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军之旅(二)发表日期:2018-08-16(2018-08-31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20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军之旅(二)
文/梁木
2018年08月16日,星期四

40.营指挥所
   营长黄啸正手持无线电话机大声报告。
黄啸:报告团长,我营已收复浏河以南阵地,我营已收复浏河以南阵地。请指示,请指示……是,是,请团长放心,我营全体兄弟誓与阵地同在,誓与阵地同在!
  通话毕,他放下电话,转身望定几名传令兵。
黄啸:通知各连,坚守阵地,阻敌前进。友邻部队正在朝我部运动。我营和兄弟部队的任务是牵制住藤田进师团,不让日军跨越我阵地一步!
众传令兵:是!

41.三连一排阵地后侧
   炮声中,战地救护队正将几名受重伤的士兵抬上担架。稍后,两名士兵正将一名被炸开胸腔的伤员拖着朝此跑来。
   伤员在声嘶力竭地喊叫。林匡闻声赶上。三人将伤员平放在工事后。稍后,林匡的视线从他血肉模糊的伤口转向他血肉模糊的脸。
   这个人是罗土根。他的喊叫声越来越弱。
林匡(朝后大叫):救护员!救护员——
   一名救护员跑上,一看此景,起身。
救护员(大声疾呼):担架!担架兵!
   但担架兵没有即时赶到。
   救护员见此,打开急救包。他准备先止住大出血。
罗土根:我……不想……死,排……长,我不想……死……
林匡:你不会死!不会……
   救护兵取出大卷纱布,压住罗土根的伤口。
罗土根(声音变得嘶哑):有……有烟吗?
林匡(略顿,随后起身环顾四周):香烟?谁有香烟——
救护员(再次大声疾呼):担架兵!该死的,快上担架!
   有人递上一根香烟。林匡接过,叼在自己嘴上,划火柴,但没亮。
罗土根(忽然不叫了,稍显平静地):我……要是……死了,你……回老家……顺便……去一次柳州,长……官——
   林匡停下,对他静注片刻,点了点头。他又划火柴。这次火柴点燃了。
   他吸了一口,然后把点燃的香烟插入罗土根的口中。
   正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呼啸声由远而近……一声巨响,一颗炮弹在近处爆炸。
   林匡、救护员及另几人条件反射般地伏倒在地。
  紧接着,又有数发炮弹在附近爆炸。被炸起的沙土飞扑而下。
  爆炸声后,当林匡起身,看到罗土根已一动不动了,他的身上盖满沙尘。但那支烟仍紧紧地叼在他嘴上,冒出一缕青烟……
林匡(泪如泉涌地):我……会去的,老——乡。

41.还是我军阵地·次日·晨
   越来越响的轰鸣声中,数架日军攻击机低飞而至。
   阵地上,不时传来各类轻武器对空射击的枪击声。但日机毫无顾忌,它们盘旋、俯冲、又腾空而起……其间投下炸弹。炸弹在阵地四处爆炸!

42.三连阵地
   爆炸声震耳欲聋。
   掩体下,是抱枪不动,倦缩成团的士兵。
   一掩体被炸飞……几名士兵被炸飞。而活着的士兵破土而出,猫腰沿战壕转向另一掩体。
   又一掩体被炸……另一掩体被炸……
   一顶钢盔垂直而下,掉落在林匡脚边。
  林匡伸手拾起,咬牙切齿。

43.同上
  日机掉头飞去。爆炸声渐渐沉寂。
  林匡翻身钻出掩体,进入战壕,朝前观望。
  各类掩蔽处,士兵们纷纷抖落沙土,奔入各自的战斗岗位……

44.同上
   日军进攻部队潮水般地奔涌而来。
   与此同时,日军的野战炮在延伸射击,接连不断地在我军阵地前沿爆炸,红光照天。

45.我军迫击炮阵
   迫击炮排炮齐发 。
   迫击炮弹飞向敌丛,发出惊天动地的震响,把进攻的日军炸得血肉横飞。

46.三连阵地前沿
  密集的火力网。
  进攻的日军一排排倒下。但后续者源源不断,蜂拥而来。同时,日军的机枪、步枪和迫击炮也喷出火舌,扫向我阵。
  守军士兵纷纷中弹,伏面而倒。

