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获奖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二)发表日期:2018-06-20(2018-06-23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26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二)
文/梁木
2018年06月20日,星期三

《独行千里》(二)

45.南方某城市.精神病防治院.白天
  院内虽绿草如茵,花木成林,但是,高耸的围墙以及围墙上方的铁丝网,仍能说明这里的与世隔绝状态。

46.精神病防治院内.树丛中的小径
  一张石凳上,郑秋萍木然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她呆滞的目光盯住某处,可那个方向只有一大片草坪,草坪上空无一物……她似胶漆在身,又僵如塑像。她长时间地坐在那里。
  不远处,在一棵大树下,久久地朝她注目的林枫。他神情黯然,也一动不动。
  突然,他感到空虚的脑中轰然而炸……

47.长途汽车的车厢内(回忆之三)
  ……在车座的后背上,脸部倒悬的郑秋萍,她流血的双眼在无声地呐喊!
  在急剧晃动着的、象野兽一样疯狂发泄的麻脸汉、瘦猴、大胡子和黑脸汉的脸……
  林枫或许没有足够的力量推开死抱着他不放的肖楠,他只能更深、更深地埋下自己的脸……
  以上那些狂乱的画面与将脸越埋越深的林枫形成对照,反复交叉、重叠、不断变幻,令人旋目……

48.精神病防治院内.树下
  大汗淋漓、浑身发抖的林枫,他无力地倚住大树,大口喘息。他丝毫也没有察觉这里还有第三个人。这个人正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近。
  这是个女人,郑秋萍的大夫。
大夫(轻声地):你是谁?
  这仿佛是一声惊雷,令林枫猛然一震。他转身,后退一步,慌乱地举目朝后望去。
大夫:你是她的什么人?
  林枫擦了擦脸上的汗,渐渐恢复常态。但他仍然没有答话。
大夫:你是怎么进来的?现在不是探访时间。
林枫:我只是想……看看她。
大夫: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先生。
  沉思片刻的林枫。他默默地掏出探视牌,举起。他没有直接回答大夫的提问,而是望着依然僵坐着的郑秋萍,手指向她。
林枫:她……严重吗?

49.同上
  仍然呆坐着的郑秋萍,她依然不动。
大夫:可以说这是一种严重的忧郁症,病因是强烈的精神刺激。病人情绪低落,自责自罪,反应迟钝,失眠……如果没有人护理,她可以整天僵持不动地坐在这里,不言不食。
林枫:她想……自杀吗?
大夫:这种倾向非常明显。所以预防是治疗的重要手段之一;她决不能再受刺激——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你是他的什么人?
林枫:很难回答这个问题,这对我真的……很难。大夫,我……我是——请原谅,大夫,实际上,我只是……见过她。

50.十里铺附近公路.夜
  一辆孤独的长途汽车一路颠簸,缓缓驶来。
  汽车的强光灯照见高低不平的路面,也闪过晃晃而来的山坡和石壁……

51.公路.拐弯处
  行驶中的汽车忽然止轮,停在路中央。与此同时,路边的丛林间突然闪出几盏汽灯,几条黑影随之跳将出来,直扑汽车。

52.外侧
  车门处,几个蒙面汉接二连三地跳上汽车……

53.长途汽车内.驾驶室近侧
  其中之一蒙面汉从后背用一支双管猎枪点了点司机的脊梁。
蒙面汉甲(瓮声瓮气地):把灯打开——
  车灯亮了。灯光照见一个又一个倦缩在座位上的乘客,他们瞪大两眼,一脸惊恐。其中一个小女孩吓得直往她母亲怀里钻,哇哇直哭。
  这时,另一个蒙面汉上前两步,来到狭窄的过道前,拿着枪来回晃动了几下,最后抬起,扛在肩上。
蒙面汉乙:嗨,哥们爷们,咱是税务局的——你们大家都知道税务局是干什么的。喂,这位大嫂,让孩子别哭,一听孩子哭咱大爷就心烦,说不准还会惹出枪管里的火!对,就这么着,不要哭!
  这时,有人动了动。闻声,几条汉子立刻横枪以对。
蒙面汉乙:别动!都坐着别动,咱挨个儿来——
  说着,他头一偏,又一蒙面汉上前,来到坐在前排的一位本地装束的青年跟前;他刚要挨近他,那青年忽然往前一冲窜,直冲车门……但说时迟,那时快,蒙面汉乙早已抢先一步,一枪托砸了过去,把他打得瘫倒在地,哇哇直叫。
  又一蒙面汉跨上一步,按住青年,欲取他怀中的提包。但青年死抱住不放。蒙面汉乙又举起枪托砸去,再砸去,又砸去……
  惨叫声不绝于耳……

