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军之旅(三)发表日期:2018-08-16(2018-09-29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17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军之旅(三)
文/梁木
2018年08月16日,星期四

军之旅(三)

94.滁州·收容站·傍晚
   收容站大院内外,成群的军人分几处在排队领用干粮和水。在另一处,还有不少人围着一名军容比较整齐的军官打探各自部队的集结地点。整个大院人声鼎沸,嘈杂非常。
军官(摆手,大声地):别问了!别问了,我不清楚,这么多部队,这么多番号,这么多人,我怎么都记得清楚?反正一句话——向北!别停下!向北——
   人丛中的林匡。他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95.滁州附近村野·夜·雨
   稍远处是一个村落,一排黑坳坳的低矮民居闪亮着残灯。在窗内微弱灯光的映照下,在雨中,隐约可见许多簇拥成群的黑影。这都是从南京方向撤退的士兵。由于 士兵太多,他们无法都挤入那些民居,只能在野外等待天明。他们任凭风雨摧打,挤成一团,嗦嗦发抖。

96.牛棚
   一盏油灯悬在梁下。灯下,两头牛在反刍。在牛栏和牛槽四周,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士兵。
   牛棚顶部的漏雨。雨水成片泻下。
   几乎毫无知觉的士兵。他们躺在有积水的泥地上。

97.某村民住宅外的屋沿下
   雨水顺瓦而下,泻在一双湿透的军靴上。那双军靴动了动,似乎要避开那泻下的雨水。但它们动不了,因为许多军靴挤在一起,几乎没有任何空间。
   顺着军靴往上探去,可见湿透的军服、腰间的枪套,一只牛皮军用挎包,
   一支被抱在两手之间的步枪,以及一双睁得很大的眼睛。他是林匡。他毫无睡意。他望着茫茫雨夜,目光惘然。
   哗哗的雨声。
   突然,一声枪响;枪声震破闷沉的夜空。
   林匡惊起!
   其他士兵特被惊醒,纷纷起身。黑暗中一阵喧哗……

98.村民居所内偏屋紧闭的门
   门破,林匡与一群士兵直闯而入。但他们很快就止步不前了。
   惊愕万分的林匡。他的眼睛,泪水夺眶而出。
   灯下,八仙桌旁,团长郑立新连人带椅仰面而倒,一柄手枪甩落在他手边的地上。他显然已死,鲜血从他的口中奔涌而出。
某人(声嘶力竭地):团长——
   束手站立的林匡,他的肩膀在战颤……

99.蚌埠附近黄泥大路·傍晚·雨
  大雨如注。泥泞的路面,雨珠溅起水花。
  路上,一行牛车缓缓而行。
  蹒跚向前的牛蹄。咯吱咯吱滚动的车轮。
  向上看去,无蓬的牛车上堆满行李。
  牛车旁是许多步行者。他们在泥泞不堪的土路上艰难跋涉。
  这也是大队人马,不过不是军队,而是从沦陷区逃避至此的男女老少。
  牛车晃晃而过……最后一辆牛车赶上。在这以辆牛车左侧,我们看到一顶米黄色的油布伞。雨珠泻落,顺着油布伞滑下。油布伞慢慢抬起时,我们看到了黄帼懿。 她面容憔悴,疲惫不堪。一边是她的母亲,另一边紧靠着她的,是她年幼的妹妹。另一侧,是和其他难民紧挨着艰难跋涉的黄帼懿父亲。

100.还是泥泞的大路
   继续前行的牛车。
   忽从后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
   闻声转脸的黄帼懿。
   喇叭声响。随着汽车的喇叭声,一辆敞蓬军用卡车由远而近,呼啸驶过。
   卡车驶过,溅起泥水。
   黄帼懿刚要闪身躲避,但泥水已溅满一身。她抹了一下脸,再次抬头,忽然眼睛一亮。
   颠簸而过的军车上,有一名军人从士兵群中站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又惊又喜的黄帼懿。
   越走越远的军车。
   军车上的林匡。他仍在朝此注目……
黄帼懿妹妹(推了推黄帼懿):大姐,他是谁?