47.同上·上午
  日军前锋攻破一翼,冲入战壕。
  火花中,林匡端起步枪,插上刺刀,直冲而上。
  其他士兵也纷纷端起上了枪刺的步枪,紧跟而来。
  林匡和他的士兵蜂拥而上,截住日军……双方士兵在战壕上下短兵相接,决死格杀……

48.同上
  血光中,林匡从一名攻入前阵的日兵腹中拔出刺刀,后退一步,站定,环顾左右。
林匡(声嘶力竭地):机枪……
  他话音刚落,王静生已一跃而起,端起机枪朝日军扫射。紧接着,我军增援部队赶到,排枪齐发……阵前,大批日军措不及防,纷纷倒于枪林弹雨之下。日军仓惶而退。

49.同上·战壕内·夜
  在战斗间隙,林匡正对一名士兵口授指令。
林匡:……快去报告营长,连长已为国捐躯,连附也身受重伤,全连兄弟伤亡超过半,请营长务必派兵增援,火速增援!

50.同上·深夜
  此刻,阵地前沿相对平静,只有在很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零星的枪炮声。星光下,三连幸存的士兵正在加紧修复工事。
  与士兵一起挥铲加固掩体的林匡。
  正在这时,去营部的士兵赶回阵地。他来到林匡跟前。
士兵:报告长官,营长任命你为一营三连代理连长,集合所有兄弟,作好反攻的准备。
  说着,他将一纸公文和一块手表交给林匡。林匡接过,匆匆一阅。
林匡:援兵呢?
士兵:没有。营长……他也负伤了。
  林匡沉吟片刻,抬起头,望着陆续围拢过来的士兵。
林匡:弟兄们,我团三营已在我营左翼完成部署,保安团的两个连也已作好进攻的准备,五二二团很快就要到达张华浜西侧,现在我以一营三连代理连长的名义命令各位兄弟就地休息,十一时随全营出击,收复沿江阵地!
  无动于衷的士兵。
林匡:休息——

51.阵地·深夜
  林匡腕上的夜光表。手表上的时针正走向十一时。
  林匡抬头望天。
  稍后,阵地上空忽有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紧接着,又一个……与此同时,阵地上顿时吼声四起。吼叫声中,我军士兵跃出战壕,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敌阵。

52.两阵之间的战场
   蜂拥而上的我军士兵。
   日军机枪喷火。冲锋陷阵的我军纷纷士兵而倒……

53.日军阵地前沿
  日军阵地的交叉火力将中国士兵阻挡在一片废墟后。
  林匡匍伏前进,突然一跃,冲向另一段残垣。众士兵也随之跟进。
  正在这时,一传令兵猫腰奔近林匡。
传令兵(气喘嘘嘘地):王连长,营长命令,立即停止进攻,停止进攻,全营趁夜撤至罗店阵地。
林匡:什么?
传令兵:撤退!五二二团没有赶到!他们遭到日军阻截!
林匡:为什么要撤到罗店?
传令兵:这是师部的命令。我部前方出现两个联队的增援敌军,他们正朝我左前方移动!
  日军的机枪在继续扫射。
林匡(默然许久,低沉地):执行命令。

54.次日·罗店附近小路·晨
  路上,零落的一营士兵正朝前进发。队伍中有不少担架。另一些受伤的士兵在其他士兵的搀扶下艰难地行进。全营仅有很少士兵不扎绷带。
  稍远处,不时有日军纵深炮弹飞来,作骚扰性攻击。
  行走在队伍前列的林匡。他忽然停步,朝后挥了挥手。几名士兵跟上,随林匡奔上前去。

