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比华诗人小说家——章平 发表日期:2018-03-30
作  者:高关中出处:原创浏览88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比华诗人小说家——章平
文/高关中
2018年03月30日,星期五

(德国汉堡)

太仓弇山园留影(章平:坐石者)

记得2011年,在福州举行的国际新移民笔会上,我认识了章平。随后应江苏太仓市侨办和太仓市作协邀请又一起前去参观访问,几位海外华人作家有陈瑞琳、章平、谭绿屏、融融、王威等。大家熟悉起来。章平给人的印象,正如陈瑞琳所言:“第一次见到章平,就觉得这是一个“奇人”。他的眼睛依旧如孩子般清澈和明亮,灵动地闪烁着一股来自大脑的激情。他的头发总是立立的,俨然是将身体里的能量向外扩展和散射。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火伤烙印,嘴角处更增加几分倔强和顽皮。那时我还没有读到他的小说,却深刻感觉到他的身体一半在现实、一半在现实之外。直到近年来,不断进入他的创作世界,才确切证实了,这是一个将灿烂的幻想与深刻的理性结合在一起的‘奇人 ’。 ” 章平真的不简单。他来自比利时,喜欢做诗撰文,出过好几部长篇小说,特别是“文革”系列小说——“红尘往事三部曲”成就了他为华文文学所做的重要贡献。近年来,他一直是国内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热门作家之一,也被视为“欧华文学界的代表作家之一”。

 

比华文坛重要作家

其实,在欧华文坛,很早就关注到章平。2003年第13届世界华文国际研讨会在山东威海举行。比利时作家黄志鹏、郭凤西夫妇应邀参加了会议。黄志鹏在会上报告了比利时华文文学的现状。他说,比利时是天主教国家,西欧的一个文明古国,与中国有悠久的交往历史,早年留学比国的人士写过许多描述比国的文章,但真正具有“华文文学”属性的作品应该是60年代以后的事。接着他介绍了几位作家:

第一个是王镇国(1927-2001,江苏常熟人),他留学意大利,落根比利时,终老在比利时。60年代他在台湾的报刊上发表了许多散文,深受青年人的喜爱。

第二个要介绍的是席慕蓉,60年代初她留学比国,写了许多留学生散文,回台后继续创作,声名鹊起,但已逐渐脱离了“华文文学”的范畴。

随即他介绍了郭凤西,60年代她经常在中副上投稿,如《泰山老奶奶》和《钱姑妈白兰芝夫人》。后者被改编为电视剧《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

然后,黄志鹏坦言;“其实比利时目前真正称得上‘作家’的只有一人,他就是章平。70年代末他从故乡青田移居荷兰再转来比国定居,也从中国带来成熟的写作技巧和充沛的写作热情。他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中不停地创作:写诗、写散文、写小说、长篇短篇都有。得过诗歌和小说大奖。”由这段话可见章平在比利时华文文坛的突出地位。

早在90年代初,章平就参加了荷比卢三国华人写作会。后来该会发展为“欧华文学会”。章平也是文学团体文心社成员。文心社在2003年办有全球最早的华文文学网站,如今已聚集2100多位海内外作家,在文心网站上开设专辑。章平早在2004年就建有专辑,迄今已发表500多篇文章,点击量约达40万。


海外重拾文学梦

章平的早年人生并不顺利。他1958年生于浙江青田。经历过“三年饥荒”和“文革浩劫”。八岁在温州上小学,“文革”开始后回到青田,在青田完成小学、中学及高中教育。1975年参加上山下乡,到青田县北山区白岩公社廊回村插队。

章平从小喜欢读书作文。他的文学之路是从诗歌开始的。从17岁起,就在省级文学刊物《浙江文艺》及《浙江日报·副刊》上发表诗歌作品。

1979年11月章平移居荷兰;1981年再因婚姻关系而移居比利时,此后一直在比利时根特经营中餐馆。

根特是比利时第三大城市,人口25万。这是一个中世纪古城,一座美丽的城市。市内多运河,多桥梁,有着浓郁的水城风光。并以中世纪和文艺复兴式建筑而闻名。古老的市政厅,1531年竣工的圣巴冯大教堂(内有鲁本斯、凡爱克兄弟的名画),14世纪的钟楼、织业大厅,以及佛兰德伯爵古堡,都是比利时有名的古迹,还以众多的市场和广场而闻名。贝居安修女院(Begijnhof,指为献身上帝,却又不脱离世俗世界的妇女而建的修院)甚至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根特作为比利时的重点旅游城市,餐饮业生意不错。章平在自己的餐馆当老板,也自己在厨房干活,一干就是三十年。不说大富大贵,至少算衣食无忧。

