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其  它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北朝鲜现状(上)发表日期:2017-04-16(2017-04-21修改)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32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北朝鲜现状(上)
文/幼河
2017年04月16日,星期日

    网上看到的这些资料是五年前的。我无法判断其描述的真实度。不过北朝鲜老百姓贫困是众所周知的。如今“金三世”在世界上玩儿“牛二”那套,北朝鲜官员们簇拥着他的情景看起来令人作呕。谁知道北朝鲜的局势会怎样发展呢?下面是北朝鲜有关资料的摘编。

    辽宁丹东和朝鲜隔江相望,对岸就是朝鲜平安北道的首府新义州市。1990年前后,中朝边境贸易开展起来。提供资料者也加盟了省属的一家外贸公司。这家中国公司在丹东成立了分公司,其任务主要是开展对朝贸易。和朝鲜人做生意以后,提供资料者可以经常出入朝鲜,接触到了他们的政府官员、商贸人员、军人、以及普通百姓。
    连接两个国家的是鸭绿江铁桥,铁桥是一座公路和铁路并行的桥,持有边境通行证就可以多次往返两国之间。通常是对方邀请的商社要在朝鲜的海关登记,中方这面的边防通过电话核实后就可以放行。开车一分钟就能通过江桥。朝鲜的桥头上有个岗哨。那里有人民军站岗。持枪站岗的士兵穿着土黄色的军服。大概是因为没有太多的换洗的衣服,他们的衣服表面上往往很脏。朝鲜规定每个男人到了法定年龄都要服兵役。这些士兵都在20岁上下。通常他们要检查证件。主要是看看证件上的照片和本人是不是一致。一般情况这个岗哨没权利不让汽车通过,但中国人都随车带上几条香烟,士兵检查证件的时候,给他两包烟,就会很顺利的放行。
    下了桥就是朝鲜海关和边防联检的大院。有一个三层的小楼,大院的周围有围墙。中方要填报入境单,海关的人员要对车辆和入境的人员进行例行检查。海关人员穿灰色制服,带大檐帽。他们要对中方的车进行细致的检查。随车带的物品都要申报。朝鲜的海关人员一般都可以通融。如果你给朝鲜客户带礼品,就要多准备几份送给海关人员,这样才能保证礼品不被扣留。对每个入境的人也要进行检查。通常重点检查看你是不是随身带了手机。朝鲜规定手机是不能携带入境的。他们说如果你们带了手机,看到了北朝鲜的军事秘密,一个电话就打到韩国去了。就会泄露北朝鲜的秘密。通常中方都是把手机关机,然后藏在车里的隐蔽的地方。
    有一次,资历提供者的手机忘记了藏起来。海关人员检查的时候打开放在车里的公文包,发现了手机就给拿走了。资料提供者当时急着和朝鲜客户谈判,也就没在意。等下午返回时,找海关人员取手机,答复是已经没收入国库了。资料提供者当时正好是和朝鲜国家安全部的一个商社做生意。朝鲜国家安全部的权利很大,相当于中方国家的公安部和安全部。商社的人去海关交涉也不行。于是他们把电话打到平壤,让安全部的一个副部长找海关。那个副部长以前和我见过面,他亲自给新义州海关打电话,介绍说这个人是可靠的,可以把手机还给资料提供者。这才把手机拿回来。    
    开始几年,通过检查以后,中方就可以驱车到市区里的新义州宾馆,在那里进行业务洽谈。那时候朝鲜方面管理的不是很严,谈判之余还可以开车浏览新义州的市容,逛逛他们的商店。有时候还可以到中方熟悉的华侨家里去吃午饭。新义州的建筑大都是50年代建的。因为在朝鲜战争时期,整个朝鲜都成了一片焦土,几乎所有的建筑都被美国的炸弹炸毁。战后中方志愿军帮助他们恢复建设。建了一些楼房。60年代以后,他们的经济一直不很景气,有限的国力也集中在平壤的建设上,因此新义州的市容几十年没什么改变。
    新义州的街道上车辆很少,陈旧的街道显得很宽,路口也没有红绿灯,主要的路口有交警用指挥棒指挥交通。朝鲜的交警很多是女警察,穿兰色警服,看起来也挺精神的。路上的自行车也很少,大部分人是步行。朝鲜人的穿着一般都很洁净,政府规定不得穿有补丁的衣服上街。因此再穷的人家一个人也要有一套象样衣服出门穿。衣服的质地大都是化纤的,色调以兰色和军服那种黄色为主。一般人都穿胶鞋。你在朝鲜如果看见穿皮鞋的人,那不用问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普通人是没有皮鞋的。