55.小路左前方稻田
  一辆翻覆在巨大弹坑旁的吉普车。
  林匡率众赶到,用力拉开车门,七手八脚地将压在车内的一名将官及他的副官和驾驶员从中拖出。
  稍后,那将官被扶至一旁。他好象没有受重伤。他活动活动还在流血的右腿,挣扎着站起身,试着朝前走了几步。他是第八十七师师长王敬久。
  在王敬久走向一边站定的同时,随着林匡一声叫喊,吉普车“噌”地一下,被士兵们翻了过来。
  王敬久有些惊异地闻声转脸。他看到受了轻伤的驾驶员爬上车座,开始发动,一次、二次、三次……吉普车引擎终于响了起来。
  他走到林匡跟前,赞赏地看着对方。
王敬久:你是哪一部的?
林匡(举手敬礼,放下):报告长官,第八十七师五二三团一营三连少尉代理连长王扶民。
王敬久(握住对方的手):多谢了。你们营长呢?
  正在这时,一副担架抬着营长黄啸朝此走来。担架上,身负重伤的黄啸用力挺起上身,抬手举向额部。
黄啸(艰难地):长官……
王敬久(一把按住黄啸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别说了。你们一个营挡住了两个日军联队的进攻,辛苦了!一营还有多少弟兄?
黄啸:算上……轻伤的,一百五十九人。
王敬久:还顶得住吗?
  黄啸略略思索一会儿,随即朝林匡招了招手,示意让他回答。
  林匡上前,朝黄啸注视片刻,随后转身,面对王敬久。
林匡(坚决地):能,长官!
王敬久:好。
  说着,他接过副官递上的公文包,打开,起草命令。
王敬久(边写边对林匡):派一部弟兄把黄营长送往临时抢救所,在那里等待转运后方;一营其余官兵缩编成一个连,由王连长指挥,火速赶往月浦阵地,暂归蔡炳炎旅长指挥。战后归还建制。
  说完,他的命令也起草完毕。他将命令交给林匡。
  林匡接过,后退一步,敬礼。
林匡:王扶民听命!
  王敬久没有还礼。他一把抱住林匡,久久无言。

56.土路·岔路口
  担架旁,林匡和黄啸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黄啸:弟兄们……都托付给你了……
  林匡无言,泪如泉涌。他用力点头。
  担架朝前移动。林匡松手。
  林匡的眼睛。他的视线在移动,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57.月浦·我军阵地·凌晨
  十余架日机掠过前沿阵地,来回俯冲,掷弹。
字幕:月浦  我军阵地
   火光和战尘笼罩着整个画面。但一面残破的军旗仍然迎风猎猎。
   日机炸毕飞回。我军士兵复出阵地,举枪对准前方。
   前方,日军以一排战车为前驱,无数士兵紧随其后,朝阵地逼近。
   双方接战。我军阵地迫击炮、机枪、步枪万弹齐发……

58.同上·日落
   暂时恢复平静的战场。战壕内,林匡正和士兵打盹。正在这时,旅部传令兵沿战壕急奔至此。
  林匡惊起。
传令兵:报告连长,增援部队已经赶到,蔡旅长命令你部随全旅一起出击,夺回罗店阵地!

59.罗店附近阵地·夜
   在水银泻地般的枪林弹雨中,蔡炳炎旅官兵顶死冒进,直扑日军阵地,杀声震天。
   进攻的队伍中,手持步枪冲向敌阵的林匡。
   日军炮弹在爆炸。
   继续突击的我军士兵。
   一颗炮弹在林匡附近爆炸,腾起的火光将他吞没……
   蜂拥而过的我军士兵。
   我军士兵冲入敌阵……
解说(画外音):虽经苦战,但终因中日双方军力悬殊,三个月后,上海陷落。第八十七师撤至镇江一带。幸存的伤员转至各后方医院。身负重伤的林匡也在其中……

60.福建古田·某野战医院·夜
  马灯下,林匡躺在临时手术台上。在手术台两侧,站着一名军医和两名助手。
字幕:福建  古田
  林匡额上的青筋在勃勃跳动。
军医:伤口已经溃烂,弹片夹在左侧腿骨内。必须马上做手术,否则,你只能有一条腿了,少尉。
  林匡无言地点了点头。
军医:可是……麻药很紧张,实际上……没有麻药。
  林匡闭上两眼。但很快又睁开眼睛。
林匡:没关系,来吧——
军医:你要喊,喊,不要憋着,叫出声来,一定要叫出声来!

