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杂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普世情怀与处世格局发表日期:2018-06-11(2018-09-14修改)
作  者:高世麟出处:原创浏览4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普世情怀与处世格局
文/高世麟
2018年06月11日,星期一

本文发表于《海峡时报》总第1364期副刊

“普世”这词一直在政治上互相扯来扯去,咱们这里说起来极容易被贴标签。我对政治一无所知,不想介入这一领域,只引用这词意,从最小范围内和直白地理解。

某国或某集团提出一个价值观,只要得不到全人类---至少是绝对多数人的认可,它无论如何称不上“普”吧,政治家把这个作为口号向对手喊出就更难得到认可了——政治注定是代表局部集团的利益。但即然所有人类都一样作为一个物种存在于这一世界上,共通的价值观不会没有,只是表达方式或叫法的问题,它其实就是道德底线,并不是作为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政治上各样的争吵似乎只是用了这‘普’的名兜售着并不算靠“普”的主张。老子的‘名可名,非常名’真是一语说尽此中奥妙。

我是一直相信世间存在着被所有人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就表达为“普世价值”吧),诸如善良、正直、包容、悲悯之类,它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只有满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才算“普世”---这话放在社会科学上理解解又要闹笑话,所以我觉得普世价值应是个信仰的概念,若用上科学相对论,世上就无所谓有“普”了。“‘信仰角度’上的普世价值是否存在?”---如果这是个问题,那下面就是废话。

我常觉得人未必非得偏执于某一派别或宗教,但信仰却是需要的,如宗教情怀,或进一步叫普世情怀,做人才会有点高度和格局,才不至于在某些因素影响下皮白的人对皮黑的人百般刁难,A国人看见B国人不管认不认识都想踹他几脚---居然也有不少人觉得这是对的。

政治本身的复杂性和对语言理解上的巨大差异,无形中使许多十分直白简单的东西变了味,很多美好的东西就常常被心怀不轨的人拿来大讲条件。所有东西都有分寸,如相对论---这是被公认的真理,这在工业产品上大体是有道理的:多一寸太多,短一寸太短,要刚刚好。但用在衡量人性上,往往因此坏事!因为度永远是不容易把握的。东郭先生和暖蛇的农夫作了千古的反面例子,没人认可他们过了度的善良。正如对莫泊桑小说《项链》的理解,我们更多地是觉得女主人虚荣,而对她的诚信和善良不大提及。东郭和农夫现在应该是很少的了。这类人与动物相并提的寓言虽是有道理,却也难免带了些误导。若是东郭与西郭或农夫与少女大概就不致如此---前面躺着个不省人事的人,按我们的观念必得先算算他被救醒后是否会反咬我们一口?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们是把这话理解得太透了,而世界上许多事情虽必有缘固,但却未必都能道明,就象宗教情怀。世俗层面的价值观都难免附带了太多的尺度和算计,永远只能停留在名利的层面,瞻前顾后,唯恐越矩,但若是以为象善良,包容,感恩,悲悯这样的理念也加了条件,人的精神世界就永远不会超脱,就如用科学相对论的名义把信仰画了个圈,好象在国情条件下什么都可以与众不同,于是有许多在中国习以为常的观念放到大格局下就成为怪胎,而我们还是振振有词。我们找不到世间有个东西可以不假思索奋不顾身地去追求,我们教训太多,需要权衡盘算,这是我们到死都活得纠结的根源。

我相信身边的绝大多数人都足够聪明。中国自古是讲究谋略的国度,如今的商业社会更是谋略到极至。“无巧不成书”是农耕时代民间故事的编写秘决,现在要改成“无谋不成剧”了。无论宫斗,刑侦,穿越,玄幻,一出戏下来几乎离不开算计二字。象阿甘这样不懂得给良知设条件的傻瓜在中国是不会被看好的,更编不出故事。眼下热播的某反腐剧其间的每一个角色都聪明到极至,在这样的一群精英下,腐败的土壤是肥沃的。按照我们当下的观念来教育孩子,也许个个都聪明绝顶,也许都足以成为某剧的某一个角色,但这样的一群人只会让世界复杂到没有朋友。

大道至简,能称上普世的东西必是妇孺都能明白的,而且自古存在,不需要高深的专家做深奥的阐释,如今为何仅仅成了精英人物的争吵噱头?‘普世’二字反成了百姓的避讳?只是因为文明进步让它越来越多地附上了条件的枷锁,反而让人认不出来了。

是否相信并践行这样的普世价值,大体是反映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集团……的格局的。正如看待这样一个问题:爱世上所有的人——不管他贫穷和富有,不管男人和女人,不管老人与小孩,有没有可能?

不太容易,但相信这是可能的——这是我的态度。

佛道上有称为‘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认识层级。我想只有普世情怀才能让人照见众生,它就象人性金字塔顶端的一颗明珠,是人最接近智慧和神性的地方——佛说的‘大自在’,若仅仅因为不易够得着就以为它的虚无,那人类只能永远在自己划定的世俗牢笼里摸爬。

高世麟(2017.04) 


本文在9/14/2018 10:37:2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杂  文
『杂  文』 我爱帅哥(07):近水樓台先得月余國英2018-05-28[42]
『杂  文』 那个叫朱丽叶的色情文学女审读员陈希我2017-03-04[180]
『杂  文』 侃点儿民族问题幼河2018-09-06[113]
『杂  文』 语言与文化缪玉2018-04-03[88]
『杂  文』 和睦婚姻的秘诀幼河2018-01-09[192]
相关文章:『驿外荒泉
『随  笔』 应当珍惜的生命之轻高世麟2018-08-16[49]
『随  笔』 蝼蚁的智慧高世麟2018-08-16[65]
『散  文』 故乡的元宵节高世麟2018-01-05[74]
『随  笔』 人之初,性本病高世麟2018-01-05[101]
『随  笔』 非常茶道高世麟2018-06-11[8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驿外荒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