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故乡的黄桷树发表日期:2017-09-24(2017-09-29修改)
作  者:木欢出处:原创浏览27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故乡的黄桷树
文/木欢
2017年09月24日,星期日

今年冬天漫长。一场一场的雪,层层堆积在地上,草上。春天象被压在地球深处,迟迟不得探出头。昨日狂风,四处可见枯枝东倒西歪,等不到春天,瑟瑟中,仿佛忘记了温暖。

忆起儿时故乡,那里没有雪,有好多树。风吹过来,哗啦啦,绿成波浪,阳光洒下,泽泽金光,漾漾在树叶的绿波里。
记忆中最初的树,是黄桷树,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叫黄桷坪。
门前院子边,有一棵巨大的黄桷树,树根裸露在坡坎外面,盘龙错杂,遒劲古朴。

夏天的夜晚,爷爷搬了凉椅在靠近树的地方躺着,我搬小板凳倚坐一旁,或是趴在爷爷膝上。听他讲故事:世界分三层,好人死了住到上面一层,我们活着的人在中间,坏人死了就到下面一层。爷爷摇着大蒲扇替我扇风驱蚊,悠悠地,我在迷迷糊糊中睡着… …哦,这世界如此分明,好人坏人,看看他们住哪一层,就知道了。

白天的时候,我喜欢看黄桷树下蚂蚁爬。从家里带来几颗饭粒儿撒地上,看小小的一只只蚂蚁,顶着巨大的饭粒儿努力往洞里搬。有时候故意使坏,在蚂蚁必经之路,泼一点点水,它们不得不绕道而行。有的蚂蚁倔犟,不肯绕道,妄图涉水而过抄近路,往往落水而挣扎,我便用细细的树枝,把它拨回“岸”边,希望它知难而退。
我乐此不疲地干着这不人道也不体面的事情,直到有一天,邻居家冲出一只大黄狗,把我扑倒在地,狠狠在左小腿咬一口。从那以后,我再不敢去黄桷树下折磨蚂蚁,见狗就躲。至今腿上的两颗狗牙印,让我对那些即使漂亮而又风情万种的宠物狗,也无法生出由衷的亲近和喜爱,只得敬而远之。

在黄桷树的绿荫下,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慢慢成长。

有天夜晚,隔壁班男生找来,说有好东西给我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满是好奇,跟着他来到黄桷树底下。“你看,天上的月亮!”他突然指着天空中一轮明月,“是不是很美?”
“还成吧,”敷衍着,我脑中即时闪过书中读到的场景 – 日偏食发生的时候,透过茂密的树叶,会看到地上投射出很多很多的“小月亮”,于是说:“我更想看到很多很多月亮同时出现。”
那一刻,他一定明白自己碰上一位不可理喻不解风情而又贪心的姑娘。

童年和少年,如此漫长,长大似乎是遥遥无期的梦想。不知不觉,渐行渐远,故乡遥远到了地球另一端,那里的陈年旧事,以为忘记,却是回忆的开始。

前一阵儿,向一位通晓植物的老哥请教有关黄桷树的问题,聊着聊着,讲到黄桷坪。
“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说。
“是不是离白市驿机场很近?”老哥是台湾人,做过空军。
上网google,发现如今黄桷坪和白市驿一起划归九龙坡区。老哥趁机对我进行一翻爱国主义教育,从当年飞虎队的故事,讲到空军前辈抗日救国。老哥翻出自己着飞虎装照片,果真威武,少年对英雄的崇拜,满溢的豪情,不减当年。
又讲到空军军歌。
“呀,这歌雄赳赳气昂昂,不象台湾腔。”犹疑之中,我半开玩笑。
“现在台湾没男人了,”老哥把国民党民进党痛骂一通,末了加一句:“幸好没被共产党解放,当年中共更坏。”
大笑之后,忽然担忧起来,坏人这么多,那些黄桷树还在吗?


本文在9/29/2017 8:41:4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科雷吉多尔“战争岛”缪玉2019-04-17[36]
『散  文』 贴心便当许定基2019-04-10[68]
『散  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4-华盛顿的战争纪念广场亮水珠2019-01-21[81]
『散  文』 启程,去睢宁看古黄河孟悟2019-04-10[242]
『散  文』 朗读的乐趣缪玉2019-03-14[69]
相关文章:『木欢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木欢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