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未雨绸缪 发表日期:2018-07-02(2018-07-06修改)
作  者:李彦出处:原创浏览14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未雨绸缪
文/李彦
2018年07月02日,星期一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6月30日   第 11 版)

  北国初夏,莺飞草长。一年一度的中文学校朗读竞赛,再次降临小城。校长信任,总是邀请我这个外行担任评委。心里没底,幸好每次都能与冷梅教授相伴。有她在,踏实多了。

  冷梅教授退休前在北京某高校播音系任职,年近80了,一头灰白的齐腮短发,修剪得有模有样,椭圆形脸盘尚未走形,眉端眼正,看得出年轻时的风采。再加上开口说话字正腔圆,绝佳的电视主播派头。我心目中的美女,早有龚澎,后有傅莹,皆为老而不衰的典范,如今又增加了一个。

  认识冷梅教授几年了。每次见面稍事寒暄,便投入紧张的工作。比赛结束后,我又总是匆匆离去,没有时间闲谈。

  今年又见面了。两人在桌前坐下,见台上还在忙乎着布置音响,便聊开了。

  冷梅教授说:“最近我做出了决定,死后捐献遗体。”

  我不免惊讶。“您身强力壮的,怎么现在就考虑这些事?”

  “不早啦!一来是土地价格逐年上涨,再不动手,就‘死不起’了!我们这个圈子里的老人,都是这些年从国内出来投靠儿女的高知,大家常常结伴外出,探访合适的墓地。发现哪里有便宜地盘的信息,就在微信上互通有无。”

  冷梅教授说,有一对老夫妇买到了便宜的墓地,十分满意。那对夫妇都是燕京大学毕业生,男的原是北京某中学校长。老两口都90多岁了。前段时间看中了一处墓园,2.5万加币,一块长条形的地皮,埋棺材足够了。老两口觉得合算,一下子就买了两块地皮。墓园主人一高兴,又赠送了他们四个小块儿的地皮,每块儿够埋一个骨灰盒。

  “四个小块儿,给谁预备的?”

  “儿女和他们的配偶啊!老两口很高兴,这下放心了,将来和儿女们在地下也能作伴喽。老太太91岁,不久前去世,已经下葬了。老头94岁了,没事时常到墓园去遛弯,蓝天白云,青草鲜花,两大四小,打扫得干干净净,他很欣慰。”

  我听得发呆,不知做何反应。

  “我们这个圈子,都是国内来的退休高知,所以不忌讳谈死。”冷梅教授谈兴愈浓了。她讲起自己的家庭,女儿在加拿大定居,儿子在北京生活,她去世后安葬在何处,儿女有不同意见。

  我暗自思索,亲人间进行这种讨论,固然令人不快,但一味躲避,事后争吵不休,还不如趁大家都有发言权时敞开心扉,才不会把难题留给后人。

  冷梅教授眉梢一扬,绽出了笑容,紧接着就提起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号召人们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之用。据说,学校门口立了好大一块石碑,刻上了所有捐献人的名字。每年秋季开学,所有入学的新生会到石碑前献花致敬。

  她说:“我觉得这样挺好。遗体捐出去了,一下子节省了购买坟地、举办葬礼这两笔费用。我就决定了。”

  “决定捐给北京协和医学院吗?”

  “不。加拿大的医学院。省得运回去了。反正我也不在乎献花呀致敬呀那些仪式。人一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由衷地敬佩您,冷梅老师!”我吐出了一句心里话。

  她却连连摆手。“别别别,我这也是被动的选择啊!”

  “被动?”

  “家庭的复杂关系,也促成了我这个决定。”冷梅教授挪动椅子,凑近了我,压低了声音。

  原来,冷梅教授的前夫早已去世多年。她出国后,遇到现在的老伴,也是丧偶多年,二人乃再婚夫妇。现在的老伴80出头了,也是高知,也有一儿一女,也是国内国外各一个。巧了。

  我恍然大悟,插嘴道:“哦,明白了。您现在的老伴大概面临着选择,他死后,究竟是和谁葬在一起,对吧?他的一双儿女,恐怕希望亲生父母在地下永久作伴呢!”

