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杨洪发财为行善 发表日期:2003-09-14(2019-02-02修改)
作  者:曾慧燕出处:原创浏览19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杨洪发财为行善
文/曾慧燕
2003年09月14日,星期日

在華人世界中,慈善家比比皆是,榮登富豪榜的不乏其人,但慈心發願拿所賺的三分之二來行善布施、讓世界充滿愛的人少之又少,以「慈悲關懷眾生,以智慧觀照自己」的楊洪,就是其中一位佼佼者。

由跨國企業旭日集團(紐約)有限公司總裁楊洪創辦的「慈輝佛教基金會」,基於「幫助眾生,成就眾生,就是成就自己」的信念,近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中國大陸偏僻山區建校興資辦學,造橋築路建渠,打井修壩蓄水,扶貧供僧濟困。在他的感召下,引發一顆顆慈念善心,越來越多人投入慈輝的行列。

回顧楊洪的發跡史,譜寫一頁奮鬥傳奇。一個在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知識青年,當年在前途茫茫的惡劣環境下,在月黑風高的夜晚,把生命交給大海,冒著被鯊魚吞噬的危險,泅水偷渡到香港。30年後,楊洪一手打造紐約知名服裝品牌,並成為地產業鉅子,名成利就,回報「偉大祖國」的是遍及十多個省份的扶貧濟困,興資辦學。

外表看來與普通人無異的楊洪,在他位於紐約曼哈坦中城近時報廣場的百老匯大道夾38街的辦公大樓接受世界周刊訪問,打開話匣子細說從頭滔滔不絕。

創業歷程 譜寫傳奇

很多人都知道馳名歐美的休閒服品牌湯米‧巴哈馬 (Tommy Bahama),這是楊洪一手打造的大型名牌時裝企業,十年間年營銷額超過三億美元。他透露這個暢銷牌子剛剛轉手他人,這是他平生引為自豪的成就。

為何好端端的要將「會生蛋的金雞」拱手讓人?他輕描淡寫地說:「等錢用嘛。」再追問,原來,不是楊洪等錢用,而是慈輝需要投入大量經費,去大陸偏遠地區照顧貧苦民眾。

他不認為將名牌易手是「殺雞取卵」的商業行為,他自信滿滿的說 :「沒有了湯米巴哈馬,我可以再創造另一個牌子。」

事實上,楊洪的創業傳奇似乎是無往不利,做什麼都成功,天大的事都難不倒他。

楊洪是廣東省惠州市惠陽人。1966年高中畢業,遭逢大陸文革爆發,這一屆的高中畢業生,被人稱為「末代秀才」。1968年10月,在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滾滾洪流中,楊洪別無選擇地「響應毛(澤東)主席的偉大號召」,下放到家鄉附近的惠陽縣平潭鎮紅光村坡塘「插隊落戶」。

坡塘村是一個以種植水稻為主的村莊,村人世代以務農為生,民風淳樸善良,生活條件異常艱苦。村民的勤勞樸實,樂天知命,讓楊洪在艱難困苦中對人生有新的領悟,使他知道民間疾苦和「搵食艱難」。

他說,農村生活是「一腳牛屎一腳泥」,「臉朝黃土背朝天」,每天最多評八分工,僅值五毛錢,經常吃不飽,穿不暖。這段長達三年「接受再教育」的生活,給了他克服未來困難的勇氣。「以後再苦,就會想到再苦也苦不過當年插隊時。」

1972年夏天,當時文革還未結束,「四人幫」還未垮台,那是「萬馬齊喑」的黑暗年代,大陸人民看不到任何出路。楊洪父親出身資本家,在大陸屬「黑五類」,他教導兒子,惠州是江河,香港是大海,要放眼將來,目光遠大,勇敢追求新生活。

隨著當時廣東深圳、羅湖邊境掀起的偷渡風潮,楊洪兄弟先後踏上「督卒」(當時廣東人對偷渡的俗稱)之路。楊洪本人翻山越嶺,晝伏夜行,連續走了十天山路。「那時就像棋盤上過河的卒子一樣,只能一往無前,萬難不屈。」最後他在寶安大梅沙泅水偷渡到香港,自此人生翻開新一頁。

