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人物访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晋江文学:我们好像真是因为“不专业”,才走到今天发表日期:2018-07-28
作  者:邵燕君出处:原创浏览15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晋江文学:我们好像真是因为“不专业”,才走到今天
文/邵燕君
2018年07月28日,星期六

《文学报》,2018年07月27日   

采访人:邵燕君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

主持人 肖映萱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

受访者:黄艳明 晋江文学站长,网名iceheart

     胡慧娟 晋江文学总裁助理,网名yima

移动时代与IP时代

肖映萱:晋江现在有多少员工?

黄艳明:八十多,不到九十。管理层大概就十个人吧。

肖映萱:这个团队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我注意到其实编辑的流动性还挺大的。

黄艳明:其实我们的编辑流动性很低,所谓的很大是体感吧。我们没有从别的地方拉过人,都是自己慢慢培养,转行,然后学习。包括我们从商务变成产品也是这样。都是摸索着,摸着石头,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很看重用户的反馈。

肖映萱:如果要给晋江发展历史划分几个阶段的话,你会怎么划分?

黄艳明:第一阶段肯定是野蛮生长的阶段,第二是应该是从原创网开始,第三肯定是有VIP,第四肯定是移动端吧,是个挺大的转折。

肖映萱:移动对晋江的影响是从什么时候真正开始的?

黄艳明:有了智能手机影响就蛮大的。有一个阶段,PC的流量基本停止增长了,大部分用户跑到手机。晋江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APP,是2014年有了初版,2015年才比较稳定。当时我们有个WAP站,但相对APP来说简陋很多。有APP后,确实有迅速的流量的上升。

邵燕君:那现在 APP、WAP和 PC的比重大概是什么样?

黄艳明:如果PC一成的话,WAP占比可能少一点,1∶4∶5。

肖映萱:WAP还能占四成啊?!

黄艳明:对,如果算少一点,大概就是1∶3.5∶5.5。

肖映萱:这个比例,我没想到。为什么有了APP还有人看WAP?

黄艳明:WAP等于是一个简洁版,一张图没有,超级省流量。定位的是能上网,不是智能机的手机都可以用。

肖映萱:现在回头看,会觉得后悔APP做得太晚了吗?

黄艳明:这个问题我琢磨过。我查了下资料,掌阅零几年就开始做APP了,我们肯定追不了先,大家路子可能也不一样,掌阅一开始就是做移动端的,这两年反过来要做PC。我跟他们的人聊过,现在为什么做PC,这些东西都没流量了。他们说也是用户反馈,不然好像总觉得没有一个大本营,当然也是因为后来他们也想做原创、做内容了。

肖映萱:今年我们在“网络文学+”大会上看到晋江给的数据,是说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间增了大概25%的新用户。

黄艳明:差不多。

肖映萱:基本都是手机用户吗?

黄艳明:是。

肖映萱:有感受到很大变化吗?

黄艳明:流量收入确实有增长。

肖映萱:那网站的氛围,你们是觉得没有很大变化是吗?

黄艳明:变化不大吧。

肖映萱:但我们可能就觉得,很多文底下出现了很多不像是以前在晋江看文的读者的评论。

黄艳明:有可能,读者的变化相对会更大,但我觉得作者变化相对更小。

肖映萱:我感觉最近一两年晋江的文也的确稍微“小白化”了一点。(编者注:小白指刚开始阅读网络文学、阅读量较少的新读者)

黄艳明:这个事我觉得和整体环境也有关系,比如现在流行甜宠文,很多读者就说现在我就是一点不想看虐文,我生活这么辛苦,不让我看点甜宠我怎么活……就反正不太一样。

肖映萱:您是觉得和现在的生存环境,整个社会的变化有关?

黄艳明:感觉是和整个社会的变化关系更大。

肖映萱:“小白化”不但是因为新用户,是不是还有IP影响?IP让路人粉(编者注:路人指没有深入粉丝圈,多数情况下不带有特殊好恶的读者)知道晋江,他们就进来。感觉近两年,晋江的确因为IP原因被更多人知道了。

黄艳明:因为我们APP上线和IP大热基本是在同时,所以也不太好分清哪个影响更大,可能互相作用。

肖映萱:近两年IP对晋江的影响应该挺大的,你们怎么看待IP?之后会继续往IP方面发展吗?

黄艳明:对于我们文学网站来说,数着指头想,也只有VIP和IP两种变现办法了。我们以前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广告,大概占三分之一,这两年都被视频网站抢走了,现在基本上就剩这两个途径了。如果我们想在IP上更进一步,可能得成立一个影视公司,不光是文学网站的事了。

肖映萱:什么时候广告收入能占三分之一?