101.蚌埠城·某街·某客栈外·下午
  客栈门口,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从他们身上的装束来看,他们不太象是本地人,而大多是从沿海、沿江各地逃奔至此的外乡人。
字幕:蚌埠
   夹杂在许多外乡人中的黄帼懿和她的家人。他们都捧着不少准备路上用的生活必需品。
   黄帼懿和她的家人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双手捧着刚刚买来的毛巾、肥皂之类物品匆匆朝客栈方向走去。她走到客栈门口,刚要转身进门,忽然止步不行,举目 向前。她双唇微微张开,有些惊讶。
   更显惊讶的黄帼懿父、母和她的妹妹。
   不远处,在街角,是正注视着她的林匡。
   黄帼懿不觉一愣,手一松,毛巾肥皂掉落在地。她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欲蹲身去拾。但这时她妹妹已抢进几步,把所有掉落在地的东西一一捡起,放在她的手中。
  捧着毛巾肥皂一动不动的黄帼懿。她泪光闪烁的眼睛。
   走上前来的林匡。他立正,向黄帼懿父微躬上身。
黄帼懿父:你就是圣约翰大学的预科生?
   对黄帼懿望了一眼的林匡。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林匡:是的,伯父。
   他又转向黄帼懿的母亲,再躬身。
林匡:您好……
黄帼懿母:你很勇敢,年轻人,但你母亲会担忧的。
林匡(摇头):是的,我已……身不由己,伯母。

102.同上
   局面似乎有些尴尬。场上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是黄帼懿的妹妹打破目前的僵局。
黄帼懿妹妹:你真的很了不起,我姐姐都跟我们说了;你上了战场,成了一名抗日军人!
林匡:我很惭愧,我们……正在撤退……
黄帼懿父:路上帼懿说起你,我想,我们朝同一个方向走,或许会再的见到你。没想到真的见到了你。
林匡:蚌埠不大,真的……不是很大。

103.同上
   还是有些尴尬的局面。黄帼懿的母亲感觉到了这一点。
黄帼懿母:我们还有点事。阿懿,你陪这位先生走走。
黄帼懿父:呵,是啊,是啊。
   说着,黄帼懿父、母和妹妹转身朝客栈走去。没走几步,黄帼懿父止步,回首,看着林匡。
黄帼懿父:不要自责,你在尽力,你已经……尽力了。
林匡:多谢,伯父。

104.另一条大街·傍晚
   街上,军用卡车、马车晃晃而过。
   车辆驶过处,林匡与黄帼懿出现,他们两人拉开一段距离,并排缓步而行。在他们侧畔,不时有荷枪实弹的军人走过。
   边走边谈的黄帼懿和林匡。后者依然捧着那些日常用品。
林匡:从上海到这里,恐怕走了不少时间吧?
黄帼懿:一个多月了。铁路已经中断,也没有汽车。我们走走停停,有时搭车……更多的时间就在路上走。今天运气好,坐了半天牛车。
林匡:小姐,你老家在——
黄帼懿:淮南顾桥。
林匡:如果改坐船,大概会比陆路方便。淮河边上民船很多。
黄帼懿:父亲也这么说。所以我们改道走蚌埠。这一路上……兵慌马乱,到处都是难民,很难熬。但是,我父亲说,总比困在上海当亡国奴好。
林匡:很可惜我们没能守住上海,现在,又丢了南京……
黄帼懿(笑,故意地强调):你们?你?
林匡(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的,我们。

105.古城墙外·天色将暗
   一个土墩上,林匡与黄帼懿并排而坐,继续他们的交谈。
   西天,流霞似火。
林匡:他是个排长;他……比我大四岁。他是广西人。他死了,可我还活着。
黄帼懿:他叫什么名字?
林匡:王扶民。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黄帼懿:你用他的名字和……他的身份?
林匡:是的,但并不完全是。我也是在尽一个中国人的职责。
黄帼懿:那时……我看见他,也看见你,我看见你拿起他的枪,你冲了上去;可是,你……你没打过仗,你只是个学生!大学预科生!
林匡:他为我而死;他救了我,我活了下来……那一刻,就在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他复活了,我就是他;我是一个军人;我……就是王扶民。你……懂我 的意思。
   沉默。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106.同上·天色更暗
  土墩上,林匡与黄帼懿两人的背影。
黄帼懿:你父亲知道吗?你妈妈……他们怎么办?
林匡:我写过信,好几封。
黄帼懿:信?写信?
林匡:当然,信没寄出;没法……投递。我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上海。他们也可能象你们一样……在逃难。
  黄帼懿侧过脸,凝视着他。良久,她一声叹息。
黄帼懿:他们一定很担心,非常担心。
林匡:是的,很担心,更担心的……是我妈妈。你母亲……她说的对。
黄帼懿(吟诵般地):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林匡:是的,家书……抵万金。可是,怎么寄出去呢?