有了安身立命的基础。章平就重拾文学梦。每天完成餐馆工作之后,他就一头扎进书房读书,并埋首于方块字的垒筑工程之中,书房里有他阔大的心灵空间和丰沃的精神乐土,大概除了异域“淘金梦”之外,他还有另一个追求,那就是“写出不辜负这个时代的作品”。

刚来欧洲不久,也即1980年后,章平开始在欧洲各大中文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多数为诗歌和小说,他很少写有浓郁生活气息和反映作者个人生活经验的散文,到了1980年代后期,章平将更多精力用于小说创作,也自成为欧华文坛知名的作家。

1994年,诗作《飘雪》获《诗刊》杂志社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举办的“人民保险杯”一等奖,同年1月章平赴北京,在人民大会堂接受时任人大副委员长程思远及政协副主席马文瑞给他颁发奖杯,10月,发表于上海《小说界》的短篇小说《赶车》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春兰杯”第一名。2009年10月章平诗集《飘雪世界》获中山华侨文学奖。

1995年,章平到浙江大学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此后国内的研究者逐渐认识这位作家。有江少川教授采访时问道:“你一手写诗,一手写小说,诗集《飘雪的世界》还获得首个华侨华人文学奖,请你谈谈创作小说与诗歌的不同心境,你更偏爱哪种写作?”

章平认为:“从这两类文体的长期写作中,我体验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诗歌写作追求的,是瞬间爆发的想象力与灵感,诗歌需要天分与激情;小说是讲究你对结构的组织能力,以及有没有系统控制方面的能力,这是一个长时间的不断深入探索的过程,最需要一种刻苦耐劳的精神。打一个不成熟的比喻,写诗歌好像有一种跟随突击排去袭击敌人的感觉,写小说有点像在组织一次大规模的集团军作战。诗歌写作可以体验生命的快感,小说写作只能是一起考验人意志的强力劳动。”

“在中外文学家中,对你影响最大的小说家与诗人有哪几位?他们给予你什么样的影响?你最喜欢读哪些书?

章平回答:“我受影响与喜欢的中外作家有许多,如硬要选择,在中国我选曹雪芹、鲁迅、沈从文等,在外国我选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等。

我最喜欢的中外诗人,在中国的有李白、杜甫、苏东坡等,在外国的有蓝波(法国诗人,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1854-1891)、雪莱、惠特蔓、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1842-1898)、瓦雷里(Paul Valery,1871-1945)、普希金等。

至于我读的书,就比较杂,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哲学历史文学的,我都会关心,也都会去读,年轻时我也读金庸与古龙的武侠小说。我似乎什么都懂点,什么都不懂。我最善长的本事,大概就是胡思乱想吧。”


诗歌创作

章平说自己喜欢胡思乱想,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有丰富想象力,此对于诗歌和小说的创作非常有帮助。文学评论家倪立秋评价章平:“早年那些构思精巧、温润雅致的诗作,涌动着当时尚处于青少年阶段的章平的激情和理想,记录和浸透了他刹那间的灵感和妙悟,被不少读者看成是一种无拘无束、发自肺腑的天籁之音。在多年异域辗转飘荡的求存挣扎中,写诗更是章平抵抗异域文化厚障、排解内心思乡烦忧的重要情感宣泄方式,这些从灵魂深处流出的文字,往往是一种朴素与克制的喃喃低语,是他借此回味自己在他乡经历过的疲劳与忧伤,其文字中流露出清苍的涩感,显露着瘦硬的质地,体现出其成熟与克制的心理状态,读者能从这些诗歌中看到他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章平的诗作大都收入《心的墙/树和孩子》(1993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飘雪的世界》(199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章平诗选集》(2004年,澳大利亚原乡出版社出版)等诗集之中。下面我们选录他的一首代表诗作:


《雪地乌鸦》

雪地白了一片,乌鸦只黑一点
仰头看,还是白茫茫的雪
路边堆的旧轮胎,也被铺白
如谁故意摆下,一局黑白围棋
白子占了所有声势
白茫茫,一曲楚歌,唱尽一子英气
一双眼睛转动,黑黑的
微微一点弱势,勾了唯一动静
找谁扮演别姬?怎么突围
一棵倒塌柏树,压断电话线
朝右手,山舞银蛇;向左边,原驰蜡象
千万银盔玉甲,纷纷扬扬
没有退路,白茫茫让人心寒
忽见乌鸦拍翅,越空飞去
如撤子不围,落它一派白里独自迷惑
我这个观者,怦然心动
正想走开,忽有一事不明白
我这一生人,究竟是白子还是黑子

