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获奖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独行千里》(三)发表日期:2018-06-21(2018-06-30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19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独行千里》(三)
文/梁木
2018年06月21日,星期四

独行千里(三)

电影剧本

103.县城.白天
  这县城建在一处平坦的坡地上,背后是高高的山峰。它的前方是一条宽阔而又浅露沙石的溪滩;一座大桥横跨其上。桥上,不时有汽车或马车驶过。

104.县城以西的长途汽车站.候车室内
  在杂乱的广告招贴画前,是进进出出的或坐着候车的乘客。人影后,林枫缓缓走入。
  
105.车站职工宿舍.夜
  拉得很低的白炽灯下,烟雾絮绕。透过烟雾,可看到一张方桌上散乱的牌局。方桌四周,是四个口叼香烟的赌客。
  沉闷而紧张的气氛。
  灯的背光处,是目光狡诘的尖脸司机。   牌局似乎进入僵持状态。突然,尖脸司机大声作笑,推倒面前的牌。
尖脸司机:啊哈,和啦!来啦,来——
  他弯身上前,一把掳进其他三方的钱和角子,往自己兜里一放,起身。
尖脸司机:对不起,诸位,请稍候……哎,咱实在是憋不住拉,得撒泡尿,放松放松。
  说着,他来到门口,推门而出。

106.车站职工宿舍附近.残墙外的僻静处
  在撒尿的尖脸司机。在黑暗中可听见水落乱草的声响。在微弱的月光下,又可见尖脸司机怪莫怪样的傻笑。
  ……撒尿声突然中断,笑容忽然从尖脸司机的脸上消失;他瞪着某处,一脸惊恐。
  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在断墙的大窟窿中,有两盏小小的灯光正对着他,一闪一闪。他紧闭两眼,又猛然张开,才看清那是一条象狼一样有着两眼凶光的野狗。他真的有点怕了,赶紧提起裤子草草收兵。他刚转身,又猛一震,大惊失色地叫出声了……但他很快就没声音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把正对着他鼻尖的明晃晃的匕首……

107.当地电视台楼内.采访部.清晨
  正在电脑前编辑稿件的郑雪萍。
  一侧,女记者端着一杯咖啡,绕过几张办公桌,来到郑雪萍身旁。她举杯,喝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郑雪萍,先是她的侧影,而后是她的电脑屏幕。
女记者:我很欣赏你的发型,短短的,充满活力。不过我认为直爆式也许更适合你,如果你不想永远当一个大学生的话。
郑雪萍:可是我根本没有发型;我头发本来就是这样。
女记者:想听听一个职业妇女的忠告吗?
郑雪萍(转过身来,望着她):我目前正处在大学生和职业妇女之间,当然,请指教。
女记者:想来电视台吗?
郑雪萍(毫不犹豫地):不。
女记者(放下咖啡杯,盯着她):为什么?
郑雪萍:我的目标是自由撰稿人,我读的也是编辑专业。
女记者:那你为什么选择来电视台实习?
郑雪萍:不过,我的近期目标是记者……
  女记者提起杯子,喝了一口,离开。但很快又转过身来。
女记者:我宣布我的忠告无效。你这个心比天高的小女生……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女记者横出一步,提起电话。
女记者:采访部。请问,你找哪一位?
  她听着,将电话递给郑雪萍。
女记者:你的——
  郑雪萍接过电话。
郑雪萍:我是郑雪萍。你是……
  她不说话了,慢慢地离开椅子站了起来。她听电话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郑雪萍:你……现在在哪里?

