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文学女人顾月华 发表日期:2018-09-09(2018-09-21修改)
作  者:姜萍出处:原创浏览66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文学女人顾月华
文/姜萍
2018年09月09日,星期日

《侨报》副刊,2018年9月4日

顾月华,在做文学女人之前,是艺术女人,她是上戏科班出身的画家。由于有文学和艺术这两把“刷子”,她徒增勇气,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已经人到中年,忍受骨肉分离的煎熬,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恐惧,毅然决然地只身漂洋过海去国万里,去为孩子为家庭打拼。

孤身一人生活在异国他乡,不论是太平盛世还是兵荒马乱,那都得有对付千军万马的勇气。晨起动征铎,风雨夜归人的谋生日子;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幕帘低垂,撕心裂肺地想家想孩子的苦楚,这个过程有多残酷,个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短暂的蹉跎之后,顾月华放下画笔,以文学女人的姿态绽放于纽约。

热爱文学的顾月华从小的理想就是能有40个书柜的图书馆。她饱浸诗书,读书破万卷,文章自然锦绣,金句如刀,好句如潮,字句珠玑,文采飞扬。

我与她的相识就是从文字开始的。十多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与犹太人为伍》,她的文字犀利,思想深邃,引起我强烈的共鸣,我反复读了许多遍,我惊喜地发现我和作者有很多共通之处,是纸上知音,因而对其产生崇敬的心情,我彻底被作者折服了。我把这张报纸收藏了。后来网上写博客抒情怀方兴未艾,爱好文字的人都上了博客。偶然发现一间博客,读者蜂拥而入,我也随着大溜挤进来,一看,原来是顾月华在书写那些史无前例的年代发生的史无前例的事情。峥嵘岁月欺人事,浩荡乾坤人客愁。她用柳叶刀一样的文笔表达对焚书坑儒的哀怨和愤怒,她这样写道:“所有的书画,在前面小院烧了一天,一张画都没有留下。四年的习作、创作、在晨露中、在烈阳下、在教室里、在田野上。铅笔在白纸上摩擦如铿锵戟战,色彩挥洒在画布上如战鼓齐擂,在失败的痛苦与成功的欢乐中,与全班同学在艺术殿堂的出生入死,这辉煌的四年,这些年收集的珍宝一般的书籍画册,大学四年的作品记录永劫不复地消失了,四年的历史剩下一片空白。”

更有甚者,因为一条标语,把所有的知识分子都集中在十三帮大院办学习班好几个月,连电都没有,晚上点着油灯开批斗会,使每个人都有风雨飘摇的感觉,就像灾难高悬于头顶,刀剑环绕于脖颈,惶惶不可终日。更何况带着孩子的顾月华,通长大炕每人只有一个人的位置,夜间孩子尿床都无法翻身.......

这血写的铿锵文字,使读者呜咽一片。这不仅是她个人的苦难,更是民族的悲剧。可现在却被普遍选择了静音。唯独她像斗士一样呐喊着希望促动民族的反思!

电脑网络让天涯牵手,我们在网上重逢了。我像找到组织一样激动地找到了偶像、良师和挚友。她热情鼓励我写作,在我出第一本书时,我请她给写序,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后来我的书在网上热销,她功不可没。

那时候,她勤奋笔耕,每天在网上发一篇美文,她的文章在迷雾中拨云见日,在乱象中抽丝剥茧,迅速在网上掀起一阵热潮。我们一大批博友都是她的粉丝,我们争先恐后地阅读每天新鲜出炉的文章,热烈地讨论其深刻的寓意。我想象着她不是击打键盘写字,而是用老式的派克金笔写字,长长的金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在静谧的夜晚,伏案书写自己的心声。后来我的疑问得到证实,她的确是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写出来的!

前不久,她发了一个朋友圈,说又错过了一次领奖,看见图片才想起自己得了一等奖,然后哈哈一笑。获奖于她已经不新鲜,她写字的目的是把一生的坎坷经历化为真善美的世界,让文字成为北极光一样的效应。这样的写作境界还会在意得不得奖吗?

蓄谋了很长时间,我们一群粉丝终于在上海与我们的偶像见面了!

那天她就送给我她写的《半张信笺》一书。

这半张信笺是她父亲用毛笔手书的十六个字,“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苦中作乐,自得其乐”,而令这十六个字闪闪发光的正是其父的人格光辉。

她以崇敬的心情,用蘸满深情的笔写出她的父亲--------一个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情操。

她心目中的父亲是顶天立地的人。她父亲在文革时,被揪斗,被发配打扫卫生,为了不让家里人难过,从不对家人吐露。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去父亲单位,看见了父亲正跪在地上给地板打蜡。她的感觉是五雷轰顶。同时,她还看见另一个人和父亲一起干活并称父亲“阿爸”,更让她满头雾水。父亲却笑笑,并不解释。

原来那人也是资方,公私合营时,定的薪水低,生活有困难。她的父亲为了帮他,就私自要求会计每月从自己的薪水里拿出40元贴到他的薪水中,而她父亲本人每天午餐都吃一碗简单的素面,为了把这笔钱节省出来。从57年到67年,整整十年,没人知道这个秘密。直到父亲被停发工资,会计告诉那人真相。都是资方,都要劳动,那人主动要求和她父亲一起干,目的就是自己多干,让年过花甲的“阿爸”少受一点罪,也是做人的感恩。这样,他们一起干了10年,他把“阿爸”的帮助变成爱还报给他。孟子有云,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其父一生慷慨解囊,雪中送炭,助人无数,这只是沧海之一粟。我读这篇文字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多么高尚的美德,这是一位多么令人尊敬的父亲啊。

