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科幻小说:2046(上) 发表日期:2017-04-21(2017-05-22修改)
作  者:二湘出处:原创浏览104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科幻小说:2046(上)
文/二湘
2017年04月21日,星期五

1.

许多年后,我开车驶过金门大桥时,总会想起玲珑。她的眼睛一眯,仿佛看到几个世纪以后的事情。

2.

许多年前的那个冬天,我刚满18岁。是一个早上,风很大,吹打着窗棂,我很早就醒来,空气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催促着我,我打开手机。
“打开邮箱。” 我对着手机说。
“有从斯坦福大学来的邮件吗?”我问我的手机。
“有”。 手机回复。
“请念给我听!”
“亲爱的毅书,非常高兴你被斯坦福大学录取了。”
“Yeh!”。还没等手机念完,我高兴地叫了一声。拿起手机,仔细翻看那封盼望已久的信件。
“斯坦福,我来了!”我对着窗外的那棵冬青树大声说。
第二年秋天,父亲和我一起走在斯坦福的校园里。上一次我们一起走在斯坦福还是我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全家来美国玩,父亲一定要绕道到这个著名的学府膜拜。他和我在那个有很多拱门的广场照了一张相片,背景是罗丹的加莱义民青铜雕像。
“毅书,10年后我们来这再照一张合影。”父亲说。
10年不过是白驹过隙,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看着秋天的风吹过他两鬓的银发,心里一动,“来,我们以同样的姿势再照一张合影。 ”父亲于是把手搭在我肩上,就如10年前那张照片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经比父亲高了许多。
一切安顿好了,我们决定去斯坦福艺术博物馆看看,可是走着走着就有点迷路了,迎面走来一个长着东方面孔的姑娘,她的神情很专注。
“你好!请问去斯坦福艺术博物馆怎么走?”我问她。
“请问你是开车还是走路?”她停下来,眼睛一眯,看着我。
“噢,走路。”我忙不迭地说。她的眼睛那么亮,而且,有一种奇异的光芒。
“你现在的位置叫main quad,往前走50英尺是LasuenMall,左拐走200英尺就是sierra mall,左拐再走300英尺会看到Palm Dr,右拐到Palm Dr.上走1000英尺会碰到Museum way,Museum way上左拐再走500英尺就到斯坦福艺术博物馆了。”
她一口气把准确的路线说了出来。我都有点惊呆了,都说斯坦福的学生聪明,果然名不虚传。
“谢谢,真精确。”我由衷佩服。
“噢。不客气。”她回答。
“你的普通话非常标准,像播音员,你是北京来的吗?”我说。
“不是,我一直住在旧金山。”她微笑,不再说话。
我和她挥手道别。她继续往我的反方向走,我回头看她的背影,有一些单瘦,却非常笔挺,她直直地往前走,微风吹起她的裙角。
“别看了。”父亲笑着说。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艺术博物馆的人很多。罗丹那个著名的雕塑思想者前更是围了好几层人。我盯着那个青铜雕塑看。他弯着腰,屈着膝,右手托着下颌,默默地注视着芸芸众生。他的目光深邃,有一种奇异的光芒。我突然想起了给我指路的那个姑娘。
我和父亲又在花园里转了转。我在罗丹另外一个著名的无头者雕像前停了下来,那个无头的人径直走着。好像什么都没有思考,又好像什么都已清楚,前方的路,一步一步该如何走,都已了然,就像那个姑娘。我的心一惊,今天为什么总是想起她。

3.