107.大街·天色已暗
   昏暗的路灯下,林匡与黄帼懿朝来路走回。他们走得很慢。
   前方客栈的灯笼已经在望。
   忽然停下脚步的林匡。
   黄帼懿也停了下来。她转身,凝望对对方。
黄帼懿: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你的……真名实姓?
林匡:林匡。树林的林,匡扶正义的匡。
   两人四目交注,久久无言。
   而后,林匡将毛巾肥皂等物交还给黄帼懿。他的眼睛没有离开她的脸。
林匡:我能……请教小姐……您的……芳名吗?
   黄帼懿的眼睛湿润了。她的嘴唇在微微颤动。
黄帼懿:黄帼懿。巾帼的帼,懿是懿德的懿。
   林匡听罢,后退一步。
林匡:很高兴认识你,黄小姐,请代我向您父母致意。
黄帼懿:是的,一定。你要活着!
林匡:……
黄帼懿:你……一定要活着!
   林匡苦涩地笑了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跨出一步。
黄帼懿:请……等一等!
   慢慢地转过身来的林匡。
   身体仿佛被凝固了的黄帼懿……她突然松手,毛巾肥皂等物又纷纷掉落在地;她错步上前,突然伸手搂住林匡的颈项……
   林匡很拘谨,但是慢慢地,他摸索着,也伸手搂住她的腰。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黄帼懿和林匡。
   客栈门前高悬的灯笼。灯笼很红、很亮……

108.津浦铁路·夜
   一列军列呼啸而过……

109.一闷罐车厢内
   这是漆黑一团的车厢,似乎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列车有节奏的咔嚓声和偶尔的军械撞击声。
  忽然有人擦亮火柴,点燃香烟。这是林匡。此时他的军容整齐多了,但原来比较柔软稀疏的唇须现在变得浓密并粗硬了。
  火柴的光亮映照出满车的抱枪的士兵。
  大口吸烟的林匡。
一士兵(黑暗中的声音):长官,能给吸一口吗?
   林匡先是一愣,随后又掏出那包烟,撕开烟盒,依此递上。
   许多伸出的手,整包香烟顷刻而尽。
   再一次擦亮火柴的林匡。众士兵凑上,逐个点烟。火映出士兵们粗犷、精瘦而又黑亮的脸……

110.赣北·南田铺附近山区·傍晚·雨
   大雨滂沱。
字幕:一九三八年十月 赣北 南田铺附近
   画面上是黑沉沉的山壁。在另一侧,是杂树丛生的浓密的山林。在山壁和山林之间依稀可见一条曲折的山路。
   天色渐暗。
   就在这时,一支军容不整的军队出现了。这显然是一支刚从战区撤退的部队,因为其中有不少担架和和骡马驮着的伤兵。
   这支队伍由远而近,逐渐布满整个画面。但人影都模糊难辨。雨声中,只能听到马蹄声、军械的碰击声和不时传出的“当心”、“小心路滑”、“保持距离”等短 促又低沉的传呼声。
   天色更暗。模糊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雨夜之中了……

111.山路间的石坳·夜
   一块雨布被几只手撑起,将雨遮挡。一只手电筒亮了。手电照亮一张军用地图。地图上方,几个人影围拢过来。
林匡(以手指点地图):我们现在的方位是在狮子崖。前方三十七里是田家山,翻过田家山就能到达是永丰桥。这里是公路。这是我们的必经之地。我知道路很难走,到处都是 山,但我们一定要走出去。都明白了吗?
众人影:是,长官。
林匡(收起地图,起身):据山民们说,这一带有不少山洞,可以避雨。好吧,传令下去,就在这一带休息,拂晓后继续赶路。
众人影:是,长官。