从这首诗可以体察章平诗风,观察细致,敏感多思,除想象力丰富,也不忘探索人的内心世界。


在海外开始写小说

章平早在出国前,就已开始发表诗作,但写小说,则是移居欧洲以后的事。他回忆说:“我最初是给荷兰华侨总会的一份侨报写点东西,后来在阿姆斯特丹的中文书店里买到一本《香港文学》杂志,为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先生所主编,我第一次给杂志写了一个名为《驼背》的小说,想不到刘以鬯先生发了小说头条,还给我写了一封亲笔信,从那时候起,我许多年来一直在刘以鬯先生主编的《香港文学》发表东西。”他在《香港文学》以及《文汇报》、《大公报》、《明报月刊》、《开放》、《欧洲时报》、《联合文学》、《联合报》、《小说界》、《江南》、《上海文学》、《世界华文文学》等国内外各大报刊上发表的中短篇小说达20多篇。

从打工到自己经营餐馆,可以说章平实现了在异域有生活立足之地。但在这种“为钱博命”、寻找栖身之所的艰难过程中,他体味到的不仅是华人餐馆打工族的辛酸,更多的还是华人餐馆市侩思维以及内斗外怯的风气对从业者心灵的扭曲。章平以亲历者的深刻体察,不但表现了华人餐馆打工族的艰难生存状态,也真实地表现了新移民在巨大生存压力下所造成的心理扭曲。这些具强烈的个人生存体验色彩的小说,使他成为欧美华人“餐馆文学”的代表作家。1997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冬之雪》可谓章平“餐馆文学”的代表作。《冬之雪》涉及的是留学生题材,反映的是海外华人的移民生活。小说题目是从主人公鸿雪、秦冬和之临的名字中各取一字构成,他们是来自中国大陆鹤村的三个青年艺术家,彼此性格不同,经历各异,但在海外,他们都得面对生存困境、精神焦虑和心灵迷茫,也得以自己的方式寻找生存之路。在这部作品中,异域谋生的复杂心绪、同胞之间的倾轧与隔膜、主流社会的文化偏见,在他的笔下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同时,在西方主流文化的强大压力下,如何保存华人的文化根性,也成为他的关注焦点。

在这一时期,章平还创作了许多优秀的短篇小说。《顾辉死了》《狗肉的道歉》这两部作品中,主人公在餐馆这个亚社会中无法立足的事实,反映了新移民在割裂自身传统文化脐带时的痛苦立场。


“红尘往事三部曲”

尽管“餐馆文学”的亲历写作使章平成为“新移民文学”的领军人物,但“海外创业”小说的大量出现,却使这一崭新题材迅速陷入了模式化的怪圈,章平很早就注意到“新移民文学”写作中这种难以为继的现象,批评过“新移民文学”老是沉湎于“发财的梦想,生存的窘迫和困境”,担忧这种题材“从最初具活力的话语叙写,导致这种话语写作的快速衰落”。“海外创业”小说在盛极一时之后迅速衰落的事实,证实了章平的这种判断。随着这股创作潮流的衰退,他也渐渐地淡出了公众的视野。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沉寂后,章平于2006年在原乡出版社出版了80多万字的“文革”系列小说——“红尘往事三部曲”,表明了他在关注新移民的现实生存状况的同时,更从文化根上反思造成这种状态的历史根源。

尽管这三部小说没有一以贯之的人物和线索,但主题却都是“文化大革命”岁月中的青春记忆,因此章平把这一系列小说命名为“红尘往事三部曲”。这是章平近三十年创作生涯的重要收获,也是这近几年“文化大革命”题材小说中少有的力作。

《红皮影》的主角是仲龙,《天阴石》的主角是亿光,《桃源》的主角是李亚宾。三人的背景和经历截然不同,但都是在“文化大革命”进行得最为热烈的时候度过了他们的青春期,“文化大革命”思维是他们建构自己知识体系和世界观的根本出发点。在狂热的意识形态影响下,整个世界图景都是颠倒错乱的,但生活于这种世界图景中的人们却丝毫察觉不到生活的荒谬和无意义。仲龙为了躲避抓捕而逃进了深山;亿光在所有爱他的人都悲惨地离开这个世界后,只能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天阴石下,靠回忆来打发日子。最可怜的要数李亚宾,在秦小月自杀以后,他在桃源潭边搭起了窝棚,为自己凿了墓牌,永远停留在了那个时代。从仲龙到李亚宾,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隐喻体系,即在“文化大革命”这个世界图景中长大起来的那些人很难走出“文化大革命”阴影,“文化大革命”将会伴随终生。回忆往事,疗救伤痕,应该是章平在彼岸重提旧事的动机。尽管在叙事中,章平始终以调侃的姿态对待那些青春期的荒唐事,不断与自己的主人公玩起了黑色幽默,而在骨子里却以悲天怜悯的达观反思“文化大革命”留给自己那一代人的“伤痕”。

