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获奖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独行千里》(四)发表日期:2018-06-21(2018-07-06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7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独行千里》(四)
文/梁木
2018年06月21日,星期四

独行千里(四)

(电影剧本)

148.荒坡上的石屋.石屋内.深夜
  火堂中,渐渐熄灭的火。
  望着红红的炭火出神的林枫。
  突然,杂毛犬一跃而起,对着用一根粗大的树枝顶着的门低声吼叫。
  林枫抬头。他警觉的目光。

149.同上
  林枫起身。他拿起身边的木棍,紧紧握住。
  狺狺而吠的杂毛犬,它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焦虑不安。
  侧耳细听的林枫。可风外除了风的呼呼声,没有其他任何动静。
  仍在东奔西跑的杂毛犬。
  林枫顿了顿,转身移去顶住木门的树枝,拉开门。杂毛犬如一道闪电,呼地一声扑出门去……

150.石屋外.夜色朦朦
  如箭一般飞奔而去的杂毛犬……

151.荒野.杂树林
  杂毛犬飞奔而至,纵身一跃,扑出一条藏在一棵大树后的黑影,拼命撕咬。那黑影措不及防,一面挣扎,一面哇哇乱叫。
  继续撕咬黑影的杂毛犬。
  一边,又闪出一条黑影。黑影端着枪,朝传出叫喊声和击打声的方向猫腰走去……

152.野地.月光下
  持棍跑来的林枫。
  “叭”地一声枪响,令林枫猛然止步。这是一声猎枪的枪声。林枫愣住了,双脚仿佛生了根地站在那里。接着,他又听到了杂毛犬轻轻的呜咽声。
  他猛起步,发狂似地朝杂毛犬声响处奔去。

153.野地.灌木丛
  惨白色的月光下,倒在血泊之中的杂毛犬。它抬起头,呜咽着,象要诉说什么。一旁,蹲在地上久久对它凝神的林枫。他的两眼闪动着泪光。
  轻抚杂毛犬的林枫。
  杂毛犬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越来越沉重。但它还是坚持着,用它的脸摩动林枫的身体。忽然,它的头慢慢垂下,不动了。
  愤然而起的林枫。他前冲十数步,停,盯着一棵大树。
林枫(两眼喷火地):出来!杂种——

154.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
  良久,大树动了动,树后闪出一条黑影。那黑影端着一杆猎枪,朝此跨出几步。
  那黑影就是麻脸汉。
麻脸汉:你叫的是我吗?小子?你怎么可以叫我杂种?
  他说着,慢慢抬起枪,扛在肩上。
  在他的对面,是双手握棍的林枫……

155.同上
  在继续对峙的林枫和麻脸汉。
麻脸汉:这回我可真的要你的命了,臭小子,干净利落,不让你再喘半口气。
  他慢慢把猎枪从肩上卸下,举起,朝前瞄准。
  林枫已不象刚才那样愤怒了,面对枪口,他反倒平静下来。
林枫:你以为你能够打死我?
  麻脸汉不解其意,他的脸稍稍和枪离远了一点,但很快又靠了上去。
麻脸汉:少废话,小王八羔子,你的死期到啦……
林枫(上前一步,停):上次也有一个杂种想用这种枪打死我,可他自己却被自己的枪炸死了,炸得血肉横飞。你不看看你的枪?
  这可让麻脸汉有些犹豫了,他缩回手,紧张地想看看枪,就在这个时候,林枫一个箭步上前,欲扑向对方,但麻脸汉早有警觉,他急急抬手,放出一枪……枪没有爆炸,子弹从林枫的头上呼啸而过。几乎是在子弹飞过的同一时段,林枫用力甩出木棍,这木滚飞旋着,如离弦之箭,正好打在麻脸汉的面门上,他大叫一声,弃枪,捂住脸,连连后退。
  飞步上前的林枫……
  但麻脸汉已经站稳,就在林枫朝他奔近的刹那间,他抢步上前,捡起地上的猎枪,举起,欲扣板机……
  一丝阴影蒙上林枫的脸。但恰逢此事,几乎奄奄一息的杂毛犬一跃而起,如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扑倒麻脸汉,一口咬住他握枪的手。
  与此同时,林枫毫不迟疑地抢步上前,压住倒地的麻脸汉,挥拳就打……

