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军之旅(五)发表日期:2018-08-17(2018-12-22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5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军之旅(五)
文/梁木
2018年08月17日,星期五

军 之 旅   (下)

(五)


1. 重庆上空 清晨
  浓雾在城市上空浮动,象海上波涛翻滚……
字幕:重庆  一九四二年一月 

2. 同上·上午
  浓密的雾汽逐渐散去,山城重庆显露在耀眼的阳光下。从空中俯瞰,淡淡的云雾之下,重庆象一座半岛,三面环水,一面有金碧山雄居其上,山高水长,雄洲雾列。同时它又象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市,尽管阳光已经透过云层遍撒整座城市,但城市好象还未醒来。
  一阵轰鸣声忽然响起,越来越近。不多时,一群日本轰炸机冲出云层,在东北方向的空中呼啸而来。这是一个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日本轰炸机编队,它们来势汹汹,毫无顾忌地俯飞而去……

3. 重庆·稍低的城市上空
  市郊附近的防空炮火响起来了。但炮火不够密集,完全构不成防空火力网,仅具象征性意义。日军轰炸机穿越零星爆炸的高射炮弹,如入无人之境,向重庆市区俯冲而下。
   远远望去,一架架日本轰炸机轮番俯冲、投弹。刹那间,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城区四处一团团烟雾腾空而起,在空中滞留并弥漫于整个城市,象浓雾重新降临 ……

4. 数日后·渝北通往重庆的公路·白天
  这是一条筑在山坡上的公路。这公路某一路段坑坑洼洼,伤痕累累。在一个很大的弹坑附近,一群工兵和临时征用的农民正在修路。
  被炸毁路段所阻的卡车、炮车和其他运输车辆。
  在被炸毁路段另一面的道路上,也有长龙般等待通过的运输车辆。
  在弹坑一侧极其狭窄的路面,一工兵排长正在指挥其中某些车辆单向通行。由于工兵排长指挥得力,车辆缓慢但有序地通过狭窄路段。
  一辆运兵卡车正在通过弹坑一侧。路基边部分,汽车的两个后轮几乎是在一个悬空的情况下滚动,停,又滚动。
  卡车终于通过,驶向另一侧,停。早已等候一旁的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宪兵队士兵一阵欢呼,未等卡车完全停稳就纷纷上车。一位中士上车后,又转身,把手伸向车厢外。
士兵:来,上车吧,长官——
   拉住伸出的手,一跃而上的林匡。

5. 磁器口·下午
  一辆紧接一辆朝重庆方向颠簸着驶去的军用卡车。

6. 行驶中的一辆运兵车上
  与其他宪兵队士兵紧挨着坐在一起的林匡。此时,他军容整严,佩戴陆军少校领章。与宪兵队士兵更不同的是,他没有武器,除了腰间的一个皮制军用挎包,脚边还有一个中等大小的手提式行李箱。很显然,他搭乘顺路车前去重庆。
林匡(问身边的中士):这是什么时候的轰炸?
中士:是三天前,长官。
  林匡不说话了。稍后,他掏出一包香烟,自己抽出一支,然后把烟盒递给中士,示意他分发其他士兵。
中士:谢谢,长官。
  中士接过,分发给其他士兵。众士兵点烟。

7.通往城区道路的路口
  载着宪兵队士兵和林匡的卡车缓慢驶来。前方,一片连着一片的倒塌的民房。那里,有一群官员、警察和居民正在清理废墟。
  在一个路口,卡车停。林匡先行下车,然后转身,接过中士传递的手提式行李箱。
林匡:多谢让我搭车,中士。
中士:不客气,长官。军政部就在南面那个山脚下。不过,很不好找。
林匡:没关系。只要它在那里。再见,弟兄们。
众士兵:一路平安,长官。
  卡车拐弯,驶去。
  稍后,林匡提起行李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8.有台阶的石砌马路·满目疮痍的城区
  走在瓦砾和断垣残壁之间的林匡。
  一根歪斜的电线杆子孤零零地矗立在废墟之上,它牵拉着另一根被拦腰炸断的电线杆。
  稍远处的一座被炸毁的教堂。但教堂的钟楼仍然耸立,似乎在俯瞰地上的一片狼籍。
林匡(心声):我已经在上一封信里告诉过你,父亲,我于民国二十八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十四期毕业,毕业后留校任军官训练班教官。民国三十年,民国财政部奉军 事委员会命令成立缉私署缉私总队,上月,我接到军政部调令,即奉命前往。
  林匡走在瓦砾上的脚步。他走过一处原来显然是民居的建筑,看到断墙上有一个缺损的木制门框,门倒伏一边,上面溅满血迹。
林匡(心声):我现在身在重庆。几天前,这里刚刚经历一次大轰炸。今天,我所看到的战时首都几乎疮痍满目。
  似乎漫无目标地行走的林匡。许多人影在他前后左右晃动。他停步,转过视线,看到有警察和官员在组织人员清理现场。也有些可能是本地居民的人在废墟中翻 捡,希望能找到能用的器物。
林匡(心声):日本大本营无法在正面战场摧毁中国军队,转而设法封锁国际交通线和战略轰炸后方战时首都重庆,以此瓦解我国军民的抵抗决心。但我们的战斗部队继续在全 国各地抗击日军,反击日益猛烈。
  走过一片废墟的林匡。
  继续朝前走去的林匡……

