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军之旅(六)发表日期:2018-08-17(2019-01-12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军之旅(六)
文/梁木
2018年08月17日,星期五

军之旅(六)

37.云南安宁附近旷野·黄昏
   这里是一个开阔的山谷,四周有群山环抱。
字幕:云南  安宁 中国派遣远征军第六十六军集结地
   远处,从那个地方,一小队骑兵疾奔而来。

38.一土丘附近
  策马飞奔的林匡和他的随行人员。
  奔上土丘后,林匡忽然悬缰勒马,停了下来。其他人见此,也纷纷勒马。
  林匡目注正前。前方,是一大片稀疏的杂树林。
  猛一抖缰,催马直奔而下的林匡……

39.林间的空旷地·遍布整个树林的军营·近夜
  进入树林,豁然开朗。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里竟是一个巨大的军营。但整个军营都有伪装物掩盖。更令人难以置信是这树林就象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在各种伪装物下停着许多M3A3型轻型坦克、M3A1型轮式装甲侦察车,以及更多的美制道奇军用卡车。
  在一哨卡前,林匡等人被拦了下来。两警戒的士兵上前。其中一士兵走到林匡近侧。
警戒的士兵:长官,请出示证件。
  林匡出示证件。
  士兵匆匆一阅,后退一步,敬礼,示意放行。

40.某一军帐·六十六军军需总部临时指挥所·夜
   灯下,一位中校军需官正在看文件。毕,他放下文件,抬起头,望着站在他面前的林匡。
军需官:很好,少校,你的运兵车正在等你。你们将由汽车营运送入缅。你们一三团还将配备两辆M3A1型轮式装甲侦察车,三辆吉普车。你以后不用骑马了,至少不用经常骑马。
林匡:多谢,长官。

41.停车场
   走在军车与军车之间的林匡和中校军需官。
   在其中一辆有蓬布遮盖的军车前中校军需官停步,转身,朝一名中士点了点头。中士会意,撩起蓬布。
   卡车车厢内装满打包成捆的物资。
军需官(指着卡车,对林匡):这是陆军士兵军服。每名士兵发予热带卡其操作服三套,有短裤两件、长袖衫三件、长裤一条。

42.停车场另一处
   有一辆军用卡车的蓬布被撩起。
军需官(继续介绍车上的物资):P-37装备组,其组成包括:帆布腰带、帆布吊背带、帆布背包、帆布小背包、水壶组、帆布子弹袋。
林匡:太好了,长官。
军需官:还有英制MK-2钢盔。这些都是一名士兵的标准配置。你们税警团将会面貌一新。还有什么疑问吗,少校……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的一阵喧哗声打断了军需官的询问。由于这喧哗声中夹杂着英语,故引起了军需官的注意。这声音同样也引起了林匡和其他人的注意。大家不约而同地朝声响处走去。

43.树林中的另一片空旷地
   人群围聚处,一美军上校军医正以手势加带英语在向围着他的中国军人诉说什么。中国军人也以手势及汉语向他询问什么。但因语言不通,手势显然难以沟通双方的意思。那美军上校军医急了,大声吼叫起来。
   挤入人群的军需官和林匡。
   美军上校军医一看有军衔较高的中国军官出现,立刻转身向军需官,大声嚷嚷起来。
军需官(转向他人,问):他说什么?谁懂英语?这个美国人在说什么?
林匡:他说一辆车坏了,野战医院的汽车抛锚了,在野外。
军需官(有些惊讶地看着林匡):是吗……
   一看林匡懂英语,美军上校立刻转向他,向他诉说。
林匡(开始担任翻译,对军需官):他说车上还有一些护士,以及医疗设备。
军需官(对林匡):问他,要我们做什么?
   林匡将军需官的问话对美军上校军医翻译。美军上校军医立刻提出要求。
林匡(对军需官):他说,必须派人修理,或至少把汽车拖回来,否则,护士们将会困在野外。夜里很冷,而且那里是荒山野岭。
军需官(对林匡):告诉他,我们马上就去。
林匡对美军上校军医翻译。美军上校军医话没听完,就高兴地叫了起来。将林匡拉到一边的军需官。
军需官:你能一起去吗?少校?
林匡:当然,你给了我那么多好东西。