  冷梅教授摇摇头。“不是。他女儿和我相处得很好,悄悄告诉我,她妈妈临终前,曾给女儿留下了遗言,将来坚决不能跟她爸爸合葬!”

  啊?我又是一惊!

  “他们两口子打闹了一辈子,却又离不了婚,所以妻子死后不愿意再与他相伴。女儿至今不敢把她母亲的遗言告诉父亲。”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他现在和您一起生活也好几年了,有没有表示过,自己的遗体如何处置呢?他是否也愿意捐献呢?”

  “他嘛,变来变去的。有时候说,撒入大海里算了。但更多的时候,他会说,随孩子们处置吧。但无论怎样,他就是无法接受捐献遗体。”

  扩音器响起了儿童稚嫩的嗓音。朗诵比赛开始了。我们二人转过身来,定定神,朝舞台上看去。

  两个多小时,20多个孩子轮流上台表演,个个都很卖力,背诵着千古名篇或是自创的作品。台下坐满了父母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端着水瓶的,抱着外套的,比孩子们还紧张。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不在焉过。冷梅教授在开赛前短短的10分钟内,竟然一口气吐出了如此大的信息量。

  一代又一代。我竭力让自己忘记刚才的话题,集中精力为舞台上生气勃勃的孩子们认真打分,尽量做个公平的评委。

  日近正午,比赛结束,我和冷梅教授被请到台上,往孩子们胸前一一挂奖章,再一一握手勉励祝贺。我忽然感到,冷梅教授的举手投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洒脱。

  走下台后,一个念头油然生出,我未加思索,便脱口而出:“冷教授,我猜想,您能决定捐赠遗体,是否因为您从小到老一直就美丽健康,在潜意识里,对自己的形象一贯自信、自豪,所以就不在意将来让人随便观察、摆弄?而其他人,是否因年老体衰,状态较差,羞于让自己这副皮囊与陌生人裸呈相对,所以不肯捐献呢?”

  冷梅教授连连摇头。“你又猜错了!捐献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不想让双方的子女将来为如何祭奠父母而产生矛盾。你想想,谁去了,谁没去,总会闹出纠纷的。对吧?”

  嗯,再婚家庭,这种矛盾很难避免。

  礼堂中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我们簇拥着一齐往外走。走到停车场时,冷梅教授又追上来,对我说:“人家告诉我,咱们的医疗卡上面,都可以输入一个信息,只要你表示愿意捐赠,将来不管是病重还是车祸,进了医院,人家就全盘接管了,一点不用家人操心……”

  我与她挥手道别,看着车子离去。

  冷梅教授头脑如此敏捷,口齿如此伶俐,未雨绸缪,是不是有点太早?


本文在7/6/2018 12:18:3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人民日报》
『评论杂谈』 汉学家眼中的中国文学舒晋瑜2018-10-12[95]
『散  文』 布老虎虔谦2018-09-17[113]
『评论杂谈』 投身时代 萃取精华 砥砺文章陈晓明2018-09-07[103]
『随  笔』 泥藕的羞惭李彦2018-07-31[169]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跨区域跨文化的新移民文学刘俊2018-07-06[13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世华会唁电:惊悉文学泰斗查良镛先生仙逝,无比悲痛!世华会2018-11-06[33]
『随  笔』 金庸离去,金庸不朽铁凝2018-11-08[45]
『随  笔』 孩子刘红园2018-08-31[34]
『随  笔』 白玉珊瑚花——菲律宾格凌兰岛文心社会议纪念施雨2018-10-29[78]
『随  笔』 文学姐妹在西安顾月华2018-10-29[62]
相关文章:『李彦
『新书介绍』 史料中的白求恩,李彦《不远万里》新书首发式钟书阁2018-11-02[50]
『新书发布』 追忆白求恩 李彦新著《不远万里》在沪首发钟书阁2018-11-02[62]
『文心讲坛』 李彦讲座:文化间性视域下的双语创作与翻译文心社2018-10-31[45]
『随  笔』 泥藕的羞惭李彦2018-07-31[169]
『散  文』 葬礼上的笑声李彦2018-06-13[29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