156.同上
  在灌木丛中滚来滚去扭作一团的林枫和麻脸汉。最后,翻身而上,又一次把麻脸汉压在身下的林枫,他朝着他的面部一拳击去,紧接着,又是一拳,再是一拳……
  林枫脑后的一道黑影……这是从他背后窜上的胡子汉,他对着林枫背部一枪托砸了下去。
  被击倒的林枫……

157.同上
  翻身而起的麻脸汉,他咬牙切齿地、发疯似地抬脚猛踢林枫……

158.同上
  被胡子汉翻过身来的林枫,他仰面朝天,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昏迷。
  大汗淋漓的麻脸汉,他倒退几步,上气不接下气地倚着一棵大树。稍后,他忽然发现了什么,离开大树,朝某个方向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去。

159.灌木丛另一侧
  乱草堆中的杂毛犬,它浑身是血,腹部在急剧起伏。它忽而竖起耳朵,艰难地抬起头,呲牙裂嘴地朝某处狺狺。
  大步走来的麻脸汉,他死死盯着这条垂死的狗。
  突然大声吼叫的杂毛犬,它两眼喷火。
  缓缓移近的枪口……

160.山林上空的云
  一声枪响;枪声震遏流云……

161.灌木丛
  提枪上前的麻脸汉,他的枪口慢慢抵住林枫的前额。他好不容易才屏住气,定下神来,扣动板机……
  但是,枪没有响。
  麻脸汉后退一步,扛起枪,仰天长笑。笑罢,他转过脸,望着胡子汉。
麻脸汉:把他扔到山沟里去,让他给野狗吃了!让野狗把他吃个精光,连骨头也不要留下!快,把他拖上悬崖,扔下去——

162.野山的山坡.山崖附近
  倒提着林枫的两腿往山涯上走去的胡子汉……

163.灌木丛
  蹲着吸烟的麻脸汉。他喷吐着长气。

164.山崖.绝壁附近
  在悬崖绝壁上方,胡子汉已将林枫倒拖于此。悬崖边,胡子汉松手,挺了挺身子,卸下枪,放在一旁,转身,跨出一步,临渊下望。
  他脚下的碎石松落,滚入无底的深谷,好半天才听到轰响的回声。
  稍后,他又走回林枫身旁,将林枫掉了一个头,然后将双手伸入他的腋下,提起他,倒行着,一步一步走上悬崖……

165.山崖.绝壁前
  已被拖至绝壁高处的林枫。
  满头大汗的胡子汗。他松开林枫,欲转向,推林枫下悬崖……但说时迟,那时快,林枫突然挺起上身,倒腿向上用力一提,对着胡子汉的跨下猛踢一脚……胡子汉措不及防,飞身下崖……

166.灌木丛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从悬崖方向传来。
  麻脸汉一惊,扔掉香烟,抓起枪,急奔而去。

167.悬崖边
  一个顶天立地的身影,这身影正一步一步地朝此走来,从容不迫。
  举枪的麻脸汉。他扣动枪机;但枪没有响。
  越来越近的巨大身影。
  麻脸汉举枪的手在发抖……他又扣动枪机。但枪还是没有响。他慌了,急急打开枪栓,一看,弹仓是空的……
  已经近在眼前的黑影!
  麻脸汉突然转身,夺路而走……

168.野山.坡地
  脚一滑,翻滚而下的麻脸汉……

169.野山.坡上
  依然是那条人影。这人影站着不动,僵持片刻之后,他慢慢地倒下,倒在了地上……

170.荒野上的石屋.黎明前
  火堂中的火在燃烧。火光反射到郑雪萍的脸上,一闪一闪。
  火上的吊壶,水在其中吱吱作响。
  郑雪萍取下吊壶,往一个瓦盆里注水。之后,她转身,端着瓦盆走向一边,蹲下。
  斜靠在墙角下的林枫。他满脸是血。
  用手绢蘸水为林枫擦拭血污的郑雪萍。她的动作虽然轻柔,但仍一阵一阵地刺痛着他,令他不时皱眉。
  还在为林枫擦拭血迹的郑雪萍。
林枫: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郑雪萍:我接到一个电话……
林枫:谁的电话?
郑雪萍:不知道。
林枫:那个电话……怎么说?
郑雪萍:他让我来这里找你,劝你走。他说你……有危险。