楊洪最初在製衣廠燙衣服,覺得「不過癮」,不久改行做營業員推銷金屬鈕扣。他笑說自己最大特點是頭腦靈活,能說會道,「天上的雀仔也能被我的三寸不爛之舌打動」,加上外貌忠厚老實,很容易取得別人信任,所以「賣貨叻」(聰明能幹),每月賺的佣金非常可觀,「相當於當時一位銀行經理的薪水」。

1975年,楊洪遇到一個創業良機,與弟弟及一位朋友合股,三人投下16萬港元資金,頂下一間生產金屬鈕扣的工廠。由於他在做推銷員的過程中,已摸清門路,生意很快走上軌道,半年已賺錢獲利。

力挽狂瀾 扭虧為盈

1977年底,楊洪弟弟創辦的旭日服裝公司,由於碰到香港的配額限制,轉而往菲律賓投資發展,但派去的人不得力,服裝廠虧蝕嚴重,瀕臨倒閉,而且影響到香港總部。

楊洪看在同胞手足份上,暫時丟下自己生意,去幫助弟弟「力挽狂瀾」。這是一間有五、六百名工人的工廠,經過實地了解情況,他認為主要是經營管理不善,工廠仍是有潛質的。他將原來的一班制,改成三班制,讓機器每天運轉22小時,工廠半年已開始賺錢,一年半後轉虧為盈,增加到3000人,年利潤300萬美元,躍居菲律賓出口企業的第二名。

這時楊洪在香港交由別人打理的工廠出現問題,他讓哥哥接手菲律賓的生意,自己趕回香港處理,轉危為安。

1981年,楊洪弟弟又央他到印尼接手另一家生產牛仔服裝的虧損工廠,楊洪似乎不費多大力氣,很快又將這間工廠發展成為印尼第一大服裝出口企業,工人人數從幾百人增加到3000 ,每年生產200多萬件牛仔褲。

可是,楊洪又犯了「老毛病」,打下江山卻不想坐享其成,很快又覺得「做人沒意思」了,要弟弟趕快派人接手。

他的兄弟對他的不安現狀頗為氣結,跟他開玩笑說:「你究竟想『點』(廣東方言:怎樣 )?有本事就去紐約打天下。」

講者無意,聽者有心。弟弟一句無心說話,卻興起楊洪到紐約「闖世界」的念頭。1985年,他懷揣10萬美元,一句英文也不會,真的就跑到紐約來了,到達後才知「大鑊」(不簡單),跟在香港完全是兩回事,他在香港的優勢,在紐約蕩然無存。

高瞻遠矚 自創品牌

開頭他窩在Chinatown(華埠),捱了半年毫無頭緒,想返香港又覺得「沒面子」,覺得若一事無成,「無顏見江東父老」。他拿出最後的資金,成立以做服裝生意為主的貿易公司,硬著頭皮去找從前往香港跟他訂貨的美國客戶。沒想到柳暗花明,首戰告捷,幸運獲得100多萬美元的美國知名品牌牛仔褲訂單,此後他連續做了六年服裝生意,公司業務穩健發展,每年生意額達2000 萬美元。

「不安份」的楊洪,又開始靜極思動。經過六年摸索,他認識到若給客人加工生產服裝,這種Private Lable的生意,本身不但獲利低,生意主動權也在對方手中,事業不可能有大突破。要做「大生意」,一定要自創品牌,獨立產銷,並要招攬優秀的服裝設計師和市場銷售人才,他在等待機會。

從1991年開始,紐約時裝業邁入不景氣年代,公司紛紛關門,為節省成本,頂尖的時裝設計師首當其衝被裁員,楊洪的機會終於來了。他說,景氣好時,這些叱吒風雲、領導時裝潮流的人才,年薪高達50萬至100萬美元,他根本請不起。但當市場最糟糕時,就是最容易網羅人才的時候。他首先獵取的目標是美國頂尖銷售員馬格里斯(Tony Margolis),過去20年,他每年薪水都在100萬美元以上。此前他是Generra公司令人敬畏的「煉金士」,曾為該公司創造大量財富。