108.山区公路
  飞奔而来,疾驰而去的TV采访车……

109.行驶中的采访车内
  驾车飞驰的郑雪萍。一旁,是目注正前的女记者。
  稍后,女记者掉过视线,望着开车的郑雪萍。
女记者:真有意思,一个离奇的故事,出乎意料的情节。你怎么会想到去找那些家伙的?
郑雪萍:气愤,一开始仅仅是出于气愤;他们怎么能这样无动于衷!他们都是男人,男子汉!他们应该为他们的怯懦付出代价。
女记者:现在呢?你高兴了?
  默然无语的郑雪萍。
女记者:那么你不高兴,或者说,还不够高兴……
郑雪萍(回过头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110.山区公路.交叉路口
  采访车拐弯,驶入叉道。
女记者(画外音):他叫什么名字?那个替天行道的独行侠?
郑雪萍(画外音,顿了顿):林枫……
  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采访车颠簸着朝前驶去。在前方偏东的山坡上,一座废弃的砖窑在视线中跳动,遥遥在望……

111.空洞的砖窑内
  阳光从窑孔内射入,光束照亮昏暗的空窑。凹凸不平的窑壁呈犬牙交叉状,在勉强射入的光柱的折射下,显得狰狞可怖。砖窑很大,却无一丝声响,静得令人心惊胆战。
  在洞口,忽然出现两条变了形的人影。这两条人影一前一后,一摇一晃地缓慢走来。

112.砖窑内一角
  错步而行的郑雪萍和女记者。她们走走停停,并不断地四下张望。

113.砖窑深处
  仍在昏暗中摸索着前进的女记者和郑雪萍。突然,她们猛一震,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从某处传出的短促的哼哼声令她俩吓了一跳,但她们很快就镇静下来了,转过身去,朝声音响处探去。

114.砖窑更深处
  一丝阳光从窑顶上的裂缝处射入,正好照见一个捆绑成团的东西,那东西在不断蠕动。
  止步不前的郑雪萍和女记者。她们警惕地四下观察。在确信无特别危险后,她们才缓缓走上前去。
  手脚被捆的尖脸司机,他的嘴巴被一条胶布紧紧封住,只有两只眼珠子在团团乱转。
  不知所措的女记者和郑雪萍。
  突然,女记者发现在左侧不远处有一堵隔火墙,墙上有一只微型录音机。
  她上前,提起录音机仔细观察一番,然后按键。
  丝丝的走空带的录音机。录音机忽然有了杂音,紧接着,有一个男子夹杂着哭泣的说话声。
尖脸司机(录音机里的声音):……我有罪,我交代;我是08096号车驾驶员,就是六二六号地方公路的专线司机……实话对你说了吧,我是开来回景点专车的。是的,有时我故意晚点……我是他们的内应。大约有七次……不,是八次;是他们逼的,否则他们会砸了我的车!那可是我的饭碗啊。求您啦,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这以后又是一段空带。那显然是被人抹掉的。接着,又是那个男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尖脸司机(录音机里的声音):他们有四个,两个是十里铺下官溏村的,有一个吃过官司。另外两个是兄弟俩,姓陈,是张家宅的……他们说每次都有我的一份;是他们逼我干的!他们全是不要命的家伙!
  又是一段空带。过了好一会儿,录音机里又传出那个人的声音。
尖脸司机(录音机里的声音,哭出声来):……别这样;别……请高抬贵手,大爷,我的好大爷!求求您了,娘儿们的事我没份,真的没份……他们还干死过一个女的,只有十几岁,是在野地里干的……我没强奸那娘儿们!哇,求您啦,大爷……
  再接下来是含浑不清的哀叫声。
  郑雪萍的手在发抖,泪水在眼中翻滚。
  关上录音机的女记者。她走上一步,朝被捆绑的那个人弯下腰。
女记者(指了指录音机):是你?
  拼命点头的尖脸司机。
女记者(转向郑雪萍):是你报警,还是我来报警?
  掏出手机的郑雪萍。
郑雪萍:我;我来报警——

115.张家宅镇.下午
  这是一座建在山谷里的小镇。远远望去,可明显地区别出两个部分。其中心部分是古老的民居群落,鳞次栉比,密度很高。而外围散落着各种难成体统的“现代”建筑物。后者显然是各种旅游设施,如饭店、旅馆之类。对于后者,随着视线的逐渐接近,随着各种汽车,人力车和游人的进进出出,可推测那就是商业区和居民区。