171.同上
  用一根树枝拨火的郑雪萍。她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火,两眼闪闪发光。
郑雪萍:那条……跟着你的狗呢?
  有些僵持的林枫。但可感觉到他内心深处有一股热潮涌起,难以遏止。
林枫:它死了;但它救了我。
  依然望着火的郑雪萍。她没有动。
郑雪萍:是他们?
林枫:是他们。
  两人都陷入沉默状态,都看着火堂中的火。
郑雪萍(首先打破沉默):如果你还要找他们,我跟你一起去……
林枫:这不是你的事。
郑雪萍(转过脸,盯着他):她是我的姐姐!
林枫:我对你说过,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你的姐姐。
郑雪萍:那是为了谁?
  陷入沉默的林枫。好久,他才抬起头。
林枫:我;我自己。
  长时间地凝望着他的郑雪萍。她的胸脯急剧起伏。
郑雪萍:可我是为了我的姐姐。既然是我引起了这件事,我不能置身在外……
林枫: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你的事!
郑雪萍:不,是我的事;除非……
  林枫转过脸,看着她。
郑雪萍(直视对方):你就此罢休。
  火堂中的火。
  火光映在墙上。投影其上的郑雪萍和林枫,两个人一动不动。

172.山坳中的下官塘村.上午
  这是一个古老的山村。在村口有一个残缺不全的石坊。从石坊下起,就是一条连通外界和村庄的石板路。与往常不一样的是,此刻,这小路上停泊着两辆警车。警车的出现,给这古老的村落带来不同寻常的紧张气氛。

173.下官塘村.一幢残破的民宅前
  紧闭的大门。
  持枪兵分两路猛扑上前的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及另几名刑警。逼近大门后,刑警队长等人紧贴两侧门框,稍后,刑警队长上前,示意另一位刑警用力踹开大门,直扑院内。
  紧随其后的另几名警察。

174.民宅内.耳房
  破门而入的两名刑警。入门后,他们一前一后贴墙而行,举枪在手。
  房内,空无一人。

175.民宅内.正房
  举枪蹑足而行的刑警队长。突然,他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刑警队长双手举枪,猛转身。
  门外,庭院,一只扑腾而过的公鸡。
  举枪的手垂了下来的刑警队长。

176.民宅内.柴房
  刑警队长及其他刑警分从几个方向同时朝柴房扑去。

177.柴房内
  门被撞破,刑警们蜂拥而入。
  一阵搜索后,突然从一堵柴堆后传出小孩惊吓的哭声。
  围堵而上的刑警队长和他的警员。
  柴堆后,一老妇和一幼儿相拥而泣。
刑警队长(收起枪,对着老妇,大声地):他人呢?他人在哪儿?他回来过吗?你说,你儿子在哪里?

178.下官塘村.村口
  正欲上警车的刑警队长等人。但他们又停了下来,纷纷转过视线。
  小路,一辆TV采访车腾起沙尘,扑面而来。
  离开警车,迎上前去的刑警队长……

179.同上
  采访车曳然而止。车未停稳,女记者已急急推门而下。
  闻讯朝女记者迎面走去的刑警队长。
女记者(边走边说,气喘吁吁地):他们……他们在山里,在……山的那一边。
刑警队长:他们是谁?
女记者:歹徒,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歹徒,还有我们的实习生,还有……那个北京来的独行侠。
刑警队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记者:我二十分钟前接到一个手机,是实习生打来的……
刑警队长:手机……不,那个实习生怎么说?
女记者(转向一边,指着前方):他们发现他了,就在那里——

180.群山.白天
  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重嶂叠峦。

181.山中的深壑
  云雾蒸腾的空谷,一条人影错步朝此奔来。在这人影之后,还有一条人影……
  脚踩乱草的步伐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林枫迈步走来,又大步走去。他还是穿着那件米色风衣,但那件风衣已经破烂不堪。他一肩背着挎包,另一肩是一把猎枪。
  林枫走过,郑雪萍紧紧跟随……

182.山腰.很陡的山坡.午后
  奋力上攀的林枫。
  林枫攀过处,先是一只手,尔后是另一只手,最后是郑雪萍的整个身子。
  向下伸出手的林枫。
  拉着林枫的手的郑雪萍。
  越攀越高的郑雪萍和林枫……