44.郊野公路·夜
   漆黑一团的公路上,四盏汽车的大光灯颠簸着,一前一后,越来越近。

45.公路·某路段
   大光灯集聚于一辆侧倾于路边的军用卡车。卡车上的红十字会标记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聚集在车旁的陆军野战医院的女护士都欢呼起来,并纷纷朝此挥手。
   一辆吉普车和一辆修理车停,一些人影跳下车来,朝前走去。

46.同上
   晃动的手电光。光柱照见野战医院军车深陷路边的后车轮,其中一个显然已经爆裂。紧接着,人影开始忙碌起来,叫喊声此起彼伏。
   与美军上校军医站在一旁的林匡。他忽然怔住了。他的眼睛,他惊讶的神色。他慢慢起步,小心翼翼地绕过众人,走上前去。他微微张开双唇,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梦幻般地朝前移动……他终于站住了,站在一位身穿军服,佩有红十字会袖章的年轻女子面前。
  年轻女子的脸……她惊愕万分的眼睛。她是黄帼懿!
  泪光闪烁的黄帼懿。
黄帼懿(眼泪夺眶而出):是你吗?林匡?
   用力点了点头的林匡。他好象说不出话来。
   两人是如此之近,又如此激动,但都束手呆立,不知如何是好。
林匡(终于说话了,断断续续地):是的,我们……好象……又见面了。
黄帼懿(热泪盈眶地):是的,是的,又见面了!

47.稍稍远·离侧倾的野战医院卡车的公路路面
   在汽车车灯和晃动的手电光的侧映下,黄帼懿和林匡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两人四目交注,却久久无言。
林匡:我……
黄帼懿(几乎与此同时):我……
   两人同时止口。他们又同时都笑了。但黄帼懿眼中还闪着泪花。
林匡:你先说。
黄帼懿:我……你看,我也参军了,不过是护士。我原来在陆军总医院。詹姆士上校是我们的急救培训教官。后来,詹姆士上校受军政部委托组建野战医院,于是……
林匡:你也来到前线。
黄帼懿:是的。你呢?你怎么样?
林匡:我……也进过医院,也是野战医院,后来又出了医院。后来我上了军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汉中分校。毕业后当过一年教官。再后来,我随新三十八师编入第六十六军。后来,我听说一辆野战医院的军车抛锚了,停在荒郊野外。后来——
   说着,他笑了。她也笑了。
黄帼懿(凝视着他,眼睛仍闪着泪花):你的愿望实现了,少校——先生。
   林匡这一次没有笑。他也凝视对方。
林匡:你父母好吗?他们还在安徽老家吗?
黄帼懿:我们回过老家,但那里很快就成了敌占区。我父亲在四川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于是,我们又一路辗转到了重庆。我在重庆上了护士学校。后来进了陆军总医院。你呢?你有父母的消息吗?
   喉头梗塞的林匡。他慢慢转身,走上一步,眼望远处。
林匡:他们大概……还在上海。我没他们的消息。音讯阻断。你说过,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可是,已经连五年了。我离家五年……我很想他们,还有我的弟弟、妹妹,他们很大了;五年很长,真的,很长……
  较长时间的静默。林匡的双肩在颤动。
  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林匡的黄帼懿。她的眼睛又湿润了。她也转身,走上前去,与他并肩站立。
黄帼懿:在上海的时候,我很想去看他们,看你的父母,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不是不孝,不是不辞而别,他是一个热血男儿,他拿起了枪,上了战场。可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的家在哪里;我只知道你是圣约翰大学的预科生,一个……帐房先生的儿子。可是,上海有多少帐房先生啊。
林匡:我们真该……早一点认识。
黄帼懿: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你还记得,在跑马厅就认识了;在我们的腰鼓队……就认识了。腰鼓队,我们一起打腰鼓……
  两个人的背影。
  背影越靠越拢。黄帼懿的手。她的手接近他垂在一边的手,轻轻地碰了一下,离开;又碰一下。
  林匡迟疑着,最后伸手握住她的手。
林匡:腰鼓队……多美好的日子。
黄帼懿:是的,真美好……
  两只紧紧地握在一起的手……