112.漆黑一团的山路
   这支部队仍在摸索着缓慢前行。队伍前列,是满身是水的林匡的身影。
林匡(心声):……父亲大人,南京失守后,第九集团军各撤退部队在蚌埠经短暂休整后进行整编。因无法联络原属第八十七师,被长官部编入第六十六军九五0团。民国二十六 年九月,第六十六军奉命前往江西,于庐山南麓和隘口街一线布阵……

113.某浅显的山洞
   洞外,大雨如注。雨水不断地被斜风刮进洞口。
林匡(画外音):我部之任务为阻截德星线日军一0一师团西进驰援,以确保我军第一兵团围歼日松浦一0六师团于万家岭。
   一堆篝火在燃烧。
   借着篝火的光亮在写家书的林匡。他的军服依然透湿。
   他膝上的皮制军用背包。背包上的笔记本。
林匡(心声):在成功阻截日军一0一师团后,奉军部令,我团自隘口街奔赴万家岭北面阵地以增援第四军九十师。此时,该师第一六九团正与凭险顽抗的日军相持于半山,伤亡 甚重。十月十一日晨,我九五0团进入阵地,随即发起进攻。万家岭为日军松浦一0六师团之核心阵地,日军殊死抵抗,我团遂和日军在万家岭上又展开了白刃战。激战竟 时,万家岭日军全部死于九五0团刺刀之下。是时,我九五0团占领了万家岭最高峰——万家岭。
  继续燃烧的篝火。
  由于用的是湿柴,篝火哔卜直响。篝火旁,一些赤裸上身的士兵在烘烤衣服。另一侧,有士兵席地而坐,他们有人在吃干粮,有人靠着洞壁打盹。
林匡(继续书写家信,心声):攻占万家岭之后,接长官部命令,六十六军即退守郭背山、柘林、永峰桥一线重新集结。为掩护部队撤离,九五0团三营奉命阻敌前进。是夜,任 务完成后,三营趁雨夜后撤。撤退时,营长负伤,全营伤亡惨重,能战斗的士兵已不足百人。
   正在这时,一士兵猫腰走近。林匡闻声转脸。
   这是一名二等兵,有一张年轻的娃娃脸。
田林生:长官,脱下衣服烤烤吧。
林匡(将笔和笔记本放在一旁):好吧。
   动手解开上衣的林匡。他把上衣递给士兵。
田林生:裤子,长官。
  又开始退下裤子。
林匡(将裤子也递给对方):谢谢。
   士兵蹲入一旁,开始烘干林匡的军衣。
林匡(对众人):谁有烟?
张德才:有,长官。
   那士兵一边应声,一边从行军包中取出一包用腊纸裹着的纸烟,隔着篝火递了上来。林匡抽出一支,递了回去。
   张德才随后从火堆里取出一小截燃着的树枝,凑近林匡,为林匡点燃香烟。他是一名中士,有满脸的络腮胡子。
林匡:多谢。
张德才:不用谢,长官。
   林匡刚抽了几口,就见营传令兵弯身钻了进来。
传令兵:王连长,营长要见你。
   林匡掐灭香烟,起身。
林匡:我马上就去。
   说着,他从田林生手拿过还未烘干的军衣、裤,手忙脚乱地穿上。

114.山洞与山洞之间的杂树丛
   冒雨穿越其间的林匡。

115.另一个山洞
   这是一个较大的山洞。由于大而宽敞,所以比较干燥。这里也燃着篝火。但篝火映出的,却是满地伤员的身影。几个救护兵正在忙碌,为伤员作简单治疗,或重新 包扎伤口。
   林匡走入。他走过在呻吟的伤员,在其中的一个担架前站定,蹲了下来。
   朝林匡微微扬了扬手的邱营长。邱营长军衣敞开着,腰部扎着绷带,绷带已被血水染红。
林匡:长官——
邱营长:你来了。在我身边坐一会儿。
林匡:是,长官。
   他说着,在邱营长的担架旁席地而坐。
邱营长:有烟吗?
林匡:有——
   他从军衣口袋里掏出吸过几口的大半截纸烟,看了看,把它捏整齐,然后递上。
邱营长:点上吧——
   林匡点了点头,转身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着的枝条,点燃纸烟,吸了一口,然后把纸烟送到邱营长嘴上。
   邱营长深深地吸了几口,慢慢地把闭上眼睛。
邱营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感慨地):呵,真好啊。
   随后,他用还能动弹的右手将烟从嘴上拔出,递还给林匡。
   林匡接过,吸了一口,又把烟递给邱营长。