馬格里斯被公司裁員後,急於尋找事業第二春,與楊洪一拍即合,1992年,他們投資135萬美元,在紐約註冊成立Viewpoint International公司。馬格里斯物色公司另一位靈魂人物、美國知名時裝設計師加斯帕瑞納 (Lucio Dolla Gasperina),他的薪水原來令人咋舌,但被馬格里斯網羅後,只拿10萬美元薄酬。

他們將新品牌取名湯米巴哈馬(Tommy Bahama),一個美麗的熱帶島嶼名字。萬事開頭難,加上1992年的時裝市場實在不景氣,推出的休閒男裝原計劃大展拳腳做900萬美元生意,結果只接到400萬元訂單,而且新品牌未打開市場,退貨高達350萬元。公司開張16個月,當初投資的135萬美元全賠掉了。楊洪和馬格里斯都有點焦急了,但已沒有退路,只好背水一戰,再投資50萬元,並重新調整市場行銷策略。

第二年春天,生意終於有起色,接到400多萬美元訂單,接著再接到900多萬美元訂單。到1994年,居然做了 1400萬生意,湯米巴哈馬在市場嶄露頭角,站穩了腳跟。

說到這個名牌休閒服的成功,楊洪最津津樂道的是他們首創將名牌服飾銷售與零售店結合的念頭。這個好主意是馬格里斯突如其來的靈感,立即獲得楊洪支持。1995年底,第一家服飾零售店在佛羅里達州度假聖地那波利斯開張,大受遊客歡迎,銷售額直線上升,1996年初,公司營銷已達2900萬美元。他們乘勝追擊,再接再厲,公司業務蒸蒸日上。2001年達到破紀錄的2億5000萬美元,公司員工擴展到3000多人。如今,湯米巴哈馬已成為美國服裝界知名休閒服品牌之一。

進軍地產 連戰皆捷

楊洪代表香港旭日集團進軍紐約房地產,始自1994年。第一筆生意是投入3200萬美元,買下曼哈坦黃金地段 World Wide Plaza280個住宅單位,在樓市高峰時,每平方呎高達800多美元,但楊洪買入時,每平方呎僅需175美元。他們一口氣買下總建築面積超過19萬平方呎的大樓,這一大手筆,震撼當時跌入谷底的曼哈頓地產業。

初入樓市的幾筆生意,大大鼓舞楊洪投資房地產的信心。他們動作連連,及時將好資訊提供旭日總公司,由總公司與香港買家合作,相繼購入曼哈頓37街近羅斯福快車道(FDR)地段的Horizon大樓,共137個住宅單位,以及購入Park Ave Court的90個豪華公寓單位。

接著,他們又把目光瞄準紐約外圍的寧靜郊區。1994年,首先以每平方呎120美元的超低價,購入紐約上州白原市 (White Plain )Seasons大樓的177個單位,共投入資金1700萬美元,這是一幢高檔的住宅大樓,高峰時每平方呎售350至400美元,光是大樓建築成本價就每平方呎約250美元。1995年,又買下該市Winbledon大樓的32個單位。這些單位都有現成租戶,屬於立即有現成回報率的低風險投資。

1996年初,位於紐約上州洛克蘭鎮(Rockland County)的一幢辦公大樓Blue Hill Plaza,正被銀行拍賣,這幢大樓佔地廣闊,方圓93英畝,周圍森林湖泊環抱,風景幽美,有3000個泊車位,且交通方便,是美國大公司理想的辦公場所。每平方呎造價約120 元,在1990年代初樓市高峰期,Blue Hill Plaza曾估值2億500萬美元,投資商為此向銀行貸款1億8500萬美元,後來投資商破產,銀行以虧本價1億500萬美元拍賣給另一家銀行,第二家銀行再以超低價拍賣,楊洪代表旭日集團及美國公司合作,僅以4350萬美元,即買下此大樓全部產權。

當時該樓出租率已達75%,有美國著名大公司如Verizon、Citibank、Fujitsu、摩根‧史坦利、大都會保險及 Active Media等在此辦公,楊洪買下這幢樓後,由富有管理經驗的Robert Martin公司管理,經營九個月後,承租率上升到90%以上,並一直保持到現在。