开学了。
我选了一门人工智能。在Nvida礼堂,我早早到了教室,坐在第一排。快上课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是的,那个给我指路的东方姑娘,她径直走了进来,目无旁骛,坐在我后面两排的地方。难道她也是大一新生?这个课是给大一学生开的课。 我平常听课非常用心,但是今天我居然回了好几次头,我眼睛的余光看到那个姑娘,她神情专注,看着老师。
终于等到下课了,我走向那姑娘,
“你好!我叫方毅书,英文名字David。还记得前几天你帮我指路吗?”
“是的,我记得你,你们要去艺术博物馆。”姑娘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也是大一新生吗?”我对她充满了好奇。
“我叫Jessica,中文名字于玲珑,我也是大一新生。”玲珑对我说。
“噢!是吗?你怎么会对校园那么熟悉呢。”我又高兴又诧异。
“嗯,因为我脑子里有一张校园地图。”玲珑说,她的神情很严肃,我喜欢她语气里的冷幽默。
我很喜欢教人工智能的那个老师,他50多岁了,穿一双拖鞋和牛仔裤,看起来像40岁,他总是拿他的小女友做例子,他说起她时,嘴角有一种老男人的戏虐。我喜欢上他的课,虽然我上课时总是用余光去寻找一个身影。
第二个月老男人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作业。做一个人工智能的模拟项目,可以找一到二个人合伙。我去找玲珑.
“可以和你一个组吗?
她眯起眼看了我一眼, “可以。 ”
我觉得我的心里在冒泡泡,就是打开香槟酒,瓶口流出来的那种泡泡。
我和她第一次是约在Peet’s Coffee and Tea讨论项目。据说这是个老店,40年前就有了。离艺术博物馆不远。我知道这只是一次普通聚会,可是我居然还照了一下镜子,我对着镜子拨弄了一下头发,对自己做了个鬼脸,然后赶到了咖啡屋。这个地方是斯坦福学生很喜欢的一个地方,环境好,安静,咖啡也好喝。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座,坐下来,看看表,差五分钟八点,我和玲珑约好的时间。玲珑准时来到,我看了一下表,正好八点。我记起开学第一节课,她也是这么准时。
“你精确得像瑞士手表。”我看着她说。
“是吗?”她不置可否,“你对那个方向感兴趣?”
“语音模拟。怎么才能模拟语言。”我回答说。
“这一方向其实还比较成熟了。30年前就有语音识别,机器产生语言了。”玲珑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主题。
“是的,但是到现在技术还是远远不够,只是很机械的回答很少的几个问题。”我说。
“未必,你不知道而已。”玲珑说。她为什么总是神情那么严肃?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我问她。
“思考,怎么模拟人类思考。”她一本正经地说。
“现在的人工智能技术就是模拟人类思考啊。”我笑了。
“不是,现在的技术只是机器的思考,太单一,虽然机器人早就可以下赢人类了。”
“好,那我们就选这个主题。天哪,好像很复杂啊。”不过我只想跟她一组,做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讨论完毕,我们走路回去,夜色里有一种既清渺又浓厚的香气。
“你猜这是什么香?” 我问。
“是栀子花。”玲珑迅速作答。
“回答正确。我小时候住在北京,我妈妈在阳台上养了好多盆这种花。可是有一阵老是掉叶子。”我高兴地说。
“那是施的肥浓度太大,磷酸二氢钾不能超过1%。”玲珑平静地说。
“你简直是一个数据库。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记得这么准。 ”我不由赞叹。“你简直是个天才。”
“不是的。 ”玲珑认真的说。
“你小时候家里养花吗?”我问。
“小时候……”玲珑的语速慢了下来。“多小的时候?”
“嗯,就是上小学的时候吧。 ”我说。
“我…我不记得了。”玲珑回答。
“不会吧,你记性这么好。”我诧异地说。她是不是童年有什么创伤?
玲珑不再做声。 我也不再。我们静静地在校园里走着,栀子花香还在眼前飘荡。我偷偷地看身边的她,还是那么笔挺,笔直地走着,心无旁骛,在夜色中,她的侧影无比迷人,高高的鼻梁,小巧的嘴。我深呼了一口气。到了她的宿舍楼,她微笑和我作别,我突然好想抱一下她。我觉得身体里有一种热流,我的肾上腺素一定超标了。可是她没有回头,我看着她走进楼,心里有一些怅然。

4.