48.路西·云南与缅甸交界处·清晨
   层嶂叠峦之上,云忽聚忽散……

49.一一三团团部军帐内
  照镜子的刘放吾。镜子里,刘放吾身穿一套崭新的陆军军官服,腰挎一支驳壳枪,腿上是一双雪亮的马靴。他的脸很光溜,显然是刚刚刮过的。
  镜子的另一侧,是林匡和一名副官。
刘放吾(对着镜子里的林匡):怎么样?
林匡:很威武。
   转过身来的刘放吾。他一本正经地瞧着林匡。
刘放吾(问副官):是吗?
副官:是的,团长。
   笑出声来的刘放吾。他戴上军帽。
刘放吾:走——

50.军帐外的营地
   全副武装、整齐列队的一一三团士兵。此时,他们全都换上中国远征军专用军服,头戴整齐一律的英制MK-2钢盔,英姿勃勃。
  在士兵的队列前,是一长列整齐停放的道奇运兵车。在卡车后,是一排美制M-1型75mm山炮和德制PAK37战防炮。
   走到士兵队列前的刘放吾。他站定,环顾全团。
  士兵们似乎在等待团长的动员令。但刘放吾没有动员令,他只是有力地挥一挥手。
刘放吾:弟兄们,上车,出发——

51.同上
  快速而有序上车的士兵。
  一辆军用卡车出动。
  又一辆军用卡车出动……
  望着军用卡车接连不断地驶出营地,刘放吾戴上一副野战眼镜,转身,对林匡和其他团部军官点了点头。
刘放吾:我们,也可以走了。

52.通往缅甸的公路·白天
   超越一辆又一辆运兵军用卡车的数辆吉普车。每当超越一辆运兵军用卡车时,士兵们都挥手发出一阵阵呼喊声。
   其中一辆吉普车上,刘放吾挺身站立,挥手,与之回应。

53.行驶中的吉普车
   这辆吉普车上坐着刘放吾和他的副官,以及林匡。
刘放吾(对身旁的林匡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地):士兵们在欢呼。可是,他们不知道吗,前方是战场,那里将会发生残酷的战斗。
林匡:他们当然知道。他们欢呼是因为,他们终于能和敌人捉对撕杀了。他们受够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

54.崇山峻岭中的滇缅公路·白天
   空中俯瞰,长长的车队在蜿蜒曲折的公路上缓慢移动……

55.怒江上的浮桥·夜
   黑暗中,在工兵指挥人员摇动的马灯的指引下,一辆接一辆驶上浮桥并通过浮桥的运兵军用卡车和炮车。

56.远处的一座小城·黄昏
   在城市上空,乌云四合。
字幕:缅甸 腊戍 中国远征军集结地

57.腊戍城内·火车站·夜
   一列军用列车喷吐一口长气,拉响汽笛,缓缓驶离车站。

58.行进中的列车车厢内
   这是一列闷罐车的车厢,车厢内只有几盏悬挂着的马灯照明。其中一盏马灯下,林匡、三营营长郭大林及工兵连的士兵们挤在一起,在默默地抽烟。这些士兵除了武器,更多的是爆破及挖掘器械。
   稍后,郭大林站起,走到透气的窗前,把烟头扔出。他朝窗外眺望。这时,林匡也起身,也把烟头扔出窗外。郭大林转过脸,看着林匡。
郭大林:想看一样东西吗?
林匡:能让我看吗?
   郭大林笑了。他故作诡异地移过腰间的挎包,打开,取出一个本子,翻开。里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年轻英武的他本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他们中间有一个小女孩在天真烂漫地笑。
   林匡接过照片,仔细看。
林匡:她真漂亮。我是说你太太。
郭大林:我结婚十年,可是,已有六年没回过家了。
林匡:呵,你女儿要不认识你了。她那时几岁?
郭大林:三岁。
林匡:太可爱了!
郭大林:啊呵,当然。但我还想要个儿子,一个小家伙,小男子汉,小捣蛋鬼。你呢?你怎么样?
林匡:什么?
   他把照片递还给他。郭大林朝他挤了挤眼睛。
郭大林:别跟我说你还没讨老婆。
林匡:……
郭大林(拍了拍他的肩膀,凑近他,低声地):啊哈,兄弟,所以我那时候说你不会死,你还没有留下一条根呢!
林匡:就是因为根没留下?
   此时,工兵连长张华新走到他们身后,打开烟合,递给他们香烟。
张华新(对郭大林):长官,你说缅甸的蚊子大,到底有多大?
郭大林(一边点烟,一边比划着):这么大;还有蚂蝗,那么大——其实我也没见过;我们就要去见识了,缅甸的蚊子和蚂蝗。还有缅甸的女人,她们的脖子这么长,那么长……

