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俄罗斯一瞥发表日期:2017-06-14(2018-12-28修改)
作  者:凌鼎年出处:原创浏览21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俄罗斯一瞥
文/凌鼎年
2017年06月14日,星期三

人与自然和谐的俄罗斯

去俄罗斯旅游一星期,主要走了圣彼得堡与莫斯科两个城市,其历史的悠久,文化的厚实,给我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红场、克里姆林宫、东宫、夏宫的宏伟壮丽、精美绝伦也许已有无数作家、诗人写过咏过赞美过,我就写点小小的感受吧。
我感到在俄罗斯,人与自然总体上来说是和谐的,或者说比我们国内做得好。譬如那天我们去叶卡捷琳娜花园,在中轴线上有一条人工河流笔直地通向波罗的海。在这条数米宽的河道上,不时能见到一只只野母鸭,带着四五只、六七只毛茸茸的小鸭子在水面上游弋着、觅食着、嬉戏着,恬静、安详,其乐融融……
游人们太喜欢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了,往往举起相机拍摄它们。特别是中国游客,可能在国内极少极少能见到如此温馨的场景,恨不得走到鸭妈妈最近的位置按下快门。
这鸭妈妈无疑是久经考验,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它:游人并不会伤害它与它的宝贝,因此并不畏惧与游人的接触,常常傍若无人,我行我素。天真烂漫的小鸭子更是没有“伤害”的概念,他们把花园、河流看作是自己的领地,我的地盘我做主,想玩就玩,想游就游,想吃就吃,活得轻轻松松、开开心心。当然只要鸭妈妈去哪儿,它们就立马跟到哪儿,或上岸,或下水,自由自在,和谐和睦。
在靠波罗的海的近边,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半岛样的地块,水中长着密密匝匝、高高低低的水生植物,岸边有一片草地,碧绿碧绿,不知是否那边游人较少,草地上栖息着数十只禽鸟,有野鸭,有海鸥,有叫不出名的,或卧,或蹲,或散步,或觅食,或打盹,或休闲,一派静谧。主只要游人不是靠得太近,它们只当没有看见,好像在说:这儿,我们的世界,请别打扰!我不好意思过去,只远远地瞧着它们,为它们庆幸,为它们高兴。如果换一个国家,或一个地方,说不定就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在波罗的海的海边,有一块布满顽石的海滩,我注意到在海滩的顽石与顽石之间,也有鸭妈妈领着鸭宝宝闲逛的。海鸥之类的禽鸟更多了,或浮在海面上,或栖在芦苇上,或停在礁石上,或走在沙滩上。随你取景,不惊不咋。
在夏宫的花园里,我还看到一个喂鸟的俄罗斯老妇人,一头银发的她带着一小袋面包屑,独自一个人在一排大树下,饶有兴味地喂着小鸟,那小鸟比我国的麻雀稍大,但毛色略微鲜亮些,可惜我叫不出名。那有两只小鸟飞到了老妇人手上,啄食着她手掌里的面包屑。我与我朋友走过去拍摄,小鸟也无所谓,大大方方吃着,并不惊恐飞走。估计小鸟的辞典里没有“惊恐”两字。
在俄罗斯的任何景点,只要有树,就能看到窜上窜下的小松鼠,在中国有“胆小如鼠”的说法,但在俄罗斯,小松鼠一点不怕人,在游客面前表演,在相机镜头下作秀,司空见惯。如果你喂食,还可以零距离接触,可以拍摄到极为清晰的小松鼠照片。
在谢尔盖耶夫镇的三一修道院门前的广场上有游客喂食鸽子,吸引上百只、数百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我就看到有个中国姑娘站在广场撒食,其脚下有几百只鸽子围住了她,咕咕咕叫个不停,还有的飞到到肩上,手上,这时的她,众鸽簇拥,唯我独尊,像个鸽子王国的女皇,我连忙按下快门,拍摄下这人鸟和平共处的动人情景。虽然我并不认识这姑娘。
后来我看到在修道院左侧有一排两米高的鸽棚处,有一个俄罗斯小伙子独自一人在鸽棚前与鸽子默默戏耍、交流,他伸着手臂,让鸽子停在手臂上,边上没有人的时候,他头上、肩上、手臂、手掌上都是鸽子,有七八只之多,难道他天生与鸽有缘,或者是鸽司令?我走过去拍摄。那边游人少,干扰少,所以鸽子似乎更不怕生,鸽棚比人高,故而只要你手里有吃的,鸽子很愿意飞到你头上、肩上、手上。看来,俄罗斯小伙子是个鸽子爱好者,喂食了很长时间也不离开。可我们导游在叫集中上车了。虽然语言不通,但鸽为纽带,我与俄罗斯小伙子合了影,把鸽子,把快乐,把友谊定格在相片上。使我再一次感受到俄罗斯人与自然的和谐,不分老少,不分男女。