這可以說是旭日集團進軍商業樓宇的一次漂亮出擊,在紐約房地產業造成兩個轟動:一是這幢由華裔為大股東的買家以 4350萬美元買下的辦公大樓,不到一年已增值至1億1000萬美元;二是當地鎮政府在地稅官司中敗訴,被迫賠償租戶和新業主1900萬美元。楊洪因此積累了美國房地產投資經驗。

1996年初,紐約房地產市場又開始熱絡,楊洪意識到,真正好樓宇的買賣機會已經有限,遇到好目標,一定要當機立斷,這時幸運之神再次眷顧楊洪。坐落在中央公園東南角公園大道505號夾59街一幢樓高22層的地標性豪華辦公大樓,地段佳,人氣旺,佔地20萬平方呎,租戶大都是聲名顯赫的家族企業。地產經紀商主動找上在紐約地產界名氣已響噹噹的旭日集團,楊洪經過評估,以4600萬美元的超值價購入該樓,樓宇承租率一直維持在98%以上,現(注:2003年)已增值到9000萬美元。

這是他感到非常自豪的進軍紐約房地產最漂亮的出擊,也為他階段性投資劃下完美句點。而他「安得廣廈千萬間」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追求財富,而是善用「廣廈」來「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致勝武器 閉關打坐

為何楊洪每發必中?他的眼光、膽識和魄力為人折服欽佩,他每次投資的決定是如何作出的?坊間盛傳楊洪做生意的靈感來自他學佛唸經閉關打坐,並說這是他在關鍵時刻作出果斷精準決定的「致勝武器」,是否真有其事?記者向他當面求證,他證實「確實如此」。

那麼,他在打坐中,是由於「心靈感應」獲得某些指示?還是由於打坐後心境澄明平靜、頭腦清醒作出正確決策?楊洪說是後者而非前者。他並強調,打坐已成為他的「生命共同體」。

對於賺錢之道,楊洪自有一套「獨創」理論。他說,有的人賺錢賺得很容易,有的人卻賺得很辛苦。若兩個人都很有錢,那是什麼道理呢?賺錢賺得很困難、很辛苦的人,過去(前世)是一邊布施一邊罵人「大笨蛋」,雖然錢給了別人,但讓人家受氣負辱;有些人錢賺得容易,信奉施比受更有福。有人來求助,開口借100元,他不但不讓人難堪,還怕對方不夠,主動多給些,還說不夠下次再來,結果別人還錢也還得快。

他的理由是:「送出去容易,收回來就容易;送出去困難,收回來就困難。錢不花出去,哪裡會來?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不勞不得。」這個道理就如唐朝末年做過五朝宰相的馮道詩句所言:「窮達皆由命,何勞發嘆聲?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冬去冰需伴,春來草自生。請君觀此理,道道甚分明。」

楊洪的解釋是,「冬去冰需伴」,冬天過去,冰雪就自然融化了。「春來草自生」,春天來了,草怎能不生呢;冬天你要草長,草怎麼也不會長。他舉例,「有人問我,楊先生,你公司那麼大,慈輝的事情那麼多,你怎麼應付呀?」他在香港、美國有十幾家公司,慈輝在中國十多省和美加均有慈善事業,美國有幾組工作人員,大陸有幾十組工作人員,每天光看書信都看不完。

他說:「看不完怎麼辦?還做不做呢?當然要做,默默地做。『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就像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一樣,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不要去問做了有什麼報酬?你做了好事,天地之間就有一股正氣在那裡。」

他又說,學做人學的是什麼呢?學的是吃虧,不要學佔便宜。「真正最聰明的人就是最肯吃虧的人」。

少小立志 積德於天

由1994年至1999年,楊洪把在事業上所得利潤全部拿出來,幫助大陸農村建水塘、打井、修渠和築壩。「這樣即使天不下雨,也不會影響農民生計。」近年他的事業還算順利,他發願將所賺的錢,三分之二以上拿來布施。

他說:「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三分之一作家用,三分之一作生意,三分之一用來布施。我要做得比佛陀教的還要徹底,還要更好。有了這種發心後,我感覺總是朝氣蓬勃,每天都如沐春風,彷彿才是十幾廿歲的年輕小夥子。」

