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封不能寄出的信 发表日期:2018-04-07(2018-06-01修改)
作  者:曾慧燕出处:原创浏览46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一封不能寄出的信
文/曾慧燕
2018年04月07日,星期六

謹以此信作為一束潔白的鮮花,叩獻在祖父墓前。(舊文重發,写於1983年10月22日)

爺爺:

重陽前夕,我在巴士站候車,不知怎的,您又掀開我的心幕闖進來,一陣緊壓,一股辛酸,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串串往下掉,巨大的悲痛充塞我的整個心胸。幾個候車的男女奇怪地看著我,他們或許以為我失戀吧,有誰料到我是為“活”在另一個世界的、至愛的親人爺爺您而傷感呢?我胸中的寂寥,我腦裏的愁思,又有誰知!

爺爺,歲月如流,您長眠地下就快三年了。三年來,多少個白天和黑夜,我無時無刻不在思念您,我的容顏在這永無休止的思念中消損。

我深知我的痛苦已成永恒。盡管我們如今已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您在我的心目中是永生的。我從不覺得您已離我而去。午夜夢迴,難得您偶爾在我的夢鄉出現,您依然活著,我珍惜這夢中相會的緣分,那是我最歡愉的一刻。然而,夢總是夢,我沒法留著您那,阿爹(爺爺)!

三年前,終生難忘的一九八○年十一月八日(農歷十月初一),半夜裏響起的电话犹如催魂鈴,驚聞噩耗,我真不相信我的爺爺竟然從此離我而去。唉,我真傻,為何事前、事後一直不相信您會百年归呢?“人固有一死”,但您為何不等您最心愛的小孫女見您最後一面,就撒手歸西呢?臨終前您不是呼喚著您的“燕仔”嗎?但您就這樣的去了,去了,您永遠去了,一切高超的企盼都伴隨著夕陽般去了!留給我的可是無窮的淒涼、無限的傷心啊!“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這真的令我抱憾終身!

爺爺,您的燕仔要為您做的事可多哩,料不到死神這般早臨,“上帝所愛的人都死得”,是嗎?雖然您已享寿八十九歲,無疾而終,親友都安慰我,說您這叫“笑喪”了,但於我而言,您应長命百歲啊!

我想起了許許多多的往事。爺爺一生飽經憂患,在您有生之年,您未真正過上一天好日子。您曾對我述及:從前我家由於人丁單薄,住處與惡霸毗鄰,常受欺淩,曾祖父發憤自強,拜得名師學習洪拳防身,並獲傳詠春三娘師祖發明的骨科秘方。經多年刻苦鉆研,不但武藝出眾,並學會使人聞風喪膽的“點脈”絕技,但由於他生就術體天心,只是懸壺濟世,救死扶傷。

曾祖父去世後,您繼承父業,並在前人的基礎上發揚光大。您說不願讓國粹失傳,苦心孤詣地將二百餘年的驗方研制成四種骨科良藥,並通過自學完成大學醫科函授課程,首創用中西藥結合泡制成藥。您不但精通跌打學,擅長醫傷駁骨,而且對皮膚病、五官科、痳瘋、小兒疳積等疑難雜症都有獨到心得,“曾明德耳癭水”更是遠近馳名,您成為當地出色的名醫,我們以您為榮。

可是,有道是,“人怕出名豬怕壯”,您的名氣,不但沒給您和後代帶來好處,反而招致無窮無盡的災難。由於“國共合作”時期,您作為地方知名人士,曾被推舉出任當時梅茂市德新鎮的副鎮長;此外,您受西方文化思想影響,皈依耶穌基督,並主持地方教堂的日常工作。中共獲得政權後,這兩件事成了您“歷史上的汙點”,您被戴上“歷史反革命”的帽子,嘗盡無產階級專政的滋味。

爺爺,您一生雖然醫好無數病人,但依然兩袖清風,您辛辛苦苦攒下錢來供兒女念書,在當時舊中國封建落後的年代,您逆潮流而行,拒絕親友“女生外向,把女兒送去當童養媳”的勸告,咬著牙供養三子三女上學。以您當時的經濟條件,這是多麼難得崇高的行為!

然而,在那“人妖顛倒”的年代,您的這一行動,卻讓小小年紀的我,不知遭受同學及鄰家孩子多少的辱罵:“嘻,你是地主資產階級的狗嵬子,否則您阿爺怎會有錢供子女讀大學,舊社會窮人的子女是沒錢讀書的,都被你們剝削去了。”看,這就是“革命事業接班人”的可笑邏輯。事實上,土改時,我家的成分被劃為“自由職業”。

爺爺,雖然你是家中“暴君”,對奶奶及子女經常是疾言厲色,但您對我卻十分偏愛。雖然我是女孩子,但您老是喜歡叫我“燕仔”。

您向有飲午茶的習慣,自我懂事開始,您就喜歡牽著我的小手,帶我到茶樓飲茶,您們那一班茶友個個都有雅號,往往對我贊許有加。這時,您便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態,仿佛我為赢得了諾貝爾獎。而今您卻是靜静地躺在地下,您那模樣卻永遠銘刻在我的腦海中。

您常教導我:做人要有雄心壯誌,有所發明,有所創造,才不枉到世上走一遭。您愛念叨:“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對兒女,您的標準是誰有出息就喜愛誰。您還愛念叨:“不招人妒是庸才。”您鼓勵我說,一個人不要怕人妒忌,別人妒忌你是因為你有才,如果你是個無能無用的蠢才,別人才沒有功夫妒忌你。

爺爺,在您的影響下,我雖沒有“成名成利的資產階級思想”,但自小為祖國建立豐功偉業的思想,卻占據我的全副頭腦,我曾立志要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如今這理想當然已被“文化大革命一聲炮響”轟到九霄雲外。

