驰的眉头微微一锁,眸子里的阴影一晃而过,何影忙说:“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要养家,各方面压力大,女人活得轻松些,才有精力去小资,去模仿大观园公子小姐的闲情逸致。”


8

何影跟星驰的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距离,自从相识后,两人时不时聚在一起吃午餐,席间或问寒问暖,或诙谐打趣,彼此都熟悉了对方的过去和当今。星驰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编剧专业,在南方G城的电视台从事编导工作,干得有声有色,花光明媚,但是妻子在美国攻读化学博士,夫妻总不能长久分居吧,星驰只好放弃如日中升的事业到美国陪读。妻子怀孕了,孩子出生了,都是星驰在悉心照料。他是个极有责任感的男人,他在为家庭燃烧自己的时候,事业也被烧成了灰烬。

他参加编写的历史剧本在国内拍成了连续剧,轰动上映了,但是名字没有他。那一夜,他对着窗外的明月,独自喝酒到天亮。

他一个用中文创作的人,能在美国做什么?等孩子可以读书的时候,他去学校攻读计算机专业。他对何影说:“这把年龄了,也没有精力去应付什么托福和GRE,什么Master和PHD就别想了,我只能在社区大学去混张证书,出来找个糊口的工作。”何影说:“你没有学位,只拿了证书,但现在当了高级Java程序师,天才,让人佩服不已。”

星驰跟何影一样,热爱文学,年轻时选择以文字为事业。两人都是聪慧灵透之人,在中学时代不偏科,各门功课无不优秀出众,星驰当年高考,其数学还拿了区状元。星驰的老师跟何影的老师一样,劝星驰报考金融专业,毕业后去投资银行找大钱。

何影对星驰笑道:“我们两个一样,都是爱文不爱钱。”星驰说:“偏偏命运把我们带到美国,只好为钱而选择专业。”何影对他说:“如果不是年龄大,凭你的聪明该去读金融专业,然后去华尔街寻梦。”星驰说:“我骨子里就没有这样的梦,跟年龄无关。”何影问:“假如奇迹发生了,老天给我们每个人都减去20年,你会做什么。”星驰坚定地说:“我想我不会来美国。”

何影看星驰眼角的沧桑,两鬓闪动刺眼的白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涌满了愁苦。她忙改变话题说:“你现在的生活已经踏入正轨,有时间依然可以从事剧本创作,你知道我在国内是出版社的编辑,我可以帮你看看,若是想出版,我国内还有些老关系。”星驰听了,脸上的愁云散了,他的眼睛里有晨星一样的光,他说:“这些年我早就不碰剧本了,我在写小说,主要是华人在美国的生活题材,各种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何影问他:“你联系过出版吗?”星驰老实告诉她:“小说的某些章节在当地华语报刊上连载过,但是出版一直不是很顺利。”何影说:“放下,我帮你问问。”

也就两三天的功夫,何影传回了答案:“我过去很好的一个同事,如今是出版社的副社长,她说这类题材在国内出版圈早不新鲜了,在美华人的留学创业和恋爱婚姻,对国内读者已是阅读疲劳,除非有亮点或者新颖别致的角度,可以另当别论。”星驰说:“那行,我修改修改,传给你看看。”何影说:“你先不忙修改,好像听你说过,你创作过历史小说。”星驰说:“因为喜欢《红楼梦》,所以研究过曹雪芹和清史,以清朝为背景,写过明朝末期的皇室后裔流落民间的故事。”

何影拍手道:“这个素材好!听着都让人眼前一亮,快点给我。”星驰说:“断断续续写了二十年,一直没有写完,哈哈,胎儿畸形,难产啊。”何影说:“不急的,会光鲜亮相的。”


9

《红楼梦》里有句话:“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两人心有灵犀,

话越聊越多,烦恼也好,欢喜也好,什么都可以分享。夜空里的星星闪闪烁烁,空气里飘散着若即若离的花香,那奇妙的氛围让人温暖舒适。那日午餐桌上,星驰问何影:“你们公司的工程师还在找你麻烦吗?那关于英制和公制的转换,是他的责任,不能朝任何人抱怨。”何影说:“美国工程师倒是没了抱怨,中方的财务总监还是没有完全适应,但是已经上路了。”