183.山林.下午
  林鸟惊飞。
  树丛间,一头獐子引颈张望;它忽尔蹬蹄,奔腾而去。
  在林中穿行的林枫和郑雪萍。

184.山峰下.悬崖边.傍晚
  举起望远镜前瞻的林枫。随着望远镜的镜头,隔着宽而深的山谷,可看到对面有一座劈去一半山头的采石场。在采石场的一边,在裸露的山壁和遍地砂砾的空旷地上,有几间行将坍塌的工棚。在其中的一间工棚顶上,一股细小的青烟冉冉而升。在一堵断墙后,有一辆摩托车露出车尾。那车尾斑驳陆离的挡泥板在落日的余辉下闪闪发光。
  一条土路弯弯曲曲地朝坡下延伸……
林枫(放下望远镜,转过脸,对郑雪萍):就是那条路——
  取过望远镜朝前远眺的郑雪萍。稍后,她移开望远镜,转过脸。
郑雪萍:是他的车吗?
林枫:是的。他在那里。

185.土路边的杂树林.傍晚
  坐在一棵树桩上的郑雪萍。她看着正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下认真摆弄猎枪的林枫。
  林枫提起猎枪,打开枪膛,退出两颗子弹。接着,他又装上子弹,推上枪管。他把猎枪端在手上仔细掂量。最后,他又打开枪膛,退出子弹。他把两颗子弹放在掌心,稍稍提起,端详。
郑雪萍:你打过枪吗?
林枫(摇头):没有。
郑雪萍:我在大学二年级曾经参加过射击队,打过运动步枪。原来我是有希望参加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
  转过视线的林枫。他在等待她的下文。
林枫:但是——
郑雪萍:但是?是的;后来,一个更有实力的人抢走了我的名额。她是一个退役运动员,原来是省队的。
林枫:世事真是难以预料。
郑雪萍:把枪给我——
  林枫把枪放下,望着她。
林枫:为什么?
郑雪萍:因为我会打枪,而你不会;还因为他也有枪;那个人白天或是采石工,或是商贩,或是一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家伙,一到晚上,就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劫匪……
林枫:我不想杀死他,只想把他缉拿归案……
郑雪萍:他罪大恶极!
  没有任何反应的林枫。他依然注视着她。
郑雪萍:他死有余辜……
  林枫提枪上前,来到她跟前,把手机递上。
林枫:你留在这里。
郑雪萍:为什么?
林枫:必须有人和警方保持联系,必须有人告诉他们这里的确切方位:黑猫岭,废弃的采石场。
郑雪萍(拿着手机,大声地):你不能一个人去!你不能……
林枫(用目光制止了她的喊叫,平静地):不要离开树林。
  说着,他提枪朝林外走去。他身后,郑雪萍追上几步。
  突然停步的林枫。他转过脸,以冷峻的目光望着她。她不得不停了下来。
林枫(缓和地):我说过了,留在这里,请你留在这里……等警察。
  欲语却又无言的郑雪萍……

186.山坡.树林外的土路
  斜阳。金辉。漫长而又曲折的上山之路。
  渐行渐远的林枫和他肩上的枪……

187.山沟.采石场附近的工棚.月夜
  一条潜向工棚的人影。他在离工棚不远处停步,静伫片刻,四下环顾。
  在淡淡的月光下,可见此潜行者正是林枫。
  稍后,他又起步,绕道而行,走向工棚后的断墙。

188.采石场附近的工棚.断墙处
  拧摩托车油箱盖的林枫。拧开后,他转身,用力将盖子扔向远处。接着,又转身,扶住摩托,伸脚抵着撑脚,轻轻往前一推。他一松手,摩托车砰然而倒。
  倒在地上的摩托车,汽油从油箱中淌出,如游蛇朝前蔓延……

189.工棚内
  昏暗的油灯下,地铺上的麻脸汉一跃而起,抓过身边的猎枪,转身窜至门口,侧耳细听。
  手忙脚乱地往枪膛中压子弹的麻脸汉。
  端起枪的麻脸汉。他一脚踹开门,破门而出。