这套小说章平早在1983年就开始了构思写作,于1992年发表了他第一部“文化大革命”题材小说——《孑营游魂》(学林出版社出版)。经历了接近十年的深潜思索,他于2000年又对小说的语言和结构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并更名为《红皮影》。接继《红皮影》的思路,随后完成了《天阴石》、《桃源》两部小说。这三部小说耗费了章平将近23年的沉淀与思考。要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里保持一以贯之的思考,无疑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章平说,“选择一次有创造意义而可能失败的写作,比起那种四平八稳的写作,对我具有更大的诱惑。”

反思“文化大革命”思维对亲情伦理的残害,是“红尘往事三部曲”贯穿始终的主题。章平认为:从某种意义来说,我的三部曲也就写了六个字,《红皮影》写了那段特定历史中人的命运之“荒唐”,《天阴石》写了人的命运之“悲凉”,《桃源》写了人的命运之“恍惚”。在“红尘往事三部曲”当中,肯定存在我在国内那段时期的生活经验,故事是虚构的,并不是我的亲身经历,但包含了我的生活经验,与经历之后的思考,以及在不断回忆当中的重新发现。还有一点是,因为我在79年离去,也就把那一段的生活经验比国内许多作家更为鲜活地保存在记忆当中。在有距离的书写当中,也就更为有效地把它呈现了出来。

学术界评论界都发有诸多探讨“红尘往事三部曲”的文章。其中饶芃子和杨匡汉教授主编的海外华文文学教程,对三部曲有过这么一段概述,指出“小说摆脱了以往在政治文化层面上反思‘文革’的模式,以仲龙、亿光、李亚宾三个年轻人在“文革”中的不同的经历,在民众日常生活经验的层面上体察与反映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历史,从而反思‘文革’伤痕------《红皮影》写人类在非常力量操纵下盲动的荒唐性命运,《天阴石》写仇恨意识的长期灌输对人类良知的可怕吞噬,《桃源》写追问终极真理的悲凉结局,从而思考了人性的脆弱,以及人类何以保护自己精神家园的问题。” 


《阿骨打与楼兰》及其他

评论家陈瑞琳女士给章平的小说做过精到的评价“小说中涌现大量的奇幻事象,构成强烈的神秘色彩。望气、超视、异象、灾变,章平描写的这一切景象,具有强烈的巫文化特色。章平正是在对江南巫道文化的漫忆中,为他后来走入魔幻小说做出了成功的铺垫。”章平丰富的想象力,又一次明显地表现于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阿骨打与楼兰——楼兰秘史》。

《阿骨打与楼兰》,说的是流落巴黎的穷华侨阿骨打,因为寻宝误入到古楼兰,从而把现代人的生活经验带入了古楼兰,而他最终成为一代被楼兰人不断打断手脚的“先知”。这真是一部神奇的作品,处处都是美妙的故事。

《阿骨打与楼兰——楼兰秘史》是章平在写完三部曲之后的作品,第二部《阿骨打与孔子之神州行》也已完成,章平表示,如果有可能,愿意围绕阿骨打这个人物多写点故事。我们期待他更多的作品问世。

2017/7/18

3张照片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65430e0102xq2m.html


本文在3/30/2018 9:16:3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文坛皆识白舒荣宋晓亮2019-09-07[126]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654]
『温馨之家』 忆于疆:一个神童的传奇一生公仲2019-03-09[48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717]
『温馨之家』 文学女人顾月华姜萍2018-09-09[669]
相关文章:『高关中
『文化信息』 北德侨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高关中2019-09-09[64]
『纪  实』 环球首航500年,麦哲伦丧生的地方——宿务高关中2019-09-17[24]
『游  记』 美丽的法国大都会——里昂(Lyon)高关中2019-05-27[71]
『游  记』 拉美列国纪行连载(24),南美洲印象高关中2019-08-21[76]
『纪  实』 欧盟的历史与现状,兼谈英国脱欧的症结高关中2019-08-15[17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高关中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