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人生之舟拐弯时 发表日期:2018-06-10(2018-10-20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28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人生之舟拐弯时
文/晓梅
2018年06月10日,星期日

      在1990年出国前,我的人生之舟已经拐过好几道弯。虽然基本上是在时代的洪流中顺流而下,但在河道的分流处,自己曾几次奋力划了一桨,影响了小舟流向的改变。

一、一份档案材料

      我是1969年上的初中,按文革前北京的学制,初高中各三年,应该在1975年夏天高中毕业。文革中,遵循毛主席“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最高指示,我们那届变成了1974届。然而,由于改革的混乱或者说渐进发展,还是1975年毕业的,但是在春季。

      按照当时的政策,大部分人要去京郊农村插队或插场,但身体不好的、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在北京的,以及特别困难的可以留京分配工作,称为“病留”或“困留”。我的两个姐姐在外地,哥哥在京郊工厂,路很远,不能每天回来。因母亲时常卧病在床,我似乎符合困留的条件,但是,学校一直没有告诉我能不能留城。实际上,由于父亲的政治“问题”没有结论,我家不太指望会得到照顾,早早就按我下乡准备上了。我跟着母亲买布买棉花做铺盖,母亲知道我怕冷,褥子做的比一般的厚很多,被子还难得地全用了新棉花,俗话说是“里外三新”。

      毕业前不久,语文老师、曾当过我的班主任的郎老师看了我的一篇作文,跟我说,你家里那么困难,怎么在作文里还表决心去插队呀。我觉得郎老师的话有同情也有暗示,但不记得是不是因为她的话,我做了件大事:给学校写了一份材料,这份材料让我留在了父母身边。

      多年后,我从国内最后一个工作单位调走档案时,发现那份材料竟然在我的档案里!题目大意是“我母亲的病情简介”。看到那张薄薄的信纸,我不禁哑然失笑,为自己的无知无畏,也为中国档案制度的严密。就这样,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给自己的档案添了这么一份材料。想到那张纸像贴在我身上的标签一样,跟着我到了那么多单位,让一个个政工人员、人事干部看我那封不伦不类的信,感到好难为情。

二、一封信

      高中毕业后过了一段日子,我得到了分配通知,是二商局。知道父母没主意,我跟姨姨和大姐商量。姨姨说:“那工作就是卖菜卖副食,倒是不咋受风吹日晒,就像我现在干的一样,可我是个没多少文化的人。”姨姨的话显然有这个工作不理想的意思。大姐也发来了电报,指示“不去”。我听了姨姨和大姐的话,没有接受这份工作。后来,我又被分到了幼儿园,这回我不敢再拒绝了,就去了位于石驸马大街(已改为新文化街,但大家还是习惯叫旧名)的幼儿园看看。园长对我似乎很满意,说,你的文化程度高,声音清脆,来了不让你哄小小孩,只安排你教大小孩。但是,看到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孩子们,我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不是我想要干的工作。

      当时不少人拒绝了分配的工作,那些天,和同学街坊见面就说这事。有的人说:“我倒想上幼儿园呢,跟孩子玩多轻松,离家又近。”还有的人说:“上次分我到电车公司卖票,可我打小就晕车呀。”

      时间已经是六七月份、开始分配工作几个月后了。可能负责分配的人也认识到,这种不问个人意向、乱点鸳鸯的方法使得分配迟迟进行不下去。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西城区教育局这时召开了一个本应早开的动员大会。

      在我犹豫着是否去幼儿园报到的时候,接到了参会通知。在大会上,教育局的人先讲了一番要无条件服从分配的大道理,然后说,当然组织上也会根据你们的兴趣特长考虑,所以决定让大家先填表再分配。那人解释说,像喜欢机器啦、会唱歌跳舞啦等等都可以写上。大家没料到分配进行了这么久,现在才让填志愿,顿时热闹地议论起来。我仔细听着,当听到他说,还有在红医班学习过,能打针、不怕见血的......,我马上想到是不是有卫生局的名额?那正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啊。

      回家后,看到表上的志愿(或是兴趣)那一栏只能填几个字,为了引起教育局工作人员的重视,我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信。信上,我详细写了高中时参加红医班学到了哪些医学知识、在建国门门诊部实习时为病人量血压打针扎针等经历,还表明自己一心一意想从事医学相关的工作。把申请书和信一起寄出后,过了不长时间,我就收到了分配去卫生局的通知。