黄艳明:2008年商业化之后。但是2010年前后视频网站兴起,广告就让他们都抢走了。其实现在PC端整个流量都变少了,大家都转到移动端了,移动端的APP或者WAP的位置有限,广告多了也太影响用户体验,不再适合放广告了。

肖映萱:现在IP收入是你们大头的收入吗?

黄艳明:将近一半。

邵燕君:现在付费还是最稳定的。

黄艳明:对。

肖映萱:暂时也没想过要在IP方面有进一步的动作吗?

黄艳明:我们还是想继续沿着既定的方向走下去吧。

“年代文”的走红和用户群体的变化

肖映萱:我们一直在做各个女频网站的扫文报告,近半年观察晋江的文,想做一个“年代文”的专题,你对这种以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为背景的“年代文”怎么理解?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火?

黄艳明:其实年代文是一种更加直接突出“金手指”(编者注:金手指指小说主角总是能利用 “正常规则之外的特殊规则”来获得成功的情节)特点的穿越文。回到过去比较穷的年代,拿出预知能力和其他的一些本领,比如上世纪60年代,那时候大家都吃不饱,你怎么带领大家吃饱;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你怎么占领第一波先机。基本上一说年代,你就能够猜到金手指的套路了。你的阅读期待就直接被调动了,期待点特别明确,想看这一类文的直接就进来了。其实女频从2014年之后,就极大地收缩了写男女情感互动这一块的欲望,大家就都写故事去了。

邵燕君:是不是还存在另一方面的因素,女性经过这么多年情感的成长,原来的那个情感上的巨大黑洞,是不是也被补得差不多了。

黄艳明:我觉得也有,但这个进程可能本来没这么快。

邵燕君:我们在考察晋江的时候,一直有另外一条我们称之为 “网络女性主义”的脉络,它跟我们上世纪80年代学校里从西方引进的“女权主义”是两个脉络。但是“网络女性主义”是从最基础的、从满足女性的欲望开始,一点一点在成长,这种成长反而是非常扎实。欲望慢慢也跟着这个社会——整个独生女一代成长起来以后的各种变化有关。女性似乎越来越像男的了,她们对爱情处理的方式、看的比重,也越来越像男的了。

黄艳明:对,包括当年“女尊”(编者注:女尊指以女性为尊的时空背景下进行两性易位书写的女性向网络文学类型)这个类型,也是一种体现。

邵燕君:这个过程里总是有一个阅读的问题,也有一个生活本身的变化。我们先稍微忽略现实社会中女性的变化,光从阅读兴趣上谈,是不是只有一种东西“腻了”,就会有新的东西生长出来?

黄艳明:确实。另外我觉得还跟用户群体有关系,有的网站可能还是原来那些类型,但有的人可能看腻了,就来晋江了。我们也可以明显地感到,晋江用户群的年纪总体是在上升。

邵燕君:有具体数字吗?

胡慧娟:目前18到35岁占大概70%,男女比例差不多1∶3吧。

邵燕君:文学史上会有这样的规律:一个健康的文艺生态,应该先有晋江这种纯的小众的文学爱好者,自娱自乐或者有一些先锋探索,然后慢慢有的会大起来,越来越主流化,包括IP什么的,主流化以后可能进入到商业的文化的主流。我们从文学生态上看,这时有些更小众的分出去,如果正循环的话,则会再回来。那么晋江是否处于这种从原来的业余的小众的到主流方向的发展?

黄艳明:肯定有这个影响。

邵燕君:以后我们会不会觉得晋江是一个更主流的,或者说商业化更深的女性文学网站?

黄艳明:我不太好预判。毕竟很多作者就是因为爱写,可能对他们来说IP是特别遥远的梦。一些中等以上的作者可能会想到IP改编这些,但底层的从地上开始长的作者,还是以爱好为主。

肖映萱:我们一直在做扫文工作,感觉榜单上——主要还是VIP金榜——越来越多还是像“快穿”(编者注:快穿指由穿越小说延伸出的文学体裁,主人公由于某种原因穿越时空,带着任务或系统到另一个时代展开一系列活动,结束之后前往另一世界进行下一个活动)这种容易拿到VIP订阅收入的文霸占榜单的感觉。

黄艳明:这个问题永远都是存在的。就像最早的时候,我们没有VIP的时候,有月榜,年榜,季榜,那个榜上的文章和我们每个月能够卖出去、出版的文章,其实也仍然是两个路子。也就是说一直其实都是两个生态。一部分人就是以网络用户的这种关注度为生的。另一部分人就是以出版、改编这一类为生的。其实一直都有两个群体。

肖映萱:你现在会花多长时间看文?