我们第二次讨论项目的时候,主体构思就出来了,我们准备做模拟人类做决定的过程。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决定,而不是那种,机器可以模拟多种决定的前因和后果,可以画决策树。而人类做决定的时候信息往往不够全面。
“但是,机器的决定太理性了。人类是一种感情动物,这也是人类的特别之处。”我说。
“所以,我在想当机器模拟人类思考的时候,如何加入一些感性因素。”玲珑说。
“有意思,看看我们先怎么把这些感性因素数字化。机器最后还是靠一堆冰冷的数据。”我说。
“是啊。冰冷的数据。 ”玲珑若有所思。
那天我们讨论得很顺利,很快就讨论完毕,两个人分好了彼此要做的事情。然后我提议下一盘国际象棋。我小学时候就是我们地区的象棋冠军。我是想显摆一下吗?大概是吧。玲珑答应了。
我开局很好,但是玲珑后来居上,当她小声说“checkmate”的时候,我有点傻眼,真的没有回天之力了吗。
“错在哪?”我自言自语。
“你的倒数第三步,皇后不该去吃我那个小兵。”她柔声说。
我看着她,心里倒没有太多被打败的沮丧。
“看来我棋逢对手了。”我笑着说。
接下来的几周,我发现自己走到哪都会想着她,我想听她说话的声音,她思考的样子,她说话之前总是眼睛一眯。我有一点慌,我父亲总说我是个开窍晚的孩子,不懂男女之情。那么,我现在是开窍了吗?我可不敢去问我父亲。我去问电脑,有一个软件叫Bobby knows Everything。我和Bobby聊天有一阵了。他知道我的简单信息。我对着手机说,“我总是忍不住想一个人 。”
“噢,男的女的?“Bobby是个小卡通人,他迅速反应。
“女的。 ”我迅速作答。
“你的性取向?”Bobby又问。
“异性。” 我和Bobby说话不敢太复杂。
“你想她的时候会心跳加速吗?”
“不会,但是会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你觉得她看起来很亲切吗?”
“非常。”
“你想上她吗?”Bobby是个成年人,他知道我也是成年人。
“想。”我不怕Bobby知道我的想法。
“恭喜你,你爱上她了。 ”
我不再说话,Bobby也不再说话,机器人就是这点好,你不说话,他也不会主动和你说。
我决定给她发一个email。 啊,email,多么古老的发明。
“亲爱的玲珑,我爱上你了。可以这么说。”我敲了这一行字以后,就什么都不敢再说,我按下“发送”健之后马上把电脑关闭。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子。一秒钟之后,我马上又打开电脑。看来一秒钟之前的我还不是世界上最傻的傻子,现在的我才是。那句话怎么说的,爱情就是傻子的游戏,说得太对了。
她当然不会一秒钟之后就回信。事实上,她一个小时后也没有回信,一天之后也没有,然后…三天之后我见到了她,我们坐在那个咖啡老店讨论项目。她的脸上还是淡淡的微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想说什么,但是我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们就这样把项目做完,这样一起修完了这门课。学期结束了,要过圣诞节了,我决定回家之前跟她再见一次面。
北加州的冬天并不寒冷,我坐在咖啡店却打了个小冷战,玲珑家就在旧金山,而我却要飞到东海岸的波士顿。我们全家是我高中时移民的。
“玲珑,你有收到我的一封电邮吗?”
“是10月30号那封信吗?”
“是。”我的眼睛一亮,她居然记得日子。
“我看到了。”她平静地说。
“那么…”我好像说不太下去了,我原以为这封信是不是在她的垃圾邮件里,被过滤掉了。
“可是,你的爱是指爱情吗?我不懂爱情是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看着我,认真地说。
她是用这种方式婉拒我吗?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那么亮,如溪水一般清浅,却那么让人迷惑。都说女人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果然如此。我很难过,难过地都说不出话来。那不是一个愉快的圣诞节,虽然父亲看见我非常高兴,母亲甚至眼里含了泪。
第二个学期再回到斯坦福,一切都变得熟悉起来,只是我的心情不再如第一次那样雀跃。
我还是能不时见到玲珑,我们都选了CS162算法的课,据说这门课很难。我喜欢挑战,看来玲珑也是如此。我们还是经常很愉快地交谈,我想,至少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吧。
春天的一个周末我们一起去金门公园玩,我们走进了温室花园。高高的透明的椭圆屋顶下面是各种各样的花,玫瑰花,兰花,海棠花,芙蓉花,朵朵灿烂至极,鲜艳至极,这温室美丽的不似人间。
我脱口而出,“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我记得这是《牡丹亭》里的一句,我其实没有看过这本书,但是我小时候看过《红楼梦》。
“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玲珑顺口接了下句。
“你居然知道这个,你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吗?说实话这句我都不记得。”我诧异,还有几分欣喜。
“我还会做古诗呢。”玲珑看起来兴致不错。
我四处看看,“好,那么,就以海棠为题写一首诗。”
玲珑的眼睛一眯,过了片刻,她轻轻地说出了一首诗“
红霞淡艳媚妆水,
万朵千峰映碧垂。
一夜东风吹雨过,
满城春色在天辉。 ”
我不由鼓掌,“太棒了,你比曹植还厉害,他是七步之才,你更快。”
“我喜欢海棠,据说它原是天庭里的花,到了人间,就没了香味,因为它的香魂留在了天上。”玲珑说。
“原来还有这样的典故。”我看着她,这个女子,样样兼通,文理俱佳,还这么美好,我心底有了一丝深深的遗憾。
“可惜你的眼里没有我。”我自言自语,眼里有了一丝黯然。
“玲珑,你...是不是有你喜欢的人了?”我的声音很小。
“我喜欢好多人。我的爸爸妈妈,我的爷爷奶奶,还有隔壁的MrCayman。他们都对我好。”玲珑看着我,一脸的真诚。我叹了口气,心里却有了一股拧劲,“玲珑,我一定要你爱上我。”我轻声说。

5.