俄罗斯的街头艺人
在俄罗斯的几天里,在圣彼得堡与莫斯科这两个城市,多次遇见街头艺人,印象深刻,想忘也难。
回想起来,大致有三种类型。
一、 化妆成名人,与游客合影留念,赚点小钱;
在圣彼得堡的伊萨基耶夫教堂前、沙皇夏宫宫殿花园、叶卡捷琳娜花园等几处游人较多的景点,都有艺人化妆成公爵、公主等模样,他们穿着十八、十九世纪的贵族服装,在景点最适合拍照的地方游荡,不时还摆个珀势,以吸引游人去合影。也不知这服装是自己定做的,还是买来的戏服?反正色彩艳丽,款式夸张,很抓人眼球。那女的往往戴着金色的假发,手里拿把鹅毛扇,男的戴着帽子,穿着皮靴,在那儿一站,还真有点架势,平心而论,女的绝对美女,男的标准帅哥,很养眼。
说起来,这类街头艺人的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钱似乎阿猫阿狗都可以去赚,错,因为俄罗斯人很少会去与他们合影,最多的是各国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因此这些街头艺人都会几句英语、法语、德语、日语,与洋泾浜汉语,什么美元、人民币、卢布等都会说。你想合影,即便导游不在身边也没有关系,他会告诉你多少费用。你只要付了钱,他们会很配合你,面带笑容,作出各种造型让拍摄。
在莫斯科的红场,还有人化妆成斯大林、列宁的。我感觉那化妆成斯大林的,相似度较高,化装成列宁的不是太像。或者说,与我们中国游客曾经见惯的肖像上的列宁,相貌上有些差异。斯大林为什么比较像,可能在我们中国人眼里,俄罗斯男人都像一个模子里浇制出来的,就像俄罗斯人看中国人,也很难辨别。
不知什么缘故,中国游客与斯大林、列宁合影的不多,反而更愿意与化妆成公爵、公主的合影。不过中国游客很愿意用自己的相机、手机拍摄那个化妆的山寨斯大林、列宁。
这些街头艺人有个共同点,不愿意被人拍摄。一旦有游客举起相机,不管你是中国人,是欧洲人,他们马上或转过身,或举起手制止你,总而言之,不让拍,不准拍。估计怕影响他们的生意吧。
二、 化妆成小丑等,逗乐游客、娱乐行人,兼做广告,招徕生意。
在阿尔巴特街,我看到有人穿着厚厚的大狗熊、北极熊之类的服装,主动上前与行人拥抱,让游客拍照,不知是商店雇的呢,还是旅游部门雇的?小朋友特别喜欢,往往兴高采烈地与他们合影。这些化妆艺人有时还会故意去与女性游客拥抱,有些胆小的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引得游人哈哈大笑,现场气氛极好。
还有的装扮成超人,穿着超人服装,来回走动,散发着纸质的小广告。我们看不懂俄语,也不知他在散发什么广告。不过很多人喜欢用手机拍摄后,在微信上晒一晒。就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去了俄罗斯。
在一家店门口,我还看到一个全身涂古铜色,像少林寺十二铜人那样,一动不动站在一个木墩子上,手里拿着大号的镣铐,仿佛假人似的。我因为在美国等其他国家多次看到过,见怪不怪,相距几步举起了相机。如果谁没有注意,从他面前很近的地方走过,他会突然跳下来,做出很夸张的动作,由于突如其来,游人没有思想准备,常常被吓得魂灵出窍。
三、 凭一技之长卖艺,或展示才艺,或作为谋生手段
在阿尔巴特街上,还有不少真正的街头艺人。他们或给游客画肖像画,或兼出售自己画的山水风景画、人物画、花鸟画、静物小品,小猫狗小动物等。有多位俄罗斯少女,或欧洲少女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像模特儿似的,让画家画着她们的素描。凭良心说,这些街头艺人的水准还真的不低,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人物头颅的框架,再粗粗几抹,就神形兼备。因为我没有时间细看,没有看到付钱的细节。就闹不清,这些模特儿是游客还是有关方面组织的?
值得一说的是,在俄罗斯也有不为钱的艺术家,在夏宫的园林里,我看到有一位长发披肩的艺术家在小树林边独自吹着长笛,周围没有一个人,他也没有把帽子放在地上,一看就不是为了钱。但他吹得那么投入,那么认真,完全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了,这样的艺术家,值得尊重。
在阿尔巴特街普希金铜像不远处的长椅上,我还看到一位中年俄罗斯人,气质不俗,他坐在街头的长椅上傍若无人地吹奏着萨克斯,完全是自娱自乐的样子。
印象最深的是在圣彼得堡的一座教堂后面的街上,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俄罗斯姑娘,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用双手敲打着一只造型怪异的乐器。之所以说怪异,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乐器。从外形看,像两只铜脸盆合在了一起,应该属于铜鼓一类。姑娘把乐器放在膝盖上,用两只手轮流击打鼓面,发出低沉而悦耳的音响,随着姑娘手指拍打的位置不同,轻重不同,旋律就出来了。
在姑娘的前面有一只装乐器的外套,厚厚的,好像是帆布做的,像个布质脸盆,正好当作讨钱的工具。姑娘不管游客听不听她的鼓声,拍摄不拍摄她,给不给钱,只管自己玩自己的,似乎整个世界都不存在,就她一个人,就她与音乐存在。
我注意到,还是有人驻足聆听,有人给钱的,有美元,有欧元,有卢比,也有人民币。更多的游客则远远地拍摄。
我在瞎猜,这姑娘可能是某音乐学院的,她是在通过街头秀艺,磨炼自己。但愿我猜的八九不离十。