想起那十年浩劫的可怕經歷,真是睡夢裏也打冷顫,自文革“破四舊、立四新”、紅衛乒砸爛您的招牌、抄家開始,我們就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
一九七○年,“一打三反”運動轟轟烈烈,那時您已高齡七十八歲,也不能幸免。那些欲把我們一家置之死地而後快的“冷血動物”,硬說您是“黑醫,利用看病剝削貧下中農的錢財”,並給您加上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他们不但將你五花大綁拉去遊鬥,還變相將您非法監禁,美其名曰“集訓”。最後,這場風暴以我們傾家蕩產而告平息,奶奶變賣了所有衣物及值錢的東西,甚至忍痛割掉我家大屋的五分之二,值得慶幸的是能將您的一條性命“贖”出來。您亦安慰我們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錢沒有了可以再掙,命丟掉了就不再有了。”

本來,您一直舍不得我離開您。為此,一九六二年我不到六歲時,生母曾老遠從香港跑來要接我和她團聚。但奶奶把我藏起來,母親含恨而去。事隔十年後,您終於想開了,您甚至後悔不早讓我離開那傷心地。

懷著理想幻滅之苦,我向有關當局遞交了赴港申請書,經過五年來不屈不撓的努力,終獲准抵港。
臨走那天,一大早您已摸黑坐在床上等我,我依依不舍地向您告別,想到此去前程的激流險灘不得而知,未來不知是什麼樣的命運等待著我,祖父母養育之恩恩重如山,如今您们已面臨桑榆晚景,我卻硬著心腸舍你們而去。“世上萬般悲苦事,無非生離與死別”,雖然我的申請在歷經磨折後終如願獲批,可喜可賀,但此刻叫我的心如何能有喜悅?

您摸著我的頭說:“你去吧,勇敢地去尋找你的遠大前程吧,你要為曾家爭一口氣啊!”突然,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發現你的眼眶閃過一絲晶瑩的光亮,天!原來是您哭了,接著,您的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爺爺啊,在我印象中,您可是個“流血不流淚”的英雄啊,現在您卻為徬徨無依的小孫女而老淚縱橫,我柔弱的心,就在此刻碎成了無數的片片。我一路走,一路哭,那漫長的廣湛公路啊,不知灑下了我多少淚,也不知遺下多少恨。就這樣,我懷著“不破樓闌終不還”的悲愴之情,跨過了羅湖橋。

回憶不斷的襲來,我的話說不完,我的淚如泉水洶湧。自來到這苦難的人間後一個多月,就由您和奶奶撫養成人,我的生命缺乏父慈母愛的温暖,但卻長久承受兩位老人家的恩澤。來港後,我發誓要竭盡所能回報您們,我忘我地工作,勤奮地學習,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希望您高輿,但在我還未有能力報答祖父母於萬一時,天不假年,您去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怎能叫我不傷心呢?這是終身無法挽救的事實了。人在世上,為誰辛苦為誰忙?

不過,人生應當有更高的境界,爺爺是不高興我就此消沉的,我只好收拾起破碎失落的心,勉強撐捋下來。“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只要一息尚存,我仍會燃燒自己發熱發光,但可知這種生的壓迫有千斤之重嗎?我內心的傷痕是終我一生也洗不掉了,人生實在有太多的遺憾。

在您去世前幾年,您說不願讓國粹失傳,要把幾代衣砵相傳及自己苦心研究的醫術整理出來,為後人留點東西。因此您起早摸黑,一字一笔工工整整著書立說,您可能料感生命無多,便開始和時間競賽,在您臨終前幾個月,據說您每晚都伏案揮筆到深夜十二時始眠,您給我來信說要將這書交我妥為保管,適當時可貢獻出來。

可是,當您的著作接近尾聲時,生命亦到了盡頭。就在家人為你的逝世哭得天昏地暗時,不知那隻罪惡的手,乘亂中偷去了您的遺作,至今未能查明誰人所為。想到您的心血化為烏有,教我如何能安心?能不遺憾嗎?

如今我已把文革時我们家被人巧取豪奪的“神聖領土”“贖”了一半回來,那個打手一家永遠滾出了我家的大門,這是您生前耿耿於懷的一塊心病,假如不是這件事的剌激,您或許會長命幾年吧,若泉下有知,您一顆長年繃緊的心,當會覺得寬慰。至於那另一半,現在我雖然還做不到,但請放心,我一定會做到(注:後来终于全部收復)。

我的知識是開竅得很早的,自我知道人間有醜惡和痛苦之後,我就渴望長大後當一名記者,我憧憬著用我的筆為武器,鞭撻黑暗,歌頌光明,伸張正義,主持公道。感謝香港,讓我的夢想變為現實,如今,我真的是一名記者了,雖然任重道遠,但畢竟我已踏上理想之門的初階。


本文在6/1/2018 10:21:2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跑 • 寻梓樱2018-10-31[54]
『散  文』 浮潜胡刚刚2019-03-02[60]
『散  文』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尔雅2019-03-03[52]
『散  文』 同船共渡孟悟2019-02-13[69]
『散  文』 女孩EVA孟悟2019-02-12[95]
相关文章:『曾慧燕
『纪  实』 杨洪发财为行善曾慧燕2003-09-14[76]
『随  笔』 这就是爱——腊八泪目悼陈叔曾慧燕2019-01-19[130]
『随  笔』 岳敏君用笑脸征服西方曾慧燕2017-12-06[165]
『纪  实』 海归画家陈丹青 叹伯乐情结曾慧燕2017-12-12[363]
『纪  实』 一家7口饿死4人 口述历史留见证曾慧燕2017-12-14[37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曾慧燕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