116.同上
   又把烟递给林匡的邱营长。但这一次林匡没有吸,而是捏在手中。他有所期待地注视着他的长官。
邱营长:是的,我有话要对你说。你能估计一下吗,如果照此速度行军,什么时候能够到达永丰桥?
林匡:因为都是山路,大约需要三到四天,长官……
邱营长(打段他的解释):如果没有我们呢?如果你们能轻装上阵?
林匡(起身):不,长官……
邱营长(略略提高音调):把我们留在这里,这里很安全,等部队反攻时再来接我们。这是我的命令。你必须听从指挥。
林匡:不,长官,你在说胡话!
邱营长(右手支起上身,大声地):这是命令!我是指挥官!
林匡(声音比他更高):我拒绝服从!长官!
邱营长(无力地躺下,声音略低):你为什么要拒绝?难道要让所有人都死在一起吗!拖着我们你们能走多快?日本兵很快就会发现的,他们的侦察机整天都在我们头上飞,你们突围,至少还有希望!
林匡(顿了顿,然后坚定地):不,我们是兄弟;我们生死相依,长官。

117.同上
   长时间的鸦雀无声。所有伤员都将目光转向同一方向,就是邱营长躺着的地方,包括原来还在痛苦呻吟的那些士兵。
  林匡的手仿佛被蛰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扔掉那已烧及手指的烟蒂,沉思片刻,又在担架边坐了下来。
   仰望着山洞顶部的邱营长。他的视线好象穿透无尽的山体。
邱营长: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林匡:你能说给我听吗?营长?
邱营长:你还有烟吗?
林匡:嗯,没有……
邱营长:算了。

118.同上
   继续凝望着邱营长的林匡。
邱营长(仍然仰望着山洞顶部,目不转睛):……南京一战,伤兵太多了,根本来不及转移。我那时就在挹江门下关码头;我在下关江边码头整整躺了两天两夜。我周围全都是 受伤的兄弟。有人死去,他们……没能坚持住。
   慢慢移动左手的林匡。他的左手轻轻按住邱营长的右手。
邱营长:我炸裂的胸口象刀割一样疼。四面都是炮声,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一阵昏迷一阵清醒,时间……也好象不动了,就象躺着的我,一动不动。天很低,好象一抬手就 能摸到。可是我的手抬不起来。一到晚上,黑沉沉的夜几乎就贴着我的脸……那天夜里也下着雨,是朦朦细雨。我满脸是水,我……想到了死。
林匡:长官……
邱营长:让我说下去。那时江面已被日军飞机封锁,船过不来,我们都会死,一个接一个地死。日本兵打过来,我们也是死……那一夜我真想大声喊叫,让自己人给我一枪!你知道等死的滋味吗?比死还难受。拂晓前,船终于来了——我真幸运。可是,那样的幸运会一直跟着我吗?会吗?你说,会不会?
   泪水在他的双眼中滚动。
   林匡双手握住邱营长的右手,提起,轻轻地摇了摇。
林匡:会的,长官。

119.狭谷·上午·晴
   数架日军战机低空掠过。日机远去。
   日机在远处层嶂叠峦后消失。日机消失处,爆炸声接连响起。紧接着,烟云腾起,越上山岗。炮声隆隆,在远方震响。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峡谷间,三营后撤部队的一个突前分队出现了。
   这是一个由十名士兵组成的小队,他们拉开一条散兵线,手持“汤姆生”M1921冲锋枪,边走边朝四下观测。
   走在队伍前列的是张德才。紧挨着他的是田林生。他们缓步朝此推进。