59.进入曼德勒城区的铁路线·白天
   降速行驶的军用列车。列车所经之处,一片断壁残垣,疮痍满目。
字幕:曼德勒 新三十八师防区

60.曼德勒城内某街区
   一辆M3A1型轮式装甲侦察车缓慢行驶在废墟与废墟之间。车上,坐着刘放吾、林匡、三营营长郭大林及数名荷枪实弹的士兵。
   侦察车路经一片被清理出来的空地,其上躺满等待掩埋的英军、缅军士兵和平民的尸体。另一些尸体也正从各废墟处清理、运送过来。做这些工作的是中国远征军士兵。
刘放吾:我们的任务是从英国人手里接防曼德勒,可是,我们哪里见过一个活的英国士兵?

61.行驶中M3A1型轮式装甲侦察车内
   这里是城市外围。从车上可看到许多远征军士兵正在废墟中挖掘掩体,建筑工事,积极布防。
郭大林:他们撤得太快了,象一群兔子。

62.被炸毁的军用机场  
  这里可看到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英国飞机,以及坑坑洼洼的跑道。

63.机场仓库内
   这里已被改成新三十八师临时作战指挥部。现在,该师各部首长正在举行会议。在一幅很大的军用地图前,师长孙立人正在部署有关战况。在地图前,坐立着包括刘放吾、林匡、郭大林在内的各团营级以上指挥官。
孙立人:盟军司令部原部署左翼为国军第六军,当面之敌为敌第十八师团;正面为国军第五军,当面之敌为敌第三十三师团;英军则集结于西路,以右翼伊洛瓦底江沿线为主要守备区;我三十八师在曼德勒,以策应东西。但目前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开始指着地图讲解军情。
孙立人:英军于四月一日放弃普罗美,五日放弃阿兰庙,以后逐日撤退不停。四月十三日,英军提出要求中国军队在英军方面沙斯瓦、唐德文伊、马格威接防,掩护英军撤退。四月十四日,由于英军第一师放弃马格威,引起盟军右翼的严重局面。
   他从地图前转身,面对各团指挥官。
孙立人:因此,盟军司令部指令我三十八师调整防务。根据调整后的部署,曼德勒的卫戍任务,由一一四团的第二营和第三营担任。一一四团的第一营仍然留在腊戍,担任飞机场的警戒任务。至于一一二团,即刻开赴纳特曼克布防。而一一三团——
   他看了看林匡,最后望定刘放吾。
孙立人:立刻进驻巧克柏当,负责支援英军,以及掩护正面国军的侧背。据说,英军第一师已被日军包围。

64.巧克柏当附近公路·下午
   一辆英军吉普车在两辆轻型装甲车的护送下,卷起沙尘,疾驰而来。
字幕:巧克柏当 一一三团防区

65.巧克柏当村 ·一栋残存的建筑楼前
   一身戎装,配戴一副野战眼镜及一把驳壳枪的刘放吾在林匡及一名副官的陪同下走出楼房,在一片空旷地上站定,朝前方眺望。
   颠簸着疾驶而来的英军吉普车。吉普车在残楼前嘎然止轮。车未停稳,英缅军第一军军长史莱姆将军已打开车门跳下,风尘仆仆地朝刘放吾走来。
   迎上前去的刘放吾。
   两人相互致礼。
英军翻译官(介绍史莱姆,汉语):史莱姆中将,英缅军第一军军团长。
刘放吾(自我介绍):中国远征军第三十八师一一三团上校团长刘放吾。
   英军翻译官将刘放吾的介绍翻译成英语。
史莱姆(与对方握手,英语):你好,刘上校。
刘放吾:认识你很荣幸,将军阁下。

66.残损的建筑楼底层内
   这里是一一三团团部指挥所。史莱姆在刘放吾、林匡等陪同下穿过有通讯联络指挥系统的作战指挥室,朝团部走去。
史莱姆(边走边说,英语,由翻译官同步译成汉语):事实上,贵军司令长官罗卓英将军已经指示,孙将军已受令归我指挥。
刘放吾(汉语,由翻译官同步译成英语):我明白,将军,但是孙将军并没有下达相应的命令,所以我暂时还无法接受您的指令。
史莱姆:若贵师师长他在此地,我会对他下令,他也会遵命。
刘放吾:我同意。但孙将军是我的长官,我必须得到他的指令,史莱姆将军。

