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书讯新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折幅思维突显的厚重品质——从陈奕纯和他的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说开去 发表日期:2017-04-11(2017-04-13修改)
作  者:张国领出处:原创浏览56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折幅思维突显的厚重品质——从陈奕纯和他的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说开去
文/张国领
2017年04月11日,星期二

《河南文苑》,2017年4月2日

当今文坛应该说是个散文泛滥的时代,各种佐料调制的心灵鸡汤,随着微信公众号、朋友圈的泛滥而如滔滔洪水无处不在。说洪水也许不甚妥贴,但说是鸡汤也太过斯文了,因为这种鸡汤对心灵形成了严重的干扰,对心情形成了多层面的破坏。逼得连老作家王蒙都不得不站出来纠正,说手机阅读那不叫阅读,叫浏览。在这种看似大繁荣的散文创作背景下,使一些散文作家也开始随波逐流,以熬制所谓的心灵鸡汤为荣,不每天推出一篇大有誓不罢休之势。这些作品虽然也不乏精品,却大多被汹涌的波涛给淹没了。生活在当下的陈奕纯却是个特例,他的散文作品称不上多,更不在微信上流传,他自己也特立独行,不玩微信,他的理由是微信太耗费时间。一个说微信太耗费时间而作品又不算高产的作家,他的时间哪里去了?细读他的散文不难发现,他把时间都用在了对有限的作品的细雕精琢之上。这就使他为数不多的作品与有些作家形成了鲜明对比,那就是质量不同。

他刚刚出版的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就是一部叙事独到又充分显示其个性的作品。作品中所展现出的山、水、云、树、桥、人,都仿佛是一幅折幅的画,每一幅画都折起了主题之外多余的东西,使其主题更加鲜明,思想更加清晰,而那巧妙的折幅折住的是不是多余的次要的?恰恰相反,更加引起读者的好奇心,这样又给读者留下了更大的延伸创作及想象的空间。这本集子从叙事手法和写作技巧以及创作理念上,都使他的散文有了不同以往的巨大变化,也必将会给散文界带来崭新的启迪。

顺着他《一毫米的高度》创作的脉络,我们或许可以抵近他创作的心路历程。


一、于躁动的语境中寻找内心的沉静

其实在从事文学写作之前,陈奕纯已有了很高的知名度,这名气不是来自他的文学创作,而是他的书画造诣和教育领域的成就。他在让他功成名就的领域里驾轻就熟、炉火纯青的时候,也正是中国文坛热闹非凡的时期,精力旺盛的陈奕纯在潜心研究他的绘画艺术和教育课题时,时不时地会被文学圈子里翻墙的喧闹所吸引,于是他按捺不住文学创作的冲动,业余时间就写出了一篇篇散文。写出来了,发给谁?可以说在文学圈里他有不少朋友,但他从不把自己的稿子寄给朋友或他熟悉的报刊。陈奕纯就是这样的倔脾气,大家都新潮的时候他绝对不跟,大家都追风的时候他绝对不追,大家都自命不凡的时候他绝对默默无闻,他的观念用现在人的说法叫“很书生气”。

陈奕纯采取的是文学作者最原始的投稿方式,先订阅一大堆文学期刊,然后一本一本地阅读,发现哪本刊物质量最高,他就按照刊物后面的地址或邮箱给人家发稿子。众所周知,报刊后面留的邮箱大多是摆设,尽管每天有成千上万的自由来稿,如果不是特别负责任的编辑,不是刊物特别缺稿子,是不会有人打开看看的。这不是刊物用稿量太小,而是编辑手头的人情稿都排不完,他们哪有心思去关注那些自由来稿呢!

这些现象陈奕纯心中是清楚的,但他更相信他的作品质量,如果好作品也去找门路托关系求发表,即是发出来了那也是人情稿,是关系稿,是照顾稿,是不够发表水准的劣质稿。那样的作品发出来没有任何兴奋度和自豪感。他相信一句话:是金子迟早会发光。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求证自己的文章够不够发表,顺便也求证一下中国的报刊到底还用不用自然来稿。就这样他一二再、再二三地往刊物邮箱里投稿。

他的写作过程是极认真的,投稿过程也是极认真的,但在稿子投出去之后却像完成了一项任务一样,反而不那么上心了。当然,在投稿用稿都极讲究套路的当下,他的很多稿子都泥牛入海。以至若干年后他所认识的主编社长总编们,埋怨他为什么不把某某获奖作品让他们刊物首发时,他就哈哈一笑说:几年前就给你们投过,那时我们还不认识。言外之意是你们并没有看出来我那是一篇能获大奖的作品,只是获奖之后才引起了你们的注意。