190.工棚外.断墙附近
  倒地淌油的摩托车。油越淌越远……
  稍远处,手中举着一根燃着火的树枝的林枫。
  提枪转奔而至的麻脸汉。见此状,他咬牙切齿、气急败坏地端起枪。
麻脸汉:来呀!你这小兔崽子!老子今天非要你的狗命——
  他举枪,瞄准……
  林枫将树枝往前轻轻一丢。
  枪响;与此同时,地上的汽油轰地一声燃起,转眼间就变成一条火龙。
  火龙越来越大,飞舞而上……
  枪声又响!
  火龙窜至,摩托车熊熊燃烧。
  火已朝麻脸汉逼近。惊恐万状的麻脸汉转身就跑,他没跑几步便被断墙绊倒。他翻身而起,没命地扑出断墙……正在这时,只听背后一声巨响,摩托车化为一团很大的火球炸飞上天,在半空中嘭然而裂,红光冲天……

191.同上.天色已微白
  已成一片废墟的工棚,火仍在燃烧,但已行将熄灭。
  废墟前的几辆警车以及一辆TV采访车。在车辆和废墟之间,数名持枪的警察正在勘察现场。

192.工棚外侧.稍远处的警车附近
  正在盘问郑雪萍的刑警队长。由于距离较远,只能看见他盘问的样子,声音却很难听清。
  一旁,是离开火场,一步一步朝此走来的女记者。
  她身旁,一名警官超越她,朝刑警队长跑来。

193.警车及TV采访车之间空地
  渐渐走近的女记者。
刑警队长(问警官):什么也没有发现?也没有尸体?
警官:是的,队长。
刑警队长(大声地):再查一次!再给我仔仔细细地翻查一遍!
女记者(插上):毫无意义,警官,根据我的推测,再怎么勘察也是多余的。他们走了。
刑警队长:他们是谁?
女记者:追的和被追的。
  一时无语的戴柄权。稍后,他又转向郑雪萍。
刑警队长:还有办法和他联系吗?
郑雪萍(拿出手机):这是他的手机。
刑警队长:好,既已如此,已经无法和他联络了。(转向警官):进山有几条路?
警官:两条。还有一条羊肠小道。
刑警队长:好吧,兵分三路,注意任何一个活动的目标。(对女记者):你们走得已经够远了。回你们的电视台吧。
女记者:不。
刑警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女记者:我们有约在先;全程跟踪报道。
  朝她望了一眼的戴柄权。片刻之后,他转身朝警车走去。在走出几步之后,又转过身来。
刑警队长:如果你们一定要进山的话,就只能跟在我们后面,服从我的指挥。
女记者:谢谢。

194.山中峡谷.晨
  在乱石堆上错步而行的麻脸汉。他提着枪,走出几步便转一次身朝四下观望,紧张而又胆怯。
  丧魂落魄的麻脸汉一脚高一脚低地踉跄前行……

195.杂草丛生的坡地
  急奔而来的麻脸汉。他忽然停下,以枪撑地,大口喘气。
  稍后,他又提枪朝前跑去。

196.坡地.突兀的巨石下.上午
  麻脸汉旋奔至此,又停步,抬头举目。
  巨石上方高高的天空,一头黑鹰直飞而出,插向云天,又滑向远方。
  心有余悸的麻脸汉胸口猛然抽紧,他赶紧起步,欲奔向前……但恰逢此时,一条黑影从天而降,稳稳地挡住他的去路。麻脸汉一惊,抬手就是一枪;但是枪没有响……他又扣动板机;枪还是没有响。他大惊,急急打开枪膛。
  空空如也的枪膛。
  又惊又怕的麻脸汉,他慢慢地抬起头。
  对方的枪口;对方黑洞洞的枪正稳稳上移,最后对准他的脸。
  双腿发秫的麻脸汉。他扔掉枪,双膝一软,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

197.同上
  举枪瞄准麻脸汉的林枫。
  长时间的、令人魂飞魄散的静默。
  慢慢地张开两眼的麻脸汉。静默更令他害怕。他突然起身,连连摆手,连连后退。
  依然对着他的猎枪的枪口。
麻脸汉:不;不要!我……可以谈;我们可以好好谈……
  举枪不射的林枫。他的枪在缓缓下移,下移,然后倒提在手。稍后,他的左肩一斜,卸掉挎包,最后,他右手一松,猎枪掉落在乱草丛中。
  双眼忽然一亮的麻脸汉。他停止后退。
  林枫赤手空拳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象一尊铁塔。
麻脸汉:好,嗨,你算得上是一条好汉,有种!来吧,你我今天拼一个你死我活。来!快过来,硬汉——
  大步上前的林枫。
  蹲着马步来回移动的麻脸汉。
  仍然大步上前的林枫……
  猫腰移步的麻脸汉突然抬脚伸手,从高绑皮鞋里拔出一把雪亮的尖刀。
  他举刀在手,原地不动。
  寒光闪闪的尖刀。
  林枫没有停步,只是步履稍微慢了一点。
麻脸汉:认识这把刀吗?这是你的玩意儿,是你把这玩意儿插在这里,你老子的肩膀上的。好哇,今天我还你,我要把这把刀插进你的胸口!来呀!我大爷今天非取你小命不可!来!送死吧!
  他声嘶力竭地叫喊着,突然往前一窜,夺步朝此冲来,如饿虎扑食……