我寻找所有我能找到的机会靠近她。我搞清楚了她选哪几门课以及每天大致行程,而我总会在那个地方貌似偶然地出现。比如,每天她基本都是到“Bill’s Café”吃早饭,周二周四她去Nvida礼堂上算法的课,周三周五她去Bishop礼堂上操作系统的课,然后去Green图书馆自习。周六她会去一家杂货店做义工,把这个店子快到期但还没有到期的蔬菜水果打包送给一家慈善机构。她在这做了快4年,上高中就一直坚持做。 她是个非常守时的人。这样我基本上可以守株待兔,出现在她面前和她说话。她基本上是一个人独行。看情形她还没有男朋友,这又让我看到了希望。
快放暑假的一个周六,玲珑照常去那家杂货店,我要求跟她去做一次义工,“我的项目都做完了。然后,我以前做的义工太少。”
“你为什么要找理由呢?做义工是不需要理由的。”她笑着答应了。
那天天气有点反常的热,我和她把蔬菜水果打好包以后,开始装车,她推着一车苹果走出店子,向车的方向走去。我看着她挺直的背影走进夏日的骄阳里,然后,毫无预兆的,她突然倒了下来,就那么直直地倒在地上。我飞奔过去,我看到她的眼睛已紧闭,她的嘴角在抽搐,
“玲珑!玲珑!你怎么了!”我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Help! Help!”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大的吓人。马上有人拨打911,救护车马上来了,连消防车也来了,场面混乱。她被搬到了担架上,然后放到了救护车上。我坐在她旁边,我看着她,她仿佛沉睡了一般,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像一个…植物人。
“医生,她怎么了?是中暑了吗?还是中风了?”我问医护人员。
“不知道,不知道,她的情况非常蹊跷。她连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车子到达医院的时候,我看到门口的一对夫妇,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是玲珑的父母,她长得像极了他们,尤其是她的母亲。他们是怎么得知玲珑的消息的?杂货店现场,并没人知道她父母联系方式。
我还来不及细想,玲珑已经被推进了急救室。我看见她父亲和医护人员说了一些什么,然后,医护人员不住地点头。他们一起进入了急救室,我被挡在了外面。
“请让我进去。”我恳求他们。“我是她的好朋友。”
“你是毅书吧?”我听到背后一个女性低柔的声音,我回头看到玲珑的妈妈站在了我的身后,她脸上有一种淡淡的忧郁。
“是的,伯母好。”我回说。
“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玲珑的母亲叹了口气,“玲珑总是提起你。”
“玲珑怎么了?”我焦急地问。
“我们刚才看了她,她应该没有大碍,你不必太担心。”玲珑母亲说。
“可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的脸上一定写着焦虑两个字。
“也许我应该告诉你玲珑的故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她的情况。”玲珑的母亲深深地叹了口气。

6.