116.张家宅镇.商业区 
  石铺小街。街上行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
  小街两旁的参差不齐的砖木结构的明代建筑。可惜这些古建筑大多已张扬起各类新潮的霓虹灯广告牌,连斑剥陆离的粉墙上也贴满丰乳或减肥广告。小镇古色古香的氛围已被现代商潮所浸淫,令人侧目。
  一辆人拉大车走过,上面装载的是横七竖八堆放的各种裸体模特。放养的猪狗鸡鸭摇摇摆摆地在大车和行人之间穿行。
  在这风景中忽隐忽现的林枫。他戴着墨镜,身上依然是那件米色风衣。不过风衣已经褪色,也有些破旧。
  他忽而止步,缓缓转身,举目向侧。他看到的是一块不很醒目的招牌,上面写有“陈记商行”四个大字。

117.陈记商行内
  从柜台陈列的商品可以看出,这是一家旅游用品商店。店铺虽不大,却有一种难以言状的阴森气氛。
  林枫步入,在店铺中央站定,四下环顾。
  柜台后,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扬起脸,堆出妖冶的假笑。
  走近柜台的林枫。他沿着柜台中的陈列品以此巡视。
  随林枫身影移动的女人的视线。
  最后,林枫来到女人跟前,摘下墨镜,隔着柜台注视着她。
女人:你看中了什么?先生,你看中了,价钱都好商量。
林枫:我要的是有点特别的东西。
  女人凑近了一点,伸长丰满的脖子,朝他挤眉弄眼。
女人(压低嗓音,故弄眩虚地):数码照相机,进口二手货,要不要?
  林枫摇摇头,点燃一支香烟。
  隔着柜台,女人又凑近了一些,几乎贴着他的耳朵。
女人:望远镜?七八成新的?
  又摇了摇头的林枫。
女人:那么手表呢?绝对正宗,绝对不是冒牌组装货,什么牌子都有。有劳列士,还有梅花表……想不想看看?
  林枫的视线稍稍下移,盯住女人的脖子和领口很低的胸口。那地方有一根闪闪发光的白金项链和一个镶嵌着宝石的坠子……

118.长途汽车内(回忆之六)
  肖楠颈上的项链……
  一支下移的猎枪;枪口抵住肖楠隆起而又起伏不定的胸脯……胸脯上方的宝石坠子。
  肖楠紧闭的双眼,泪水涌出。
  一只粗大的黑手伸来,一把摘去项链……

119.陈记商行内
   仍然盯着女人脖子上项链看的林枫。
女人(扭捏着涂得很红的双唇,怪声怪气地):要人?嗨,我的小爷,现在可是大白天哪!
  柜台后的木隔板。在木板与木板之间的裂缝中,有一只窥探的眼睛。
林枫:有首饰吗?二手的?
女人(往后退了一点距离,抿了抿嘴):什么样的?
  林枫用夹着香烟的手朝她点了点,几乎触着女人的胸脯。
林枫:就这样的货。
  女人直起身子,沉思片刻,接着,又凑近对方,贴住他的耳朵。
女人:真的要?
  抛掉烟蒂,点了点头的林枫。
女人(裂嘴一笑):来吧,我的帅哥,跟我来——