67.团指挥部内
   一幅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放在几张桌子拼起来的大桌子上。一旁史莱姆正在书写书面命令,而他的一名副官正通过翻译叙述有关战况。
英军副官:……四月十四日,右翼英缅军一师放弃马格威北撤改守仁安羌,日军以两联队并配备特种兵约七千之众,迂迥占领仁安羌油田山区附近,断绝英军后路,将英缅军一师包围于仁安羌油田东北、平墙河以南地区,另以一部兵力渡平墙河,在北岸也建立封锁线。英缅军一师陷入重围,弹尽粮绝,饮水告罄,处境困难。
   刘放吾一边听,一边不时看着正在书写的史莱姆。而林匡,则边听看英军副官介绍,边低头查看地图。
刘放吾(对英军副官):请问贵军在平墙河以北地区的兵力部署情况?
英军副官:仅一个战车队和一部炮兵,以及少量步兵。所以情况非常紧急,如果贵团不出兵救援,英缅军一师势将瓦解,上校先生。
   默然无语的刘放吾。
   此时,史莱姆已将命令写就,起身,交给刘放吾。刘放吾匆匆一阅,将手令交给林匡。
林匡(接过,用汉语念):“致一一三团团长刘上校:兹派贵官率领贵团全部,乘汽车至平墙河地区,在该处,你将与安提斯准将会合,他将以所有战车配合你。你的任务是攻击并消灭平墙河北岸约两英里公路一侧之敌,以支援英缅军第一师突围。英缅军第一军军长史莱姆中将。”
   刘放吾听罢,没有马上作出反应。他笑了笑。
刘放吾(对林匡,示意他转告史莱姆):将军路上辛苦了,请他先休息一下。有茶吗?要放糖,多放一点糖。

68.电报机房
   报务员译完最后一个字,立即将电报交给等后一旁的副官。副官急转身朝外走去。

69.团指挥部内
   副官出现在门口。他对正陪同史莱姆喝茶的刘放吾做了一个难以察觉的手势。刘放吾会意。他起身,对史莱姆微躬上身。
刘放吾:我将奉命行事,将军。请放心,我将率部星夜兼驰,准时到达阁下指定的攻击地点。
史莱姆(起身,感激地):非常感谢,上校。

70.平墙河北岸渡口附近山岭·四五一高地·黄昏
   望远镜中的平墙河北岸日军阵地。在望远镜中,日军部署一览无余。
   放下望远镜的林匡。他身旁站着英军装甲旅旅长安提斯准将。
安提斯(英语):守卫平墙河北岸的是日军陆军少将荒木正三的一个大队。
林匡(展开地图,也用英语):要实施对日军的反包围,必须首先肃清在北岸的日军。将军,根据史莱姆将军的指令,您的十二辆轻型坦克和炮兵队配属我团指挥。
安提斯:是的,少校。
林匡(展开地图,指着其上某几处方位):那么,我请求贵部战车队于明日午时之前与我军突击部队在北岸距公路三英里处集结,炮兵队进入四零一高地,完成攻击准备。至于何时发起攻击,由无线电话联络。
安提斯:我同意,少校。

71.平墙河北岸日军阵地·清晨
   远远望去,日军布防的铁丝网、战壕、掩体层层密布。在一些掩蔽物后,还有一些装甲战车处于临战状态。
   在日军阵地以南,也就是说平墙河以南很远很远的地方,炮声隆隆,战尘升腾。战尘升腾处,一些油井的井架隐约可见。由看似静止的画面可探测,日军正在加紧攻击远处被包围的英军,而此处,平墙河以北的日军阵地却很平静。
   静静流淌的平墙河……

72.四零一高地上·一一三团山炮阵地
  黑洞洞的、静止不动的M-1型75mm山炮的炮口。忽然,炮口一震,一团火光之后,炮弹呼啸而出。
  紧接着,整个炮兵阵地排炮齐发,炮声惊天动地……

73.另一侧的英军炮兵阵地
   英军榴弹炮也在猛烈轰击日军阵地。

74.平墙河北岸日军阵地
   顷刻之间,日军阵地即被炮火笼罩,烟尘四起,火光冲天。

75.四零一高地上·一一三团山炮阵地
   继续轰击敌阵的我军炮兵。

76.平墙河北岸·一营进攻阵地
   掩体后,一手拿着电话,一边看着前方阵地的崔营长。在他身后的掩体后,是等待进攻命令的一营官兵。
崔营长(对着电话,大声地):……我看到英军坦克了!我看到他们的坦克了。我正等着他们过来和我们汇合。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完全准备好了!团长,就等着你一声令下!