“玲珑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她自小聪明伶俐,最重要的,她是个正常的孩子。”她母亲开始述说。
“事情发生在她八岁那年的夏天。她是游泳队的,有一天清晨我照常带她去练习游泳,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她已经漂在水面上了。她泳技很好,那天她一定是脚抽筋了,因为太早,周围还没什么人,等我回来把她拖到岸上,她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玲珑的母亲开始流泪,“对不起,我说不下去了,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我会给你写一封信。告诉你她的故事。你现在回家吧,她没有大碍的。”
我握住了她的手,一个母亲的手,我决定先回去。
那天晚上我不停地刷新我的邮箱,我在凌晨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
“毅书,对不起,我今天有些失态。玲珑没事了,但是她需要在医院休养几天。我答应要告诉你她的故事。
玲珑是个奇迹,她在心跳停止了15分钟后被急救过来了,但是她的脑神经细胞因为缺氧大多数已经死亡,她成了一个植物人。她父亲是Google的资深电脑工程师,他决定做一项从来没有过的实验,在玲珑的脑子里安装一个超级电脑,用量子电池和太阳能供电,使用深度神经网络模仿人类大脑中神经元的构造,通过大量的神经元互相连接协同变化,最终产生智力和意识。简单地说,就是在她脑子里装一个人工脑。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我们不停地请求Google的帮助,终于Goolge答应启动这个名为LLL的项目,LLL就是LoveLinLong的缩写。
这是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因为我们要模拟智力和意识。智力方面还好办一些,阿尔法狗多年前就可以下赢人类了。麻烦的是意识,就是理解力,好在玲珑的大脑还有一部分幸存的神经细胞,我们决定通过电脑模拟神经节点刺激来模拟意识。另外还要控制身体里化学的元素,这是一项涉及到人工智能,神经学,生物学等多项学科的大工程。
老天保佑,这个项目在两年后,她十岁那年终于正式启动了。一开始的时候还很不成熟,她的行动非常非常僵硬,但是,至少她可以下地行动了,一年后,我们又在电脑里安装了语言系统,她可以慢慢说话了,虽然是用标准的语音,和她自己的声音已经大不一样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在改进她的大脑系统,现在她的人工脑已经比9年前成熟多了,另外通过各种理疗,她自身的意识也在慢慢恢复。智力上,她是超级聪明,但是理解力和感情上,她还是非常不成熟,还没有办法理解复杂的感情。而且她的行动还是比较僵硬…
对了,玲珑对于10岁之前的事情毫无所知,因为那一部分记忆丢失了…
她今天突然晕倒是因为控制她大脑的计算出了一点小小的故障,这样的情况以前也出现过一次,她晕倒前会发出信息通知我们。我们在重启电脑,并对所有数据备份和审查。她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但是还是要休息几天。”
“那么,她是一个有着人类身体的机器人?”我听见自己对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我猛然想起我初见她时,她跟我说她脑子里有一张校园地图,我以为她是冷幽默,原来她是在陈述事实。难怪她走路笔直,目不斜视,总是那么准时,而且不记得小时候的事,难怪她说她不懂爱,是的,她是真的无法理解人类那么多复杂的情感的!尽管她下棋可以赢我,可以迅速做出唐诗,尽管她的记忆力超强。
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了,我迅速到了医院。她父亲和母亲一直在病房里陪伴她。我走到她的病床前,她已经恢复过来了,眼睛还是那么清亮如水。
“玲珑!”我叫她。
她的眼睛熟悉地一眯,---是的,她的眼睛一定是开启程序,开启她思考的按钮。
“毅书,你好!”她的程序调动起来了,她一定是通过模式识别认出了我的脸。我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她的脸是多么好看,她笑起来像幼儿园的孩子,我的心一软。我想起自己的誓言,“玲珑,我一定要你爱上我。”我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偏凉,我爱她,之前是仰慕,而现在,更多是怜惜。不变的是我的誓言,是的,我要她爱上我,我不在乎她是机器还是人。
那天,我和玲珑的父亲聊了很久。
“你可以到我们Google的实验室参观一下。看看我们以前的数据和她所有的进展。模拟复杂的感情实在太难,也许还是要结合人工智能和她自身意识的开启。最难的是打通意识之门。我们现在试着以模拟的树突与轴突连接的神经元为起点,通过电压脉冲刺激幸存的脑细胞来产生意识。”
我开始疯狂地研究人工智能,如何加入复杂的情感,首先就是加入意识,自我意识,意识到自己是谁,而不是机械地服从口令。然后通过意识调解体内的各种化学元素,比如爱情就是多巴胺,抑郁就是5-羟色胺,我看了许多论文,我调试各种程序,除了上课,我业余的时间几乎都泡在Google的实验室了,好在Google和斯坦福离的不远。有好些个夜晚,我在计算机面前疲乏得快要入睡时,总是打一个激灵,然后接着演算,我不知道我怎么有这么大的劲,也许就是那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爱,就是力量。
玲珑同时也在做各种理疗,职能治疗,物理治疗,增强她的触觉和对自己身体的掌握程度。有几次,我和她走在一起,我会有意无意地碰她的手臂,她会转过脸对我笑,而以前,她是没有一点反应的。

7.