陈奕纯很多获奖的作品就是这样靠着自然投稿获得的,让他颇感意外的是,有时和他一起领奖的作者中,获二等三等奖的是文学圈子里很著名的人物,他这个文学新人却屡屡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就凭这一点他不止一次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别人:中国文学是有希望的,只是目前有点浮躁。

他说的浮躁是作家沉不下来,潜不进去,静不下心,总之是禁不住创作之外太多东西的诱惑。他写《五台山的白杨树》这篇散文,是在十多次上五台山,对五台山上的白杨树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境下反复观察、思索、求证之后才动笔的,三千多字的一篇“小”散文,他整整写了两年时间。当然不是说两年时间他都在写这篇散文,是这两年之中他在不断地修改、完善、精打、细磨。看看他笔下的五台山的白杨:

五台山的白杨,独树一帜。春天到五台山,你看到的是闪着油光、润含着雨的叶子,树杈里如筛子般透着阳光。夏日的白杨树碧翠葳蕤,摇啊摇,毫不懈怠地送给人们清爽。深秋的白杨,没有干裂秋风的萧瑟,像是满山洒满了金子,铺天盖地。汽车从白杨林里穿过,那金色的纯净紧紧地吸引着你。山道弯弯,十米一景,道道山谷,白杨树像列队的士兵,在你的眼前翘首相送,目送你的车倏然飞驰过去。脚下的金子哗哗随风飘舞,或者是厚厚地铺在地上。空中飞舞如蝴蝶般的叶子,像一路歌声护着你的车送你下山……

陈奕纯笔下的每一片叶子都是有灵性的,透过叶子我们从每一棵白杨树上都能读到道宗禅意。

不知是陈奕纯赋予了花草山水树云桥以人性的高贵,智者的慧心,还是大自然见到陈奕纯就生出了哲人的奇思、诗人的妙想,在《一毫米的高度》中,我还读到了《高高的白茶山上》的白茶那自然之灵,读到了《布谷飞过北京城》的布谷鸟那天籁之音,读到了《门前那棵桂花树》桂花的沁人肺腑,读到了《遥远的椿树》的无限希望和向往,读到了《神奇的吴垭石头村》的石头那历史的使命感,读到了《金兰湖情思》的湖水一遍遍的低吟……


二、于不断的游历中固守精神的质核

陈奕纯说:画家是为万里江山而生的,因为画家知道。人世间最美丽的是什么。

最美丽的是什么?他像徐霞客一样在四处寻找,足迹踏遍了美丽中国的大好河山。找到之后画下来,画完之后言犹未尽,他就写,一遍遍地写,一篇篇地写,因为他发现写与画的最大不同是能写出画不到的地方,能写出看不到的东西。渐渐地,映入陈奕纯目光的景色和道路,从陌生变得熟悉,又从熟悉变得陌生,这路都似曾相识,而似曾相识的道路上,走过的却是陌生的人。那么自己呢?他在这熟悉又陌生的路上寻找自己,那个已经九岁时仍像六七岁一样矮小,头发又黄又细又稀疏,和同龄人比起来,很不起眼的自己。

今天已近知天命之年的陈奕纯,身体算不上魁梧却也是异常健壮的,他的学历,他的资历,他的才气,他的名气,他的豪爽侠气,有谁会想到当年他是一个矮小的孩子,最大的愿望不是要成为什么画家或作家,而是要长高,要在班级里从一直不变的第一排的位置挪到第四或第五排去。为了长高他开始和一棵椿树较上了劲,从年初到除夕,椿树成了他心中的魔咒,椿树让他喜欢,让他担心,让他忧虑,让他害怕,甚至做梦都想看到椿树,而就在离自家院子不远的椿树抬眼就能看到的,那一年他只敢悄悄地、偷偷地,心情紧张万分地去看,因为他有了心事,有了心事的孩子就有了顾虑,就有了羞涩,就有了莫名的紧张和胆怯。