爱秀恩爱的俄罗斯人
我曾不止一次地听人说过:法国人最浪漫。
我去过两次法国,在飞机上都看到过法国人旁若无人的亲吻。因此我对法国人最浪漫的观点深信不疑。
前不久,我去了趟俄罗斯,也就一星期时间,也就圣彼得堡与莫斯科两个城市,但我亲眼目睹了十几次当众当街秀恩爱的,有年轻情侣,也有中年男女,还有花甲老人,他们是那么自然,那么投入,那么快活,我甚至觉得俄罗斯人比法国人更浪漫。
第一次是在圣彼得堡的涅瓦河边上,看到一对准新人在拍结婚照,这在中国也常见,但这一对很特别,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因为那天有点蒙蒙细雨,新娘只好把拖地的婚纱双手提起,西装革履的新郎则为新娘打着雨伞。这都不算稀奇,与中国不同的是有一对伴郎、伴娘斜挂着红蓝白三色绶带始终不离准新郎新娘两边,绶带上有文字,可惜我认不得俄文,不知印了啥?但那架势很有点招摇过市的味道。那伴郎手里还拿着一瓶伏特加,随时准备让准新郎新娘喝一口。
也是我们与这一对新人有缘,竟前后三次遇到他们在景点拍照,新人少不了作亲吻状,在各国游人众目睽睽之下。由于准新郎的长相酷似普京,我印象极为深刻。
在彼得堡罗要塞,有座彼得大帝铜像,是坐姿,比列有些不协调,头小、身高、脚长,特别是他的手,十指细长,按比例,感觉比头还大,但游人都喜欢去摸一下彼得大帝的手,据说有好运的。大帝的双手已被游人摸得锃光发亮,为了保护铜像,已围了铁栅栏。我去的时候,有小雨,一对俄罗斯情侣大概也相信摸了彼得大帝的手,会带来好运,与一般游客不同的是他们坚持一起摸,边上没有其他有人,他们就请我按一下快门。我看到那俄罗斯姑娘与小伙隔着铁栅栏,努力把各自的右手放在了彼得大帝的左手上,为了拍摄清晰,俄罗斯姑娘把红色的雨伞放下,宁可淋在雨里。
在滴血教堂前,进去要排队,队伍长长的,有一对俄罗斯情侣抓住这时间,拥抱在了一起,忘乎所以的亲吻了起来。那男的是络腮胡,个子又高,那小鸟依人的俄罗斯女孩踮着脚,尽量迎合着他的情郎。除了中国游客会瞄上几眼,俄罗斯人或欧洲国家的游客见怪不怪,连看都懒得去看。
最让人看不懂的是,在阿尔巴特街上,迎面走来一对很绅士很淑女的中年男女,那男的西装革履,领带笔挺,夹着考究的公文包,那女的也一身名牌,挎着款色新潮的包,像个职业女性。两人走着聊着,聊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在马路边拥吻了起来。是夫妻,是情人,是同事,是上下级?似乎是,似乎都不是。是情到浓处,是触景生情,是心血来潮?我等中国人,无法理解,只当异国风俗、风景,算是采风收获。
   在叶卡捷琳娜花园,我遇上了好几对秀恩爱的男女,其中一对年过半百,专门请了一位摄影师跟着他俩拍摄。我观察了一阵,这一对最喜欢的镜头就是面对面,嘴对嘴,那男的或吻着那女的额头,或吻着她鼻,或干脆湿吻,也许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或者是他们生活中特别值得纪念的什么重要日子吧。
   还有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的似乎是个摄影爱好者,挎着摄影包,拿着专业相机,但那高挑个儿的俄罗斯姑娘偏要用手机自拍,高高举起,也不顾小蛮腰露在外面,定要把两个人的恩爱同时定格,摄入照片,估计是拍摄后可即时发微信群,让更多的亲朋好友分享他们的快乐。
在波罗的海附近,我还看到一对古稀年纪的老头老太穿着一模一样的雨披,手牵手地走着,那天没有雨,他们好像是男风衣穿的。因为那雨披橘黄色的,海边风大,那雨披吹拂了起来,十分的抢眼,那简直就是一道风景线。让人羡慕,祝福这一对幸福的俄罗斯老人。