    十几年前的朝鲜是个供给制国家,没有自由买卖的商业和贸易,一切商业活动都是国家行为。老百姓衣食住行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靠供给。在朝鲜的工资改革前,一般的工人的工资不超过100朝鲜人民币。可即使这些钱他们也花不完,因为没什么东西可买。朝鲜的商店营业员大概是最清闲的职业。中方人员有时候会去逛他们的商店,偌大个商店往往就一两个营业员。因为他们不用卖货,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卖。所有的东西都是陈列品。偶尔会遇到有配给的衣服。朝鲜人会带一个纸条,交给营业员,然后领取个背心什么的。
    朝鲜人大都很有礼貌。见面握手时会向你鞠躬。在朝鲜,下级很尊敬上级。上级可以骂下级。就象中方通常说的:官大一级压死人。朝鲜这个国家是个外表和实际反差最大的国家。如果你做为一个游客,随组织好的团队到朝鲜做短暂的旅游,那么你所见到的一切都很美好。旅游线路经过的地方,农村的集体农庄住的都是楼房。你下榻的宾馆,服务员会精心热情地为你服务。到学校参观,你会看到天真烂漫的儿童为你表演节目。平壤的整洁的市容,美丽的景色,都会令你惊叹。总之,你所见到的一切都会感觉朝鲜人民很幸福,这真的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国家。等你真正深入到了它的内部,你看到的真实情况和那些表面的东西相差甚远。        
    1997年以后的三年里,朝鲜因自然和人为的各种原因,经济处于频临崩溃的边缘。这段困难时期,朝鲜官方称之为“苦难的行军”。最严重的是缺乏粮食,没有市场经济,吃供应粮食的城市居民,居然几个月都领不到供应粮。朝鲜官方封锁一切真实的消息,无从知道那三年究竟饿死了多少人。从熟悉的朝鲜人口中得知,许多地方连树皮草根都吃光了……
    当时中方每天都要把大量的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到朝鲜。资料提供者每天都去朝鲜办公,送粮的卡车到朝鲜后,要办理一些过境手续,然后交给与中方合作的朝鲜商社。朝鲜妇女是各种重体力劳动的主体。每次卸车搬运粮食的都是朝鲜妇女,而那些男人们往往都在点数,记帐什么的。朝鲜的妇女大都身材矮小,瘦弱。扛一袋面粉走路,双腿会不断地颤抖。卸一车粮食,她们往往大汗淋漓。每次卸车资料提供者都不忍心看这些妇女劳动的场面,通过翻译了解到,其实这些妇女来做这么重的体力活,只是为了多挣点粮食,她们每天有300克的粮食的定量,如果来干活就可以挣到500克的粮食。
    北朝鲜人整年都吃不到肉,在太阳节,也就是领袖金日成生日的时候才供应两块豆腐。肚子里没一点油水,因此他们的饭量都很大。当兵的定量最高,每天600克,也是照样不够吃。那些年,见到的所有的朝鲜人,大都黑瘦。有人开玩笑说,朝鲜除了金日成父子以外,没有第三个胖子。于是,资料提供者每次运送粮食的时候,都要带上几箱面包和饼干之类,卸车的时候,先发给这些妇女,让她们吃饱了再干活。可发给她们的时候,她们都不吃,把面包放到衣服里,带回家给孩子吃。可恶的是那些当官的等中方走后,经常搜查她们,面包统统收上去供他们享用和支配。资料提供者知道了以后,非常愤慨。因为这些商社的头头都很富有,中方和他们做生意,都送给他们很多礼品,而且每单生意都有回扣,用美元支付。即使这样,他们却连妇女们的一点面包都不放过。下次过去时资料提供者只好多带食品,先给头头几箱,然后给妇女们分发,关照她们先吃下去,干完活以后再发给带给孩子的。
    在朝鲜“苦难的行军”时期,人民生活的困苦程度已经超出了中方的想象。粮食短缺,基本的生活物资极度匮乏。人们在生死线上挣扎。 
    那时候资料提供者差不多每天都要到新义州去。新义州的饭店很少,中方只能在海关旁边的一个饭店吃午饭。而这个饭店每天中午永远都是煎牛肉。这是朝鲜风味的一种吃法。就是在一个平底锅上放点油,在上面煎切好的生牛肉。然后蘸调料吃。再有的就是朝鲜泡菜。主食是朝鲜冷面或米饭。在那里吃饭一般都是朝鲜客户请中方。他们带支票就可以结算,而且价格很便宜。如果中方自己结帐,四个人吃一顿煎牛肉,大约需要50-60美元,贵的令人咋舌。但是中方的人员又不能回去吃饭,虽然一分钟就能回国,可来回海关检查的手续烦琐,要耽误很长的时间。为了解决中午的吃饭问题,中方就经常去熟悉的华侨家里吃饭。那时候朝鲜海关管理还不是很严,中方可以开车到华侨家里去。新义州的华侨都做些边贸生意,因此相对富有。在华侨家里吃饭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想吃什么都行。