9. 嘉陵江堤岸·黄昏
  走上堤岸的林匡。他眼望落日余辉下的滔滔江水,以及大江内侧一艘被炸翻的轮船的残骸,思绪万千,心潮起伏……
林匡(心声):但是很遗憾,父亲,这两年我却一直身在后方,无能继续杀敌立功,以报家国之恨……

10. 军政部· 大厅·白天
  在不很宽敞的大厅内,许多人员进进出出,显得有些忙碌。这些人员中有军官,也有文职人员。
  楼梯,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在一位随从的陪同下快步走下。这位男子虽没穿军服,但明显透露出军人的气息。他是新编第三十八师少将师长孙立人。走在他身边的是他的中校副官陆少毅。孙立人和他的副官都有些兴奋,两人边走边谈,行色匆匆。不留意之间,孙立人手中的文件掉下几页。但他没注意,继续沿梯而下,直至大厅。
林匡(画外音):先生,您的文件——
  闻声停步,转过身来的孙立人和陆少毅。
  在他们身后的楼梯拐弯处,林匡走下几步,在他们面前站定。他手里拿着孙立人掉落的文件。
  注视着林匡的孙立人。他注意的不是林匡手中的纸,而是林匡的脸。
陆少毅(跨上一步,接过对方递呈的文件):谢谢。
  目不转睛地看着林匡的孙立人。
孙立人:我们……见过面吗?
林匡(略略思索一会儿):没有,先生。
孙立人:我记错了。对不起,少校。
林匡:没关系。

11.火车站候车室·夜
  这里几乎一片黑暗,只有窗外一线惨淡星光的泻入,才可依稀辨认出这里是候车室。但这里是空荡荡的,仅有很少人影在晃动。这是因战时灯火管制的缘故。
  一列火车通过车站。但这仅仅是声响。咔嚓声由远而近。
  黑暗中有一个烟圈在有闪亮,一红一红的。烟圈红时,能照见林匡大半个脸庞。他的眼睛也在闪光。
  过站的列车鸣笛而去。
林匡(心声):正弟,我要去的财政部缉私总队基地在綦江。
  一动不动的林匡。他又抽了一口烟。
林匡(心声):这里是火车站。由于轰炸,火车运行十分混乱。我只能等,在这里等,在火车站的候车室。
  忽然,黑暗中的候车室发生一些骚动,在候车室外也有人影晃动。林匡起身,扔掉烟蒂,向四处观望。
林匡(心声):我很想念你们。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父母,请他们原谅。我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但有你在,你也应该承担起责任。你已经二十岁了。我知 道你们在日本人统治下生活艰难,你要扶助父母养家,娟妹还小,你一定要保护她,不受欺负……
  一阵凄烈的防空警报声响起,越来越响。
  与防空警报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人的喧哗声。黑暗中好象一下子出现了许多人,人们都在向一个方向涌动。
  防空警报声在整个城市上空回旋。
  黑暗中,随人流朝同一个方向走去的林匡……

12. 某山体防空洞入口
  防空警报声仍在回荡。
  朦胧中,许多人影在警察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依此进入防空洞。