黄艳明:我们的APP有一个朗读功能,我只要不在思考,我就一直听,用听的方式来“看”文。

邵燕君:听说你是8倍速听的。

黄艳明:我用的是最高速。最高速我还觉得有点慢。我一天刨去思考的时间,大概能听个七八个小时。

肖映萱:其实我们现在也看到了一些同质的网站开始出现,尤其今年5月长佩宣布商业化了。

黄艳明:这些网站,目前来说还不算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吧,也就只能算是同行业的一个新秀。希望大家一起共同发展吧。

肖映萱:我们一直相对来说还是更精英、更学院派的口味,我想要看到的东西,感觉晋江永远也会有,但是随着它盘子越来越大,精英小众的东西就越来越需要我去淘。可能有很多忍受不了它变得更小白了,变得更商业化的一些作者,可能会去这些小的平台。我们之前采访了长佩的站长和版主,她们有一个“二八开”的说法,就是说在一个大的市场里永远有 “二”是代表精英小众的,有一个“八”代表的是大众。当这个平台越来越被挤占的时候,那个“二”就会跑到下一个平台去。

黄艳明:当它越来越主流化的时候,自然有一部分会沉淀在那里,一部分流到另外的渠道里。而且还有一种情况,比如说晋江以前曾经流行过的一些种类或一些口味的文章,现在随着主流的文章的类型有所转向,比如说更剧情化了,这些文章占得比较多了,那些作者可能就会感觉不受到重视,就流到了其他一些网站。这是一个特别正常的现象。这些网站走向商业化转型的时候,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下一轮的流失,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晋江的管理风格与互动氛围

肖映萱:为什么晋江的论坛还一直保留着最初的样子呢?

黄艳明:我们的论坛还挺好玩的呀,就是一个小型的社区的感觉。能看到很多新鲜的事,有新闻,也有关于作者们写作技巧的讨论,有关于文章的一些评论,还有一些家长里短。我一天都在上面看好几个小时。

肖映萱:你会关心论坛,包括其他平台网友的这些评论吗?

黄艳明:会啊,我们到现在还天天在论坛回答问题。

前一阵有人因为合同的事骂我,我就写了一个文章回应。有人说我们这样做特别不专业,我回复他说“你说错了,我们之所以能这样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我们一直不专业”,然后就被好多人骂了。但是我仔细想了半天,真的是一直因为我们都“不专业”,我们所有的选择都不是基于专业的想法得来的。

比如,最早别的网站都有VIP制度了,我们没有,就是因为我们不专业。再比如,有的网站请了一些专业的内容部门,来引导作者应该写什么会更赚钱之类的,我们没有,我们的编辑基本就只负责数据录入,对作者的掌控性很低。因为我们不专业嘛,编辑不太会调教怎么出热文,让作者自由生长。我们好像真是因为不专业,才走到今天的。

肖映萱:晋江的氛围之所以这么好,有困难大家都愿意来捐款,论坛也很活跃,也是因为你说的这种“不专业”,不去做大家眼中商业化的一些事情吗?

黄艳明:也可以这么说吧。我还蛮喜欢大家这样其乐融融的,有什么事就发帖子跟大家交流:“这个事儿现在咱们决定这么办,你觉得好不好?”要是觉得好,咱们就这么办。有的时候我们做一些改动,做完以后大家都骂,我就说那我们再改,怎么改大家说行就怎么改。晋江最值得夸耀的,一个是产品的种类线比较多,再一个就是在这个交流的氛围上,无论是读者与作者之间或者是用户与网站之间的交流氛围,确实相对别的网站来说好很多。

肖映萱:你说晋江的产品种类比较多,怎么保障继续这种特点呢?

黄艳明:一个是制度上,我们是严禁编辑干涉写作的,编辑不会引导作者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当然除了国家规定不能写的,版面推荐的调整上,我们也有意识地去推稍微冷一点的类型。

邵燕君:那还不完全是无为而治,还是有会引导。

黄艳明:要是完全不管的话吧,也会走到一窝蜂扎堆热题材的地方去。

肖映萱:晋江现在跟阅文的关系如何?

黄艳明:我跟阅文之间还是有股权关系的,5∶5的比例,但运营我们一直是独立的。

邵燕君:这5∶5是怎么算?算谁控股?

黄艳明:谁都不控股,商量着来。

肖映萱:现在的状况还是“无为而治”吗?你对晋江的下一步有什么样的规划?

