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团圆(四)发表日期:2018-06-20(2018-09-14修改)
作  者:应帆出处:原创浏览5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团圆(四)
文/应帆
2018年06月20日,星期三

                                                                (四)

  黛珊回去路上,一场秋雨却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天黑得已经有些儿早了,一路都是蜿蜒的山间高速,两旁的树色在绿黄杂陈的底调里不时点染出一团一片的艳红来,在这暮雨里,却又蒙上点凄清的灰暗。

  黛珊这时又不由想自己和献科的事情,似乎过去几天献科整天在眼前倒逼迫得她无法思考了。本来献科可以提前过来的,黛珊心里有鬼,就没主动提出,没想到献科也不提,直拖到八月份才过来。黛珊如今一想,再想他这几天并没有表现出她期盼的两年之别后的兴奋和狂热,心里的疑团就愈发大起来。她胡思乱想着,脑子里不知怎么冒出最近偶尔翻翻的《神雕侠侣》里裘千尺的名言来: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方为丈夫;想着笑,就又想起献科以前说的“老婆”的笑话儿,不觉叹气,想献科既不在一丈之内,自己也还不算老,难道竟有些意味?她又笑自己迷了心窍,也不愿细想,调大了收音机的音量,车速也不觉加快了。

  开了学,每周从星期一开始就无法停下来了。献科因和老生住,两人立刻就电话联系上了。献科说了第一次见老板的事情,感觉很不好,黛珊想他初去乍到的,凡事紧张些也算正常,不定还是好事。到了周末,黛珊方意识到有一个星期没见着梦越、也没有收到他电话了,就也胡想了一阵子。

  星期六一早她去附近的yard sale看东西,倒看见一家人卖有垫有架的床,还有不错的茶几等等,跟人还了点价,就忙着定下来了。卖主倒答应用家用货车给她送过去,只是她怎么弄上楼却可能是个问题。黛珊想了想,就借用阿瑟家的电话,给梦越打过去,问他有没空过去帮忙。梦越自然不好拒却,就开车去黛珊楼下等着了。

  梦越和阿瑟把东西搬了上去,黛珊付了钱,那美国老头阿瑟就乐呵呵地上车,还不忘笑说了句:“Enjoy,young couple!”黛珊不觉脸红,却笑道:“这老头,晚节未保!”梦越问她这话什么意思,黛珊道:“本来这半天对他印象很好的,也很感激的,这最后一句不得体的话……我请你吃饭吧?”何梦越忽然看到她手指上的婚戒,心思乱动,也顾不得追究她的话,只淡淡道:“那好吧。上去帮你把这家俱顺便摆好吧,那当咖啡桌用的纸箱子也早该扔了!”两人就又上楼,忙着收拾了。铺好新床,黛珊就坐在上面试了试,弹性硬度等等果然不错,不禁欢欣雀跃的。梦越看她两眼,道:“这旧床垫要不要待会儿也扔掉?”黛珊看着那床垫,不知怎么竟有些留恋之感,就道:“先放着吧。”梦越要笑她道:“怎么一个人还要睡两个床不成?”听了这话,黛珊只觉得有些刺耳,就不睬他。梦越也觉失言,就帮她把纸箱子拆开摊平,拿到楼下去,又顺便把那一套《射雕英雄传》搬上来,还给黛珊。

  黛珊趁空进卫生间洗弄一番,想了想,还是把那只最近献科来了才常戴的白银婚戒除下来收好。等她出来,看到梦越把书放在新买的旧茶几上,就笑道:“这武侠小说看了,可有什么读后感?”梦越一时脸上放彩,道:“真没想到这么好看呢!以前总以为这些武侠言情啊都是很无聊的读物,没想到也有文化和人生在里面!”黛珊看他那份兴奋劲儿,又听他一口软甜的国语,倒忍不住要笑,却道:“世俗中国人的世俗乐趣吧!象您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自然稀有……”梦越回头诧异地看她,黛珊就道:“要不要看下面的《神雕侠侣》?”梦越就道:“不敢看了。一开学就忙了,也就暑假有点空,才敢看。”黛珊不由笑道:“真是乖孩子……”梦越要抗议,黛珊忙道:“走吧,我请你吃饭去!”

  梦越开车,两人先是好久没话说。半晌,黛珊到底先开口道:“最近一切还好吧?”转而觉得自己问得可笑。梦越勉强笑了笑,道:“你们一切都好?”黛珊便叹气道:“他刚过来,还有许多要适应的地方,只能慢慢来……”何梦越听她那样说话,想起当初天真的幻想:等她丈夫过来了,他们会商量分手的事情,自己可以等着黛珊的自由……等见到了真实实在的她的“丈夫”,他就知道那样的想法果然是幻想,而且天真。他思前想后地下了决心,今天就把她的书带过来还了;这时想到要和黛珊说,就一时狼狈地想哭。

  到了日本店樱花馆,两人都要了一客素食。梦越看着餐巾纸上的樱花图案道:“也许只有纸上的樱花才是不凋谢的……”黛珊夹了一只素喜,却又放下来,也意味深长地道:“也许,……”她想说什么素食的人终究吃不了荤什么的,却只觉要言不达意,就半路停了。梦越继续道:“我从小就受了洗的,最近更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一直努力地在忏悔……”黛珊心里一阵疼,却缓缓笑道:“是啊,我打小是个无神论者,这么努力了两年,还是难以相信许多东西……”