13. 防空洞内
  相对地面而言,这里有些光亮。在被电线牵拉的电灯泡的光照下,可见在这由山体挖掘而成的防空洞中站着或坐着许多人,其中有穿西装或布衫的平民和穿制服的军警,有成人或孩子,也有穿旗袍的女人和少女。人们都沉默不语,侧耳倾听防空洞外闷沉的接连不断的炸弹爆炸声。
   时间仿佛停滞。
   一个个不动的身影和一张张沉着肃穆的脸。在这些脸上,没有恐惧,近乎麻木。
   许多身影之后的林匡的脸。他的眼睛。他惊讶的神色。他慢慢地站起身来。因为他看到,在相隔仅数人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盯着他看。那人是孙立人。在孙立 人身旁,陆少毅笑着朝此挥手致意。
  也向陆少毅挥手致意的林匡。
  忽然挤开众人朝此走来的孙立人。陆少毅也跟随前来。孙立人在林匡跟前站定。
林匡:你好,先生。
孙立人(直视对方,紧接对方话头):又见面了。呵哈,这一次不是军政部,而是地下防空洞。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少校。
   微微点了点头的林匡,他一时无语。
陆少毅:长官对你印象很深,少校。
孙立人:我事后想起来了,我在军报上看到过你的照片,是你荣获忠勇勋章那一次。你那时还是一名中尉连长,是不是?你得过忠勇勋章?
林匡:是的,先生。请问,您是……
陆少毅:长官是陆军少将,少校。
  立正,向孙立人行注目礼的林匡。
林匡:你好,长官。
孙立人:你好。能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吗?
林匡:王扶民,长官。
孙立人:你是六十六军第八十七师的?你是万家岭作战部队的功臣!
林匡:我……曾经是。
孙立人:那么,你现在在哪一部?
林匡:我……曾任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军事教官,我正奉调前往缉私总队。
孙立人:财政部的缉私总队?
林匡:是的,长官。
   孙立人不说话了,他只是盯着林匡,久久地注视着他。
   防空洞外,依然是隆隆的爆炸声……
孙立人:很好。介绍一下,我是孙立人。
陆少毅:长官正是缉私总队少将总队长。应该说,到目前为止,长官还是你的上司,少校。
   林匡一惊,转而又立正,欲敬礼。
孙立人(按住他的肩膀,补充):等一等,等一等,我补正——即将离任的缉私总队总队长。

13.防空洞外·深夜
   在防空警报解除声中,人们走在街上,朝四下散去。
   远处,城市的郊区有好几个方位在燃烧。
   走在人群后的孙立人、陆少毅和林匡。拐弯处,在一辆吉普车旁,孙立人站定,朝林匡转过脸。
孙立人:你住什么地方?少校?
林匡:我在等火车。
孙立人:哦,你知道什么时候有火车?
林匡:不知道。据说,明天可能……有一趟。也可能是后天。
孙立人:跟我走。
林匡:我……长官……
孙立人:上车——

14.筑在坡上的马路
   空无一人的街上,吉普车飞驰而过。

15.行驶中的吉普车上
   坐在后座上的孙立人。他上身前倾,对着坐在驾驶座旁座上林匡,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肩。
孙立人:来过重庆吗?
林匡(转过脸,大声地):没有;是……第一次。
孙立人(拍一下开车的陆少毅的后肩,大声地):天快亮了。重庆人很会过日子,他们对轰炸早已习以为常了。找个象样一点的茶馆,陆副官,喝茶去。
陆少毅:好的,长官。