老天大概也是眷顾着她的,一年多以后,我和Google LLL团队的人把这个程序实验版输入了她的大脑。这个程序了包含了许多子程序,比如爱情,慈悲,怜悯,同理心。
第二天我跑去看她,她还是那双天真的眼睛。她的目光并无异样,“哪有那么快,”我暗暗嘲笑自己。
来年的春天,我带她去看油菜花,Livermore的油菜花是出了名的美。我们坐的是无人驾驶的车,我们并肩坐在后排,她的头发拂过我的脸,痒痒的。然后,她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看,那么一大片的油菜花,真美!”她回过头冲我一笑,她的眼里充满了柔情,是的,似水的柔情,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柔情。我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她的身子颤了一下,我把车速调得很慢,我们就这样坐在无人的车里,慢慢地开进了这油画般的田野,那车子好像可以一直可以开到天荒地老。
我可以牵着她的手在校园里走了,我可以把手搭在她的肩上了,她的脸上有了一种妩媚的笑,她的眼睛会追随我的身影,计算机已经测试到她身体里荷尔蒙的变化。是的,她是一个恋爱中的女孩。
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带她去爬山,金门桥北面的山,我们爬到了山顶,可以俯瞰下面的金门桥,桥下是水,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海湾。海湾那可以看到白帆点点,而太平洋的水是一如既往的苍茫,还带了一点翡翠冷。
“风好大。”玲珑说。
我把她搂在怀里,“还冷吗?”
“不冷了。”她转过脸,双手环住了我的腰,她的脸有一种透明的玉质般的白,她的眼睛温柔似水,我低下了头,她有一些慌张,我用力地抱紧了她,她终于不再躲闪。她的唇非常的柔软。
天色渐黑,我们站在山顶仰望星空,我喜欢天文学,我总是好奇我们这个星球之外的世界,我指着火星说“瞧,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到那里旅游。”
那一段日子美得像肥皂泡,---有爱的日子。她整个人都变得柔软,不如我初见她时的一板一眼。我给她取了一堆的绰号,littledragon, LL,double L。
“我也给你取个外号,你的名字里有个毅,我叫你‘一一’。”玲珑说。
“那我叫你‘二’吧, double就是二,L念起来像二,一和二永远紧跟着。”我笑了。
“你好有心。一一,这似乎是个古老的电影。”玲珑笑了。
“是吗? ”
“让我查查。”玲珑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一》,是2000年台湾导演杨德昌执导的一部电影,英文名字叫《A One and a Two》”。片刻以后,玲珑说。
“有趣,一和二,我和你。”我笑了。
“一一,你不觉得我们两个是疯子加傻子吗?多么的不可思议。我…是半个机器人,而你是个天真的人。”玲珑说。
“爱情本来就是傻子的游戏。”我笑着说。
“只是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玲珑似乎很悲观。
“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的。”我听起来比她有信心。
最初的反对来自我父亲。那年秋天他出差到北加州,顺路来看我。他恰好看到我和玲珑手牵着手。我只好把玲珑的大致情况告诉了他。
他的眉头紧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从小就是个天真的孩子,比别的孩子都缺一些心眼,我一直保护着你的天真。但是,这一次,我必须提醒你,这太荒唐了。”
“为什么?”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她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人。而且,她一定没有办法生育。”父亲说。
“谁说她不是正常人。 ”我孩子气地反驳。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生孩子的问题,那是个多么遥远的事情。
“我不需要多说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父亲从来都是点到为止。
我不知道他的话到底有什么影响,虽然我心底并不承认有何影响。事实是,我的确不如刚开始那么想她了,也许,这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过程,我得承认,我的确过了那个劲了,那时候,我一天不见到她都会难受。那时候,我一心想的就是如何让她爱上我。当她真的爱上我的时候,我有一点点松懈了。男人或多或少都是如此吧,大概我们生性就是要追逐,当猎物到手,我们的爱情也已经死亡了大半。
但是玲珑是超级敏感的,我的每一点变化,都被她数字化,存储起来。
“你不如以前那么爱我了。”有一天,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很悲哀地说。
“傻孩子,怎么会。”我笑着说。
“这一周内你已经有三次没有来我的宿舍找我了,都是我去找你。你以前平均两天夸我一次,一堆的溢美之词,你现在都不夸我了。”她的眼睛一眯,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我突然有点害怕她,她的数据这么精确。
“我不喜欢被人规定什么。”我突然很负气地说。
“我并没有规定什么,我只是陈述事实。”她变得很严肃,就如最初的那个她。
我放下手中的叉子,不再说什么,冬天的斯坦福并不萧瑟,我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他们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都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几个星期,计算机系和物理系共同举办了一个竞赛,模拟星际穿越的途径,如何从一个星球穿越到另一个星球。我自小就对天体物理感兴趣,兴致勃勃地要参赛。玲珑也准备试一试。
“你就不要参加了吧。你是机器人,跟你比赛不公平。”我半开玩笑地说。
玲珑脸色骤然一变,“原来我在你心目中不过是个机器人。”她转身就走。
“玲珑!”我在她背后喊,她径直往前走,头也不回。
那一个星期,我试了各种方式联系她,她一律不回。
“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我一再地恳求她。
她一直沉默。我只好跑到她宿舍楼口等她,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的早上,她走到我面前,“唉,我们和好吧。”
“是我说错话了。”
“其实你不过是说了心里话,是我心眼太小。我自卑又骄傲。” 她低下了头。
“玲珑,你倔犟地让人心疼。”我叹气。
第二年系里有一个名额去北京大学做一个学期的交换学生,这是斯坦福和北大之间一个历史悠久的交换项目。我很想回北京看看,毕竟我14岁之前都一直生长在那个城市,我怀念秋天的香山,那时候我经常爬到山顶,看这座城市在脚下沉思。我写了申请信,很快就被批准了。
“我会给你写信的,我们天天可以视频。 ”旧金山机场,我对玲珑这么说。
她看起来有些黯然,“不必每天都写,这样反而无趣了,你不是不喜欢被规定吗。” 她记得我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是想逃避什么吗?”她突然问了一句。
“怎么会。”我条件反射地回答,心里有一点发虚。
我和她挥手作别。她一直站在那,身子还是那么笔挺,她没有哭,脸上也没有笑。那天旧金山下着雨,我突然想起《桃花扇》里的一句“大抵人生聚散中,灞桥官道雨濛濛。”