61.野战医院军帐外
   沉寂的夜空,星光在闪耀。
林匡(画外音,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啊……
   林匡的喊声划破夜空,震遏流云……

62.福建古田·山野·清晨
   层嶂叠峦在云中移动。

63.山谷
   悬崖峭壁,一瀑直落而下。
   谷底,涓涓细流汇聚一处,缓缓而走。
   山林。鸟鸣山涧。一兀立的巨石上,左臂吊在胸前,右手支着一根木棍的林匡站立,遥望前方。
   前方天空,北雁南飞。

64.野战医院·某帐中
  行军床,林匡将纸放在在膝上的背包上写家书。
林匡(心声):父亲大人,儿身在远方,在此恭请安康。
  他停笔,看了看帐外,再次提笔疾书。
林匡(心声):淞沪战败,上海陷落,日寇一路猖狂进逼南京,儿身为男儿不能保家卫国,御敌以国门之外,羞愧难当,肝胆俱裂……
  他又停笔,低头闭目。两久,他才抬起头,继续奋笔而书。
林匡(心声):儿甚为担忧,不知家中父母弟妹境遇如何。请一定……保重。
  他又停笔,抬头遥望帐外的天空。稍后,又提笔。
林匡(心声):儿曾负伤转入后方医院。现伤口渐愈,即将重返战场。儿一定奋勇杀敌,以告慰家乡父老。
  又将信放入信封,将信封放入背包的林匡。
  被打开的背包,其内已有好几封未寄出的家书。

65.野战医院某病房·夜
  这原是民居大院,现已征用为陆军野战医院临时病房。这里条件稍好,有许多军衔较高的受伤军官在此疗伤。
  微弱的灯光下,在排列相对宽松的病床与病床之间,林匡以手支着木棍,绕床而行。
  某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黄啸用仅有的一只左手支起上身,笑望渐渐走近的林匡。显然,黄啸已被截肢,只有一只手了。
  林匡在他床边站定,举手敬礼。
林匡:营长。
黄啸(用仅存的左手握住对方的手,使劲摇了摇):看到你伤好得这么快,真是嫉妒啊!
  默然无语的林匡。他站着一动不动。
黄啸(拉着他的手不放):昨天刚刚得知师部的嘉奖令,祝贺你晋升中尉。
  林匡的眼睛。他泪如泉涌。他的泪水滴在黄啸的手上。
黄啸(松手,仰面躺下):我也很难过,但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恪守军人的天职,勇敢战斗……多少兄弟倒下去了。但整个战局并非我们个人所能左右。我们都很勇敢!
林匡:是的,营长……
黄啸(又挺身而起,大声地):我们都不怕死!
林匡:是的,营长。
黄啸(又躺下,哀叹地):可是我们战败了……我们没守住上海。
  他闭上眼睛。在他紧闭的两眼,泪水夺眶而出。
  凝视着黄啸消瘦的脸庞的林匡。
林匡:我……知道战况,日军已兵分三路朝南京进逼。我想,营长,八十七师极有可能退守南京。
  黄啸睁开眼睛,注视林匡。
黄啸(沉思片刻,转过视线):很有可能。我们八十七师“一二八”以来一直驻守南京,熟识那里的一山一水……
  林匡上前一步,扔下手中的木棍。
林匡:营长,我恳求你以长官的名义请求上级让我提前出院,赶赴南京前线!
  一阵激动的黄啸,他再次起身。
  林匡上前,欲扶住他。黄啸拉住对方的手,紧紧握住。
黄啸(激动地):好,王扶民,好样的!