俄罗斯行的感触

从小,“苏联老大哥”的说法,听得老茧也起了。什么“红场”、“克里姆林宫”、“阿芙乐尔巡洋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攻打冬宫”“让列宁同志先走”等等、等等,五零后、六零后以上年纪的中国人无不耳熟能详。
这次去了俄罗斯,才知道冬宫在圣彼得堡,不在莫斯科,更不在红场附近。听导游说停泊在涅瓦河的阿芙乐尔巡洋舰的打炮是象征性的,并没有炮弹落在临时政府所在地的冬宫建筑上与花园里。也不存在枪炮齐鸣,血肉横飞的惨烈,总之,与我头脑里成千上万的革命者高喊着口号,举着枪,前赴后继冲向前去,冒死攻打冬宫的画面相距甚远,我不知道该相信哪个说法为好。
多年来,前苏联一直被宣传为我国的友好盟友,但我在俄罗斯的几天时间里,发现俄罗斯人对中国游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友好。只要中国游客一举起相机对准了他们,马上会遭到制止,甚至呵斥。想要与俄罗斯人合影,不那么容易。这也算了,也许是他们注意保护隐私吧。
让我很不舒服的是,在进金环小镇的谢尔盖三一修道院时,导游告知,这家修道院有个特别的规定:在里面拍照,必需购买票子,好像100卢布吧,大约合人民币10元,不算贵,我们旅行团里有几位爱好摄影的老老实实买了票。导游特别关照:进去后有专人检查,查到没有买票的要罚款的。我是搞写作的,拍不拍照无所谓。进去后,我注意观察,果然见到一个五六十岁的高个子俄罗斯人在盯着那些举相机的,这是他的责任,原本无可厚非,但我发现他仅仅盯住中国游客,对欧美国家的游客拍照视而不见,我没有见到一次他去抽查欧美游客。只要有中国旅游团进来,他马上跟在后面,谁一举相机,他就立马上前去查问有没有买票。让他失望的是,那天他抽查到的几位还都买了票。也许,以前确有中国游客不太自觉买票,但他独独针对中国游客,还是让我很不爽。一个修道院,一个旅游景点,如果室内不然拍摄,还情有可原,室外拍摄要买票,我想不通,这也太生财有道了吧。
在圣彼得堡时,我们下榻的宾馆名字我忘了,但我记住一个耻辱,在卫生间,洗涮台上方有一块玻璃,玻璃上有一行字,用红色的漆写上去的。“不准洗澡在地板上”。从语法上看,不通的,一看就是中文不过关的俄罗斯人写的。我这样说,这也许有点吹毛求疵,不过确实让我反感,为什么只有中文,没有英文、日文、韩文或其他国家的文字呢?看来在俄罗斯人眼睛里,中国人的素质、形象都不咋的。他们对中国人并不那么友好。
我承认,俄罗斯的历史文化底蕴很厚实,值得看的景点很多,但俄罗斯人很傲慢,不知是不是“老大哥”做惯了。