陈奕纯就是在这种心态下度过自己童年的,从《遥远的椿树》中,读出的是在今天的陈奕纯身上绝看不到的人物形象,这种变化与年龄无关,与阅历无关,如果硬要说有关的话,就是与那棵遥远的椿树有关,因为那棵遥远又非常近的椿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消失过,只不过他把这椿树化作了奋斗不止,化作了永不放弃。因为他心中有一棵童年的椿树,这椿树就是撑起他童年梦的参天大树。他的作品无论写什么题材都有一种精神支撑,这精神说大了就是高大上的党、国家、人民,具体地说就是一种爱的力量。这爱的力量中,母爱无疑是最初的源泉。《遥远的椿树》《乳名》和《看着你一天天苍老》这些写母亲的篇什,每每读之都令我泪流满面,捅破泪腺的不是因为我已失去了母亲而触文生情,而是他把带普遍性的一个大课题,放在特定的环境下、以特定的细微情节、穿越了那个最脆弱的命穴。

我一直认为,美与真是相联的,真与善是相连的,而真善美是组成美好人间的三要素。追求大美的陈奕纯,追求的绝不仅仅是山的美、水的美,他追求的其实是人间真情,只有有了情,山才永远巍峨耸立,只有融了情,水才万世清波激荡。他有许多作品看似写的花草,看似赞美的山水,但细读就会发现,他的山水花草之上,都赋予了深厚的情感,这情感有些是历史赋予的,有些是现实赋予的,无论是历史或现实,无不与人民的命运和国家的兴衰息息相通。

一部作品的生命力,往往在于它内质的宽容度。

陈奕纯的宽容度不是在文字的铺张上,恰恰是在文字的收敛上。他的这种收敛不是要缩窄读者的视野,相反地,他是要聚焦读者的目光。他的散文《多想再去看看你》,乍一看标题是写人的,再一看开头是写景的,看进去之后发现确实是写人的,这人不是哪个人,而是一群人,一批人,这批人是大巴山深处的红军战士。他在现实的美景中去体验当年的苏维埃政权所在地青鹤观的人们,他们在极其艰难的岁月里,极其残酷的环境里,极其坚定的信仰里,为了心中的理想,为了穷苦大众的解放,燃烧着激情的青春。那时也许也有今天这自然的景色,但却没有今天这自然的心情;今天虽然置身于红色的土地上,置身于红军战斗过的地方,却没有那时的人们那万丈的雄心和豪情。透过眼前迷人的自然景色去感受革命者的生活与斗志,只能是遥远的想象,让陈奕纯感到欣慰的是,一群戴红领巾的孩子,正手捧刚刚采摘的野花向青鹤观走去,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童声朗诵,让山野回荡起新时代的嘹亮号角。

陈奕纯这样的作品很多,每一篇里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他说只有正能量的作品才是有信仰的作品,才是有精神的作品,文学作品和人一样,只有有了信仰和精神,才能有感染别人的巨大力量。


三、于缤纷的色彩中坚守生命的基调

说到陈奕纯的散文时,他反对把他的散文和画放在一起说,那样就有了一种嫌疑,用他的画的名气来抬高他散文的价值。可陈奕纯是著名的画家,任何时候说到他,又不能不说他的画。说实话,细心的读者都会从他的散文中,读出异常丰富的色彩,这色彩是充盈在他的字里行间的,也是充盈在他的意境思想之间的,也许是画家的职业习惯,使他不自觉地将色彩应用于文字,使他的语语与其他作家相比,更加异彩纷呈。让我们选取一段他《水墨顿悟》中的一段为例:

在金兰湖的日日夜夜,我仿佛融入了苍茫无涯的水墨世界。随着自然界的晦明交错、瞬息万变,金兰湖一带的水光山色被演绎得出神入化。……远处山体绿色的褶痕,半山腰透红的山茶果,山根儿苍老的蕨根发出的柔嫩枝条,山下郁郁葱葱的树林,已隐约可见……

在这百十来字的段落中,陈奕纯相继用了多少色彩,很难一下说清楚,有明的色彩,有暗的色彩,有意会中的色彩,有感悟中的色彩……,而这些色彩并非他有意为之,而是随着景色、时间、天空的变化自然出现的变化,只是作为画家的他将其自然流露出来,毫无痕迹的流露出来,流露得层层加深,层层递进,而又天衣无缝,浑然天成。

《一毫米的高度》一书共分三辑,第三辑“水墨中顿悟”共收入十九篇散文,大部分是陈奕纯创作大型国画过程中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很难分清散文是他绘画的副产品,还是画是散文的副产品,我读过他的一批画作,其中就有他散文中写到的,在我看来说谁是谁的副产品都不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都是相互独立、独自成章的佳作。散文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读者看了之后有一种急于一睹画作的冲动,而在内行人眼里,他的画就是一篇优美的诗意情感都同样充沛的散文。