楊洪的助理傅麗卿來自台灣,兩人出身、成長及受教育背景南轅北轍,但虔誠禮佛的傅麗卿,早就聽聞楊洪種種善行。她聽說「有個大陸人」,每天為紐約華埠救世軍老人送便當,還聽說他去大陸扶貧濟困,造橋鋪路,築塘蓄水,受他資助的人不勝枚舉,但他從來不張揚、不留名。

傅麗卿當時是佛教刊物《美佛慧訊》主編,這些傳聞勾起她的好奇心,她想從楊洪身上「找到悲心之鑰,開啟慈輝之門」,但楊洪認為「該做的事,就全力去做,做了之後就放下,不為名不為利」。傅麗卿再三追問都不得要領,直到藉著與楊洪一起去東北吉林,在近30小時的旅程中,她才了解,「原來菩薩志業的種子,早在他幼小的年紀便深鏤其心。」從少年時代開始,楊洪就立下「與其積財於世,不如積德於天」的宏願。

對楊洪越了解,傅麗卿對他越敬佩。「他行事風格樸實而率真,待人熱誠而悲心十足,精進道業。」她形容,「楊洪就像一座挖掘不盡的寶山,他的修行心得就像一本翻不完的經書。」傅麗卿主編佛教刊物多年,但如今她與丈夫徐譽達都成了慈輝忠實的追隨者,徐譽達目前正在長途跋涉送棉被入西藏供僧濟貧。楊洪當著傅麗卿的面用廣東話說:「很多佛教團體都曾找過她,我可是沒有『拉』過她,是她自願來的。」

傅麗卿通過出版物記錄了「慈輝行跡」,將楊洪和慈輝種種感人的事蹟廣為宣傳,將行者們的心路歷程「供養世間有情人」,從而牽引更多人一同關心大陸同胞。

楊洪曾向傅麗卿談及,1959年大躍進,他14歲,家鄉洪水氾濫成災,住宅淹水深達一樓,楊洪與家人躲在二樓避災十幾天。政府數度派飛機空投乾糧救濟困在水鄉澤國的災民,但一袋袋的乾糧,悉數被別人「捷足先登」。楊洪一家那次「餓得特別慘」,由此他懂得弱肉強食的生存規律,因此他發願:「將來我要賺大錢,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當我有能力時,我要賑災派米給那些沒有飯吃的人。」

1963年,楊洪在南海唸高中,寄住在學校宿舍,冬天寒風刺骨,寒夜凍得擁著棉被縮成一團,反而造就他發跡後冬天送棉被給窮人的善舉。

至於促使楊洪給窮人派米的念頭,則始自1990年冬天,楊洪在香港無意看到慈善機構在派米,領米者大排長龍,隊伍中還有拄著枴杖的老公公、老婆婆。他才了解到,即使在繁榮富足的香港,也不是人人豐衣足食,仍有不少人需要幫助和關心,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因此,從1992年至今,他多年如一日,每年春節前,總不忘給孤苦老人送米送油,另加紅包,佳節給老人送暖。

發願行善 不願張揚

在楊洪安身立命、發家致富的紐約,多年來華埠救世軍的老人們,每天都在接受一位「善心的香港人」的供養,但他們一直不知道這位善長仁翁是誰。這個「謎團」直到最近才揭曉,原來是旭日集團做了好事不願張揚,為此楊洪要求救世軍「守口如瓶」。

他所持理由是,有的人自己不願做好事,但對別人做好事卻說三道四,指指點點。他不願讓人誤解其善行是為了「出名」,他只想助人而非求名,乾脆做個「無名氏」。

問他作為一位潛心向佛、六根清靜的居士,何必在乎別人說法,如但丁所言:「走你的路,讓人說去罷!」

坦率直爽的楊洪,呵呵大笑說:「在這方面,我的修行還未到家,心靈脆弱得很,聽不得別人的流言蜚語,受不得刺激。」

他說,最初他非常執著做好事不張揚的想法,雖然他明白,「有執著就有痛苦,沒有執著就沒有痛苦」的道理,但仍會介意別人說長道短。後來周遭朋友勸他,娑婆世間存在苦難眾生,有的需要財力資助,有的需要心靈慰藉,與其獨自行善不欲人知,不如廣為宣傳讓大家一起發心參與其事,讓慈悲的種子廣植每個人的心間,這樣受惠的貧苦大眾就越多。