    一次资料提供者从华侨家里吃饭出来,看到一个场景,令资料提供者吃惊。华侨家住的是平房,有一个小院子,大门外的路旁有一条排水沟。华侨家的下水也流到这个排水沟里。时间长了下水流出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小水坑。一些食物的残渣就会沉淀在那里。资料提供者走出大门,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用手在小坑里捞那些食物残渣,然后送进嘴里。那人看见资料提供者出来连忙用手搽嘴。手上的污泥反而把脸也弄脏了。他低着头要离开,资料提供者喊住他,转身回到华侨家里,拿了两个馒头递给他。他看见馒头双手接过去,一面哭一面说着感谢的话,向后退着深深地鞠躬,退出去十几米后才转身离开。
    资料提供者的翻译郑先生是个朝鲜族,他的父亲在解放前到了中国,叔叔还留在朝鲜新义州。他在做外贸以前也从来没有到过朝鲜,只知道朝鲜还有个婶婶和堂兄妹。中方的人员每天出入海关的时候,都会看到围栏外面有一些人站在那里翘首张望。这些大都是在中国有亲戚的朝鲜人,他们期待着能遇到他们的亲戚,或者能给中国的亲戚捎个口信什么的。这里面就有郑翻译的堂弟。他有闲暇就到海关门那里去站着,希望能遇到亲人。也不知道站了多少天,有一次,从来没见过面的堂兄弟终于碰面了,堂弟大哭,说这下可有救了。 
    郑翻译把他的堂弟介绍给资料提供者,他是一名船员,每月工资100朝鲜币。在当时朝鲜的工人当中算是很高的工资了。可 100元朝币在民间的兑换价只相当于中方5元人民币。在新义州的黑市上仅仅可以买2斤大米。看他面目黝黑,眼窝深陷就知道处于极度的营养不良之中。此后,中方每次过江都要给他和他的家人带一些吃的东西。有一次资料提供者问他什么东西可以在黑市上卖好价钱,他说香烟。资料提供者第二天买了两箱红玫瑰香烟,送给了海关一箱,另一箱送给了郑翻译的堂弟。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郑翻译的堂弟在海关大门前等着。看到资料提供者一定要去他家吃一顿饭。他说为了这顿饭,筹备了好长时间。他年迈的母亲冒着被抓的危险,到义州的亲戚家去弄了点糯米。要给资料提供者做一点打糕吃,表示他全家的谢意。朝鲜人从甲地到乙地是不可以随便走动的,必须由警察部门开通行证,没有通行证随便走动抓住就可能坐牢。资料提供者说真的不必冒这么大的危险去准备一顿饭。他说你给的一箱香烟,一共卖了2万5千朝币,等于他20多年的工资了,他家算是遇到救命的恩人。不过资料提供者还是没去吃那顿饭。因为在朝鲜,如果朝鲜人私下里和中国人接触就会被国家安全局的人调查,很可能为这一顿饭就会给他全家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北朝鲜普通家庭的孩子根本吃不到糖果饼干之类的食品。孩子病了,妈妈背着孩子到华侨家里花5元钱买一块糖给孩子吃。或者花一块钱买一粒糖精回家化点甜水给孩子喝。资料提供者的一位姓桂的同事也是朝鲜族,他的姐姐和弟弟在新义州。稍信过来说,快点来吧,再不来我们就要饿死了。老桂急忙申请探亲。以做贸易的名义带了一吨大米和各种日用品。过朝鲜海关的时候大米被克扣的只剩了几百斤。这对姐姐弟弟全家来说也是救命的粮食。姐姐的小孙女整天围在舅爷身边,生怕舅爷走了。孙女说舅爷来了就有米饭吃,走了就没有了。老桂返回的时候,身上穿的西装、衬衣、皮鞋都被亲属要去了,他穿着裤衩背心。穿着拖鞋,身上套了件风衣回来了。
    在这种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朝鲜的民众并不抱怨政府。他们说这些都是美帝国主义造成的。是美国封锁朝鲜,使朝鲜这么困难。朝鲜的普通老百姓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他们只能收听到自己的广播和电视。资料提供者曾和一个老者交谈,资料提供者说你生活的怎么样?他说:我们的生活就象天堂一样,都是慈父领袖给我们带来的幸福……
    朝鲜的老百姓真的以为他们生活在天堂里,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们的收音机没有短波,只能收听到平壤台的广播。电视机的频道是固定的,也仅仅能够接收平壤电视台的节目。电视和电台的主要内容就是歌功颂德。

 


本文在4/21/2017 10:45:4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其  它
『其  它』 海水稻幼河2017-10-03[118]
『其  它』 一战法国华工的故事幼河2017-09-14[135]
『其  它』 长江江豚幼河2017-09-13[133]
『其  它』 味觉幼河2017-09-08[141]
『其  它』 有关北朝鲜的核武器幼河2017-09-06[136]
相关文章:『幼河“北朝鲜现状”
『其  它』 北朝鲜现状(下)幼河2017-04-17[21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