8.

距离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当我们相隔千万里的时候,我又非常非常想念她,我突然意识到,我其实还是无比地爱她,只是隔得近,反而不觉得了。她是那么特别的一个人,敏感又执拗,高傲又自卑。
我觉得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热恋,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电话,视频,我最喜欢的是斯坦福一个同学开发的应用程序,叫ConnectToNoWhere。 手机,电脑,无缝转换,音频,视频,写字,什么都可以,而且,可以匿名,可以实名。我周围的一拨朋友都在用。
我的晚上,玲珑的早上,我们聊的开心。有时候,我会从勺园走到未名湖畔,把北京的夜色拍下来发给她。
“北大的校园特别美。”我跟她说。
“比斯坦福的还美吗?”玲珑问。
“不一样的美,各花有各花的好。”我说。
“你早点回来吧,我好像很想念你。”玲珑说。“我以前不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可是我才刚到北京啊。”我心里小小的感动,又很欣喜,她的意识进步了好多,思念是一种复杂的体验。
“我会珍惜你的。”我又加了一句。
二月底的时候我接手了一个项目,做一个中美人工智能方面的交流论坛。我要联系中美两国顶尖科研机构的专家,联系北京的场地,媒体,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忙得一塌糊涂。幸好红岭愿意帮我,她是北大的学生,我和她颇聊得来。
那天晚上我接到了玲珑的电话,
“你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和我联系了。”她一开口就是讨伐的口气。
“毅书,看看这盆花摆的位置如何?”红岭在会议室那头喊我,会议明天开始,我们几个人连夜布置场地。
“她是谁?你新认识的女孩吗?”我还没来得及回话,玲珑已经发问了。
“是的,我们一起做一个项目。”我如实回答。
“很好,我们也是从一起做项目开始的。”她的言语里带着讥讽。
“毅书!”那边的红岭还在喊我。
“我们就是普通朋友。我回头再跟你说。我这边实在忙不开。”我匆匆挂了电话。
我没有意识到的是玲珑的意识已经进步非常大了。我更没有想到玲珑会去hack我的账户,把我的各种社交软件翻了个遍。事实上,hack一个帐号对于超高智商的她来说简直是雕虫小技。
“你们通信那么多,还说是普通朋友。”当我终于有时间和她对话时,她告诉我。
“你居然hack我的账号了!”我大吃一惊。我更吃惊她还会和我说,看来她的思维还是过于简单。
“不可以吗?”她这次是询问的语气。我的心有一丝疼,她的机器脑还是太机械,她还不太懂社交规则。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这是违背社交规则。”我轻声跟她说。
“好。 ”她乖的像个小学生,我的心一软。
3月14号是Pi Day,是的,就是纪念圆周率的一个小节日。玲珑颇有兴致地发了一个应用程序给我,自动在图片上画出圆周率后面一千位的数字,最后,这些数字变换飞舞定格成我的名字,“毅书”。最妙的是背景还配了用圆周率谱成的一首钢琴曲。
“Happy Pi day!”她把软件发给我,“是我写的。 ”
“谢谢:)”我只是简短地回了她。
“这么客气,一个字都不肯多说。”她在ConnectToNoWhere那头说。
我没有再理她。我手里有个活。
我忙了一个星期,我都没有意识到她没有如往常那样找我说话了。然后,又是一个星期,我有些沉不住气了。
“二,你在干吗呢? ”我发信问她。
一个星期以后她终于回了话,“不干什么。”她的回答不咸也不淡。
我们继续各种交往,不咸也不淡,我只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我说不上来。我心里有点发慌。