54.同上
  来到一位穿西装的胖男子座位前的蒙面汉乙。
  胖男子在往后移动屁股。他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两个黑孔后,蒙面汉乙射出两道凶光。
蒙面汉乙(恶狠狠地):你看到了,先生,这车上谁也躲不了——来,帮他一下!
  这时,蒙面汉甲一手持枪,一手熟练地翻开胖男子的西装口袋。他翻了一个又一个。毕,他直起身子,唾了一口。
蒙面汉甲:妈的,什么也没有!
   蒙面汉乙两个阴森的黑孔。
蒙面汉乙:打开他的公文箱——
胖男子(双手护着公文箱):没钱,我真的没钱,大哥,里面都是文件……
蒙面汉乙:砸开!
  被夺过的公文箱。重重砸下的猎枪枪托……
  被砸开的公文箱。又一蒙面汉上前,在里面乱掏一气,把纸张搞得满地都是。但里面确实没有钱或值钱的东西。
蒙面汉乙(突然以枪指着胖子的鼻尖):站起来——
胖男子(猛然一震,连连摇头):不,请不要……
蒙面汉乙(以枪顶住他的鼻子):起来!
  胖男子猛一震,公文箱掉在脚边。
胖男子(坐着不动,连连摆动双手):不,先生,不,求求你了……
  但枪口顶得更紧了,把他的鼻子都顶扁了。他无奈地离开座位。在他屁股挪开的椅子上,是一只胖鼓鼓的皮夹。
  几只手争先恐后地伸过来,打开……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蒙面汉乙气极了,他后退一步,一枪托朝胖男子打了过去,楱得胖男子倒在椅子上,捂住脸,哼哼直叫……

55.同上.过道另一边
   坐在座椅上一个戴墨镜的男子,他纹丝不动。
   蒙面汉乙的猎枪慢慢地转移过来,对准了他。
   缓慢地抬起头来的戴墨镜的男子。他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
蒙面汉乙:喝,大黑天还戴着黑眼镜,真他妈的见了大头鬼了!难道你是黑窟窿瞎眼鬼不是?站起来——
  林枫起身,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蒙面汉乙:摘下眼镜!
  林枫摘下墨镜。对方似乎一愣。
  短暂的静场。
  犹豫片刻的蒙面汉乙。稍后,他后退一步,挥了挥枪。
蒙面汉乙(对左右):搜他的身——
  蒙面汉甲上前,一手抬枪顶着林枫,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欲搜。但林枫抬手挡住了他。
林枫(双目直逼蒙面汉乙,一字一顿地):等一等,我也要看看你的脸。
  蒙面汉乙又一愣,两只眼珠在黑窟窿里转了好几下。
蒙面汉乙:嗨,想玩玩?我看过你的脸,你也要看看我的脸?好,好好瞧着,老子让你看——
  他一把撸去面罩,露出一张大麻脸。
  尽管有所准备,但还是猛然一震的林枫;他的脑门轰隆而炸……

56.长途汽车车厢内(回忆之四)
  ……两只青筋暴露的手在较劲!
  一只伸向肖楠隆起的胸脯的黑手……
  骑在郑秋萍身上疯狂发泄的光膀子,以及……眼露淫光的大麻脸!