120.陈记商行.曲里拐弯的内廊
  林枫在后,一脚高一脚低地跟随那女人在狭窄的走廊中穿行。这走廊很长,很矮,忽明忽暗,好象没有尽头……

121.陈记商行.内院
  女人回头,招引着林枫穿过堆满杂物的院子。

122.陈记商行.柴房前
  吱呦一声,木门被推开。女人回眸一笑,侧身而入……

123.陈记商行.柴房内
  这柴房很大,但同样昏暗。阳光从墙缝中穿入,照见孤零零的两条斜长的人影。
林枫(环顾四周):货呢?
女人(媚笑):怎么,帅哥,不先干点别的?
  林枫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林枫:你男人呢?
  女人的脸一下子收紧了。她后退一步,柳眉直竖。
女人:你是谁?你到底要什么?你究竟要找什么人?
  站着不动的林枫。他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
女人:你来了可就走不了了,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依然一动不动的林枫。他忽然闻身后有风动,猛一蹲身,一道黑影从他头顶闪过……他蹲身之间,急转身,伸腿一蹬,只见一条人影措不及防,颓然而倒。
  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倒在墙角的猴脸汉,一支猎枪甩在他脚边。他挣扎起身,扑向地上的猎枪。但说时迟、那时快,林枫已抢先一步,握枪在手。
  惊恐万状的猴脸汉,他屁股着地,手脚并用地连连后退。
猴脸汉:别……别开枪……求求你了……
  步步紧逼的猎枪枪口,枪口指着猴懒汉的前额。
猴脸汉:求求你,求你了……
  已经无路可退的猴脸汉,他背攀墙壁,颤抖着缓缓起身。
  随着他的额头也缓缓上移的枪口……
  猴脸汉的眼神忽然有了变化……他眼睛翻白,瞪着林枫的身后。
  有所感觉的林枫,他正要转身,忽见又有一道黑影闪来;他急欲侧身闪逼……但为时已晚,他的后脑部已被一种类似棍棒之类的东西重重一击,僵持着,僵持着,慢慢倒下;他眼前顿显一片漆黑……

124.同上
  倒伏在地的林枫。
  在他的侧畔,一双大头皮鞋上前,在他的脸前停下。
  墙角,回过神来的猴脸汉。他抬起头。
  裂嘴狞笑的麻脸汉。他盯着纹丝不动的林枫。
麻脸汉(突然大吼):妈的!王八蛋!臭王八羔子!这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是你找死!我要你死!要你死——
  猛踩下的大头皮鞋;又一下;再一下……
  猴脸汉也跟着用脚踢去。
  闷沉的声响。猛踢猛踩的脚……

125.黑猫岭.荒山.夜
  黑越越的山岭,风声鹤唳……
  山坡上,黑云摧压下的的一座小小的猎人小屋。
  突然,小屋起火;火有风助,一下子就窜得很高很高,轰然而响……

126.黑猫岭.荒坡上的猎人小屋内
  被捆绑着双手伏在地上的林枫。他一动不动,显然处于昏迷状态。
  四周都是火……火爆裂着,挟着一股股黑烟,喷射出长长的火舌,从四面八方朝他扑来。
  也许是熏人的浓烟催醒了他;他动了动,抬起血肉模糊的脸,努力睁开眼睛……但火已包围了他,朝他步步紧逼。
  他欲挣脱双手,但绳索越抽越紧。
  越来越近的火。
  他再次伏脸在地……

127.黑猫岭.荒坡下
  三辆摩托车旁,麻脸汉、猴脸汉和胡子汉回头望着火光冲天的山坡,轮流举起酒瓶往嘴里灌酒。
麻脸汉(将空酒瓶往地上一扔,大叫):这下他完了!这个催命鬼,完啦!
  三辆摩托同时发动,同时冲下坡去。