120.同上·山林近侧
   当前方突前分队走出约百米转身发出安全信号之后,从南田铺撤出的阻击部队走出树林,开始穿越这空旷的谷地。
   走出一阵之后,在队伍前列的林匡止步,举目向前。
   显然,那是一片曾经发生过激战的战场。在一个几乎被炸平的小山头,树丛尽毁,光秃秃的,象被大火烧过一般。在那些被炸翻的树桩和弹坑中,满目尽是倒伏的 尸体。那是中、日双方士兵的尸体,他们尸骨不全但仍纠缠在一起,明显地曾经历殊死搏斗。那些尸体层层叠叠,面目全非,难辩敌我。
   四处还尽是被毁的军械,包括插入尸体的枪刺和带血的军刀,以及被炸开胸膛和支离破碎的日本军马。
   重新起步上前的林匡。
   跟上的部队。这是一支不到两百人的部队。这确实又是一支伤兵居多的队伍。队伍中有一些战马,它们显然是被缴获的日军战马。但它们现在的用途不是驮伤员就 是拉着用树枝扎起的拖撬。
  拖撬上的重伤员。邱营长也在其中。
  拉拖撬的马。它们的马蹄显得很笨重。
  一些能走的轻伤员相互搀扶着,艰难跟上。

121.山崖·溪流奔涌而下
   几乎是踏尸前进的杂乱的九五0团三营士兵的步履和沉重的马蹄,及战马的响鼻声。
   日本战马拉着拖撬走过。

122.乡间的土路·午后
   走在有伏尸和倒伏军旗的农田和被炸毁的村庄之间的撤退部队。他们所到之处,满目沧痍,除了尸体,空无一人。
   部队路经之处,还能看见阻击用的简易工事。工事已被炸毁,中国守军的尸体伏卧其上,机枪和迫击炮七零八落,支离破碎。
  有的被毁农舍仍在燃烧。
   走在队伍中的林匡。他的脚步很沉重。

123.山坡·下坡路段上的小路·黄昏
  这是军用望远镜中的画面。望远镜在移动。被炸得坑坑洼洼的公路清晰可见。公路上还有被毁的中国军队的运输车辆。军车有的支离破碎,有的被炸翻在公路一侧的路基 下。还好几辆军车前后相堵,七歪八斜地拥作一团。
  远方,仍有隆隆震响的炮声。前方硝烟仍在腾起,弥漫,经久不散。
  军用望远镜快速移动,转向稍近处的一条狭窄山路。
  这是一条绕山坡而行的土路。在土路和公路连接处,一个孤零零的村庄扼守其间。

124.山坡·树林
  放下望远镜的林匡。他身后是一群和他一样蹲在树丛中的军官和士兵。其中有几名军官继续借助望远镜观察前方地形。很显然,他们距离公路还相当遥远。林匡转身,蹲下,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展开地图。现在能看清楚了,这是一份五万分之一的日本军用地图,上面每一座山头每一条溪流每一个村庄都描绘得十分清晰而又具体。林匡在地图上找到了那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公路,以及山路和山坡上村庄。
军官之一:这是我们的必经之地。我们现在的方位在这里,距公路大约七、八里。
军官之二:我们必须连夜沿公路撤往永丰桥,否则就将陷入敌军包围圈。
林匡(指着地图):目前唯一的出路是,王家村——
军官之二:那是一个空无一人的村庄。
林匡:但愿真的空无一人。
军官之一:那里的老百姓早在战役爆发前就撤走了。
林匡:那么,日本兵呢?他们会不会驻扎在那里?
军官之三:不可能,他们的阵地在龙头沟以南五公里处。
  林匡把望远镜递给那个军官。军官接过望远镜,举起,转向。

125.王家村 
  这是望远镜中的王家村。村中错落的民居。其中,有几个烟囱炊烟袅绕。
军官之三(画外音):是村民。他们回来了。
林匡(也是画外音):看到了吗?前方有一片杂树林。在情况不明之前,部队到达那片树林后原地待命。我带一个分队搜索前进,三排在我身后两百米保持警戒,如遇敌军阻 截,立即上前策应,掩护撤退。
军官之一(画外音):是。

126.王家村附近山路·傍晚
   落日余辉下,一排身影出现了。这些身影之间距离间隔很长。待到很近处,才能看清那是持枪前行的九五0团三营部分撤退士兵。他们无声无息地接近经过村庄的道 路。他们显然是先遣搜索分队。
   走在这拉长的队伍中间的林匡。他手持步枪,边走边朝前观望。
   这是一支不到二十人的队伍。但他们是战斗部队,都平端上好刺刀的步枪或汤姆逊冲锋枪,处于临战状态。