16.杨家坪·某茶楼·临窗一茶座
   一张八仙桌旁,孙立人对窗而座,陆少毅、林匡居其左右。
   窗外,天色微明。桌上,是三碗新沏的缙云山雾茶。
陆少毅(对林匡介绍相关情况):长官此次前来重庆,正是为缉私总队改编一事奔忙。按军事委员会原来之部署,税警总团须整体改编为缉私总队,归财政部缉私署。但税警总团贵州都匀练兵并非为这一日。税警总团三年练兵皆为抗日作战而演练,未有一日真有缉拿走私盐贩之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幸得长官来重庆,未歇一日,往来奔走于财政部、行政院和军政部之间,特别是谒见军政部何部长之后,局面才有所改观。日前,军事委员会转来财政部的命令:缉私总团现有六个团之第二、三、四团编为国军第六十六军新编第三十八师,原税警总团团部人员及其直属部队编为师部人员及该师直属部队,师长由该总团长,也就是长官亲自接任。(二)原第一、五、六三个团隶财政部缉私署。(三)该师师长于接到命令后即日率部开拔向昆明进发,并于行军前进中改编就绪。情况大致如此,王少校。
孙立人(对林匡):也就是说,原税警总团一分为二,一部隶财政部缉私署,由缉私署署长戴笠统辖,另一部改编为新三十八师,编入中国派遣远征军入缅参战。这就是缉私总队目前的状况。命令已经下达。所以说,我今天还是你的长官,明天就不是了——哦,天亮了,已经不是了。
林匡:……
   正在这时候,一茶馆伙计端上几盘茶点,一一摆放上桌。
孙立人(端起茶杯,对两人分别一展):喝茶,这是上好的缙云山雾茶,来——
  陆少毅与林匡跟着举杯,三人饮。
林匡(放下茶杯,忽起身,望定孙立人):长官……
   他欲言又止,站立一旁。
孙立人:你想说什么?
林匡:我想……我恳请编入新三十八师,追随长官入缅作战。
   似乎不感意外的孙立人。他对林匡注视良久,没有接话。
孙立人(又举箸,指着桌上的茶点):来,坐下,用点心——
   林匡没有坐下,依然看着孙立人。
孙立人:你真是这么想?
林匡:是的,长官。
孙立人:为什么?
林匡:我希望能再得一枚忠勇勋章,长官。
孙立人(也起身,有些激动地):好,太好了,我一眼就看中了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你就是我想要的军官。来,今天以茶代酒,为我们的相逢,干杯——
   说着,他双手端起茶碗,一展。陆少毅也起立。三人端碗一饮而尽。
   毕,三人复又坐下。
孙立人(望着林匡,微微一笑,转换话题):不过,你已调任缉私总队了;我已经不是缉私总队长官了,如果缉私署戴将军不放……
林匡(紧接着):我将到财政部请命,长官。

17.南下的火车
   火车穿过平原。

18.飞架南北的大桥
   由北朝南,火车呼啸而过。
林匡(画外音):……我又将出征,父亲,不过此番征战可能不在国内。

19.行驶中的火车包厢内·夜
   正在写家信的林匡。此刻,他穿的是一身便服,半坐半躺在铺位上。与我们见过的情形相似,他还是将笔记本放在我们熟悉的军用挎包上,用一支老旧的钢笔在写。
林匡(心声):在此之前,日军在亚洲战场气焰高涨,势如破竹。民国二十八年九月侵入越南,截断滇越铁路,堵死我国经越南海防与国际交通路线。民国二十九年,即公元一九四一年年底,日军更进一步向美国挑战,偷袭珍珠港,并先后攻占关岛、文莱、香港,今年年初又先后攻占菲律宾及马来西亚首都马尼拉和吉隆坡,并控制新加坡、爪哇,正全力以赴准备进占缅甸首都仰光。日军如攻占缅甸,中国经缅甸对外的唯一交通线滇缅公路将危在旦夕。
   这包厢有四人,除林匡之外,还有孙立人和陆少毅及另一名勤务兵。但孙立人和陆少毅等正在铺上睡觉,因此林匡能思绪集中,落笔疾迅。
林匡(心声):是时,我派遣远征军组建,我所在财政部缉私总队改编为新编第三十八师,即将入缅,协同英美盟军共同抗敌……
   正在这时,火车颠簸了一下,林匡停笔,抬起头,正好与被惊醒起身而坐的孙立人的视线交集一处。孙立人微微一笑。
   合上笔记本的林匡。
孙立人:在写什么?日记吗?
林匡:不,是写信。
孙立人:能问一下吗?给谁写信?
林匡:我父亲。
孙立人:令尊是在后方吗?
林匡:不,他在……上海。
孙立人:那么,他可能暂时不能收到你的信。
林匡:是的。我想,他总有一天能收到。
孙立人:很好。写吧,继续写。
林匡:是,长官。
   重新打开笔记本的林匡。