128.黑猫岭.荒坡上的猎人小屋内
  火卷屋顶,樑坍,直落而下。
  带着火的房樑倒向林枫,正欲起身的林枫被击中,再次倒伏在地……

129.同上.即将倒塌的猎人小屋外
  从天而降的杂毛犬,象一道闪电,飞身扑向烈烟腾腾的木屋,撞倒燃着火的墙,闯入屋内。

130.荒坡上的猎人小屋内
  咬住已着火的风衣,将林枫往外拖的杂毛犬……

131.猎人小屋外.荒野
  轰隆一声,猎人小屋完全坍塌,腾起更加凶猛的烈焰……

132.十里铺镇.当地公安机关刑警队办公室.白天
  刑警队队长在翻阅案卷。阅毕,他抬起头,看着了看隔着办公桌站在他对面的郑雪萍。
刑警队队长:一位山民前天报案,说,在黑猫岭以西大约两公里的山坡上,一座早已废弃的木屋深夜突然起火,我们接警后立刻赶往事发地点,发现木屋完全焚毁。经勘查,是人为纵火。
郑雪萍:屋里……有人吗?
刑警队队长:没有。但是——
  他说着,弯腰打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个较大的纸袋,起身,将纸袋中的物件倒在办公桌上。那是几件没有被焚尽的物品,包括一把瑞士军刀。
刑警队队长:这些东西是在灰烬中找到的。你仔细看看,它们和你失踪的朋友是不是有关联?
郑雪萍:我……不知道;我没见过这些东西。但我想,应该是他的。
刑警队队长:那么请告诉我,你说一个人失踪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谁,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你说过他是从北方过来的;他远在千里之外,为什么要来这里?
郑雪萍:他来这里,是要追踪一伙车匪路霸。
刑警队队长(略显惊讶):你再说一遍;追踪车匪路霸?孤身一人?
郑雪萍:是的。
刑警队队长:那么,你上次说到的那个匿名线索提供者,和他是同一个人?
郑雪萍:是的,那个司机和那盒磁带……
刑警队队长:你能描述一下他的外貌特征吗?
  她递给他一张照片。
  刑警队队长接过,仔细观看。那是一张录像截图,有些模糊,但依然能辨认出林枫。在照片上,林枫正被戴柄权揪住衣领。刑警队队长看着,忽然想起什么,放下照片,站起身来。
刑警队队长(转对一边喊道):小陈,把那份报案记录找出来!快,就是七八天前……不,七天前,那个到这儿来过的年轻人——
年轻刑警:是,队长。
  很快,年轻刑警就拿着报案记录走到刑警队队长身旁,将报案记录递给他。刑警队队长打开,快速翻阅。
刑警队队长(看着郑雪萍):林枫?他是叫林枫吗?
郑雪萍:是的,就是他。
  
133.陈记商行.内室.夜
  幽暗的灯光下,在帐中,隐约可见有两个赤条条的人影滚作一团,呼哧呼哧地呻吟,几乎要将木床摇翻。
  透过灯光,可看见这是猴脸汉和那个开店的女人。这两人一会儿翻上,一会儿滚下,忙得不亦乐乎。
  床边放着的一支猎枪。猎枪也在摇晃。
  帐中,猴脸汉再次翻身而上,压住女人,欲搅起最后的大潮……正在这时,门吱纽一声被推开,紧接着,一条黑影罩住整个房门。
  猴脸汉一惊,急急翻身下来。
猴脸汉:谁?
  来者无言,缓步入门。
  猴脸汉猛然一惊,倾其上身钻出蚊帐,抓过床边的猎枪,打开枪栓,指着越来越近的背影。
猴脸汉(声音有些颤抖地):你是谁?别走过来!
背影(止步,厉声喝道):开灯——
  女人打开灯,一抬头,惊得把脸都扭歪了。
  背影跨上一步,又一步……
猴脸汉:别过来!我会开枪的!妈的,狗娘养的,你给我站住——
  背影并不理会他的警告,继续上前。
  惊恐万状的猴脸汉,他的两只眼睛瞪得很大;他脸一横,扣动板机……
  枪响,枪膛同时爆炸!
  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脸被炸得粉碎的猴脸汉……他一头倒在恐惧万分的女人的胸脯上。
  背影上前,朝惊魂未定的女人看了看,突然伸手。一把扯去她颈项上的白金项链……

134.县城.大街.白天
  走在人丛中的林枫……

135.汽车站附近的小件行李寄放站
  窗口,从中递出一只挎包的手。林枫接过,略略翻动一下,又拉上拉链,往肩上一挎,转身,朝前走去。
  融入人群的林枫……

136.荒坡上的一座石屋.傍晚
  这是一幢建在坡地上的石砌小屋,但显然荒废已久。此刻,它正孤零零地耸立在血色的斜阳之下,如遗世独立。它的背后,是连绵不绝的群峰。
  门前,残缺不全的石阶上,林枫长时间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侧,是蹲着的杂毛犬。远远望去,他和它就象纹丝不动的两座石雕。

