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诗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真情缠绵在故乡的土路上发表日期:2017-04-12(2017-04-21修改)
作  者:岸芷汀兰出处:原创浏览10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真情缠绵在故乡的土路上
文/岸芷汀兰
2017年04月12日,星期三
真情缠绵在故乡的土路上

深夜里骤起的雷声惊醒了我。

零晨三点, 院外除了几盏稀疏的街灯在雷声中忽闪, 整个世界沉睡在黑暗中。想起几天前我的东北之行,我好似在梦中,眼前飘过镜波湖仿若轻烟的晨雾和长白山满山尽染的红叶。十月初的东北乡村,傍晚云霞落在遥远的天际,随风摇曳的枫树婉如一阵花雨遍染了深秋。然而,定格在我脑海里的,却是苍莽大地上的一条狭窄的土路,那是一条和我记忆里通往故乡的村庄一样的土路, 想起它, 我不禁归思难收。

我的童年是和奶奶在四川涪陵的农村度过的。奶奶祖籍河北保定,二十二岁嫁给了来自四川涪陵在天津做生意的爷爷。据父亲讲,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时,爷爷的公司和家产被国家没收,愤懑之下,爷爷带奶奶回了涪陵老家。临走时,奶奶带了许多北方的枣树苗,作为对华北老家的怀念,她把它们种在了涪陵祖宅的大院子里。离祖宅不远处的村子东头有一个池塘,池塘里的水一年四季清澈碧绿,夏天荷花盛开,鱼儿绕着花茎漫游,成群的鸭鹅懒散地伏卧在池塘边。。。夕阳西下,晚归的的牧童骑在水牛背上绕村而过,整个村庄犹如一幅“日色欲尽花含烟”的图画。在这个图画般的村子里,我度过了童年。

然而,每忆起在涪陵乡下的童年往事,我脑海里浮现的不是院子里果实累累的枣树,也不是如梦如画的池塘,而是我离开奶奶时,她送我和父亲到村口的的情景。父亲去接我的那天, 细雨朦朦,我紧紧地拉着奶奶的手不愿离开。那时父母刚刚从劳改的山区回到北京,政府还没有归还被他人强占的房子,暂时还没有家,所以无处安顿奶奶。而我那年已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父亲不得不先接我回城上学。他说等有了房子,就回来接奶奶。

意外的是,奶奶两个月后不幸病逝,于是,她送我和父亲离开时的情景便成为我对她永恒的回忆。那天,奶奶从早一直忙到中午,当我们吃过午饭动身离家时,她含泪把装满红枣儿和烙饼摊鸡蛋的包塞在父亲怀里。她说路途遥远,烙饼摊鸡蛋带着我们在火车上吃,红枣儿是带给母亲补身体的。奶奶送我们到村口,站在村口的牌楼下跟我们挥手再见,父亲和我无法抑制别离的伤感,我们紧紧拥抱奶奶,彼此挥泪作别。我和父亲踏上村口那条通向村外的土路,土路前方是未来更是未知, 我那时哪里料到, 我与奶奶在此一别竟成了永别, 而这条在雨中变得泥泞的土路,竟从此令我魂系梦萦。

拐上通往县城的大路时, 我回头看见奶奶仍然冒雨站在村头高耸的牌楼下, 我和父亲越走越远,她变得愈来愈小逐渐看不见了。多少次午夜梦回, 多少次想起奶奶, 我便想起村头的牌楼和那条土路。奶奶死后,父母回老家奔丧,并带回奶奶的骨灰。从此,故乡在我心里成了一个心酸的记忆, 这记忆随着我长大, 一天一天尘封。

原本尘封的记忆在听学长小宋讲述他的家乡时, 重新打开。小宋来自吉林敦化县的乡村,他的家离敦化县城三十里,座落在从县城到镜波湖的国道左侧。那是一条狭窄的土道, 从公路下来拐上土道就能看到村口高耸的牌楼, 牌楼上刻着村名。他无意中的描述触碰了我深埋在心底的旧事, 我又想起千里之外涪陵的土路和牌楼, 想起赤脚跑过的阡陌乡间, 听过的牧歌长笛, 也许他想不到, 他不经意地描述,竟把一颗思乡的种子撒在了我心里。从此, 一缕相思, 隔千山万水不断。。。

三十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应邀随小宋踏上他回家的土道。我们开车从北京出发,我坐在车里, 随车轮回旋, 过城镇, 过乡村, 过山过水, 我静如止水, 久已不波的心, 在汽车驶上通往他家乡的土道, 远远望见村口刻着红色村名的牌楼时,突起潮汐,我仿佛看见昔日四川涪陵的故乡土路,看见伫立在村口牌楼下的奶奶。。。叹年华一瞬, 暗数坎坷人生路, 多少悠悠往事浮上心头。我从车上下来,沿着土道向前走时,一只被我们惊醒的孤雁,高叫着飞向村口,消失在空中缭绕的吹烟里。孤雁过后,四周一片寂静,望着广阔空寂的天空,我突然明白,我铭刻在心底的家乡土路,我数十年对它不变的赤子真情,是因为土路的尽头曾是我身体的故乡, 精神的家园。

雷声过后, 夜回归宁静, 原本以为要下雨的天空, 这时云也散了。晓风残月下,我依着后院平台的栏杆,听着不远处池塘里阵阵的蛙鸣,残月孤星照着我的酒杯, 冷风吹拂着我的长裙。望着院子里凋落的朵朵榕花,在风中起舞,悄悄远去,我的心也随落花飞向天涯。



本文在4/21/2017 10:59:4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散 文 诗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87]
『散 文 诗』 因特拉肯(瑞士游记)记录一个小家庭旅馆的美好凌月2017-04-17[90]
『散 文 诗』 春节的乐曲在心中荡漾亮水珠2017-01-22[47]
『散 文 诗』 韩国行记帝国之鹰2016-08-10[229]
『散 文 诗』 因为微笑,我们都可以做到夏骨2016-06-29[261]
相关文章:『岸芷汀兰
『诗  歌』 万物花开岸芷汀兰2017-04-12[6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岸芷汀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