楊洪一聽言之有理,事實上,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他沒有三頭六臂解決天下蒼生苦難,他與每個人一樣,一天只有24小時,既要打理生意,照顧家庭,還要修行和弘法,而關懷眾生的志業不能因此受影響。何不「廣植德本」,眾人捧柴火焰高,「轉娑婆成淨土,讓我們的世界更美麗」。

導致楊洪以「慈輝」之名公開行善的另一緣由,是每次他赴大陸訪貧問苦時,地方官員和民眾不但待如上賓,而且總會打出一幅醒目的紅布條,上書「熱烈歡迎旅美華僑楊洪先生」,或「美國楊洪先生捐贈糧油」之類的字樣。

楊洪不希望大張旗鼓,讓受惠者為他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更不希望被大眾感恩戴德。他決定成立「慈輝佛教基金會」,以基金會名義來行善,藉此吸引更多同心同願者。

他的這個心願,獲得兩位在香港事業有成的兄弟楊釗和楊勳認同,分別捐出1000萬港幣;他一位在美國學佛多年的好友,也慷慨解囊,幾年來總共捐款1300多萬港元,他周圍親友受他的慈悲心感召,紛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慈輝善行 助人最樂

2000年春天,楊洪在他的發跡地香港註冊成立「慈輝佛教基金會」,「慈輝」之名取的是發揚觀世音菩薩的「慈」悲與智慧之光「輝」之意。2002年秋天,「慈輝」再在紐約註冊,現在慈輝的隊伍已擴展至美國和加拿大等地,參加人數從最初的八組,發展到20多組。慈悲的種子隨著慈輝行者的足跡,傳播到中國大陸各偏遠地區,慈心與善心如滾雪球越滾越大。

傅麗卿形容:「慈輝宗旨是以『小錢辦大事』,一件工程往往因慈輝資助而獲得當地政府重視和補助,並引發受益民眾善念,大家同心協力,把一件不可能實現的夢想,鋪陳出一幅幅壯麗圖畫,在助人為樂的善行中綻放生命的光華。」

2001年底,河北省張家口塞外靠近蒙古的地方,連續四年乾旱,農產品歉收,七個縣的兩萬多名災民生活無著。楊洪接報後,立刻吩咐為災民送去50萬斤麵粉,並捐資開挖數口100多米深的水井。2002年5月,他特別前往當地視察,當馬達通電、井水如噴泉般自水管噴出時,村民笑容有如燦爛的春花,楊洪說自己比他們還開心幾百倍。

他有感而發說:「別人說知足常樂,但仍屬自利;助人為樂才是菩薩的快樂。助人為快樂之本,那種發自內心的快樂,任你文筆再好,也沒有辦法表達。那些農民一年之內難得洗一次澡,原本喝的水要靠小孩子爬到井底,用杓子一點一點盛進小桶,再叫上面的人拉上去。常常撈半天才撈一桶,還是渾黃的水,很多泥沙摻雜其中,叫他們怎麼喝呢?當井水噴出時,看到那些農民開心的樣子,實在感動。一輩子能做一件這樣的事情,就對得起自己了,這樣做人才有意義。」

自1996年開始,慈輝行者先後七次進藏,與藏民結下深厚情誼。在每年入冬前,他們都將慈輝供應的物資送入西藏。據不完全統計,先後已給藏民捐助大米30萬斤,酥油茶葉三萬斤、棉被6000床、披蓬5000件和衣服2000多件,還有藥物及慰問金,合計超過600萬元(人民幣,下同)。

一般人入藏,都選在每年4月至10月,但在2000年11月,慈輝八位行者為了讓藏民過個溫暖的冬天,不顧氣候惡劣,在四川成都雇了25輛卡車,運送大米20餘萬斤和棉被5171床,總金額50萬元,一行取道川藏公路,踏入援藏扶貧行,所經之處,平均海拔3500公尺,氣溫約攝氏零下17至18度,一路山高路陡,冰川水流,地方車輪打滑,舉步維艱,險象環生,歷經千辛萬苦,才能完成任務。