星驰感叹道:“我一直以为选择美国是个错误,但是人在美国,可以体验多层次文化,感受别具不同的生活,也算是另一种收获吧。就说美国吧,没出国前一直以为美国先进发达,包容开放,全世界最民主自由的国家,到了美国才领略了它狭隘固执,顽固不化的一面。你看看,全世界都在用公制在计量单位,比如公里、公升、平方米......而美国依然固执地保持英制计量。”何影说:“你说的是,在美国的时间久了,我们也习惯了英制,知道自己的身高是多少英尺,体重是多少磅,加汽油用多少加仑,开车时算行程肯定要用英里……”

两人正聊得起劲,何影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罗霞脆亮的声音:“何影啊,你最近不对劲啊,好久没来我的‘沁梅苑’,上个周末给你打电话,你手机不通,于是打到你家的座机,你老公说你去‘沁梅苑’了,我赶快给你遮掩,但你得给我老实交代!”

何影听了,脸一下就红成了黄昏的落日,她支支吾吾地说:“我本来是准备去沁梅苑的,但一个非洲来的同事,她母亲突然去世了,我去了葬礼,临时通知去的,谁也没告诉……”

罗霞豪爽开朗,并没有追究下去,很快把话题转在自家身上:“我和老公准备买一栋新房子,父母在视频里问我多少平方米,我们只能回答2500平方英尺,父母听得一头雾水,我只好上网找换算器,换算过来后才有清晰的的概念,才能跟国内的房价作比较。”


何影放下手机后说:“有时候真不明白,全世界都用公制了,就连发明英制的老祖先(英国)都跟国际接了轨,而美国依然骄傲自大,不愿改变。”星驰说:“许多年前,美国政府也曾试着改过,政策刚刚颁布下去,整个国家就陷入了混乱,加油时不知公升是个什么概念,驾车时也换算不请公里到底有多长,日常生活乱得像一锅烂粥,人民怨声载道,各种事故频发。好政府不应该扰民,从此再不提更换公制。”


10

何影赞道:“你真是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喜欢跟你聊天,也算长了见识。在美国呆了这么久,我也知道美国人墨守成规,他们认为政府最好不要制造混乱,每天有正常的生活就感谢上帝,如果改变政策将导致一系列的混乱,宁可不变。但是美国的一系列政策,完全是闭关自守的政策,就说GAAP(美国会计准则)吧,为什么不能跟IFRS(国际会计准则)接轨呢?如今地球越来越小,国与国之间贸易频繁,美国偏偏不低下身子,主动向世界学习,骄傲地守在自己的圈子里,只会让路越走越狭窄。”


星驰说:“在某些领域,美国也在努力适应世界,比如化工厂、制药厂、医学实验室,用的计量单位都是公制。我最近看电视新闻,新泽西一家制药厂的介绍,为了扩大市场,让产品打入欧洲和亚洲,药厂采用的计量单位是国际通用的公制。变与不变,一切靠经济效益说话。”


何影点头说:“如今的地球已经是个村庄,人与人日益紧密,国与国相互依存,若是计量不变,会逐渐加大社会的成本。星驰赞道:“说的好,还是你见识深远,等到了某个时候,当各行各业都无法承受那个成本的时候,我相信美国的计量会改变,纵然改变的过程千辛万苦,但也得跟国际打成一片。你想想看,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星驰的话没说完,低头看了一眼表,声音一下变了调:“我得走了,下午有个会议。”

午餐一小时比眨眼还快,何影觉得每次跟他说话都言犹未尽,到底是知己难得,连计量和度量衡如此枯燥的话题,也让她感觉趣意盎然。罗霞打电话找何影未成的那个周末,她和他去看了一个现代艺术展,然后共进午餐,等到了下午六点钟,依然各回各的家,他们都是婚姻城堡里的人,很明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没做出格的事。跟家人相处的时候,两人心有默契,都不会打扰对方,甚至连微信也不发。但是那天何影实在忍不住,她给他发微信:“秦始皇怎么了?你今天的故事才出来一个脑袋。”


她的手机咚的一声响了,她知道那是他的回信,心没有理由地一跳,眼睛和脸都热了,“你想知道身子和尾巴吗?明天午餐见。”她明知故问,又不是不知道那段历史: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也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衡,以商鞅新法中的度量衡为标准度量衡,向全国推行,结束了战国时代的混乱局面。秦始皇是凶残的暴君,但是国家的统一和发展,他功勋卓著。经济发达了,民间的交流更加频繁,各种思想相互碰撞融合,为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作出了贡献。


