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杂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爱帅哥(07):近水樓台先得月发表日期:2018-05-28(2018-09-14修改)
作  者:余國英出处:原创浏览8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我爱帅哥(07):近水樓台先得月
文/余國英
2018年05月28日,星期一

我愛帥哥---07,近水樓台先得月

    如玉搬進新家,第二天打開公寓的門,嚇了一大跳,你道是為什麼?原來門外站了一個帥哥,雖然看不出他秃頂上原來頭髮原來是什麼顏色,但是非常肯定的是他的眼睛是特別帥氣的綠色。
   「請問⋯?」如玉很禮貌地問。
   「我是住在你對面的鄰居。」那位帥哥回答。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運氣居然這麼好,對門就住了這麼一位帥哥,而且眼前就站在自家門外。
   「哦,今天出門忘了帶鑰匙,所以回不去了!」沒有想到他的聲音也這麼好聽。
   「這樣嗎?我可以幫你什麼忙嗎?」如玉很關心的問。
   「謝謝妳的關心,我已經找了開鎖的鎖匠,他們不久就到了。」
   「那⋯,你要不要坐下來等呢?」如玉飛快地跑回家,搬了一張凳子出來給他坐。「那太謝謝了。」他說,就在門外坐了下來。
   「你要不要我的電話號碼?這樣,你想叫我,打電話給我就行了。」如玉退回自己公寓之前,還不放心地對他說。說過之後,如玉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可以隨便問人家要不要自己的電話號碼,萬一人家誤會了,如何是好?但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問已經問了,只索罷了。
    兩天之後,在公寓的電梯里又遇見了這位帥哥,如玉大喜,澄清的機會終於到了。              「對不起,上次我問你要不要我的電話號碼,是因為⋯。」話才出口,覺得更不對了,好像越描越黑嘛!
   「這裡有我的電話,今後但凡妳有事要找我,歡迎打電話給我!」沒有想到,他不等如玉解釋,立刻由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來,交給如玉。
    如玉接過來一看,名片上不但有他的電話號碼,還有他的辦公室的地址以及郵電地址,而且,原來他是一名律師呢!如玉非常高興,立刻打了一個電話給她樓上新認識的朋友;「翠花,這一下好了,我的對門是一個律師,你可以委託他替妳辦理離婚的事情喔!」
     怎麼一回事呢?原來,如玉在電梯內遇見的新朋友翠花曾告訴如玉,她結婚還不到一年,就發現她新嫁的比她小十二歲的小鮮肉不但經常夜不歸家,就是回家也是身心不在,手機日夜廿四小時不離手,原來他不但與他已經離婚的前妻藕斷絲連,而且還天天去接送他與前妻的孩子上學,翠花找了私家偵探背後調查,照片鑿鑿,人贓俱獲,。
    翠花非常氣憤地對如玉說;「哪裡是真正的愛我,明明就是想要利用我來騙取能留在美國的身分罷了。」
    有美國公民身份的翠花一見到如玉,就向如玉哭訴:「現在,你說我們這樣除了離婚之外,還有什麼好辦法?」
    可是,翠花和如玉都沒有離過婚,都不知道怎麼開始辦理離婚手續,現在,既然她家對面就住著一名律師帥哥,當然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
    如此,翠花就在如玉的寓所內燒了幾個菜,由如玉按門鈴把對門的律師帥哥請過來吃中國午飯,并告訴他說想委託他代辦離婚手續。
   「對不起啊!我不是辦理離婚的律師!」這位帥哥說。如玉與翠花兩人一聽,面面相覷,沒有想到律師這門職業原來分工這麼細啊!
   「不過,我可以把翠花女士介紹給我那專打離婚官司的律師朋友!」他想了一下之後, 一口答應。
    如此這般,她們就與對門的律師帥哥打上了交道, 對門帥哥的性格溫和,对人彬彬有禮, 擁有很多男女朋友們s(多數之意),除了打離婚官司的律師之外,她們通過他又認識了他的老黑房客以及其他眾多的朋友們,例如中國塑雕師、美國文人,黑人藝術家、大家都變成了朋友,到了他家就像進了一個民族大融爐,非常溫暖暇逸。
    因為如玉不開車,帥哥不但開車帶如玉上街買菜,帶她一同上衙門填表格,一同吃館子,一同談天說地。
    人家說近水樓台先得月,那水里的月亮只能供觀賞,既不能由水中撈起來,不能吃,更不能有什麼實用途,有什麼意思呢?哪有對門住個帥哥那麼酷呢?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本文在9/14/2018 10:36:3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杂  文
『杂  文』 万圣节幼河2018-11-02[121]
『杂  文』 談沙地阿拉伯流亡分子卡舒吉被殺事件俞力工2018-10-20[88]
『杂  文』 含泪敲键忆慈母:儿归唤得娘生还海客2018-10-08[135]
『杂  文』 美国的“分裂”幼河2018-10-04[183]
『杂  文』 时间,是挤出来的缪玉2018-04-17[97]
相关文章:『余國英《我爱帅哥》
『杂  文』 我爱帅哥(11):能使我臉紅心跳嗎?余國英2018-06-26[85]
『杂  文』 我爱帅哥(10):廿一世紀的新式紅娘余國英2018-06-23[95]
『杂  文』 我爱帅哥(09):臉書上的假鳯虛凰余國英2018-06-22[115]
『杂  文』 我爱帅哥(08):圖書館的艷遇余國英2018-06-20[120]
『随  笔』 我爱帅哥(06):我那零缺點的愛人余國英2018-05-25[12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余國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