57.长途汽车车厢内(切回现实)
  麻脸汉把枪扛在肩上,嘲弄般地对林枫笑了笑,歪了歪嘴。
麻脸汉:怎么样?看过瘾了吧?这就是强盗脸!够了吗?开始——
  站在一旁的蒙面汉甲挤了上来,把枪往椅子背上一靠,伸出两手,准备搜林枫的身。但林枫再次挡住了他。
林枫:不,我自己来。
  说着,他右手伸进风衣的内插袋。
  瞧着他看的挤眉弄眼的麻脸汉。
  等着林枫伸出手来的蒙面汉甲……但林枫忽然用左手揪住蒙面汉甲的衣领,右手闪出风衣,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将一柄尖刀插入对方的腹部。蒙面汉甲轻轻地哼了一声,两眼向下,愣着,眼睁睁地看着腹部的鲜血顺着刀柄直往外奔涌……
  林枫拔出尖刀,松开左手。随着扑地一声闷响,蒙面汉甲无力地倒了下去。他正好倒在汽车两排座位之间的过道上。
  惊诧万分的麻脸汉……这一切实在来得太快,太突然了,等麻脸汉回过神来,欲横下肩上的枪对准林枫时,林枫早已跨过蒙面汉甲,抢进一步,抓住枪管往上一推…… 枪响;枪声惊天动地!
  几乎与此同时,林枫又一刀刺去……情急之中麻脸汉侧身一让,但已被刺中右肩,他惨叫一声,弃枪,带着刀倒地一滚……
  抢进几步的林枫。
  起身,扑向车门的麻脸汉;他连滚带爬地栽出车门……
  握枪在手的林枫。他举枪,紧紧抵住板机,指着剩下的两个蒙面汉。
林枫:我还有一颗子弹——
  两蒙面汉先后松开猎枪,放在过道上。
林枫(依然举着枪):往后退——
  两蒙面汉后退几步。
林枫:再往后退!
  背靠着驾驶座隔栏站定的两个蒙面汉。
  迅速环顾左右的林枫,接着又盯住两蒙面汉。
林枫(一侧脸,显然是对胖男子):缴他们的枪——
  胖男子一愣,抬起脸,却一动不动。
林枫(声色俱厉地):谁去缴他们的枪?
  有几个人变得勇敢了,他们站立起来了;当他们刚起步准备朝两蒙面汉走去,正在这时,汽车突然发动,猛地往前一冲,又猛地刹车。众人一阵踉跄。恰逢此时,两蒙面汉鱼跃般地冲向车门,夺门而出。
  跌倒在伏尸上的林枫。他翻身而起,持枪冲向车门……

58.长途汽车外.漆黑一片的公路
  短促而又连续不断的引擎发动声。
  稍后,两辆摩托闪出路边的树林,飞也似地弛向茫茫的原野……

59.长途汽车车厢内
  林枫翻过蒙面汉甲,一把扯去他脸上的面罩。
  满口黑血的黑脸汉。他的两个眼睛比铜铃还要大。
  林枫起身,长时间地盯住那张可怖的大黑脸。
  惊魂未定的其他乘客。
  如梦初醒的胖男子。他发疯似地扑向黑脸汉,手忙脚乱地扒他的衣服。
胖男子:噢,我的钱!是我的钱……钱!

60.同上
  尖脸司机又一次发动汽车。汽车将要起动。正在这时,一双血淋淋的手揪住司机的后衣襟,令他喘不过气来。
  汽车在颤动。
  一只带血的手关掉引擎,拔出钥匙。
  紧张地回过头来的尖脸司机。
  转过身去的林枫。他从风衣中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林枫:……六二六号公路,野鸡岭路段;六二六号公路野鸡岭路段,公路抢劫案。有一个抢劫犯可能已经丧生。时间是,二十一点四十七分……

61.山区公路.夜
  一辆打着强光灯的卡车急驶而来,与一辆标有“TV采访车”字样的面包车交会而过。也许是强光灯太刺眼的缘故,采访车放慢车速,驶向路边。接着,又驶回路中央。

62.行驶中的采访车内
  驾车的女记者侧过脸,对正在摆弄摄像机的助手打量一番。之后,又转向正前方。
  这助手是郑雪萍。
女记者:司机的职业道德真成问题,这么近的距离还打强光灯。我想他目的是要让我翻下沟去。你来了几天了?实习生?
郑雪萍:不到一星期。
女记者:我总是记不住实习生的名字。
郑雪萍:郑雪萍。这已经是第三遍了。
  又侧眼对她瞧了一眼的女记者。女记者噗哧一声笑了。
女记者:我怎么会拉上你的?实习生?
郑雪萍:因为住电视台集体宿舍的只有我一个。
  回过头来的女记者。
女记者:我也住过宿舍,和你一样,在当实习记者的时候……

63.山区公路.野鸡岭路段.案发现场
  这时早有几辆警车赶到。在闪亮的警灯下,很远就能看到那辆被警车围住的长途汽车。同样在警灯闪烁之处,还能看到警察在勘察、盘问及其他种种忙碌的身影。
  曳然止轮的采访车。车还未停稳,女记者和郑雪萍已分从两边跳下,直奔警察围聚之处。
  边跑边将摄像机对准现场的郑雪萍。

