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蒙娜丽莎发表日期:2018-09-13(2018-09-14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1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蒙娜丽莎
文/孟悟
2018年09月13日,星期四

《侨报》 文学时代  2018. 9. 13

夕阳的光懒洋洋地洒进画室内,斑驳的碎影在墙上游走,也游走在“蒙娜丽莎”的脸上。田辛抬头望了望,房梁的架子上挂满了新鲜出炉的“蒙娜丽莎”,她的微笑那么真,虽然她是赝品。这是深圳大芬村,田辛的任务是订购一百件“蒙娜丽莎”。

田辛对当前的自己还算满意。他就职酒店集团公司,酒店位于美国南方C城的市中心。那是一栋欧式建筑,
传承了复古风尚,
彰显独树一格的典雅大气。田辛在担任销售经理的时候,通过一家香港贸易公司,从深圳购买了大量名画复制品,可谓是七彩斑斓,
应有尽有:
从梵高的“向日葵”到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还有莫奈的“睡莲”和“花园”。这些名闻遐迩的杰作挂在酒店的大厅和客房,引来客人的赞叹和流连。因为业绩突出,田辛很快被酒店提拔成副总裁,位置高了,权利大了,自由度也随之扩展。田辛很快抛开了香港贸易公司这个中间环节,直接到深圳的大芬村去讨价还价。

提起大芬谁不知道啊,最初是深圳的画家村,这块仅有0.4平方公里的土地,历经风雨飘摇,岁月变迁,成了全球最大的油画出口基地。世界各地竞购的名画仿制品,百分之八十来自大芬。十月的大芬,颜料的味道在空气里四处浮动,三角梅灿烂夺目地开放着,但还是比不过大芬的油彩耀眼。在一家画室里,田辛一边喝着龙井,一边跟老板砍价。田辛说,卫老板,蒙娜丽莎100美元,向日葵80美元,这是我的底价,你如果接受不了,我只好找别家了。

卫老板技术超绝,是临摹蒙娜丽莎和向日葵的高手,怎么个高呢?他手拿画笔,在画布上描着蒙娜丽莎的眼睛和鼻子,一边同田辛讨价还价。卫老板淡然从容地说,田先生,我相信你是识货的专家,肯定也去别处看过,你自己比一比,哪家比我画的更真?田辛少时学过油画,也曾去过巴黎的罗浮宫瞻仰过“蒙娜丽莎”的真身,他知道卫老板作品的仿真度在大芬村出类拔萃。

卫老板曾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因为家庭贫困,无法继续学业,于是南下深圳,到大芬闯世界。他先是给人当学徒,每日临摹梵高的“星空”和“向日葵”,孰能生巧嘛,到了后来,二十分钟就可以搞定一张“向日葵”。学徒生涯结束后,他自己创业,他的画坊有严格的分工,刚进门的学徒只能负责颜料和打底,一部分人专画梵高的”星空”,另一部分人承担”向日葵”和”鸢尾花”,还有人只管”蒙娜丽莎”,这叫术业有专攻。

空气中奔腾的颜料气味让田辛气闷胸堵,喉咙痒痒的想咳嗽,他只能多喝几口绿茶,希望能缓解症状。他突然站起身来说,卫老板,我知道你的“蒙娜丽莎”好,但我还是想去别处逛逛。卫老板口头说着,好的好的,没问题,但眼睛里的不舍和憾恨藏都藏不住。

帘子哗啦一响,一个纤细窈窕
的白衣女孩走了进来,双手端着一盘抹茶点心,她娇音柔美,如黄莺出谷,说想请这位客户大哥尝尝。点心精致玲珑,香酥美味,她娉婷袅娜站在他的面前,他的眼睛再也没有离开她。她叫卫西西,是卫老板的堂妹,大学毕业后工作不稳定,干脆到堂哥的画室打工。田辛认识西西的时候她正跟男朋友闹别扭,冷战打了两个月。田辛趁机对她展开激烈追求,这期间西西的男友想反攻,但田辛挫败对手,把西西哄进了怀里,半年后娶她为妻并把她带到美国。