長貧難顧 授人以漁

富貴不忘根本。當年曾在紅光村插隊落戶的楊洪,發跡後沒有忘記當年與他同甘共苦的父老鄉親。1983年,楊洪第一次回到紅光村,探望曾經照顧過他的村民。1993年,他再次回到紅光村,村民依舊貧困,坡塘當時有400個村民,他每人資助300元,但他知道這是杯水車薪,要徹底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才是最終目的。

楊洪對村民說:「我每年為你們辦一件事,只要你們想得到,我一定做到!」 就是這句話,一年一年的改變紅光村。

楊洪明白路通財通的道理,紅光村過去對外聯絡的道路,只有一條摩托車才能通行的小泥路。楊洪為村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他投資10萬元,把村路修成十米寬的沙石路,把簡陋的石拱橋修成水泥橋,原來摩托車駛過都會晃動的坡塘橋,修路後10噸重的卡車經過也沒問題,糧食豐收時村民賣糧再也不成問題了。

看到村裡通往田間的機耕路,若一個人牽著牛走過,迎面來的人只有往回退才能通行。楊洪又為村民修了一條長三公里寬五米的機耕路,收割季節村民不必再用肩膀來挑膜F,板車、拖拉機也能直接開到地頭和山腳下。山腳下成片的香蕉和荔枝園,果熟後,商販就能開著卡車來收購,交通帶來銷售便利,農民更積極耕種。山坡上種了一棵棵果樹,閒置的地上也種了蔬菜、花生等,村民不再三隻五隻的養雞餵鴨,開始有了具規模的養雞場、養豬場。紅光村以水稻種植為主要收入的農村經濟模式,開始走上種、養經濟多元化的道路。

紅光村上百年來一直飲用挖井汲取的地下水,由於土質不好,水一直是渾黃色,白襯衣越洗越黃。楊洪在這裡生活過三年,知道村民飲用水不好,花30萬元改善飲用水,是楊洪為村民們辦的第二件事。村民用這筆錢築壩蓄山泉和建水塔,用自來水管把山泉引進農家,自此告別混濁水,也告別肩挑手提的用水歷史。

出身知青的楊洪,深諳「授人以魚,莫若授人以漁」的道理。他知道「長貧難顧」,要使農民真正富起來,一定要讓村民掌握科技知識,培養人才。

1994年春,楊洪第三次回紅光村時,拿出50萬元資助興建仙洞學校,建起一棟有13間課室可容納500多名學生的三層半教學大樓。紅光村的學生們,告別颳大風下大雨就要停課的危房,寬敝明亮的課室,為他們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從1996年開始,楊洪又在學校設立兩萬元的「獎教獎學金」,一年一度獎勵有貢獻的老師和成績優秀的學生。

接著,楊洪再出資40萬元,給學校修建圍牆和運動場,讓孩子們有一個更安靜的讀書環境。目前,仙洞學校是平潭鎮最完善的農村學校。

喝一杯茶 還一塘水

1996年的清明,楊洪又來到紅光村,挨家逐戶拜訪村民,走累了,在一家小賣店坐下來,想要買些飲料解渴。女主人泡了杯熱茶給他,臨走時楊洪講了一句話:「我喝了一杯茶,將來還您們一塘水!」當時楊洪心中就有一個計畫:要改善紅光村幾千畝水稻田的灌溉問題。

紅光村水稻種植面積四千多畝,梁化河灌溉近兩千畝,其餘的只有靠天吃飯,雨水調勻的年份,還能有個好收成,遇上旱澇天災往往顆粒無收,他講了那句話不到八個月,就再次出資十萬元,在山坡較高的地方,修好四個大山塘,雨季把水存儲起來,旱季放水灌溉,灌溉面積千餘畝,即使遭逢連續幾個月的乾旱天,由於有足夠蓄水,紅光村的農業絲毫沒受影響。

同一時期,楊洪又投資30萬元改善梁化河引水工程,使紅光、陽光、光輝、黃坑和金星五個管理區的灌溉得到保證,灌溉面積1萬1000多畝,尤其是保證了陽光村的蔬菜基地灌溉,為惠州市菜市場的穩定起了重要作用。紅光村靠天吃飯的歷史過去了,農民們把豐收機會握在手中。