20.南方的崇山峻岭
   蛇行其中的火车;火车在山和山峰之间忽隐忽现……

21.航行在江上的轮船·白天
   船舷,着西装的孙立人和穿便服的林匡并排而立,凭栏远观。
孙立人:可以这么说,税警总团是我一手组建的。武汉撤守,税警总团官兵奉令由湘徒步行军入黔,驻防于都匀与独山之间。税警总团虽非正规军队,但却始终以作战为目标练兵。而练兵,主要采用西式操典。
  轮船溯流而上,两岸山色晃晃而过。
孙立人:尽管如此,税警团当年在长沙收容旧部并扩编,所招收的新兵多为湘兵。乡亲子弟兵有好处,彼此就像父子兄弟,感情上扶持照顾,打起仗来也会同心同德。而当时练兵也部分采用曾国藩治湘军的方式,希望秉承湘军的义勇忠诚精神;但是,我们要打的毕竟是一场现代战争。你明白我的意思。
林匡:我明白,长官。
孙立人:我看过你的履历,知道你无论带兵还是军校教官都有过人表现,你年轻有为,前程无限,希望在新三十八师更是如此。
林匡:是,长官。

22.山区公路·白天
   一辆美制吉普车扬起飞尘,一路颠簸,一路飞奔。
   路边的坡地,牛在吃草。半山腰间,山民的住宅正冒出缕缕青烟。
   红色的土地,以及红土地上红色的甘蔗林……
   吉普车后座上的林匡。他一身戎装,精神抖擞。

23.贵州·黔东南境内的公路·白天
  空中俯瞰,在曲折盘旋的山间公路上,有一长列军用卡车缓慢而行。这其中有些军车属于炮兵部队,它们拖曳着美制M-1型75mm山炮或105榴弹炮,以及德制PAK37战防炮。但更多的则是行进中的步兵。这些全副武装的士兵一字拉开,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不协调的是,尽管这些步兵肩负美式或德式装备,但腿上依然是绑腿和草鞋。

24.比较平坦的山坡上的公路
   与上述军车、炮车交错而过的吉普车。
   坐在吉普车后座上的是风尘仆仆的林匡。他显然刚刚到达此地。坐在前排驾驶座旁的也是一位少校。他是师部的联络副官朱毅。明显的区别是,林匡穿的是陆军军 服,而联络副官朱毅还是一身警服。
朱毅(回头对林匡望了一眼,大声地):你为什么不留在缉私署?你难道不知道缉私署属军统,戴将军是委员长手下红人?你留在大本营会官运亨通的!
林匡(也是大声地):大敌当前,我只想打日本人。
  一辆辆军车呼啸着,轰隆而过。
朱毅(大声地):什么?
林匡(大声重复):我们的敌人是张牙舞爪的日本鬼子,不是共产党。

25.贵州都匀山区·下午
   前方是群山环抱下的一个谷地。吉普车驶上一条高低不平的土路。

26.山谷间的空旷地·遍布整个山谷的军营
   一长排有伪装物的军营前,吉普车停,林匡和师部联络副官朱毅分别打开从车门,跳下吉普车,朝其中的一顶大帐走去。

27.某军帐内
   一面缺了一角的镜子内,是涂着一脸剃须膏的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团长刘放吾。他正在刮胡子。他也是一身警服,但警服的衣领敞开着。
   正在这时,帐外传来师部联络副官的报告声。
朱毅(画外音):刘团长——
刘放吾(剃刀稍停):进来。
  帐幔启。师部联络副官朱毅和林匡一前一后先后入帐。
林匡(在刘放吾身后站定,敬礼):报告团长,一一三团少校参谋长王扶民奉命前来报到。
   闻声转脸的刘放吾。他看着林匡。稍后,复转回。
刘放吾(继续刮脸):欢迎,参谋长先生。
林匡:……
刘放吾(稍后擦脸,随后将毛巾甩入一旁桌上,但没掉过脸):他们通知我,要给我委派一位来自军校的教官,他会告诉我,如何在行军路上将税警总团四团改编成正规军新编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是这么回事吗?
朱毅:你说到哪儿去了,刘团长……
林匡(略略思索一会儿):大致如此,上校。

28.同上
   在一张行军椅上就座的刘放吾。在他的对面,是端坐在另一张行军椅上林匡。
刘放吾:你真的这么想?你来改编我的团?
林匡:当然不是。
刘放吾:什么?
林匡:所谓改编,只要变动一下部队番号,换下警服,穿上陆军军装就可以了。简单地说,从今以后,税警总团四团一律改称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违者军法论处。
刘放吾(抬起头,直视林匡):就这么简单?
林匡:实际上,据我所知,税警总团四团原来就是作战部队建制。
刘放吾:嗯,这个想法不错。
   一直盯着林匡看的刘放吾忽然想起什么。他站起身来,走到镜子前,端详自己,并摸了一摸光滑的下巴。
   紧跟着起身的林匡。
   刘放吾后退一步,故作诡异地注视着他。
刘放吾:知道我为什么要刮胡子?
林匡:不知道。
刘放吾:真的不知道?
林匡:你可能……要有很长时间不能刮胡子了,团长。
   显得有点高兴的刘放吾。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林匡的肩膀。
刘放吾:走,大家都在等你。