9.

我是六月份收到玲珑的一封长信的。背景配的是那首《Pi之歌》。
“毅书: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往巴西的飞机上了。
想一想我的人生真是太戏剧了。但是无论如何,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你是那么可爱的一个人,纯真,热情,有趣。谢谢你给我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体验。
我却没有想到爱是这么强烈的东西,强烈到我这样特质的人无法承受。我更没有想到有爱就有痛,他们根本就是一体的。我的思维无法承受你的爱一点点变淡,尽管我知道这是爱情的必然过程。我更无法承受思念之苦,你刚去北京那些日子,我晕倒了好几次,因为我体内的化学物质失调,引起了电路短路。我父亲非常担心我。
然后是那个女孩子的事情,我居然非常非常吃醋,久久难以释怀,我知道你们之间并没有怎样,但她让我无比自卑,因为我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而她是。我就如海棠花,没有花香,也就没有了魂。你原可以拥有一个正常的爱人,而不是我这样奇怪的东西。我很难过,为你,也为自己。我看了你父亲和你的通信,他不能接受我。我不要你为难,但是我实在割舍不下。
最后一根稻草是Pi day的事,我花了那么多心思做的东西你都不稀罕。我只觉得我的付出无法得到同样的回应,我很受伤害。我的思维还是太简单,不知道怎么排遣。我熬过了一个一个你不回信的夜晚,发现你带给我的痛苦已比快乐多。我怀念没有爱上你之前平静的心境,心如止水,没有什么可以打动我。我决定等到期末的时候结束这段感情,到那时我全部修完斯坦福的课,可以毕业了。
我准备去巴西,在那里,30年前曾经爆发了小脑症,那些孩子现在有三十岁了,很多行动不能自理,我觉得那里更需要我。
在去巴西之前,我请求我的父亲把爱情这个子程序从我的大脑里卸下。爱和死亡是这世上最让人震撼的两个主题。我已非常幸运,逃离了死亡,重新拥有了生命,爱情于我,是一个奢侈品,不要也罢。你不要来找我,要相信以我的智力,你也是无法找到我的。
还是让我们回到相遇之前,那时候,你不知道世界上有个我,我也不知道世界上有个你。
在程序卸下之前,让我再说一遍,我爱你。
永远祝福你的玲珑”
“玲珑!”我在心里大喊,我跑了出去,跑出了北大的西门,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了香山的顶上,我对着山下那个一直在思索的城市大声地喊“玲珑!玲珑!”我仿佛又回到金门大桥的北山,我和她相拥俯瞰金门大桥,那一夜星空灿烂,到处都散发着海棠的芬芳。
我会一直记得那个秋天,那一年是2046年,我刚刚进入斯坦福大学,生活就如一张白纸,有那么多的可能性。


本文在5/22/2017 9:45:3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中国医生(2):失忆者的记忆梁木2018-07-17[18]
『小  说』 世界杯爱情孟悟2018-07-17[56]
『小  说』 终结文明之弑神(42)联合出击青果2018-06-29[9]
『小  说』 中国医生(1):“现代读心技术”梁木2018-07-17[12]
『小  说』 团圆(三)应帆2018-06-20[35]
相关文章:『二湘《2046》
『文艺奖项』 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电影创意专项奖组委会关于入围作品和优秀作品名单的公告文心社2017-09-08[286]
『小  说』 科幻小说:2046(下)二湘2017-04-21[235]
『小  说』 科幻小说:2046(中)二湘2017-04-21[33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二湘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