66.同上
   目送林匡朝门口走去的黄啸。正当林匡即将跨门而出之时,黄啸突然叫住了他。
黄啸:等一等。
   闻声停步,转过身来的林匡。
   黄啸以左手指着林匡身上的背包。
黄啸:把你的背包留下,我们彼此交换,留作……纪念;我可能上不了前线了,永远……上不了了。
   说着,他拿起身边的一个皮制军用背包,慢慢举起。
   林匡一阵激动,大步走回,蹲下身子。
林匡:营长……
   一把拥住林匡,紧紧地抱住他的黄啸……

67.南京城头·上空·白天
   日军战机编队轰鸣着飞向前方。
字幕:南京  我军外围阵地
   日军战机编队遮蔽了整个画面。

68.同上·远眺
   日军战机俯冲投弹,南京城外黑云翻滚……

69.南京郊外·日军炮兵阵地
   一排排大口径野战炮对准南京,排炮轰击。

70.南京外围·日军步兵阵地
   在飞机和炮兵轮番攻击的掩护下,日军战车出动,向守卫南京外围阵地的中国守军奔袭。战车后,是铺天盖地的日军步兵。
   稳步向前的日军步兵,枪刺如林。
解说: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日,占领南京外围阵地的日军开始对复廓阵地展开猛烈进攻。进攻的日军步、炮、空协同作战,由南向东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南京猛攻。中国守军虽奋死抵抗,但伤亡惨重,节节败退,战事危急。
   日军的战车和步兵逼向南京。日军炮火向城内延伸……

71.京杭国道·下午
   几辆运送军火的卡车在公路上疾驰。
   卡车驶过,卷起沙尘。沙尘迷漫中,沿途可见残破的村庄,倒塌的房屋和成片的瓦砾。
   公路上,还有运送军队给养的马车和步兵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上,我们看到了林匡,他正搭马车前往南京。他没有武器,只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军用背包。这个背包较新,是牛皮制成的。
   远处的炮声。大地在震动。

72.光华门附近·某部作战指挥所外·掩蔽部
   掩蔽部外,指挥部参谋人员钻进钻出,忙乱不已。
   一边,是来回走动、焦急不安的林匡。正在这时,一副官模样的军人出现,走近林匡。林匡急急迎上前去。
副官:实在对不起,我没法查清五二三团的确切方位……
林匡:这怎么可能?那是整整一个团!
副官:情况确实是这样,通讯完全中断,无法联络……一团糟!
   林匡转身,朝外走去。
副官:中尉,随师部一起行动吧。
   林匡停,但没转身。
林匡(转过脸,摇头):不,我要找到五二三团。

73.某炮兵阵地 ·傍晚
  阵地上,一排普福斯山炮炮口喷火,炮弹呼啸而去,射向敌阵。
  与此同时,日军炮弹也不断在近处爆炸。
  爆炸声中,一山炮被毁。又一山炮被毁……火光冲天,红烟腾空而起。
  林匡穿越硝烟,在火光中疾奔……

74.炮兵指挥所
  林匡奔临至此,拦住一位参谋。
林匡(大声地):请问,八十七师五二三团阵地在哪里?五二三团!
参谋(也是大声地):不清楚!
林匡:什么?
参谋:没有联络!没有任何联络;我们也是整整两天没接到任何命令了,没有接到任何作战命令!
  说着,他转身欲往。
  林匡再次拦住他。
林匡:请问你们是第几师的?
参谋(止步回首):八十八师炮兵团。喔,对了,昨天听说五二三团在中央体育场附近,可现在就说不清了,变化实在太快了!