  这一顿饭怎么吃完的,黛珊竟不记得;梦越怎么送她回家,她也不很清楚。一个人回家睡觉,居然睡得黑天昏地的,直到晚上献科的一个电话叫醒了她。两人闲说了两句,献科就问道:“你一早一中午都去哪里了?”黛珊就说早上出门买了点东西,后来又去实验室做了会儿事情。献科疑惑道:“我中午给你实验室打过电话的,也没人接。”黛珊心里一凛,道:“可能出去吃饭了吧。怎么想起那时打电话?”献科就有点沉默,半日道:“今天去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书,累死了。回到家,想起来忘了跟小陆出去买菜了,这一个星期不晓得吃什么呢……”黛珊就安慰他几句,让他明天去步行可到的地方买点牛奶饼干之类的食品存着,下周别再忘了就是。献科一一答应了。他想和黛珊说这一周的遭遇,却欲言又止,黛珊又仿佛有点心不在焉的,就到底没说。

  黛珊挂了电话,就弄点吃的,却寡然无味,只觉胸口有闷痛压迫着。她忽然想这其实是不是有点失恋的意思:她和献科在学校里算是没费什么周折的,到毕业时结婚,也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和梦越就这样了断,虽然心底某处有些轻松的感觉,她却还是觉得难受了。她又想即使退一万步来说,她可以和梦越去发展,又能发展出什么呢?她要为他去入教,也许要忍受他家人对媳妇也上班的不满,而他要忍受她不是素食者、是已婚女子等等事实……梦越甚至以前没有读过金庸的小说,最近才在她的怂恿下借看了《射雕英雄传》。这些奇怪而陌生的差别仿佛是当初彼此吸引的因素,如今再想,却也更是要让彼此因缺乏共同语言而难受的距离……黛珊这么想着,又想献科的好处,想上大学时的圣诞他曾怎么捧着红玫瑰顶着寒风在女生楼下等着,那个通宵舞会上她怎么疲累地第一次睡在男孩的怀里,本来不大去教室自习的献科和她恋爱后怎么每晚去教室里陪她坐着看书、在看书的间隙里陪她出去散步;两个糊涂人怎么稀里糊涂地忙着一个月里完成毕业、结婚、就业和出国的大事情;她来了一年,他给她海运过来一整套的金庸全集和四大名著;甚至她可以和他讨论台湾的问题,说台湾要不要独立除了要看岛上两千三百万中国人的意愿,也要看看大陆十几亿中国人的意愿啊……而这些,她和梦越是从不去说的,也可想象彼此的分歧……黛珊沉沉叹了口气,想自己到底是个学理工的人,而感情这东西大约是经不住多少分析的。

  周日忙着买菜、洗衣服、做三四天的饭菜等等,也就转瞬而过了,然后又是开始了就无法停止的一周。底下一个周日晚上,黛珊正一人在家看电视,梦越打来电话。两人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就有点尴尬地沉默着。梦越忽然道:“已经好几个星期天没见你去教堂了……”黛珊不由凄然一笑,道:“我害怕自己既是叶公好龙,又是滥竽充数……”又沉默了一会儿,梦越突然问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黛珊不由愣在这头,转头四顾,却不答他的话。梦越断断续续地道:“这些天你不去教会,我都感觉失魂落魄的……上个星期跟你说那些话,你为什么那么平静,什么反应都没有?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等他过来,你就用不着我了,也就该分手了……”黛珊一时生气,就挂了电话,却忍不住哭了起来。梦越却又立刻打了过来,开口就道:“是我,不要挂……对不起!”黛珊不由抽噎不已,梦越就喃喃道:“你说,我们到底有没有希望在一起……”黛珊短促地哭了一声,却到底缓缓说道:“没有……”

  挂了梦越的电话,黛珊又愣了一会儿,也就开始整理这个月的账单。翻开电话账单,却吓了一跳,直比平常多了四十多块,仔细看了一下,原来献科刚来那两天除了给家里电话外,还给另外一些人打了,有一个手机号码他打了两三次,时间都还不短,费率又高,一时心里就疑窦丛生。

  写好了支票,她就给献科打电话,却没人接。到临睡前,就又试了一次,到底找着他,开口就问他上海的那个手机号码是谁的。献科吃了一惊,强自镇定道:“我正准备告诉你呢……”黛珊一时提了嗓门道:“告诉我?告诉我什么?你打国内的手机也不跟我说一声,一分钟就是五毛多呢!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献科就说他又去学校图书馆看书了。黛珊就笑道:“你还真够用功的啊,又爱上学习了?”献科满腔苦楚,沉默了半天,到底嗫嚅道:“这个学,我怕是上不下去了……”

 


本文在9/14/2018 10:39:1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中国医生(6)车祸者心语梁木2018-09-07[37]
『小  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45]
『小  说』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83]
『小  说』 终结文明之弑神(44)残酷现实青果2018-06-30[32]
『小  说』 祈愿鸡年大吉孟悟2017-02-03[471]
相关文章:『应帆《团圆》
『小  说』 团圆(二)应帆2018-06-20[58]
『小  说』 团圆(三)应帆2018-06-20[86]
『小  说』 团圆(一)应帆2018-06-20[12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