在陈奕纯的散文中,我尤其喜欢《西晒的那面墙》,这是一篇篇幅较小的作品,写的是他在北京有一处房子,腾空之后成为朋友时常相聚的场所,客厅有一面朝西的墙壁,整个下午都有太阳照在这堵墙壁上,在朋友们的倡议下他画了一幅巨画《碧水风荷》挂在了这面墙上,使西晒的屋子一下子变得清凉起来。由这幅画他就想到了画家的灵感,想到了生活,想到了生活中的惊喜,他说很多惊喜其实就是来自“你踏踏实实地热爱着它以及融入之后对它的理解”。我觉得这是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也是一句模楞两可的话,不仅能用于他的画画,也可用于我们的生活态度。人们常说态度决定成败,陈奕纯对待工作、生活、画画、写作、朋友的态度,就像他说的一样,“踏踏实实地热爱着它以及融入进去”。从外表看他像一名军人,刚毅、整齐、仪表堂堂,交往之后他更像一名军人,干练、坚定、雷厉风行,交深了之后觉得他就是一名军人的情怀,热情、透明、爱恨不掖,认识他的人开始都会觉得他不像画家,因为大画家外表的特征他一概没有,有的只是内心的大气磅礴,有的只是气度的雄浑辽阔,有的只是对生活的似火热情。

一篇好的散文有很多标准,但最重要的标准是看作者是否把自己炽热的感情融入其中,否则,无论多美优美的文笔,都只是一堆干柴,既没有生命力,也燃不起熊熊的大火。陈奕纯的散文这些年能够屡获大奖,我想他是把自己化作了水墨,与现实的水墨很好地交融了,从而使他的灵魂融入进要表达的灵魂,张扬出了自己的特有情怀。

生活是缤纷的,当今社会的色彩更是让人眼花缭乱,而陈奕纯在这眼花缭乱中,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主色调,他明白,只要主色调不变,就为自己的作品定下了成功的基调。

这就是陈奕纯和他的散文。


作者简介

张国领:当代军旅作家、诗人。河南禹州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丰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历任战士、宣传干事、电神编导、文学期刊《橄榄绿》主编、《中国武警》主编,武警大校警衔,现供职于人民武警出版社。出版有散文集《男兵女兵》、《和平的守望》、《和平的断想》《失恋的男孩》,诗集《绿色的诱惑》、《血色和平》、《铭记》《千年之后你依然最美》《和平的欢歌》,报告文学集《高地英雄》《决胜卡马》等13部,《张国领文集》十一卷。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一等奖、“战士文艺奖”一等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群星奖”银奖、《人民日报》文艺作品奖、“2009中国散文排榜”第六名、 “河南十佳诗人”等多个奖项。作品被收入《军事文学年选》《我最喜爱的散文》《中学生课外精读》等三十多种选本。


本文在4/13/2017 11:11:2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人物访谈』 曾慧燕:《顾城、谢烨最后的访问录》曾慧燕2017-12-06[97]
『随  笔』 底特律工业壁画——汽车终将离去,艺术才能永存陈玉宝2017-12-07[27]
『随  笔』 镜子里的我虔谦2017-12-02[30]
『诗  歌』 梧桐步道回音张堃2017-12-06[32]
『随  笔』 不喜欢感恩节的洋教授舒怡然2017-11-30[7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评论
『新书评论』 “告别”的姿态和意义——论黎紫书的《告别的时代》刘俊2017-11-12[62]
『新书评论』 随着箫声重拾远去的记忆——读凡草新作《箫声恬淡》杨歌2017-11-09[56]
『新书评论』 再现散文的魅力——读陈奕纯《一毫米的高度》高众2017-10-27[84]
『新书评论』 人生百味,诗意烟火——读虔谦笔下的《玲玲玉声》海伦2017-10-11[164]
『新书评论』 读李翊云的《比孤独更温暖》陈谦2017-10-06[175]
相关文章:『陈奕纯《一毫米的高度》
『新书评论』 再现散文的魅力——读陈奕纯《一毫米的高度》高众2017-10-27[84]
『散文评论』 陈奕纯散文的文学意义李喜林2017-07-05[174]
『散文评论』 心灵苦旅的飞扬——读陈奕纯的最新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沈俊峰2017-06-10[187]
『新书评论』 再现散文的魅力——读陈奕纯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高众2017-02-19[410]
『新书评论』 探求灵魂的结晶——读陈奕纯《一毫米的高度》黄春宇2016-12-07[46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