不僅僅是紅光村的人感激楊洪,平潭鎮分散在每一個村落的150戶「特困戶」、「五保戶」及退伍軍人,都常常念著「大善人」楊洪的好處。他們最難忘的是,1996年春節,楊洪在惠州的代理人余雪梅,為他們每人帶來10斤油、 20斤米、200元紅包,外加一床棉被。那一年的冬天,南方出奇的冷,楊洪雪中送炭,使這些貧困老人感到無比溫暖。

1997年春節,楊洪又派余雪梅送來油、米和錢,外加一件厚實的毛衣。老人身子弱怕冷,毛衣送到他們的心坎裡去了。他們是一群被歲月和社會遺忘的孤苦老人,但楊洪這個與他們素不相識的人,卻給他們的晚年帶來慰藉。

廣植德本 慈心專一

楊洪的人生座右銘是「廣植德本,勿犯道禁,慈心專一,忍辱精進」,這也是慈輝奉行的座右銘。

他重視心靈建設,通過實修,認為「佛法的智慧超越世間科學的領域,佛法不但能淨化人心,還有助安定社會。」為此他經常席不暇暖應邀到各地作佛學演講,與社會大眾分享佛法的經驗,以自身經歷講述持大悲咒與唸佛心得,見證修學佛法的利益與未來。

他演講語言生動樸實、深入淺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淨慧大和尚,2002年5月邀請楊洪到河北省石家莊柏林禪寺演講,就稱讚他說:「楊居士,你把觀音菩薩講活了。」

2003年SARS(非典型性肺炎)在中港台兩岸三地蔓延,奪走很多人的寶貴生命,造成社會驚恐,人心浮動。楊洪會同他的兄弟、旭日集團董事長楊釗、副董事長楊勛,三人同願同行,除向北京中央政府捐款外,並於5月8日佛誕日,在中國大陸15個道場,同時啟建19場水陸法會,並發動數十個道場啟建梁皇法會。祈望受SARS肆虐的民眾,早日遠離病毒威脅,國泰民安。

目前,慈輝的慈善事業,已從楊洪的故鄉廣東惠州,擴展到粵北清遠連江的崇山峻嶺;從陝北的黃土高原,到塞外河北的張家口;從冰天雪地的東北黑龍江和吉林,到華中的湖北省等地;從西藏昌都地區的色江寺,到白玉縣的亞青寺等。慈輝行者深入大陸各偏遠地區,不畏山高路險,不畏環境惡劣,送溫暖於角落,傳佛法於四方。那裡有天災人禍,那裡就有慈輝行跡;那裡有困難,那裡就有慈輝人的身影。慈輝感人事蹟如春花吐蕊,俯拾皆是,三天三夜說不完;慈輝在大陸資助的工程,數不清,看不完,他們為大陸貧窮失學的孩子們,用愛心鋪設一條條求學路。慈輝基金會會長楊洪的故事,一本書也寫不完。受惠者都稱讚慈輝「敢把中國的未來扛在肩,勇敢托起明天太陽」的善舉。

楊洪希望更多同心同願者加入行列,心手相連,「以堅定的腳步傳遞人間至善至美的慈悲」。而他未來的宏願,是爭取將佛教變成「中國的國教」,就像基督教是美國的國教一樣。

(注:楊洪已於2009年2月15日在香港往生。)

(2003/09/14)


本文在2/2/2019 4:34:53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永别电话的另一端——记联航93航班的未亡人心远、季思聪2011-09-10[1818]
『纪  实』 云天上的殊死搏斗季思聪、心远2003-09-11[2704]
『纪  实』 一个门巴族小伙的故事晓梅2019-08-28[218]
『纪  实』 处女地种菜 (自曝)老K2019-07-26[96]
『纪  实』 欧盟的历史与现状,兼谈英国脱欧的症结高关中2019-08-15[163]
相关文章:『曾慧燕
『纪  实』 纽约抢房 高于原价也划算曾慧燕2017-12-06[328]
『纪  实』 东北人闯纽约曾慧燕2017-12-06[363]
『随  笔』 这就是爱——腊八泪目悼陈叔曾慧燕2019-01-19[371]
『随  笔』 岳敏君用笑脸征服西方曾慧燕2017-12-06[303]
『纪  实』 海归画家陈丹青 叹伯乐情结曾慧燕2017-12-12[52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曾慧燕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