三、一次见面

      在《悄悄摸摸上大学》一文中,我讲了这一出。这里简短节说,就是在高考通过后,怕因为父亲的问题我过不了政审关,我跑到父亲的单位,和政工人员见面求情。

      为了去与不去、去了怎么说,我茶饭不思、想了好几天。没有人可商量,因为我不敢跟父母说,他们已经习惯忍受了;也不愿跟哥姐说,怕他们说我惹事、弄巧成拙。从小我不喜欢与人相争,母亲对我最满意的就是“甚事呀木落(没啥事儿,让她省心的意思)”。对于没有和人争辩经验的我来说,不知道被人拒绝了怎么办,所以,我怕门卫不让我进门、怕政工人员一句话“这不是你的事”打发我、怕我忍不住哭了显得理屈词穷、还怕......。那种心境实在难以描绘,记得请求门卫放我进去时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结果还好,他们给学校出了一份父亲的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证明。

四、一番倾诉

      大学实习时,我和两名男生被派到了卫生部药检所。去前,班辅导员张老师嘱咐我们好好表现,她说,要给人家留下好印象,以后能多接受一些咱们学校的实习生和毕业生。我们肩负着学校的重任,的确很自觉,干起活来又认真又勤快;而且,三个人关系融洽,互相帮助,受到大家的好评。

      其实,我们还是有点小动作的。晓东已经定了出国留学,有时溜出去干点私事,但没跟老师请假。有位老师见他不在,问他去哪儿了,我们就替他打掩护,说他上厕所了。那老师是女的,自然不便亲自核实。有一天,晓东“被”上了几次厕所,老师半信半疑地追问:“他怎么老上厕所,是不是肚子不好?”那盯着我的目光让我心里发毛,想这老师也太死板了,我们几个一块儿做实验,什么都没耽误不就行了嘛。


图1、我的大学毕业照

      在药检所实习了几个月,那里严谨的工作方式让我受益匪浅。但药检工作大多要按照规定的程序和标准(如药典)进行,而我喜欢更能自由发挥的科研和教学工作。看到有的老师回答问题必查书;有的老师下班时反复检查门窗和试验器材;还有那位老师时时查岗的做法,我产生了一些偏见,觉得在药检所工作久了,人可能会变得过于循规蹈矩、谨小慎微。总之,我没有想到毕业后留下,尽管从我家到药检所骑车也就二十来分钟。

      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没有人找我谈将把我分配去哪儿。大部分同学在学校里实习,我们中间回学校时,也没有人告诉我老师征求了谁的意见。我们不知道分配的动向,只是听说学习优秀的会优先留校,我以为按我的成绩应该会留校。不记得是不是填过分配意向表,如果填过,我会是这样填的。

      一天,室主任王老师告诉我,因为我和余同学表现很好,药检所决定把我们留下。

      听王老师的口气,此事已是板上钉钉了。我很着急,于是,当晚赶回学校,直奔负责分配工作的系党总支部张书记家。虽然以前我没有和张书记单独接触过,但听过他的多次训话 ,感觉他是一个对学生负责、识人善任的人。那天我不知道是急中生智了,还是觉得反正也要离开学校、就豁出去了,不但陈述了我不想留在药检所的理由,而且把对分配确定前不征求个人意见的不满、甚至平时对教学活动的一些看法都倾倒出来,滔滔不绝。对我不愿意留在大家认为非常好的国家级药检所,张书记显得很意外,他没有怎么说话,但认真地听了我的倾诉。后来,我被留校任教。

      王老师让我推荐一个同学到药检所工作,“像你一样的”,她说。为了不辜负王老师的信任,我想了又想,决定推荐鲁同学,因为在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方面,她像我一样。只是鲁同学患了急性肝炎,虽然已经快好了,但当时大家对具有传染性的肝炎还是挺恐惧的,因此,学校不得不搞了点小动作。我跑到病休的鲁同学家征求她的意见,还特别告诉她,老师嘱咐说不能让药检所知道她得肝炎这件事,以免节外生枝。正式报到时,鲁同学已经痊愈,后来在药检所工作得非常出色。

      将近30年后,与王老师相聚于香港家里,我感谢她当年的教导,顺便坦白了为推荐鲁同学时做过的小动作。


图2、我的大学同学、国家药典会鲁委员来香港指导工作之余“接见”我(摄于2015年2月3日)。

      这几次人生之舟拐弯时自己“划桨”的经历,为我后来划向更大的江河壮了胆。所以,我三十多岁时能在结婚生子后出国留学;四十多岁时敢从日本到美国当“劳工”并带儿读书;五十多岁时为兼顾夫妻团聚和个人事业在香港再找工作。   


本文在10/20/2018 7:16:23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第十章(01) 军队余國英2017-12-21[61]
『纪  实』 郭家趣男——四舅晓梅2018-03-26[192]
『纪  实』 王红旗简历王红旗2019-01-03[10]
『纪  实』 南太平洋十字路口——斐济高关中2018-12-25[64]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四)扬眉吐气晓梅2018-11-14[268]
相关文章:『悄悄摸摸上大学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