77.一营阵地前沿
   前方出现几辆英军轻型坦克的身影。很快,英军坦克一字排开,掉转炮口,向日军阵地平射。

78.一营进攻阵地
   跃出阵地的一营士兵。
崔营长(举起冲锋枪,大声地):弟兄们,跟上坦克,呈散兵攻击队形,前进!
   与坦克汇合,并以坦克为掩护,突击上前的一营士兵。

79.平墙河北岸·日军阵地
   英军坦克冲破铁丝网,辗过日军掩体,继续向前。
   日军迫击炮还击。迫击炮炮弹在坦克前后左右爆炸。坦克被迫躲避,进攻受阻。
   一营重机枪战斗小组在硝烟弥漫飞奔上前,跳入日军防御掩体,架起机枪,朝日军后阵射击。
   日军的机枪阵地。日军的机枪在喷吐火舌。 
   英军坦克在步兵的支援下重新集结,发起新一轮攻击。
   日军仓促反击,他们排枪射击,并以零星的迫击炮反制我军。逐渐地,日军又很快就组织起有效抵抗,一时间,枪声大作,炮声震天。

80.平墙河南岸·日军炮兵阵地
   日军野战炮炮口升起,调整角度,停,猛地一震,发射……

81.北岸·日军阵地前沿
   此时,一营已在日军阵地前沿建立攻击阵地。但日军炮弹接连轰击我军后阵,进攻受到压制。
   与此同时,在日军后阵上空,两架日军三菱九六攻击机出现了,它们呼啸着,飞临我军阵地。

82.我军阵地上空
  一架三菱九六攻击机俯冲而下,掷弹;又一架三菱九六攻击机俯冲而下掷弹……顿时,我军阵地四处猛烈的爆炸声和一团团腾空而起的火光及硝烟。
  一轮攻击之后,日机拔空,盘旋,再次俯冲而来。这一次三菱九六攻击机不是轰炸,而是射击。
  阵地上,我军士兵跳出战壕,冲出硝烟,举起各种轻、重武器对空射击。
  日机飞临,日攻击机机枪连连扫射,弹如飞蝗。枪弹在战壕、掩体及士兵们脚下爆裂。
  奋不顾身地对空射击的我军士兵。
  日机拔空,盘旋,又俯冲而来。
  我军火力网,更猛烈的对空射击……

83.平墙河北岸·渡口附近日军侧翼阵地前沿
  此时,一一三团三营突击部队已迂回至此,他们已在在日军阵地前沿排兵布阵,建立攻击阵地。
  首先让我们看到的是迫击炮阵地。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头戴钢盔、手持汤姆逊冲锋枪的郭大林。似乎一切准备就绪,他右手举起,猛一挥……顿时,阵地上排炮齐发,呼啸声响彻云霄。
  与此同时,前方日军渡口阵地顿时火光四起,爆炸声震耳欲聋。

84.日军侧翼阵地·近侧
  三营的迫击炮炮弹在敌军阵中连连爆炸,并向纵深延伸射击。
   枪林弹雨中,三营呈突击队形发起冲锋。他们的冲锋不是蜂拥而上,而是逐个占据有利地形,有效地发起进攻。
   直逼而上的数辆英军坦克。
   在坦克掩护下突奔向前的三营士兵。他们个个枪口喷火……
   日军阵地被突破,日军士兵死伤无数,连连后撤……

85.平墙河北岸·日军阵地前沿·下午
   由于侧翼日军的溃退,一一三团三营士兵正从渡口方向朝此夹击,正面日军两面受敌,抵抗渐弱。与此同时,一营进攻部队已得到增援,并与英军坦克重新集结,又发起新一轮进攻。远远望去,我军进攻部队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从各个方面直扑日军阵地,杀声震天。
  