作者简介:
凌鼎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网副总编、中央新影集团中国微电影微小说创作联盟常务副主席、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中华凌氏宗亲会创会会长,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澳门文艺》特聘副总编、美国“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奖”终评委、香港“世界中学生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总顾问、终审评委、蒲松龄文学奖(微型小说)评委会副主任、首届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文小说终评委、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终评委、美国小小说总会小小说函授学院首任院长,在《新华文摘》《小说选刊》《人民文学》《香港文学》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过5000多篇作品,900多万字,出版过英译本、日译本等个人集子46本,主编过200多本集子。作品译成英、法、日、德、韩、泰、荷兰、土耳其、维吾尔文等9种文字,16篇收入日、韩、美、加拿大、土耳其、新加坡、香港的大学、中学教材,另有作品收入海内外450多种集子。作品曾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最高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紫金山文学奖、首届叶圣陶文学奖、首届吴承恩文学奖、首届吴伯箫散文奖、首届蔡文姬文学奖、首届孟郊奖、梁斌小说奖、李白杯奖、屈原杯奖、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7次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一等奖近300个奖;在以色列获“第32届世界诗人大会主席奖”,在日本获“日中文化艺术交流大奖”,被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UNITAR周论坛组委会授予“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创新发展领军人物金奖”,被美国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授予“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师”奖。
应邀去过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等三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参加文学活动,应邀在美国哈佛大学、日内瓦大学孔子学院,澳大利亚墨尔本、悉尼、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吉隆坡、香港、澳门与20多个省市讲课。央视国际频道、10频道、中国教育电视台、新华社、中新社、中央电台,上海东方电视台、香港凤凰卫视、台湾东森电视台,以及美国蓝海电视台、美国中文电视台、澳洲sbs国家电台、澳亚民族电视台,《中华英才》《世界英才》《中外名流》杂志等多家海外媒体采访报道过。 

215400 江苏太仓市政府2号楼(作家协会)
手机:13862292817       邮箱:ldn8848@126.com


本文在12/28/2018 9:03:0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悼念良师益友欧华文学泰斗关愚谦高关中2018-11-23[459]
『随  笔』 “惊变”女人缪玉2018-11-23[71]
『随  笔』 除尘刘红园2019-01-14[37]
『随  笔』 第一次投票应帆2018-11-22[63]
『随  笔』 天涯诗癫,海角醉剑虔谦2018-12-23[84]
相关文章:『2017文心作家第九届(俄罗斯)笔会
『诗  歌』 石阵广场庄雨2017-08-12[246]
『随  笔』 俄罗斯盒子的迷思顾月华2017-06-14[444]
『随  笔』 托尔斯泰——影响21世纪的精神领袖罗慰年2017-05-20[40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枫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