137.荒坡下.一条坎坷不平的土路
  一辆越野车缓缓驶入画面。

138.坡地.向上的山路
  朝坡上走去的戴柄权。

139.荒坡.石屋.台阶前
  越走越近的戴柄权。
  石阶上,林枫象没看见他似地在抽烟。而且不仅仅是林枫,就是杂毛犬也毫不理会正渐渐走近的戴柄权。
  在离林枫三、四步远的地方,戴柄权停步,举目望定对方。
戴柄权(对杂毛犬瞟了一眼,对林枫):这是你的狗?
  林枫没有立即回答。他抛下烟头,用脚踩灭,慢慢抬起头,正面注视着戴柄权。
林枫:不,我孤身一人。
戴柄权:那它为什么老是跟着你?
  杂毛犬抬起头,有些敌意地对戴柄权望了一眼,随后起身,象要保护林枫,又象是要寻求保护似地来到林枫身边,蹲下。
林枫:我不知道。我也想问它。可是你明白,它不会说话。
  顿然无语的戴柄权。他沉思片刻,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燃。
戴柄权(吸了几口烟,扔掉烟蒂,上前一步):有时候人确实不用多说话,但意思别人能感觉到。你虽然年轻,可我还是有些……信服;呵,是折服。
  疑惑地望着戴柄权的林枫。
戴柄权:不过,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女人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穷追不舍?
  林枫感到突然。他慢慢地站起身来。
林枫(略有所思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有时候,人也会懦弱、冷漠、麻木、袖手旁观,甚至……见猎心喜。但有些人终究还有良知……和善,会醒悟,知耻,悔恨,要惩恶扬善,赎回自己。我这样做,既为那女人,也为自己。
  陷入沉默状态的戴柄权。他注视对方,久久无言。
戴柄权(微微点了点头):我也想……为那个女人祈祷;我也想过,要治好那个女人,尽我所能。你别不信,这是我的真心话。但我也想不能再死人;已经死了两个了……
  默然无语的林枫。
戴柄权(转向旷野):你看到了,这里荒山野岭,一片蛮荒之地;这里人心也野,不懂该怎么活。不过,他们不懂,也不至于该死。
林枫(举目,直视对方):我没有想过要杀人。
戴柄权(略微提高音调):这地方许多人都姓一个姓。就是不姓一个姓,也都沾亲带故,不是亲戚就是乡里乡亲……
林枫:我只想要他们抵罪。
戴柄权:会的,但你必须离开。其他的事情,我来收拾。
林枫(复又坐了下去):不,我要先看到结果。
  戴柄权略愣,后退一步。紧接着,又上前。
戴柄权:会有结果的;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由我来管。这里没有你的事,没有,绝对没有!你听清楚了吗?
  对他看了看,没有任何反应的林枫。
戴柄权(大声地):你给我站起来!
  依然不动的林枫。戴柄权的大声喊叫震动了杂毛犬,它低吠一声,抬起后肢。林枫按住它,轻抚它颈上的鬃毛,象是在安慰。
戴柄权(伸手,一把揪住对方的一领):我要你站起来!
  林枫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缓缓起身。
林枫(低沉而有力地):放开。
  两人对峙,久久地对峙。一旁,杂毛犬颈鬃直竖,围着两人转了一圈,狺狺而吠。
林枫:我不想再重复了,先生。
  慢慢松手的戴柄权。他后退一步。
  也后退一步的林枫。他点燃一支香烟。在喷出一团烟雾之后,他转过身,背对着对方。
林枫:我会走的,但要先看结局。就是说,在了解此事之后。
  说着,他手一挥,与杂毛犬一起朝太阳落下的地方走去。
  西天,红得象火一样的流霞……
  站在原地的戴柄权,他有些茫然……

140.荒坡上的石屋.石屋内.夜
  空荡荡的石屋中央有一个用石块堆成的火堂。火堂中,燃烧的树枝哔卜作响。
  坐在火堂边的一块石板上的林枫。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一闪一闪的火。
  在他的身边,是倦缩成一团的、似睡又醒的杂毛犬。
  望着火,两眼出神的林枫……

141.北京的夜晚(回忆之七)
  夜幕中,北京某城区灯火辉煌的大街。大街中的某幢商务大楼……

142.商务大楼内.大厅
  大厅墙上巨大的电子钟:7:35……

143.商务大楼内.大厅.下行的电梯轿厢
  电梯中的林枫和其他乘客。
  林枫上举的目光。
  他的目光所聚之处的电子显示屏:21、20、19、18、17……

144.商务大楼内.底楼大厅
  电梯门开,随乘客鱼惯而出的林枫。他夹着公文包朝大门大步走去……他忽然止步,举目不前。
  大门附近,显然是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肖楠。隔着匆匆而过的人群,可看到她期盼的目光。
  林枫无言,艰难地走上前去。
  林枫没有停步,与肖楠擦肩而过,低着头,快步离去……