198.同上
  没有停步的林枫,他迎着挥舞尖刀的麻脸汉加快脚步。
  麻脸汉虽气势汹汹,但内心却仍很害怕;他面对直冲而来的林枫稍一迟缓,对方已至,毫不迟疑地飞出一脚,将他手中的尖刀踢飞,当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林枫又一拳击去,正中麻脸汉的面门……麻脸汉措手不及,被击倒在地。在滚出几步远后,麻脸汉翻身而起,欲反扑。但林枫已箭步上前,抢先又是一拳。麻脸汉再次倒地……他又挣扎起身,但动作显得相当迟缓;他刚刚起身立足未稳,林枫又飞奔而至。这一次他使的是右勾拳,而且用的是全身气力……这拳击中麻脸汉的下巴!麻脸汉仰面而倒,腾空而起,又沉重地摔了下去。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麻脸汉。这一次他好象起不来了……
  缓步上前的林枫。他在静观其态。
  躺地不起的麻脸汉。他满脸血痕,两眼充血,又红又肿。可他的眼珠子还在动。透过血肉模糊的双眼,他迷迷糊糊地看到挺立在他上方的林枫……林枫在他眼前甩出一团绳索……他要绑了他!
  仍然躺着不动的麻脸汉……
  稍稍弯腰的林枫。他甩开绳索!
  绳索在麻脸汉眼前荡扬……
  突然猛踹一脚的麻脸汉;他这一脚踢中过于自信的林枫的腹部。林枫僵持着,慢慢地蹲了下来。
  一跃而起的麻脸汉,他窜至蹲地的林枫背后,朝他的腰部、背部用皮鞋猛踢……
  伏身而倒的林枫。

199.同上.坡地的另一侧
  朝某个方向撒腿狂奔的麻脸汉。
  不远处的乱草丛中,倒在地上的猎枪。麻脸汉奔至,拿起枪,仰天大笑。
麻脸汉:哈哈,天助我也!命该如此,小子,这是我的枪!我的枪!
  笑罢,他转过身,摇摇摆摆地朝来路走回。

200.同上.巨石旁的空旷地
  摇摇晃晃地走来的麻脸汉。他血肉模糊的脸在可怕地笑。
  挣扎起身的林枫。
  重新站立的林枫。他对着迎面走来的麻脸汉,挺立。
  站定的麻脸汉。他举起枪。
麻脸汉:你死定啦——
  他打开保险,食指伸入枪机,瞄准。
  他扣着板机的食指……
  他扣动板机——
  枪响;林鸟惊飞……
  依然挺立的林枫,他没有倒下……他缓缓举目——
  麻脸汉手中的猎枪掉落,倒向草丛。
  头部中弹的麻脸汉……他的脸扭曲着、扭曲着,僵持了好久,才仰面而倒。他的倒地声非常沉重。
  慢慢转过脸去的林枫。他看到在不远处的一个土丘上,有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持枪站在高处,正盯着他。那个人是戴柄权。
  也盯着他看的林枫……

201.土丘上
  一手持枪,一手提包的林枫慢慢走来。他在戴柄权跟前站定。
  两人四目交注,久久无言。
  良久,林枫才掂了掂猎枪,扔给戴柄权。
林枫:这枪——没有子弹。
  愣了一愣的戴柄权。他打开枪膛——果然是空无一弹的猎枪。
  欲语无言的戴柄权。
林枫:现在,我可以走了,董事长先生。
  还是默然无语的戴柄权。
  林枫亦无言。他将挎包往兼上一背,转身,朝丘下走去……