自那以后,田辛跟卫老板的合作可谓是一路繁花似锦,集团公司本土的酒店和海外的度假村,都是田辛统管名画进口。田辛还以公司的名义跟当地博物馆合作,在暑假开辟了一间世界名画的美术室,让小朋友们免费参观学习,得到学校师生和家长的极大赞扬,特别是来自贫苦地区的公立学校,这些学校的学生家长,没有固定工作,收入只能维持基本开销;有的还在吃国家救济甚至吸毒贩毒,自己都保不全,怎么可能带孩子到欧洲度假,近身欣赏“蒙娜丽莎”和“向日葵”?现在好了,不出远门,不花美元,便可以置身艺术殿堂,细细品尝世界顶级的绘画巨作。因为众人的交口赞誉,电视台和报纸都做了报道,田辛一下就成了当地的小名人。

田辛在事业上蒸蒸日上,家庭生活也春光明媚,他和西西琴瑟和谐,恩爱好合。西西在婚后第二年,便给他生了个珍珠圆玉润的女儿,田辛想着自己因为“蒙娜丽莎”走向事业的巅峰,女儿的英文名字便取成了Mona
Lisa。田辛的好友木刚对田辛说,蒙娜丽莎活泼可爱,一直是你眼里的苹果
。在美国,如果提及某人的最爱,那便是the
apple of his eye。蒙娜丽莎转眼就满四岁了,木刚答应过她,要给她建一栋play
house,也就是小孩子在后院玩耍的房子,木刚计划打造一个个粉红色的城堡造型,满足小女孩的公主梦。

木刚最初是建筑公司的工程师,结果公司经营不善垮掉了。他聪慧勤劳,干脆自己创业,把一些危房和遗弃房以低价买下,然后动手装修,捯饬一番后,或买或租,几年下来,干得风风火火,聘了四五个手下,也算是事业有成的小老板。田辛对木刚说,当老板的滋味比较爽吧?木刚说,当老板比当员工自由,但是员工下了班便可以回家,老板的责任和压力无处不在,节假日也过不安心。

木刚租了一套房子出去,签合同的时候,租客告诉木刚,她是个单身母亲,木刚出于同情还给她减了100美元的月租,结果搬家时才发现,这个黑妈妈好威风,带来了十个黑孩子,个个生龙活虎,能飞能跳,一会儿卫生间堵了,一会儿窗户坏了,不到两个月,似乎来了一场地震,二楼的储藏室直接塌陷到了一楼。田辛对木刚说,这群人就是垃圾,宁可损失一个月的租金,干脆把他们赶出去得了。木刚说,这还不算垃圾,有人养了10头狗,八只猫,还有两条鳄鱼,他们搬走后,房子就是灾难现场。半年前,有个白人租客,据说是在银行工作,后来失业了没有收入,便赖房租,也不付水电,捱了两个月,我请警察把他赶出门,结果警察一进去就跑出来了,满脸的厌恶说,里面到处是屎尿,还有动物尸体,臭得能把人熏倒。田辛说,是啊,断了水电的房子,想象不出来有多恶心,就算把瘟神请走了,那房子也被毁了。木刚说,听了警察的描述,我跟本不敢进去,最后还是请专业公司去清洗。田辛说,哪用得着找专业公司,请一般的保洁员就可以。木刚说,普通的保洁员哪能搞定?必须请专业团队,比如警察办案后的谋杀或自杀现场,就是这类的专业公司去清洗,所以价格比较咬人。

田辛叹道,由此可见,这世上的银子都不是轻易掉在你的面前,让你弯下腰就可以捡起来。木刚说,还是你运气好,倒卖倒卖蒙娜丽莎赝品就可以发横财。田辛笑道,我一个打工的,能发什么财?木刚说,既然你对这条路已经驾轻就熟,干嘛不自己干呢?田辛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等个两三年再说。木刚说,既然要干还等什么,时间匆忙,江湖风云变幻多端。田辛说,要不我们一起干?
木刚眼睛发亮了,他说,我一直想跟你联手,记得你曾经送我的“蒙娜丽莎”吗?我把它挂在高档的出租房内,有个租客嫌房子的位置和采光都不好,却舍不得墙上的“蒙娜丽莎”,一直在感叹太真了,跟罗浮宫的没什么区别。他犹豫了两天,还是跟我签了合同。我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租客
– 有稳定的收入和良好的素养。