11

因为午餐聚会,心头多了份期盼,日子过得明亮而丰盈。春天说来就来了,万紫千红的花儿聚集在一起,开出了海洋一样的气势。那日午餐桌上,何影对星驰说:“北卡的春天确实很美,但是没有飘逸的柳树,在我看来‘花红’得配上‘柳绿’,才算真正的春天。你看《红楼梦》里,莺儿用柳枝编花篮送给了黛玉,那一章春光正好,鸟语花香,翠绿的柳枝,俏丽手巧的少女,想想都是一幅很美的画面。”星驰说:“我知道在南卡有个国家公园,湖边种满了柳树,我们这个周末去?”她想也没想就点头了。

碧蓝的湖水,四周全是柳树,叶绽浅碧,丝若垂金,完全就是大观园柳叶渚的风光。两人走在柳堤边,她随手摘下一片柳叶,她对他笑道:“想起黄莺儿伸手挽翠披金,采了许多柳枝嫩条,让蕊官替她拿着。莺儿边走边编花篮,半路上看花儿开的正好,便采来几枝,最后编出一个玲珑过梁的篮子,篮子里装满了鲜花。花篮送给了黛玉,黛玉欢喜得不行,直夸她手巧。”

何影说得兴高采烈,不觉间踩了一块鹅暖石,身子朝前一倾,眼看就要摔下去,他及时扶住了她,但是他的手并没有立即移开,她也没有挣脱的反应,就让他这样抱住自己,时光凝固了,风景重叠了,静美的世界只有她和他,谁也没有说话,怕一说话就会烟消云散了。她潜意识知道有这一天,在惶恐与喜悦中等来了这一天。

那一夜,他们都没有回家。友谊质变了,情感天翻地覆,隐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都可以亮出来。两个人都一样,对伴侣尽义务,但是两心很难交流,共同语言极少。何影的丈夫对文学和历史提不起半点兴趣。就说看电影吧,何影喜欢具有人文内涵和文化底蕴的艺术片,特别偏爱欧洲的电影,而丈夫喜欢美国的恐怖片和香港的搞笑片。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各有各的爱好,丈夫下班了喜欢玩游戏,跟游戏里的鬼怪打得天翻地覆;何影呢?关上门在卧室里看书,玲琅满目一堆书,中文的,英文的,现代的,古代的,每个领域都有独特的魅力,都能吸引她的目光。

星驰似乎没有何影的运气,何影至少在家里还有独立的空间。星驰的妻子闲暇时间喜欢看八卦的综艺节目,那种白痴的娱乐台,星驰看着都皱眉摇头,但她非要他陪着看。好不容易盼到了周末,他想沉浸在文学世界里,多写点汉字,夫人喜欢热闹,邀请一堆朋友上家来,大的小的,满屋子喧嚣欢腾,还逼着他下厨打杂。他对何影说:“前些年我也忍了,因为有许多小朋友的家长,大家平日里都相互照应。现在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圈,我也想过安静的日子,但她还是喜欢折腾。”

星驰和妻子早在嘴上过了招。妻子因为挣钱多,对他总是不屑一顾:“你以为你这辈子还能当海明威吗,你熬更守夜码出来的字值得了多少铜板?”这一系列的话像钢针一样扎在星驰的心上,听多了,也麻木了,从此再不同她争辩。她又怨他,对她如此冷漠无情。她是个粗线条的人,大大咧咧惯了,说话从不过大脑,但是人家不过大脑的话也刺不了她。但是丈夫情感丰富,内心敏感,伤了他的心,又不知道如何用温柔去挽回,只知道哭闹,只会把他推得更远。


12

他曾经绝望地想过,莫非一辈子就这么熬过?暗无天日的一辈子,到底不是很甘心,直到遇见何影,灵魂有了知己,三月的阳光驱散了黑洞的冰寒。当最后的禁区被冲破,感情迅速升温,两人越缠越紧,直到彼此都分割不开。他告诉她:“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我并不认同真真国的女儿来自爪哇岛,但是我投其所好,希望你欢喜,所以编了个故事。她依在他的浅笑嫣然:“想不到你如此虚伪狡猾。”


他认定真真国的女儿来自琉球岛。他的理由充分而坚定:中国是琉球的宗主国,琉球在明朝时就是中国的藩属国,接受中央政权的册封,中华文化在琉球岛源远流长。他告诉她,他去过冲绳旅游,亲历过“首里城祭”的琉球文化。“首里城祭”是冲绳那霸市的传统节庆-- “琉球王朝绘卷行列”的化妆游行,模拟琉球王国接受中国册封的仪式。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中,琉球国王和琉球皇后,浓重盛装,率领百官和宫女,抬着大轿,恭迎天朝皇帝派来的册封使。星驰说:“琉球国王率领百官恭迎天朝皇帝的册封使,这样的故事就发生在曹雪芹年代,对他创作《红楼梦》多少有些影响。”


