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斗米樊篱发表日期:2018-03-09(2018-09-29修改)
作  者:高世麟出处:原创浏览13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斗米樊篱
文/高世麟
2018年03月09日,星期五

本文发表于《闽文》2017•11总第七期、《海峡时报》(总第1389期)

大凡与陌生人或久未相见的熟人见面,我总是难免露出俗不可耐的一面,首先关心的大都是做什么事情,靠什么为生,老婆(老公)做什么,孩子多大,有没买房子……接下来大约就是说说时下的艰难,不少人接下来就是谈国际国内军事政治经济,这方面我不在行,所以也就不知道再谈什么了。

有句时下流行的话:上等人谈智慧,中等人谈事情,下等人谈是非。我虽不大谈人是非,但言辞和观念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好象不说些柴米油盐就不知道要说什么。

近日,一网友Y君因与我的一些有关乡村的文字有共鸣,应邀相约到他会所相见一叙。他的会所在三坊七巷一著名古建筑内,格调高雅,壁上挂着名家字画。我大约因为这几年参与做着一本财经杂志,耳濡目染,有了职业病,第一反应是:他是经营字画生意的,于是我问:你卖这些字画?他说:没有,玩的……。我愕然---真奢侈!接着就想到他靠什么支掌他的奢侈,随口又问:那你做什么的?他说:我是一个投资人。这行当高大上,我不明底细,不便多问,于是也就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自已俗气,什么都和赚钱扯上。其实我是大可不必关心这些的,这种地方多是适合谈风花雪月的。他能搞个这么高大上的会所来玩,难道还饿肚子不成……

他似乎在做些乡村有关的文创投资,本是约我来谈谈关于乡村和文艺的,于是喝着茶说些古村落,我老家的老房子之类的。我说:XXX处是福州的后花园,离城近,条件很适合投资乡村旅游,但要很多钱,得有个财团去投资才成……。他说:做这一块不只是钱的问题……钱砸不起来,也砸不起……。他的话一针见血,站的高度远比我高,我才发现我只不过光有情怀罢了,把什么都跟钱挂上钩---一些事非得要赚钱才做或非用钱来做不可吗?象他这样力所能及地去“玩“难道不算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或投资)态度吗?

我想起我的一个表叔。此前我曾多年没有见到他,只是听乡亲说起一些他的消息。他无儿无女,也不跟兄弟一起生活,孤身一人,居无定所,先后在我老家山上的几个古庙里住着。在乡亲眼里他是穷酸落魄的,提起他来就是一脸惊愕加同情。我也不能免俗,只觉得他太可怜。前两年回家时我去山上看望他,和他聊着才发现他虽物质贫乏却也并不寂寞,也并未饿着冻着。他把那些近于荒废的小庙收拾得干净整齐,偶尔接待些远道而来的香客。住处周围种着花和树,也种着些菜,平时看看书,还挖鱼塘养了不少观赏锦鲤,还养着小狗(有不少是帮镇上长住的游客寄养的),谈着他的鱼和狗,一副自豪的模样。他偶尔吹吹笛箫,唱唱山歌,常四处周游,在山道上健步如飞,我们小他二十几岁都跟不上他的节奏。与他的聊天话题大多是关于世风,关于变迁,关于花鸟虫鱼的趣事,关于苏东坡与古词人,关于神与修行,关于来自游人的陌生关怀和温暖,极少涉及衣食细节和收入。

要下山离开时我问他:你有没有低保呢?---过后我想,不管有没有低保,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我这样问着就显得我真是俗不可耐!——他自有他的活法,其实并不需要我们的怜悯,而尊重却是最需要的。按如今时尚界的断舍离”简单生活“理念,他就是名副其实过着这样的生活了。他与终南山张二冬的区别只是他不会画画而已。若他也用着智能手机,每天拍拍照发朋友圈,他这生活非得让都市一族羡慕死……“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与不乐?!”

我们也常对XX后衣食无忧一代的各种行为想法不解,总以为他们不懂世故,不会吃苦,好逸恶劳,总指望他们也如我们这般把12分的精力全用在为衣食奋斗提前预备上,也许正是我们自已的狭隘---他们为什么不能有别于我们而遵循自已内心的生活!游戏、艺术、音乐、远方为什么不能算是一种正当的生活追求呢!

我是曾经在乡村穷怕了的一族,时光过了这些年,仍没跨越斗米的樊篱。虽然都懂得人生要极尽奋斗,但也没人告诉我们财富的度在哪里——不管是比我有钱得多还是比我没钱的,大多人也都还像我一样为衣食住行极尽焦灼,不是拼尽全力挣钱就是费尽心思炒钱,我们都有意无意地把物质的樊篱越筑越高,挡住了篱外的风景,更不太明白:生活本是有无限生趣,可以拿来赏玩的。而在Y君和表叔身上都让我感受到一种超然闲适的贵气和雅气。不管富有还是清贫,他们因相似的性情和素养殊途同归,都已从柴米油盐中摆脱而到了有一点风花雪月的情调——这也许正是人更靠近智慧的一种形态。

高世麟(2017.03)


本文在9/29/2018 9:22:0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散  文』 义卖奉爱心缪玉2018-11-29[45]
『诗  歌』 徒然(外二首)白水河2018-12-06[52]
『散  文』 苏州,心灵的一座城孟悟2018-12-06[83]
『散  文』 走进“广场”,守望华文缪玉2018-12-05[40]
『小说评论』 《天浴》浓缩了“知青岁月”缪玉2018-12-06[4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老歌刘红园2018-09-19[69]
『随  笔』 68情怀 :少女时代一封信周励2018-11-30[84]
『随  笔』 第N个故乡高世麟2018-11-26[39]
『随  笔』 不散的盛宴阿心2018-11-27[103]
『随  笔』 于北山书院缅怀胜友老师黄征辉2018-11-10[44]
相关文章:『驿外荒泉
『随  笔』 第N个故乡高世麟2018-11-26[39]
『随  笔』 漫谈节气高世麟2018-10-30[51]
『随  笔』 “隐居”在都市驿外荒泉2015-09-22[173]
『随  笔』 命运之神如是说高世麟2018-08-16[109]
『杂  文』 普世情怀与处世格局高世麟2018-06-11[11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驿外荒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