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那些年,我们吃过的法国大餐发表日期:2018-10-22(2018-10-26修改)
作  者:应帆出处:原创浏览27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法国大餐
文/应帆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原载于《世界日报》2014年3月“家园小品”,用题《法国大餐》)

   有朋自中国来,我心下寻思要好好请他们吃一顿饭。在美国的中国朋友聚会吃饭,却是吃惯了中国菜的,我对纽约中餐馆的名声和质量也自忖更有把握。但这几个朋友从中国来考察,不过半个月行程而已,对中国饭菜也许还没到怀念的程度,说不定也想开开“洋荤”呢。这么想着,心下倒十分踌躇起来。

    话说当年,我们也曾经有过对外国菜心动不已的时刻呢,只不过结果并不总是那么美好罢了,而其中又以我们和法国大餐的两次亲密接触的灾难性收场,让我最为印象深刻,甚而至今还耿耿于怀。

    第一次是在巴黎,当时我参加一个旅行团去欧洲旅游。有一日,一个人在博物馆和街道上逛累了,就鼓起勇气、平生第一次一个人走进饭馆去吃饭。这餐馆离卢浮宫不远,看上去也十分不错。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里面也还有三两人一桌的客人正在用膳。门口的侍者年轻英俊,且满面笑容,见我犹豫,早已经拉开门请我进去。我也顺水推舟,准备小憩片刻,顺便享用一下地道的法国美食。

    去巴黎之前,我学过一程子法语,自觉读个菜单还不太成问题。只是说到法国大餐,不免就想及蜗牛、鹅肝之类,但是具体怎么个吃法,我却是一窍不通。其时,我看到邻桌上一位韩裔女士正在优雅地拿镊子吃蜗牛,自忖学不来,且对鹅肝酱也不敢贸然尝试。

    于是,犹豫了半天之后,我点了一个保守的菜式:什锦肉,就是各种肉类都有一些。结结巴巴点完菜,我如释重负,心想总有一款肉会对我的口味吧。不一会儿,侍者端了菜上来,里面果然有一节香肠,几片牛肉,几片猪肉等等。只是等我拿刀用叉把这些肉类输送进嘴巴,我的中国味蕾才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味同嚼蜡”!尤其是那一段香肠,竟似乎是蒸过的,颜色苍白惨淡,味道也惨淡苍白,好不容易吃下去,却几乎要咽出我的眼泪来。我本来心想结账时候得少给点小费,后来才发现欧洲餐馆的账单早已经包含小费,只好自叹倒霉了。

    过了几年,妻子来美。我们那时住在曼哈顿的上东城,周围的馆子也颇多,包括好几家著名的法国店。妻子也久仰法国大餐的名声,正好我们又收到订阅的有线电视法语台赠送的折扣券,我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就决定带妻子去离家不远的一家法国餐馆再体验一下他们的大餐。

    饭店装潢不错,里面宾朋满座,烛光里衣香鬓影,谈笑间觥筹交错,氛围十分鼓舞我们这两个吃客的士气。这次我保守一些,点了一个自己了解的菜式。妻子初到美国,之前品尝我极力推荐的意大利面条,却并不十分感冒。但她一直想着外国的牛肉应该不错,于是斟酌了半天之后,她要了一份鞑靼牛肉。菜单上的菜品介绍了包含了“新鲜的”、“细碎的”和“牛肉”等字样,我们心想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等到这份鞑靼牛肉上来时,我们还是彻底傻眼了:在微弱而摇曳的烛光里研究了半天之后,我们断定这就是一砣生牛肉,用叉子小心翼翼挑了一点入口,恶心的同时却也印证了我们的猜测。我们喊了服务员来,问他们是不是忘了把这肉下锅走一遍。服务员微笑着解释道:鞑靼牛肉就是这么做的啊,就像生鱼片寿司一样。

    我们两个“乡巴佬”满面通红,好在餐馆里灯光黯淡。侍者离开之后,我和妻子面面相觑一阵之后,只好两人分享了我那一份主食。好在还有开胃的色拉和饭后甜点,并没有完全饿着肚子里开餐馆。妻子还坚持把那一团未动的鞑靼牛肉打包带回,第二天自己加酱加料烧炒了一番,这才觉得没算白白浪费她的第一份法国大餐。

    有了以前的惨痛经验,这次我最终带朋友去一家服务西式、装潢和菜式却深具亚洲风格的餐馆吃饭。果然,餐馆里随处可见的装饰性大小石佛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全部吃完了自己的盘中食物,无憾而归。



本文在10/26/2018 4:18:2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纪  实』 东北人闯纽约曾慧燕2017-12-06[184]
『散  文』 贴心便当许定基2019-04-10[134]
『随  笔』 归来依然你最美孟悟2019-03-25[155]
『散  文』 船过千岛群岛孟悟2019-03-27[201]
『小  说』 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孟悟2019-03-02[17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读书的乐趣刘红园2019-02-12[66]
『随  笔』 地震小记缪玉2019-04-30[63]
『随  笔』 教徒们怎样过圣周缪玉2019-04-18[47]
『随  笔』 品味上海的另一面(三)冼锦燕2016-04-16[153]
『随  笔』 上海行之忙碌的总结冼锦燕2016-06-18[164]
相关文章:『应帆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25]
『随  笔』 生活里的小谜团应帆2019-03-13[84]
『随  笔』 记忆里总有更冷的冬天应帆2019-03-13[135]
『随  笔』 看场球赛过大年应帆2019-03-03[147]
『随  笔』 古怪的教授们应帆2019-02-21[223]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10-27 01:13:22(第1条)
要是我,鞑靼牛肉不在话下,肯定当时吃进肚子。
 主人回复 
哈哈,事事都有头一遭!祝您节日快乐哈!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