127.同上·天色已暗
   村庄已近。但这村庄却出奇的宁静。那些冒烟的民房越来越近,但整个村庄仍无人影,并且毫无声响,包括鸡犬之声。
   村口的两株高大粗壮的银杏树。
   树下,先遣搜索分队缓慢通过。士兵们闷沉的脚步声和轻微的军械碰击声。微弱的星光下,这条变得相对宽阔的道路穿越村落,朝前方公路延伸。
  毫无声息的、黑越越的村庄。
   林匡感觉有所不测,忽然停步,转身,朝后猛一挥手。
林匡(低沉地):停止前进!
   在他的命令下,整个队伍立即四下散开,蹲下。
林匡(继续发出命令):后撤!
   他话音刚落,一颗照明弹呼啸着升向半空,爆炸,闪亮,紧接着,又是一颗……照明弹照亮前方道路,先遣搜索分队的士兵在照明弹持续的光照下暴露无遗。与此 同时,土路沿线的民居、树丛或岩石后的日军机枪、步枪同时开火,先遣搜索分队有几人中弹,倒,其他士兵则大叫着“有日军”,跳入路旁的沟渠或闪入树后,躲避敌 方火力。
   几乎与此同时,后面的士兵立即散开或卧倒,但敌方的火力已朝此延伸,有人中弹,大叫着倒下。
   又一颗照明弹在空中爆炸,把整个村庄及其道路照得雪亮……

128.同上
   先遣搜索分队开始组织起零星反击。但由于是仓促应战,面对敌方密集火力,没有构成很大的威慑力。
   一石碑后,部分撤退士兵聚集于此。
   敌方火力紧随着朝此延伸,压得先遣搜索分队士兵抬不起头来。

129.王家村附近坡地
  后续部队也同时遭到袭击,但情况要比先遣搜索分队稍好。他们开始组织反击。枪林弹雨中,后续部队的机枪喷火。有指挥官还大声疾呼叫喊“迫击炮!快!迫击炮”。与此同时,三名士兵飞奔而来,在黑暗中架起迫击炮。
某指挥官(火光中发出指令):旋角某某度,距离一百一十米,放——
  迫击炮发射,呼啸而去,爆炸,敌阵火光腾空而起。
某指挥官(继续发出指令):放——
  又一发炮弹,在一发炮弹……迫击炮接连发射,顿时把敌方的火力压了下去。

130.村口·银杏树附近
   战火中,有士兵在我方士兵火力掩护下拖着受伤战友撤退至此一堵断墙后。在这里,大部分先遣搜索分队都集中于此。
   前侧,村中的敌军和我方后续部队仍在远距离交火。
林匡:不要慌!机枪掩护,机枪!逐次撤退。
   机枪手闻声赶来,架起机枪,机枪喷火……

131.坡地杂树林中的一小片空地
  三营撤退士兵聚集于此,围拢在邱营长和林匡周围。这时候,枪声暂归平息。
林匡:敌军至多只有一个分队。
邱营长:你说下去?
林匡:他们有三挺机枪,两门迫击炮,集中在磨房、竹林和这排民房几处。如果他们是大部队,就不会这样阻击,而是发动攻击了。
邱营长:我们必须冲过去,今夜一定要冲破敌军阻截,否则天一亮,他们就会派出增援部队,到那时我们必然陷入困境。
林匡:我建议把弟兄们分成两队,一部分趁夜分别绕过这里,这里,还有龙沟头,在敌军背后发动突袭,至少要拖住敌军火力,与此同时,突袭一开始,留下的部队立即掩护伤 兵队冲过王家村。事后,所有弟兄必须拂晓前在公路一零一号桥附近汇合。
众军官(不约而同地):好,同意。
林匡(转对邱营长):营长——
邱营长:给我一支枪!
  林匡听罢,解下枪套,打开,拔出手枪,退出弹夹,又推上,然后又把手枪装入枪套,递给邱营长。
邱营长(接过):祝你们——马到成功!

(待续)

 


本文在9/29/2018 9:15:3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75]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15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90]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203]
『剧  本』 军之旅(一)梁木2018-08-16[280]
相关文章:『梁木《军之旅》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75]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15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90]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203]
『随  笔』 我舅父的“军之旅”梁木2018-08-16[27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