64.跳动的摄像机镜头中的现场
  一辆急救手推车在几名警察和急救人员的护拥下慢慢地推向急救车。
  地上的三支猎枪。一旁,一名警官在拍照。闪烁不停的闪光灯。
  急救车旁,有人拉开手推车上的塑料罩布——两眼翻白,一嘴血污的黑脸汉……
  奔来跑去的另几名警察。

65.长途汽车的车厢内
  摄像机扫过一长排空空如也的座椅,上移,再往上移,最后停在车顶中央被猎枪子弹击破的窟窿上。窟窿越来越大。

66.案发现场.出事的长途汽车附近
  镜头中,乘客们,其中包括那位胖男子正在手足并用地向警察陈述案情。
  但由于人声嘈杂,距离又太远,什么也听不见。但从另一个方向却传来特别高的声响。
戴柄权(渐渐压过嘈杂声的画外音):我知道你!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浑蛋!你故意杀了他!
  急急掉转方向的摄像机……
  摄像机镜头越过众人,最后对准戴柄权,他的脸似乎已经变形;他正揪住一个穿风衣的人的衣领。他揪得那么用力,以至手都发抖了。
  那个人只有一个背影。
戴柄权:你说!你怎么不说话啦?
那人还是没有出声,只是伸出一双有血迹的手,缓慢但有力地瓣开戴柄权的两手,后退一步,站定。
  镜头转,对准穿风衣的人,渐渐转向正面,逐渐拉近,扩大……
林枫(声音不高,但很有力):正当防卫!董事长先生,正当防卫!
  摄像机移开,慢慢露出郑雪萍的脸——她一脸惊诧!

67.十里铺镇新城.县公安局大门
  门开。手提背囊的林枫走出,稍停,随后绕过停泊门前的一排警车,走上大街。
  朝十字街口走来的林枫。但没走出几步,他就止步不前,身不由己地停了下来,抬起目光,看着正前方。
  站在他跟前的戴柄权。
戴柄权:你的事办完了?
  林枫没有回答。他看着对方,不置可否。
戴柄权:那就走吧,我送你。
  林枫笑了,摇了摇头。正在这时,有两条人影从两侧走上,一左一右在他身后站定。
林枫(点了点头,嘲讽地):好的,谢谢。

68.十里铺镇外.山区公路.白天.细雨濛濛
  远方,烟雨缥缈中,一辆越野车由远而近。

69.行驶中的越野车内
  咔嚓一声,后排座上的林枫在点烟。他猛吸几口,随后侧过脸,目光转向窗外。
  在林枫的旁边,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那是刚才拦截林枫的两男子之一。
  继续抽烟的林枫。
  前窗上方的反光镜中,是坐在驾驶座旁坐上的戴柄权的眼部特写。他的眼睛盯着林枫的眼睛。
  抬头举目的林枫。
  两个人的目光在反光镜中交织在一起。两个人目光都暗含敌意。
戴柄权:不许抽烟。
  林枫似乎没有反应。他又抽了一口。
戴柄权:车内不准抽烟!
  林枫先是不在乎,而后以一种幅度很大的夸张动作将半截香烟往车座底下一扔,狠狠踩上一脚。

70.通往荒郊野外的公路
  越野车驶边,猛然停车。
  越野车后座一侧的车窗玻璃摇下,一只背囊飞了出来,滚到路中央。

71.越野车内
  林枫与戴柄权仍透过反光镜在对视。
戴柄权:下去。
  后座上,林枫面无表情地掉过目光,握住门把手,推开门,右脚跨出车门,欲下。
戴柄权:听着——
  林枫停,又朝反光镜注目。
  点燃一支香烟的戴柄权。他接连吸了几口,随后侧转过脸,正视林枫。
戴柄权: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我不想看到你再回来。

72. 通往荒郊野外的公路.越野车旁
  推门下车的林枫。他来到路中央,弯腰提起滚落在路上的背囊,直起身,转脸对越野车注视片刻,复转身,将背囊往肩上一挎,大步朝前走去。
  前方,蜿蜒曲折的公路一直伸向远处的层嶂叠峦……