75.吴王坟附近·临时裹伤收容所·深夜
   暗淡的灯光下,林匡在躺满伤员的担架和铺板间缓慢走动。这里有许多受伤的官兵。
   在继续搜寻的林匡。忽有一人在轻声呼唤。
受伤军官:王扶民!王连长……
   林匡转身,朝那人摸索而来。
林匡:刘副官!
   他喊着,快步走向头部和胸部都缠着带血的绷带的受伤军官。在受伤军官的担架前,林匡伏身,按住对方的手。
受伤军官:你怎么来了?伤好了?
林匡:部队……怎么了?
受伤军官:敌人炮火猛烈,我们……死了许多弟兄。部队没有补充,南京……恐怕守不住了。
   林匡喉头梗塞,欲语无言。
受伤军官:五二三团和上级以及友邻部队都已无法联络,守,守不住,退……也不知该往哪里退……
林匡:你刚下来?
受伤军官:大约两个小时以前。
林匡:五二三团还在中央体育场?
受伤军官:不,那里的阵地早已炸平,五二三团原在遗族学校,现在可能在光华门附近的工兵学校阵地。
   林匡听罢,送开对方的手,直起上身。
受伤军官:你别上去;没必要了……
林匡:……
   他转身,面对出口。
受伤军官:等一等——
   林匡复转身,注视受伤军官。
   受伤军官从身边取出连着枪套和弹盒的皮带,递上。
受伤军官:我……用不着了。你留下吧。
   林匡缓缓伸手,接过,低头向他致意。
林匡:谢谢。多保重。

76.光华门附近·午夜
   日军坦克炮口喷火,越过战壕,辗过工事,压倒地堡,响声隆隆地穿过我军防御阵地,朝南京城区驶去。
   在接连不断的炮声和闪光中,无数日军步兵平端步枪,跃上阵地……

77.阵地远侧·土丘
   伏身朝彼处观望的林匡。他泪流泉涌,埋头向地。他双手深深插入沙土。很久很久,他才慢慢爬起,颤动着站立。他仿佛看见,在火光中,在阵地上,五二三团的弟兄尸横遍地,血染沙场……
   他又转向另一侧——

78.我军防御阵地
   日军战车和步兵源源不断地穿越阵地,朝南京城区进发……

79.下关附近江边·凌晨
   数幢民宅在燃烧。黑烟翻滚,沉锁长江。
   江边,各路散兵奔涌至此,前后接踵,混乱不堪。那些军容不整的撤退士兵盲目地朝江岸拥去。
   正在这时,一架日机呼啸着飞临江岸,俯冲,低空扫射。
   地面,机枪声中,我军有士兵接连中弹,倒。
   日机拔空,盘旋,又俯冲而下。
   又有不少士兵倒地。但更多的士兵四下奔散、躲避。也有士兵纷纷举枪,对空射击。一时间,日机的轰鸣声、枪击声、惨叫声和呼叫声响成一片,不绝于耳。

80.空中
   返飞而去的日军战机。

81.长江江南江面·清晨
   这里,波涛翻滚的江面上,载着士兵的舢板、木船、木筏以至原木尽入眼帘。眼下的情况是,撤退至此的士兵想方设法利用一切可以浮起的器具漂浮于江中,随波逐流,浮向对岸。
   对岸,天水一线,不见尽头……

82.江岸·某工厂附近
   散兵丛中的林匡,他漫无目标地在人群中穿行。他的身后是倒塌的工厂厂房。就在那里,一群士兵扛着木板和圆木奔出,冲向江岸。
   仍在散兵丛中穿行的林匡。这时,在他身后某处,有人在呼唤他。
王静生:长官!王连长——
   林匡闻声转首,四处探寻。他看到了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王静生。
林匡:王静生!
   他急欲向他走去,但无奈被其他散兵挡住去路。他左冲右突,夺步上前,终与王静生相见。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还发现和他相遇的还有他的老部下赵得财等人。他站在他们面前,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83.同上
   林匡和他的原部下相对而站,长时间地无语。
林匡(泪花闪烁地):弟兄们……都怎么样了?
赵得财:冲出来的不多,长官,出来的又都走散了。
   林匡转向长江。
  江岸是如潮的散兵和江面上不计其数的各种渡江器具。
林匡:没人组织撤退?
王静生:没有;也没有长官指示怎么退、该往哪里退。他们只下一道命令:撤。
林匡:那你们……
赵得财:我们几个兄弟扎了一个木排。瞧,就在那里。我们在人群中看到了你……连长,一起走吧。