86.平墙河北岸·一一三团指挥所·黄昏
  掩蔽所内,亲临一线的史莱姆正在听取林匡的战况汇报。林匡的身后及两边,站着刘放吾、史莱姆及其他的副官、英军翻译和一一三团部分作战指挥人员。林匡指点着展开的军用地图,扼要讲解。
林匡(英语,对史莱姆):我团拂晓起发动攻击。第二营在正面牵制敌人。一营官兵在贵军山炮队的火力支持与战车队的协力下,向敌军阵地的右侧背行包围攻击。而第三营则迂回绕越到敌人后方的平墙河渡口,扼喉抚背,包围夹击。我一一三团士兵,整整一日对敌军阵地展开轮番攻击,前仆后继,奋不顾身,三面夹击,午顷,敌军溃散,涉水逃窜。午后二时,我一一三团肃清残余,据守平墙河北岸与敌人对峙。今日战况大致如此,将军阁下。
史莱姆(转向刘放吾,英语):太好了,上校,但是为什么不继续攻击呢?英缅军第一师饮水及食粮断绝已经二日,困难万分,官兵无法维持……
  英军翻译进行同步翻译。刘放吾听不下去了。
刘放吾(打断对方的发言,大声地,汉语):他们为什么不反击突围呢?我们仅一团兵力在发动攻击,将军,贵军第一师有七千之众,还有装甲部队!史高特师长就这样坐等我们一团千余兵力前去救援?
  当英军翻译将这些话翻译给史莱姆时,史莱姆的脸色变了。他沉默了。良久,他才抬起头。
史莱姆(转向刘放吾,英语):史高特师长曾试图突围,但被击退。实际上,他们已无力再战。

87.同上·夜
  指挥所内马灯齐亮。一机要员走入,将一份电文交于刘放吾。刘放吾阅毕,交给林匡,示意将电文意思转告史莱姆。
林匡(英语,对史莱姆):请英军史莱姆军团长速电告被围之英一师:务必再坚忍一日,当负责于明日拂晓开始攻击,即战至最后一人,亦必达成救出被围英军之目的而后已。第三十八师师长,少将,孙立人。
  如释重负的史莱姆。他向林匡点头示意,然后转身,面对刘放吾。
史莱姆:谢谢,上校,请向孙师长转达我的敬意。
刘放吾:一定,将军。
史莱姆:关于明天的攻击计划,特别是英、中两军之间如何协同作战,请刘上校再作详细部署。
刘放吾:是,将军。
  刘放吾转对林匡,对他点了点头。
刘放吾:你来向将军介绍,少校。
林匡:是,团长。
  说着,他俯向地图。
林匡(英语):孙师长十六时三十分下达的作战命令,当面之敌已退到平墙河左岸高地一带阵地防守,我第一一三团暂停攻击,本晚就已占领之各据点彻夜固守,但已渡河之右翼第二营,应多派小部队向当面之敌不断施行扰乱攻击。而英军炮兵队则应在原阵地,对平墙河左岸白塔附近之敌阵地及仁安羌村落区域,不断施行扰乱射击。英军战车队撤到公路附近待命。
  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上,史莱姆及其副官在进行图上演示,而刘放吾则在一旁边抽烟,边来回踱步。
林匡(英语,继续):孙师长指示,我师以击溃当面敌人救出英军之目的,第一一三团于明日拂晓五时三十分,即向油田区之敌攻击,重点指向敌之左翼。英军炮兵队,以一部分火力协助第一一三团之左第一线,攻击平墙河左岸之敌,以主火力支持其右第一线我主力之进攻。英军战车队以全力沿公路进攻,协同我步兵之攻击。
史莱姆:孙将军的指挥部目前在什么方位?上校?
刘放吾:他正在来前线的路上。届时,孙将军将亲临一线指挥战斗。
史莱姆:太好了!我立刻通知安提斯准将,请他做好攻击准备。

(待续)

 


本文在1/12/2019 9:13:3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5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85]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86]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07]
『剧  本』 军之旅(一)梁木2018-08-16[158]
相关文章:『梁木《军之旅》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5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85]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86]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07]
『随  笔』 我舅父的“军之旅”梁木2018-08-16[17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