73.通往荒郊野外的公路
  荒僻的山区公路,越走越远的林枫……

74.还是那条公路.午后.雨
  停在路中央点烟的林枫。
  吸烟的林枫……他在朝远方眺望。忽然,他慢慢地转过身来,迈出脚步,朝来路走回。

75.依然是那条公路
  细雨中,信步从远处走来的林枫……

76.山区公路的下坡段公路.险峻的拐角处
  远处的轰鸣声。轰鸣声越来越响。
  林枫停步,猛转身,举目。
  稍远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紧接着,又是一辆……一转眼,三辆摩托齐驾并驱,飞扑而来。
  越来越近的摩托车……
  车手的头盔在跳跃。尽管看不见车手的脸,但仍能感觉到他们浑身上下的腾腾杀气。
  飞速转动的车轮。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站立不动的林枫……
  迎面冲来的摩托……就在车、人将要相撞的刹那间,林枫侧身一跃,扑向路边。
  擦身而过的摩托。但车手驶出不远,便猛地刹车,旋即掉转车头……刺耳的摩擦声撕心裂肺。
  翻身而起的林枫。他立足未稳,两辆摩托已飞车扑到,其中的一辆轰隆而至,用车把将林枫撞出公路……

77.路边的悬崖
  弹射而出的林枫……他在滚出悬崖的千钧一发之际,猛地抓住一棵小树才得以幸免,但他的下肢已荡出崖壁,悬在空中……
  悬崖外,是陡峭的石壁,以及石壁之下的无渊深谷。
  奋力跃上公路的林枫。他翻身而起,愤怒地折下身旁一棵大树上的树枝,横握在手。
  再次走上公路的林枫……

78.山崖上的公路
  疾奔如飞的两辆摩托车。
  紧握树枝的林枫,他挺立在道路中央。
  飞扑而来的摩托……
  一动不动的林枫。
  迎面冲来的摩托。林枫侧身一闪,顺势以树枝猛烈一扫。树枝被击断……其中的一辆摩托斜飞而去,将车手抛出一丈多远,滚翻在地。由于滚动是那样的剧烈,车手的头盔都滚飞了。
  另一辆摩托驶出不远,车手急急踩地、刹车、掉头,驱车赶回。这一次,这车手是单手驾车,另一手扬起一根警棍。
  飞车猛扑的单骑。
  林枫手握小半截树枝,迎面而上。
  人、车相交……但树枝不敌警棍,林枫被打中腹部,无力地松口树枝,双手捂住腹部,跪倒在地……

79.同上
  车手驶回。他突然停车,翻身而下,双手握棍,步步逼近。
  另一边,被林枫击倒的车手也已起身,他也解下腰间的警棍,晃了晃脑袋,朝同一方向走去。这时可看到,那个人正是猴脸汉。
  仍然蹲在地上的林枫。他努力不让自己倒下。
  从两个方向朝他走来的猴脸汉和另一个戴头盔的汉子。他们走得不紧不慢,但杀气腾腾。

80.同上
  朝林枫步步紧逼的两条汉子。
  依然蹲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林枫……不过,以上这些画面是在有节奏地跳动,象某人的视线;不过,这又不象是人的视线,因为视角很低,离地面不是很高。随着画面的越来越近,还可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三个方向,三条越接越近的人影。
  两根高高举起的警棍……正在这时,在画面的另一个方向,一条黑影从天而降,飞扑而上……与此同时,突然响起猴脸汉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寻声探去,猴脸汉已被扑倒在地,握警棍的手被一条狗狠狠咬住。
  这条狗,是杂毛犬!

81.同上
  惊而止手的另一车手。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挥起警棍向林枫击去。但此时林枫已起身,见此,他侧身一让,又倒地一滚,扑向猴脸汉丢弃的警棍,紧接着一跃而起,直扑另一车手。
  与杂毛犬搏斗的猴脸汉,仅片刻工夫,那鬼哭狼嚎的猴脸汉已被咬得鲜血淋淋,惨不忍睹……
  这一边,与戴头盔的车手搏击的林枫。两人你来我往,难分难解;两人下手都十分凶狠,谁都想一棍置对方于死地……

82.公路.上坡路段
  一辆“TV”采访车跃出路面,直奔而来。

83.公路.下坡路段
  林枫一棍击落对方的头盔,露出长满胡须的脸……胡子汉一愣,大惊失色,转身,夺路而跑。

84.同上
  三辆落荒而奔的摩托车……
  路中央,林枫蹲身,抱住杂毛犬。
  采访车缓缓驶来。
  依然抱住杂毛犬的林枫,他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采访车在他们跟前停住,车门打开。