29.某道观正殿·下午
  正殿内光线有些昏暗。在暗淡的光的斜照下,正殿两旁的塑像更显得狰狞可怖。但就在这里,仍身着税警总团警服的一一三团排以上军官在此聚集。此时,他们正站着或蹲着,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
  忽然,几盏马灯同时打开,并聚光于正面墙上的一幅很大的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与此同时,脚蹬马靴的团长刘放吾走入马灯聚集处。他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马鞭。
  走在他身后的林匡。他的陆军军服吸引了所有军官的目光。
  军官们立即肃静,整齐站立。
  站在军用地图之前的刘放吾,他将马鞭夹在掖下,环顾左右。
刘放吾:介绍一下,新任团参谋长王扶民——
   跨上一步的林匡。他微躬上身,向大家致意。
  短暂的静场。稍后,是零落的掌声。
刘放吾(摆手,让掌声平息):当然,今天不是见面会;我们有的是时间见面;见面会也可以在行军路上举行。说到行军,就说行军。现在,由王参谋长宣布我们团,也就是我们新编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此番出征的首个行动计划。请,参谋长先生——
   这显然出乎林匡意料。但刘放吾已经转向他,并把马鞭交给他。
   此起彼伏的窃窃低语声。
   接过马鞭,走向地图的林匡。他在地图前站定,静注片刻,随后将马鞭指向地图的某个部位,并逐次移动。
林匡:诸位,这里是贵州兴义,这是师部指定的集结地点。根据师部指令,我一一三团必须在三月初之前到达兴义,全师将在那里举行誓师典礼,发布动员令。此后,全师整装出发,步行行军,将在三月二十日前到达昆明西南四百华里的边境小城安宁。在安宁,第六十六军已在那里建立前进基地。部队将在那里集结。至于何日开拔入缅,要由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和中国远征军参谋长史威迪将军会商决定。
   不知不觉中,全场肃静了下来。
林匡:这就是刘团长授权我向各位宣布的本次行动计划。各位有什么疑问?
   短暂的静场之后,一位军官举了举手。他是二营崔营长。
崔营长:部队已经几次动员,但又几次改变计划,大伙都一头雾水了。这一次不会再有更改了吧?
林匡:据我所知,不会。
   他话音刚落,一营马营长上前一步。
马营长:你怎么知道?你有内部消息吗?
   一阵笑声。林匡没有马上回答,他在等笑声平息。笑声很快就平息了。
林匡:就在上个月,日军攻陷仰光,目前正集结兵力向中部缅甸发起大规模进攻,英国驻缅远征军正在溃退,盟军在缅甸的防线危在旦夕。他们已经精疲力竭,急切地盼望有一支生力军去阻挡日军的进攻。
   此时,一位连级指挥官举起手。他是工兵连长张华新。
张华新:你说这支生力军,是不是就是咱们税警总团,长官?
林匡:不,中尉,是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第六十六军新编第三十八师。也就是我们,我们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和其他兄弟部队。
  短暂的静场。忽然,全场响起一阵掌声。
  掌声中,又有一位军官举起了手。这军官是三营营长郭大林。他身材魁梧,有一张方正的脸。这脸很熟悉。
  掌声渐息。
郭大林:你从哪里来,参谋长先生?突然从天而降的吗?
  全场肃静。
  林匡的脸。他很惊讶。好一阵,他才回过神来。
林匡:从死神那里,过去的死神;那个时候,在上海,在淞沪战场,有人拉了我一把,所以我又转了回来。现在,我看到那个拉我一把的人了!
  说着,他前冲几步,来到郭大林跟前。
  两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30.同上
   继续拥抱在一起的林匡和郭大林。
   四周掌声又起。
   掌声中,刘放吾走上,用力拍了一拍郭大林的肩膀,就着又拍了一下林匡,取过他手中的马鞭,转身,来到地图前,面对全场。
刘放吾:我说过这不是见面会,可还是有人搞成了见面会。好了,停止见面。咱们言归正传。
   一阵轰笑。
   笑声中,郭大林和林匡松手,转身,面对刘放吾。
刘放吾:我们已经等了三年。为了这一天,我们全体官兵投入严格训练,纪律严整,毫不松懈,一切皆从作战杀敌着眼。整整三年,在都匀方圆百里山川沟壑,不论白天黑夜,都有税警四团官兵战斗技术训练、射击练习、战斗演习、夜战突击的身影。弟兄们,我们的等待现在终于有了结果。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刘放吾的林匡。
   刘放吾的眼睛在放光。
刘放吾:我们即将脱下警服,穿上军装,作为正规军开赴前线。此次和我们并肩作战的还有英国盟军。不过他们正在败退,急需我们伸出援助之手。弟兄们,在此国家危急存亡之秋,大敌当前,我们要勇敢战斗,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打出我们中国军队的威风来,让全世界都看到,我们不是东亚病夫,我们是亚洲雄狮!
   欢呼声骤然而起……

