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泥藕的羞惭发表日期:2018-07-31(2018-08-03修改)
作  者:李彦出处:原创浏览8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泥藕的羞惭
文/李彦
2018年07月31日,星期二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7月28日 第 11 版)   

泥藕(Neal)是学校的清洁工,多少年了?不清楚,反正20多年前我来时,他的身影已经在走廊里晃动了。

泥藕令人过目难忘,并非时下流行的标准“高富帅”,而是因其独特的姿态。见过的黑人不算少了,但像他这种形销骨立、从头到脚不见一丝赘肉、四肢轻盈灵巧如一只蚂蚱的,确为罕见。

无论是走路,还是推车,搬运重物,或是与人交谈,泥藕总是抓紧每分每秒,跳跃双脚,挥动长臂,伸出脖颈,翻动嘴唇,转动眼球,表情极为夸张,像在舞台上表演。每每看到他,总会想起儿子小时陪他看过的一部电影《狮子王》。当然,酷似泥藕的,不是森巴,而是片中一些活泛的配角。

除了姿态,泥藕的饭盒,也吸引我目光。午餐时大家在食堂里围坐,他的饭盒盖子一打开,总会引来艳羡。红辣椒,紫茄子,粉大虾,青木瓜,白米饭,令人垂涎。

“健康饮食,当然,当然。”泥藕频频点头,如小鸡啄米。“但归根结蒂,要靠动。我从早到晚,四肢不停。”

跳跃,走动。也许真是灵丹妙药。二十多载春秋,一晃即逝,眼看着周围的白人同事一个个发福、松懈、倦怠、迟缓,最终在告别会的歌声中含泪惜别。然而,泥藕一如既往地轻盈、灵动。只是仔细观察时,才能发现,他那永远剃得光洁的头顶上,新冒出的曲卷的发丝,已悄然褪色。

泥藕总是清晨即起、洒扫庭除的那一个。多年前的一个清晨,迎头碰上,他面露羞惭,告诉我,“昨天你丢在垃圾桶里的茶叶盒,真漂亮。我捡出来,拿回家去了。”

感到他眼中的紧张和愧色。我匆匆拉开抽屉,找出一盒未启封的中国茶叶,送给了泥藕,感谢他每天为我服务。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扯起了一般人尽量避免的私生活。

泥藕说,他离婚多年了,很享受单身汉的快乐。

“要女人做什么?我自己会打理一切,做饭、洗衣、清洁、挣钱,此外还有什么?对了,你若是忙不过来,我可利用休息日去你家,帮你清洁厨房厕所。专业服务,收费合理。嘻嘻。”

我也笑了。这个锻炼身体的宝贵机会,还是留给自己吧。

要女人做什么?是啊。 “泥藕,你有孩子吗?”

“有个女儿。早已长大,离家工作了。”

谈到婚姻,泥藕那一向煽动飞快如蜂鸟翅膀的嘴唇,忽然滞涩了。惜字如金,目光闪烁。

泥藕的故乡,在大西洋上的一个岛国。17岁那年,他移民加拿大,不久便结识了一个白人女子。同居3年后,结婚了。36岁那年,女儿出生了。

简洁如电报。眸子里忽闪着防范之光。不再探索了。只是泥藕那夸张的肢体语言、忐忑或者说神经质的表情,依然如故,时不时提醒着一个也许毫无意义的问题:为什么?

前几天,我的办公室地毯不小心撒上了茶叶末。泥藕拖着吸尘器来了。一面清洁,一面再次煽起两片蜂鸟翅膀,飞快地诉说。他的目光落在了案头的镜框上。儿子幼年的小照。

“知道吗?54岁那年,我就办了离婚。女儿从此与我恩断义绝,互不来往。她今年34岁了,也不知她身在何方,是否成了家。反正我把她抚养大,已经尽了自己的职责。唉,由她去吧!我早已学会了放弃,把一切干扰我快乐的因素,都排斥在心灵之外,过自己的生活。”

为什么?我好奇了。

“她妈妈告诉她,我从18岁起就开始抽大麻,把脑子抽坏了。”

愕然。“她是诬蔑你吧!”

“不。是真的。”泥藕摇摇头,目光盯着我,镇定自如。

“大麻?怎么抽?我从没见过。”

泥藕放下吸尘器,弯了细腰,伸直长脖,翘起兰花指,比划着说,“瞧,就是这个样子,要用吸管,从浸泡着大麻的水里吸入。”

明白了。不久前,加拿大联邦政府顶着一片喧嚣,通过了大麻合法化决议,并于今年7月正式实施了。可怜的泥藕,似乎等来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刻。

“你今年多大了?”

“元月刚满七十。”

我再次打量着面前的泥藕,不知道该说什么。大麻啊大麻。


本文在8/3/2018 5:44:3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人民日报》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跨区域跨文化的新移民文学刘俊2018-07-06[73]
『随  笔』 未雨绸缪李彦2018-07-02[81]
『随  笔』 书写中华民族精神的一曲长歌虔谦2018-03-30[199]
『随  笔』 跨界的意义白舒荣2018-04-06[206]
『散  文』 故园春色李彦2018-02-07[28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国家英雄缪玉2018-08-04[29]
『随  笔』 道场刘红园2018-01-28[44]
『随  笔』 追忆与思念:一对抗战官兵的生死情缘李诗信2018-08-11[3837]
『随  笔』 美国“西游记”——读拉里的《孤独鸽》(上)凌珊2018-08-07[44]
『随  笔』 回忆舒巷城一一访问陈浩泉先生陈浩泉2018-08-10[33]
相关文章:『李彦
『随  笔』 未雨绸缪李彦2018-07-02[81]
『散  文』 葬礼上的笑声李彦2018-06-13[219]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再造“白求恩”——加拿大华文文学中的白求恩陈庆妃[①]2018-05-19[104]
『期刊杂志』 《何处不青山》-李彦发表非虚构中篇李彦2018-04-30[198]
『文化信息』 李彦今年四月带领滑铁卢大学瑞纳森学院教育访华团赴京沪两地交流李彦2018-05-04[256]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08-03 14:26:27(第1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准则。
 主人回复 
是的。原文结尾是 :“大麻的是非功过,真格难以评说呢。”
被删除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