85.同上
  车门旁,久久地凝视着这一场景的郑雪萍……

86.还是公路.雨已停
  蹲地扫动尾巴的杂毛犬,它似乎感到自豪。
  车旁,背靠着采访车头吸烟的林枫。他的手上、脸上和风衣上到处是污秽和血迹。
  他转过视线,远眺无尽的旷野和灰色的天空。
  望着林枫的郑雪萍。她噙着泪。
郑雪萍: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
  他仍在吸烟,目光依然集聚在远处。
郑雪萍:我不该去找你……
  林枫喷出一口浓烟,看烟雾在空中飘散。
郑雪萍:你放弃了工作……这么远的路,孤身一人……
  他转过脸,凝望着她。但他还是默然无语。稍后,他望着杂毛犬。
郑雪萍:我昏头……昏脑,当时昏头了,我真的……不该那样任性,那样……神情迷乱;你怎么真的……你不能这样……
  因为满脸污秽,林枫的面部表情实在难以辨析。
  有些茫然的郑雪萍。她把视线转向杂毛犬。
郑雪萍:你怎么有了……一个助手?
林枫(扔掉烟蒂,望着她):也许,只有它知道我要干什么。
郑雪萍(大声地):这……不是你的事!
  他的目光又转向远方,视线仿佛穿透远山,以至无尽的空谷。
郑雪萍:这不是你的事……我对你说……我真心诚意对你说,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的……真话;这是警察的事……
林枫(淡淡地):不,是我的事。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任其洗面。
郑雪萍(激动地):不是,不是!如果……你是为了我姐姐……
林枫:不仅仅是为了你的姐姐。
  上前一步的郑雪萍。她呜咽了。
郑雪萍:求你了,请跟我……回去,你有你该做的事;你要工作,你要……上班,我知道,你有你的事业;你……不能留在这里;这里很危险,非常危险……我是来接你的。
  无动于衷的林枫。他转身,望了望仍然蹲在地上的杂毛犬。
林枫(轻声地):该走了——
  杂毛犬起身,面向来路。
郑雪萍(哭出声来):难道……非要我下跪吗?
  置若罔闻的林枫。他弯下腰,轻拂杂毛犬粗硬的鬃毛。
郑雪萍(哭喊着):你不是懦夫;你是个男子汉,是勇敢的人……是一条硬汉,真男子!可以了吗?
  林枫提起地上的挎包。
郑雪萍(泣不成声,低声地):是条好汉,英雄好汉……
  迈开脚步的林枫。
  走在他身后的杂毛犬。
郑雪萍(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你是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汉!还不……行吗……
  大步离去的林枫。

87.稍远的公路
  越走越远的林枫,以及,紧随其后的杂毛犬。

88.公路的这一端.采访车旁
  追出几步又停下的、泪流满面的郑雪萍……

89.远处的公路
  越来越小的林枫和杂毛犬的身影。在他们的前方,连绵起伏的山峰越来越高,越来越大……

90.县城.夜
  又是雨,在雨中,整个小城灯火阑珊,勾勒出着县城的全貌。

91.县城某酒店.客房
  轻轻的扣门声。
  床上,和衣而卧的林枫起身,打开电灯,下床,来到门后。
  又一阵扣门声。
  林枫静注片刻,突然拉开门。
  门外,是一身黑衣的戴柄权。他身后,还有另外两个面无表情的人。他们穿的是黑衬衫。
  无言的、隔门对峙的林枫和戴柄权。
戴柄权(终于打破沉默):实话对你说,这个酒店是我开的。只要你到了这个地方,无论你身在何处,我都知道;在这里,你无处藏身。

92.客房内
  临窗的桌前,戴柄权背对着林枫,审视着桌上的地图册、笔记本、笔和其他物品。所谓其他物品,包括手机、指南针、望远镜和一些野外用品,以及一把较大的多功能瑞士军刀。
  戴柄权拿起瑞士军刀,凑近,仔细端详。
  客房的门没关。两个穿黑衬衫的男子一左一右,分别守在门的两边。
戴柄权:看来你还是不想走。
林枫:这地方很大,不象是你的私人庄园……
  他话音未落,戴柄权猛转身,挥手击去……林枫措不及防,踉跄退至门口,跌倒,倒在那两人穿黑衬衫的男子中间。他鼻孔出血。他挣扎着,起身。
  跃步上前的戴柄权,他猛踢一脚,又将他踢倒在墙边。
  这一次林枫没有起身,而且也没有此种意图。
戴柄权:你必须走,不然,你就永远也走不掉了。
  林枫还是没有起身。他鼻中还在淌血。
戴柄权:你没有留在这里的任何理由。明天你必须离开!这原来是一个很安宁的小地方。我不想再出人命。明白了吗?我不想再死人!小子!
  说着,他把瑞士军刀往他的身上一扔,跨过林枫的身体,走到门口,出。
  两穿黑衬衫的男子紧随其后,绕过林枫,跟着走出。
  门在他们身后重重关上。