顾月华在书中写道:“我自诩比父亲不知多读了多少书,能听懂贝多芬而不是市井俗音评弹,我读黑格尔,而父亲根本不懂美学,我重新审视那藤椅上穿汗衫的老人,发现我对父亲的爱戴和尊敬达到新的境界,他的品德远远超越他的社会地位和成就,他内心的真善美胜过了我的美学最高标准。”

“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苦中作乐,自得其乐”十六个字,这正是其父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这半张信笺成了父亲留给她的巨大财富,她珍藏起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她说,“人生最深刻的追寻是对父亲的追寻,这不仅是一个血缘关系上的父亲,而且是一个力量和智慧的化身。我终于找到了追随父亲的力量和信念之根本。”

有其父,必有其女,善良是长在心底的,她友善地对待这个世界,友善地对待每一个遇到的人。我们海外女作家去福建旅游,住在山上的别墅,每个人都是大行李箱,自己搬不动,于是饭店动员了所有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搬箱子,并要求每人付款20元。顾月华号召性地对大家说,搬行李上台阶太辛苦,我建议给100元。于是她带头,我们每人都付了100元。我们坐火车,没有行李车,她马上去找相关部门联系,派来“小红帽”帮大家搬行李。关键时刻,她总是挺身而出,为大家解决难题。她坐游轮旅行归来,不是算计自己花费多少,而是想想自己付的小费够不够。每次国内有地震、水灾等她都主动捐款,她把这视为责任。

她是一个有凝聚力的女人。她率先为我们女作家建立了一个微信群,让大家通过微信交流从而互相熟悉互相关注。她还是非常受爱戴的纽约华文作家协会的会长。他们经常组织一些公益活动。她要以一己之力,带领周围的作家们在文学的殿堂朝拜,在文学的田野上驰骋。

顾月华有两位极其英俊的公子。其长子是国内的影视明星,被誉为中国男演员儒雅第一人。就是这个儿子在呀呀学语的时候就与母亲相依为命共患难下放农村好几年。而这几年吃的苦为他奠定了人生的基础,让他一生回味。他的生命轨迹起起伏伏,走的很不平坦。顾月华专门为他写了一篇《灵魂归宿》。

他们下放的农村附近有个叫神堂的地方,土质特殊,生产钧瓷。母子俩去参观,遍地是烧坏了的瓷片。儿子不解,母亲告诉儿子在高温烈火中锻炼成器的少之又少,只是凤毛麟角。成功来之不易啊。窑变是成功与否的关键,窑变产生出稀世珍宝或寻常器皿,在瞬那之间变故,在不可掌握的冥冥之中。失败是常事,挫折是必然发生的规律,机会就在窑变之中。

儿子在大学二年级时随家庭移民到了美国,他在美国找了工作,赚钱不少。但他是学表演艺术的,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觉得在美国打工挣钱是轻掷光阴,浪费青春。他不愿意用年轻的生命换美元,深思熟虑后,他毅然放弃人人羡慕的绿卡,独自回国了。一切归零,前途未卜。梦想与失落,奇迹与艰辛,让他再次面临变故像那神堂的土正接受着窑变。儿子的选择是正确的,像每次陷入低谷时一样,他以自己的努力和自身良好修养,总是能突破逆境,恰如瑰丽色泽从熊熊烈火的窑变中产生。

从她的父亲到她的儿子,三代人对事业对别人对金钱的态度绝对是一脉相承。有人说,“一个家族的传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古董有形,传承无质,它看不见,摸不到,却渗透家族子孙的血液中,成为他们的性格和命运的一部分。她说:“当我回到故乡用我的母语不断发表新的作品时,这是我价值观中的衣锦还乡。”

她还是美学家,美食家,旅行家。她的生活五彩斑斓,凭着人品、学识和能力,她在纽约一直有稳定的工作。她用假期周游世界,业余时间经常去欣赏大都会的歌剧、电影、绘画和音乐等艺术,领略并享受生活中的美丽与文明。由于是画家,对美学有更深的理解,从她的穿衣打扮可见一斑。她永远穿着独具一格的服饰,带着自己独特的美和风格。她的生命之树总是翠绿翠绿的!我特别喜欢她的文章《故乡的港湾》里的一段话:“我对一切有东方元素的强烈的民族形式的艺术迷恋,包括鲜艳夺目的花布和丝绸制成的服饰,我会摈弃在国外酷爱的冷艳,去迎合欢快明朗的美意及热烈的情趣,享受自己身上也散发出浓郁的乡土气息,把缤纷繁花恣意潇洒在服饰上毫无犹豫羞涩。”

她的气质是雍容的美丽的,明朗的快乐的。说到气质,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很炫的东西,他把你读过多少书,走过多少路,经历过多少事情都了了分明地写在你的脸上。

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任凭似水流年,依然如花美眷。人活到极致就没有了岁月感。她仍旧走在精彩纷呈的路上,用充满爱心的文字拥抱这个世界,发出异样的光彩。

她是文学女人,艺术女人,更准确地说,她是美丽女人。


本文在9/21/2018 3:44:3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小  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8]
『随  笔』 曾在纽约做文青应帆2019-05-13[113]
『散  文』 温哥华的多面性孟悟2019-08-26[114]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62]
『散  文』 曼哈顿的卖艺人许定基2019-07-24[17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645]
『温馨之家』 忆于疆:一个神童的传奇一生公仲2019-03-09[481]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709]
『温馨之家』 辛勤耕耘话枫雨宋晓亮2018-09-06[1068]
『温馨之家』 比华诗人小说家——章平高关中2018-03-30[881]
相关文章:『姜萍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姜萍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