145.北京.某街区.灯火通明的大街
  人行道上,埋头在人丛中疾步而走的林枫。他忽然放慢脚步,愧疚之情油然而生。他慢慢停步,慢慢地而且是很困难地转过身来。
  人丛后,急步上前的肖楠;她也停步。
  泪如泉涌的肖楠……她欲语却又无言。
  林枫充满内疚的目光。
  行色匆匆的路人。
  隔开晃晃而过的路人,两人四目交注,任时光流逝……

146.某商务中心.咖啡馆内
  幽静的角落,肖楠和林枫相对而坐,久久无言。
  也许肖楠不希望这样长久的沉默。她垂下眼帘,把咖啡杯转了一个方向,又转了一转。
肖楠:时间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是这样?你难道……一直要这样?
  林枫没有马上回答。他喝了一口咖啡,想说什么,却又陷入沉思。稍后,他才抬起脸,凝视着她。
林枫(嗓子有些沙哑地):你知道我是在乡下读的小学……和中学,我在那里度过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我……
肖楠:我知道;我知道……
林枫:那时候我舅舅家里养牛,也养猪。他每年都要宰杀几头猪,一家人吃,其余的都卖掉,卖给收购站。我……有时看他杀猪……
肖楠(摇了摇头,疑惑地):我不明白……
林枫(摆手制止了她,继续):他当然不是屠夫,所以杀猪的地方就是猪圈。我舅舅杀猪的时候就这么随便按住一头,一刀捅进去,然后破膛开肚,煮水刮毛……那头猪哼哼乱叫,血流满地……
肖楠:林枫……
林枫:我要说的是其它的猪;是其它的猪!它们好象根本没看见,没听见;它们还是照样拱着食槽你争我夺吃得津津有味。可它们是猪!它们是猪!是畜牲!我能够原谅它们!
  掩面而泣的肖楠。她的肩膀在微微颤动。
肖楠:你不能……这样折磨自己。
林枫:我恨我自己……
肖楠(抬起脸,泪光闪闪地):你也无能为力……
林枫:不,我能!我能……我无法忘掉那个姑娘。她希望我去救她,她盯着我……是哀求;她痛苦的眼睛,绝望的目光……我应该象个勇士那样去制止暴行;可我是个懦夫,懦夫!就象那些……猪!
肖楠:不,不全对,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
林枫(摇头,喃喃地):这不是问题的全部。不是。
  肖楠伸出手,按在他的手背上,倾身向前,嗫嘘着。
肖楠:是我拦住了你,是我!是他们用枪对着你,我怕……是我自私,是我害了你,我更有罪!林枫,那是我的罪!
林枫:你可以这样,我……不可以。

147.同上
  在桌子上,继续按着林枫的手的肖楠。她用力按住,怕会失去它。
肖楠(热泪盈眶地):别离开我,我……恳求你,无论如何……
  喉头梗塞的林枫。他揿灭烟蒂,掉过目光,转向窗外。稍后,又转向肖楠,缓慢而坚决地抽回自己的手。
林枫(凝望着她):我愧对妇女,所有的……包括你。
  说着,他起身,无言地离开桌子。他走出几步又转过身,看着肖楠的背影。那背影在痛苦地抽泣。
  复转身,大步离去的林枫……

 (未完待续)

 

 


本文在6/30/2018 4:44:3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 散文:我的留学生活白水河2019-01-29[613]
『获奖作品』 组诗获奖虔谦2018-12-28[225]
『获奖作品』 小小说:要我像狗没问题穆紫荆2018-12-22[167]
『获奖作品』 诗歌:The Caged Lion (囚狮)非马2018-12-06[215]
『获奖作品』 游记:游台湾佛光山童童2018-09-02[304]
相关文章:『梁木《独行千里》
『随  笔』 《独行千里》之后梁木2018-06-20[264]
『获奖作品』 《独行千里》(四)梁木2018-06-21[183]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二)梁木2018-06-20[262]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一)梁木2018-06-20[29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