黄艳明:主要还是想找到一个办法,把真正的好书找出来。

肖映萱:其实现在已经有无数的IP公司在帮你们筛选,就是挑选那些好的。

胡慧娟: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好的提取方式,只能靠人工。我们现在想的是,怎么样把这一块用一个更自动化的方式来做。

肖映萱:听起来也就是现在流行说的“大数据”。

胡慧娟:其实他们说的大数据,就相当于我们的金榜。真正想筛选一个好的作品,不是光看人气的这一块,可能还要考虑一些其他因素。我们之前在网友之间征集过,比如说弃文率,这个文是不是从第一章就是五千的点击,到结束后还是五千的点击,那说明它可能曝光不够,但是至少每个看过的人都还好没有弃文。

肖映萱:说到积分算法,刚好想问一问晋江改动了积分算法之后的计算规则。我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个算法的参数,感觉长评的作用好像被减弱了一些。

黄艳明:点击与字数、评论与打分、文章与作者收藏,大概每部分占了1/3,我们做了一个系统的微调,跟原来的结构比谁减弱了,我还真没注意,也可能原来长评占40,现在占到33之类的,也可能。

肖映萱:因为我们一直是很看重晋江的长评体系,这是其他网站都没有的,也是最能让我们看到晋江的土著评论者们自己生发出的一套圈内标准,甚至能够形成一个经典的序列,还是希望能够得到重视。另外作者身份的规定是怎么回事?我看到网上有对它的解读,就是如果我签了作者身份可能我以后连我写一篇论文,版权都得归晋江。

黄艳明:其实是这样,确实我们有合同是这样写的,但是当时签这个合同的目的不是为了去限制他的论文什么的。主要当时确实有不少作者企图跳过合同的约束,我们就改得比较严了。后来网友反应比较激烈,我们就又改了版。你对上一版不满意的话,你可以跟我重签下一版。

肖映萱:晋江的这个互动机制还是很好的。还有就是签约年限的问题,这个也是网上大家讨论和有争议最严重的部分。

胡慧娟:对,确实年限对积分有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其实比以前的要少。以前的有授权的和没授权的区别是3.5倍,现在按占主体的五年约全约作者和未签约作者差距变为1.96倍,其实是压缩了。

肖映萱:那可能是条文上有个20年年限,让大家觉得很可怕。

黄艳明:没办法,我们其实并不想这么干,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嘛,你的合约作者到期了就被挖。我们一贯的风格就是,你要挖我们也不留,反正我是不出特殊条款,我不会给任何作者特殊条款。就这一种合同,因为要是给你一个特殊,那我是不是要跟所有人都要特殊地去谈?我们也没有这个管理能力。

肖映萱:所以现在没有任何大神是不同的?

黄艳明:对。我们就直接对所有的作者都一视同仁。否则我会被迫跟每个作者去谈合同,这个是非常麻烦的,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条款。没办法,如果留不住你,就留不住你了。

肖映萱:晋江还真的是挺淡定的。

黄艳明:其实当年“红袖添香”站长孙鹏说过一句话,对我启发非常大,他说,满足用户需求这件事,是永无止境的。其实阅读这个行业,业务模式各个网站都相差不多,大家比的可能就是怎么去满足用户的需求。但是这件事,你在技术上满足60%、70%,可能对用户体验的提升并没有60%、70%那么大。所以我们不怎么着急,能满足的就满足,满足不了的,明年再说。

肖映萱:晋江一直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商人,而是当成一个文学爱好者圈内的人。

黄艳明:对,顺便挣点儿钱。


本文在7/28/2018 4:53:2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上海《文学报》
『小说评论』 黄咏梅《后视镜》:从“后视镜”看取的人生张颐武2018-09-29[124]
『人物访谈』 杨扬:带有思潮性质的文学创作,上海始终没有中断过何晶2018-08-18[232]
『评论杂谈』 文化记忆、历史叙事与文学批评南帆2018-06-30[155]
『人物访谈』 薛忆沩:“知物质限度,才知精神伟大”郑周明2018-06-01[290]
『网络新媒体』 网络文学二十年:书写中国文学的新范式张滢莹2018-04-20[27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人物访谈
『人物访谈』 從醫生转到作家 ——許芸不惑之年用文字記錄生活《世界日報》文/牟蘭2018-10-31[118]
『人物访谈』 有关文学的几个部件:哈金、阎连科对话录哈金2018-10-20[157]
『人物访谈』 路内:有好故事的作家不会再谈论故事简洁2018-10-05[163]
『人物访谈』 访谈:与倪立秋博士聊聊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倪立秋,祝越2018-08-26[185]
『人物访谈』 杨扬:带有思潮性质的文学创作,上海始终没有中断过何晶2018-08-18[232]
相关文章:『邵燕君
『人物访谈』 “主流化”就是“跨界”,IP就是网络文学+邵燕君2017-11-24[441]
『书评介绍』 在“宝玉已死”的时代申诉黛玉的任性权——读文珍小说集《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邵燕君2015-03-21[521]
『网络新媒体』 2014年网络文学:多重博弈下的变局邵燕君、庄庸、高寒凝等2015-03-05[695]
『书评介绍』 “博士妈妈”读“纯棉母亲”邵燕君2015-02-11[538]
『网络新媒体』 2014年网络文学:多重博弈下的变局邵燕君、庄庸、高寒凝等2015-02-04[61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邵燕君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