31.道观外的山野·夜
   欢呼声传遍四野,扶摇直上,响遏流云……

32.通往贵州兴义的公路·白天
   从空中俯瞰,行进中的新三十八师集群部队几乎漫山遍野,他们从各个方向,分几路朝公路汇聚。

33.同上
   不远处,一彪骑旋奔而来。待骑兵奔近,可见为首一骑,正是一一三团团长刘放吾。他脸上又已胡须拉茬。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其他团部指挥官。其中有身穿陆军 军服的林匡。在一群身穿警服的军官之中,林匡有些醒目。
  公路近侧的山壁,上有绘制的醒目的一个三角前进标识,标识写着——“兴义 壹佰贰拾里”。
   山壁前,策马而过刘放吾、林匡和其他团部指挥官。
  行进中的一一三团步兵连队。队伍中还有不少驮着军械和其他装备的战马。这些马汗湿淋漓,但马蹄并不显得很沉重,就象士兵的脚步一样轻快。
   策马朝前奔去的刘放吾、林匡和其他团部指挥官。

34.云南境内的山区公路·清晨
  晨雾中,一辆辆拖曳着美制山炮和105榴弹炮的军车晃晃而过。
  军车过后,一队装备美制M3A3型轻型坦克战车队隆隆驶来,一辆紧接一辆奔赴向前。
  轰隆声中,一阵粗犷、嘹亮但很整齐的军歌声响起。这是新三十八师军歌。军歌越来越响,渐渐盖过坦克和军车的隆隆声。
士兵的歌声:弟兄们,向前走!
    弟兄们,向前走!
    五千年历史的责任,
    已落在我们的肩头,
    已落在我们的肩头。
    ……
  军歌声中,一一三团士兵的队伍出现了,他们队列整齐,步伐坚定,肩上的枪如移动的森林。
  策马齐驾并驱林匡和郭大林。他们走在士兵一边的外侧。
林匡:那时候,我醒来后……发现已经在临时包扎所了。他们只说,是一个税警团的军官把我背过来的,一个个子很高的警察。
郭大林:嗯,是的,那次反攻结束后,我又回到原来的阵地,我找到了你;你还躺在原来的地方。
林匡:能问一下吗?有许多弟兄受伤,你……
郭大林:你太年轻了;你那时候很年轻,象个大男孩。我不忍心看一个大男孩死在战场上。
林匡:谢谢,兄弟。
  他们经过后,一幢路边的民居出现了。在墙上,有一行巨大的字——“安宁 壹伯伍拾里”。

35.山坡上的简易公路·白天
   一一三团士兵在行进。
士兵的歌声:日本强盗要灭亡我们的国家,
    奴役我们的民族。
    我们不愿做亡国奴,
    我们不愿做亡国奴……

36.山与山之间的木桥·下午
   湍急的河。河上,一桥飞架南北。桥上,士兵和军马依次而过。从那里,新三十八师军歌传来。
士兵的歌声:只有誓死奋斗,
    只有誓死奋斗,
    只有誓死奋斗!

(待续)


本文在12/22/2018 10:56:1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6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84]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84]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06]
『剧  本』 军之旅(一)梁木2018-08-16[157]
相关文章:『梁木《军之旅》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6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84]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84]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06]
『随  笔』 我舅父的“军之旅”梁木2018-08-16[17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