202.山坡上的土路
  曲折而又起伏不平的山间小道,林枫孤身一人,大步离去。
  他破烂不堪的风衣在风中飘动。

203.依然是土路
  依然是走在路上的林枫。
  他越走越远……

204.下山的土路
  在路上颠簸的TV采访车。

205.行驶中的采访车内
  驾驶座上驾车的女记者和坐在她旁边的郑雪萍。她们都默不作声,她们都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好象是过了很久,郑雪萍回过头,长世间地凝视着后座上胡子拉茬、一脸憔悴的林枫。
郑雪萍:你……没事吧?
  没有回答的林枫。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女记者:你总该说点什么,林先生。
  林枫没有马上答话。他掏出一包揉成一团的烟盒,抽出一支弯曲的香烟,点燃,吸了两口。
林枫:我很累,真的,非常累……

206.褐红色的丘陵.铁道线.春.又一年
  北上的列车……

207.行驶中的列车.某节厢内.白天
  临窗而坐的郑雪萍。她托腮凝望窗外。
  窗外,晃晃而过的山和山顶上飘浮的云……

208.北京.某街区.商务街.白天
  高低错落的的建筑群中的一幢商务大楼。在它的幕墙玻璃上,是映衬其上的城市风光和耀眼的阳光。

209.商务大楼.底层大厅
  电梯门开,随乘客一起走出的郑雪萍。
  过往的人影后,久久伫立,茫然不知所措的郑雪萍……

210.商务街街角.咖啡馆.夜
  似曾相识的那个角落,相对而坐的郑雪萍和肖楠。她们显然意并不在咖啡,因为她们面前的饮品一动未动。
肖楠:我好象不认识你。请问小姐,你为什么要约我?
郑雪萍:我认识你,在照片上。
肖楠(矜持地笑了笑):这很有意思。
郑雪萍:是的,有一点。
  两人都笑了。但笑得都很拘谨。

211.同上
  还是一动不动的咖啡。
肖楠:……他走了。在他失踪了整整两个月后,有一天他突然又回来了。但对于出走的原因……他只字未提。他其实是可以选择的,留下来,不一定要辞职。他没有留下来。他再次出走之后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也不写信……我好象已经不存在了。可我想他;很想……
  凝望着她的郑雪萍。泪光在她的双眼中闪动。
肖楠:有人说他在老家租了一座荒山,开了一家垦殖公司……
  热泪从肖楠很美的眼睛中涌出。她任其洗面。
肖楠: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轮回;他从山里出来,又回到山里……
  不知如何安慰对方的郑雪萍。她很隐蔽地擦拭泪水,笑了。
郑雪萍:他会成功的。他做什么……都有想法,你说是不是?你一定要相信。你不相信?我相信。

212.灯火辉煌的街区中心广场
  并肩缓步而行的肖楠和郑雪萍。
郑雪萍:为什么不去找他?
肖楠:会的,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要等一段时间;我让他……有点失望,他很失望。你是来找他的?
郑雪萍:不,我只是路过;嗯,是的,我确实想……见一见他。
肖楠:是吗?
郑雪萍:我也很想见你。
肖楠:真的?
郑雪萍:真的。我真的……想对你说,你很幸福;你心里知道,真的,因为一说起他,你就会心酸,说明那种幸福已刻在内心深处,不是写在脸上。他不是逃避,他不会逃避,他只是去一个……新的开始和到达的地方。因为你知道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如果世上有男子汉,他就是男子汉;如果世界上还有真正的人,他就是;如果还有勇士,他就是一个勇士……
肖楠(突然转身):我能……拥抱你吗?
  郑雪萍先是一愣,随后张开双臂……
  两个泪流满面的年轻女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213.还是街区中心广场
  仍然拥抱在一起的郑雪萍和肖楠……

 


  (剧终)

 


本文在7/6/2018 12:39:4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 游记:游台湾佛光山童童2018-09-02[80]
『获奖作品』 散文:三妈应帆2018-03-04[756]
『获奖作品』 《独行千里》(三)梁木2018-06-21[84]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二)梁木2018-06-20[136]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一)梁木2018-06-20[173]
相关文章:『梁木《独行千里》
『随  笔』 《独行千里》之后梁木2018-06-20[125]
『获奖作品』 《独行千里》(三)梁木2018-06-21[84]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二)梁木2018-06-20[136]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一)梁木2018-06-20[17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