84.岸边·清晨
   江水拍岸。
   无数等待渡江的士兵丛中,赵得财、王静生等人将一个木排推入江中。
   木排一下子沉了下去。
   众人懊丧地惊呼。
赵得财:不要急,马上就会浮起来!
   果然,片刻功夫,木排又浮了起来。
   一见木排浮起,众士兵急不可耐地涉入将中,争先恐后地爬了上去。木排颠簸着,但没能挡住求生心切的士兵。
   呆立一旁的林匡。
   赵得财、王静生等人回望林匡。
王静生:长官,快!
   林匡犹豫片刻,下岸,涉水登上木排。
   众人划动行军铲和木板。
   木排摇晃着离岸,缓缓前行。

85.靠近江南一侧的水面
   各种渡江器具随波逐流,在林匡等人所在木排前后左右忽隐忽现,向彼岸漂浮……

86.同上·下游方向
   空中的轰鸣声。一架日机突入画面,俯冲而来。
   日机机头上的机枪开火……

87.同上·沿岸江面
   密集的子弹打在江水中,打在渡江士兵的木船和其他漂浮器具上,有几名渡江士兵中弹,跌落江中……

88.同上
   日机再次飞临,在渡江木船和其他漂浮器具间穿行。 日机机枪喷火……

89.林匡所在木排
   子弹在木排前侧溅起水花。
   林匡和众士兵拼命划“浆”。
  一排子弹射来……王静生中弹,翻落江中。
  又一排子弹射来,正用力划动行军铲的赵得财突然闷叫一声,行军铲掉落,他以一手捂住胸口。
林匡:赵得财!
   血染近侧一边的江水。
   林匡丢下木板,一把拉赵得财。赵得财坚持着、坚持着,慢慢地身体前倾,伏倒在木排上。
林匡:赵得财,坚持住!坚持——
   继续射来的机枪子弹。
   林匡愤怒了,他一跃而起,拿起赵得财身旁的步枪,打开枪栓,举枪,对空射击。他的射击动作完全是不顾一切的,是出于一种绝对的信念。他打完五发子弹,很沉静地又压上一个弹夹,再举枪,射击。
   似乎其他一切都已静止,只有林匡一个人在愤怒地射击;他的枪口喷火,又是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五发……

90.长江北岸·夜
   随零落的士兵艰难地涉谁上岸的林匡。他依然提着那支步枪。
   在一片芦苇丛前的浅滩上,林匡停步,缓慢转身,遥望江南……

91.长江南岸·南京城上空
   火光冲天,烈焰熊熊……
解说:经过数旬激战,日军攻陷南京……南京城内大火连烧数月,无数中国军人和平民惨遭杀戮……

92.北岸·浅滩
   林匡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倒在水中,整个身体沉重地伏了下去。良久,他才抬起头来。江水和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93.浦口·铁路沿线·白天
   三五成群的撤退士兵沿着铁路线零乱地朝北走去。
字幕:江北  浦口附近
   士兵队中的林匡。他慢慢地侧转过脸。
   在他的视线中,在稍远处与铁路差不多并行的公路上,是联成一线的马车、手推车和无数徒步前行的士兵。
   低头看路的林匡。
   杂乱的脚步,以及杂乱的军队……

(待续)

 


本文在8/31/2018 3:30:0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71]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152]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86]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168]
『剧  本』 军之旅(一)梁木2018-08-16[276]
相关文章:『梁木《军之旅》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71]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152]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86]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168]
『随  笔』 我舅父的“军之旅”梁木2018-08-16[27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