93.同上
  依然躺在墙角的林枫。他掏出烟,叼在嘴上,然后又掏出打火机,手有些颤抖地点燃香烟。他吐出一个烟圈,又一个烟圈……烟圈上升,越来越大,逐渐扩散至整个房间……

94.凤凰山.旅游景区. 山区简易公路(回忆之五)
  公路,一辆载满干树枝的骡车颠簸着,蹒跚而来。
  不很雅观地坐在树枝堆旁的林枫和肖楠……
林枫(画外音):那是三个月前的旅行途中,我和肖楠迷了路,好不容易才拦下一辆马车,驾车的老汉答应把我们拉到最近的一个汽车站……
  挥鞭的老汉。
  一溜小跑的南方矮种马……

95.山区简易公路.下坡路段.拐弯处
  一辆拉运石料的载重汽车呼啸而来,在与骡车擦身而过时突然鸣响汽笛……大黑骡惊吓,撒蹄狂奔。
  拉紧缰绳,吁、吁地叫个不停的老汉。
  惊奔而走的南方矮种马。
  飞速转动的铁制胶轮……胶轮撞上路上的石块,剧烈一震,马车颠覆,被抛出的林枫……

96.同上.陡坡
  在肖楠的惊叫声中,飞滚而下的林枫……
  山腰间的一棵小树挡住了林枫。他惊魂未定地侧过脸,看到的是在他身边的绝壁,绝壁外是深渊,下临无底……

97.同上.还是陡坡
  开始向上攀爬的林枫;他爬得很慢,很艰难……

98.同上.峭壁
  一条突然荡下的绳影……
  喜出望外的林枫,他一把抓住绳索。

99.同上.公路边缘
  向下伸来的一只白润的手。
  林枫抬头,朝上仰望。
  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她就是郑秋萍!
  又伸下的另一只手。那是肖楠的手……
郑秋萍:快,拉住,用力——
肖楠:拉住,别松开!
  握住她们的手登上路基的林枫……

100.凤凰山中.景区
  突兀的悬峰,一帘飞瀑直泻而下,象银色的巨龙冲入高原之湖,轰隆而响。飞瀑又撞击出无数水珠……水珠腾空而起,弥作上升的薄雾……
  照相机和举照相机的手。
  镜头中的亭亭玉立的郑秋萍和一个壮硕但不乏英气的青年男子,他们亲密无间地并排站在一起,在他们的身后,是雄伟壮观的瀑布以及高耸入云的悬峰。
  咔嚓一声的镜头,和山水融为一体的郑秋萍和她的男友……
  照相机后闪出林枫的脸,还有在他身旁的肖楠。
郑秋萍(画外音):让我为你们拍一张,可以吗?
肖楠:当然,谢谢。

101.同上
  举起相机的郑秋萍,她将镜头对准前方……突然,画面一片漆黑;等面面渐渐亮起来,却是……在精神病院的郑秋萍,她木僵地坐在那里,始终盯着某处,状如冰雪之躯……

102.县城某酒店.客房
  烟已飘尽。坐在墙角里的林枫沉重地低下了头……

  (未完待续)

 


本文在6/23/2018 9:21:1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 散文:我的留学生活白水河2019-01-29[604]
『获奖作品』 组诗获奖虔谦2018-12-28[223]
『获奖作品』 小小说:要我像狗没问题穆紫荆2018-12-22[167]
『获奖作品』 诗歌:The Caged Lion (囚狮)非马2018-12-06[214]
『获奖作品』 游记:游台湾佛光山童童2018-09-02[302]
相关文章:『梁木《独行千里》
『随  笔』 《独行千里》之后梁木2018-06-20[263]
『获奖作品』 《独行千里》(四)梁木2018-06-21[183]
『获奖作品』 《独行千里》(三)梁木2018-06-21[192]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独行千里(一)梁木2018-06-20[29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