就在两人意气风发地计划着,准备联手打造一个宏大的王国,一个天崩地裂的消息把田辛震傻了:蒙娜丽莎不是他的亲骨肉!田辛并没有去查DNA,因为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妻子的忠诚。蒙娜丽莎的关节有点小毛病,医生建议做手术,手术前要验血,田辛发现女儿的血型是O型,他知道自己的血型是A,他当时也没有在意,回家时坐立不安,神经发紧,眼皮乱跳,胸口处像有一群野蜂子飞来撞去。他于是上网找寻答案,得知A型的父母不可能生出O型宝宝,完全就是一晴天霹雳的打击!田辛质问西西,西西先是竭力否认,后来在铁证面前只得招了,她回国的时候跟前男友有过一夜春风。她祈求他,跟他说对不起,但他无法宽恕她。

木刚问田辛打算怎么办,田辛咬牙切齿坚决要离婚。离婚是可以,但是根据美国S州法律,田辛必须承担女儿和妻子的赡养费,哪怕妻子有错,哪怕女儿不是你的亲骨肉。木刚唉声叹气说,没办法,美国的法律无条件地保护妇女儿童,你生为男人就该负责到底,顶着绿油油的帽子还得拿白花花的银子,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孩子不能被遗弃。田辛愤怒地说,我马上就辞职,我没有钱,我付不出赡养费,我穷光蛋一个。木光说,任性没有用,政府派来的律师会调查,然后每个月向你催债。田辛说,为什么别人犯错,而让我受惩罚?好荒谬的法律,没有公平公正!

这时候才知道中国的好处,同样的案例,男方是受害方,女方必须赔偿男方的精神损失。田辛说,天无绝人之路,要我不回国创业,你负责在美国的业务,我们依然可以合作。木刚说,我们合作没有问题,但你不能一走了之,不能把美国法律当玩具,想清楚了再行动,若是想躲避赡养,你这一走就有黑记录,只怕以后再也来不了美国。

田辛悲愤难言,但愿这辈子再也不要见西西母女。他在外面住了一周,回家收拾行李,毫不知情的蒙娜丽莎扑过来,抱住爸爸说,Daddy,
I miss you so much.坚硬如铁的心马上融化,眼泪一下就流了满脸。他发现这一生无法离开她!纵然她没有他的血缘,但他的心里魂里全是她。他不能走,为了蒙娜丽莎,他愿意忍受任何屈辱。

黄昏的夕阳照进来,流光碎影,游在墙上的“蒙娜丽莎”,她若有所思地笑着,这世界跟她无关。


本文在9/14/2018 11:00:4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激情神驰的交响曲邓泰和2016-03-23[262]
『散  文』 从黄姚到上海孟悟2018-11-07[125]
『诗  歌』 疼痛管理应帆2018-09-17[58]
『诗  歌』 短诗九首虔谦2018-11-01[95]
『小  说』 九月紫薇节孟悟2018-09-01[15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茉莉花俱乐部(24)余國英2016-06-25[164]
『小  说』 老男人围观华山论剑严丁2018-11-06[82]
『小  说』 终结文明之弑神(46)追击青果2018-06-30[50]
『小  说』 你听我说梁木2016-08-22[173]
『小  说』 寒潭渡鹤影孟悟2018-10-25[115]
相关文章:『孟悟
『散  文』 从黄姚到上海孟悟2018-11-07[125]
『散  文』 高淳、慢城、沈家大闸蟹孟悟2018-11-08[113]
『小  说』 寒潭渡鹤影孟悟2018-10-25[115]
『小  说』 九月紫薇节孟悟2018-09-01[150]
『散  文』 郵輪上的美味: 穿越大海的舌頭旅行孟悟2017-02-25[29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