何影叹道:“我不太清楚这段历史,琉球怎么成了日本的?”星驰对何影说:“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腐败无能,眼睁睁看着琉球国被日本霸占掠夺。但是琉球人把悲恨埋在心里,依然保持中国的传统,春节的鞭炮,清明的祭祖,那是一种骨子里的文化,融入了血脉深处,代代都要相传。岛上有明清时代的建筑,还有康熙帝的赐匾–你知道,曹雪芹的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娘,曾祖父任江宁织造,祖父曹寅是康熙小时候的伴读,后来又是御前侍卫。曹雪芹幼年听祖辈们讲故事,应该对琉球岛有种特殊的印象。”


何影摇头笑道:“还是说服不了我,真真国女儿是西洋美女啊,她的父亲怎么去了藩属国而不去宗主国?他拥她入怀,声音温柔而深沉:“我不跟你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13

他们沉浸在一个异样的世界里,忘记了自己是谁。理智失控了,眼看着两栋房子就要浓烟滚滚。何影有天对星驰说:“我们不能再玩火了,两个人烧痛了不说,周围的人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受伤。”星驰说:“我管不了这么多,我早就伤了,只有你能疗伤。”她咬住嘴唇摇头,他神色坚定地说:“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她茫然地看着他,而后沉重点头,但是眼睛里滑过很沉的忧伤。他说:“我想带你走!”突然之间,似乎下了一场大雨,熄灭了她脑子里的烈火。她坚定地说:“不,我们应该悬崖勒马。”

他没有勉强她,从此再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发微信。没了午餐相聚的期待,她的精神空了,神思不知道在那儿飞,工作中连续出了好几个低级错误,她指责公司的记账员,记录出错,收支没有平衡,结果闹到上面去,一查,全是她的错!她在家里也魂不守舍,把干净的碗放进洗碗机里,把没有洗的脏衣服放进衣柜里,炒菜的时候把糖当成盐,烘烤奶酪蛋糕的时候,又把糖当成了盐,丈夫已经骂了她好几次,她觉得浑浑噩噩,真的是在行尸走肉。她麻木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或许有一天,她会失去工作,还会失去丈夫。但是已经没有痛苦了。

圣诞节的前一周,她在办公室接到星驰的电话。他已经海归了,顺利回到老家的单位,一切安好。他说他要感谢她,当初她鼓励他完成的清史小说,已被一家影视公司购买,项目即将上马,作为第一编剧,他将跟投资商和导演合作。总算干上心仪的工作,他的声音盛满了阳光。


何影眼涩心酸,她想问他,你海归了,你的妻子在身边吗?孩子在哪儿读书?但是又不敢问。她只是听,默然地听他低沉而宏亮的声音,极具穿透力,时而像温柔的月光,时而又如电闪雷鸣落在她的耳边和心尖,他说:“还记得那个真真国的争议吗?我说是琉球岛,你说是爪哇岛,最后还是你赢了!”

“我怎么赢了?”她不知道他的意思。

他说:“我刚在网上看了条新闻,XX访问印尼,谈及中印两国的贸易交流,引经据典《红楼梦》真真国的女儿,认定真真国女儿来自印尼的爪哇岛。”他在电话那头笑得爽朗明亮:“你看看,他都跟你看法一致,我还能跟你争吗?”

她的心一直在朝下沉,朝下沉,她咬了一下嘴唇,用力抬起了头,看见窗外碧亮的池塘,天光云影中,一只白鹤游弋而过。


本文在10/26/2018 4:07:4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随  笔』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法国大餐应帆2018-10-22[84]
『随  笔』 浓烟明月夜(世界日报)虔谦2018-10-15[86]
『散  文』 送你一片陽光思南2018-05-24[103]
『散  文』 寻访卡本特思南2018-07-19[128]
『散  文』 珍贵的小费许定基2018-09-19[13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茉莉花俱乐部(24)余國英2016-06-25[167]
『小  说』 老男人围观华山论剑严丁2018-11-06[92]
『小  说』 终结文明之弑神(46)追击青果2018-06-30[52]
『小  说』 你听我说梁木2016-08-22[175]
『小  说』 九月紫薇节孟悟2018-09-01[152]
相关文章:『孟悟《寒潭渡鹤影》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