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陈劲松律师事务所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香水百合(上) 发表日期:2017-03-17
作  者:尔雅出处:原创浏览23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香水百合(上)
文/尔雅
2017年03月17日,星期五

《世界日报》小说连载(2016年9月4日至9月19日)
《达拉斯新闻》转载(2017年3月)

《香水百合》简介

尔雅

《香水百合》是一篇神秘灵异颇具宿命感的故事。
故事讲述了外婆---花儿,这个旧时代女性,周氏大家族的掌门人,一生坎坷曲折的爱情及命运。通过其经历,折射出时代的变迁。花儿是传统中国妇女的典范,她的故事是全民族的故事,她的伟大是中国女性的伟大。故事具有历史重量与人性的内涵。
花儿性格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文字感性优美,颇具画面感。文风有诗化抒情流派的神韵,对人性的关照与审美,使人感悟。
有评介曰:“仙风仙骨忆仙女,美文美事祭美人。”


西方传说中,夏娃和亚当受到蛇的诱惑吃下禁果,因而被逐出伊甸园。夏娃悔恨之余不禁流下悲伤的泪珠,泪水落地后即化成洁白芬芳的百合花。百合花象征着凄美的爱情。
东方人则视百合为吉祥之花,具有百年好合之含意。白百合之雪白象征着感情的无暇无疵,天长地久,相伴一生。
水月的外婆爱花。她家二楼阳台与防护栏上总是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花盆,那是外婆在买菜途中买的花,奇怪的是,原本新鲜漂亮的花草被外婆买回来养不了多久,就都成了枯枝败叶。那些裸露的盆盆罐罐,令她家的“花圃”不仅不爽心悦目反而凌乱不堪有碍观瞻。这成了水月学生时期,每次假期回去打扫清洁时与外婆的“斗争”:水月悄悄把那些花盆扔掉,又被外婆一一捡拾回来,而外婆则继续买花种花,继续种出一堆残花。困惑之余令水月想到“闭月羞花”,可能确是在外婆这朵祖母级花儿面前,花们都自惭形秽地羞愧而亡?
只有一种花例外,那就是香水百合。外婆仿佛与这花天生有缘,家里瓶插的香水百合。永远新鲜欲滴香气袭人。
这个阴冷的冬天,冬至以后,照顾外婆的李姨就不让外婆下床了,说这样才不易感冒。每天清早,她用热毛巾为外婆洗脸擦手,为她穿上毛衣外套,把枕头立起来,96岁高龄的外婆就半躺在床上,暖暖地裹在被子里数她的佛珠了。通常,喂外婆吃完早餐,擦灰拖地打扫完简单的卫生后,李姨就放心地提着蓝子外出买菜了。
可是今天,李姨有点恍惚,昨夜没睡好。她忆起昨晚的月出奇的亮,风出奇的大,虽关闭了窗户,但风吹得窗外银杏树晃动不已,树枝不时拍打窗棂砰啪作响,真可谓:月白风高,树影在地。
李姨忙了一天,晚上总是睡眠不错,半夜只需起来一次,侍候外婆起夜或让外婆喝点水,这已成了习惯。可是昨天半夜,李姨似醒非醒中,见一老先生立在外婆床前,随即他弓下腰,好像在细细端祥外婆,又似在对外婆耳语。李姨努力想睁开眼,可就是睁不开,仿佛依稀中,老先生须发皆白,头顶有点秃,但长髯飘飘,仙风道骨。
待下半夜李姨醒来,只当自己做了个梦,也不再想它,依然侍候外婆起夜等一应事宜。才从睡眠中起来迷糊着的外婆咕哝着说:“他来接我呢,怕是我的时候到了。”李姨心下一惊,忙问“您说啥?谁来接您?”“老先生啊,看来他还是放不下我的。”外婆答。李姨下意识四顾,屋内洒了一层银辉,屋外干枯的银杏树枝晃动,划出鬼魅般的阴影和声响,令人毛骨悚然。
原本紧闭的窗户,开了一小缝隙,而外婆床头的那瓶香水百合,却移到了窗外。
外婆深知这花儿的娇贵与脾性,每天傍晚,外婆都要让李姨把香水百合摆到窗台外吸吸潮气,让香水百合承接晨昏天地交合的灵气后,再拿回放在床头,因为外婆已习惯了在这花香中入睡。可昨晚李姨压跟儿就忘了把花摆出去。
此时窗外的百合,在银月下的风中摇拽有如婀娜多姿的佳人,清新脱俗香气袭人,多变的风貌如梦似幻,含情之模样若人怜爱。
李姨知道,外婆孤身一人,由远在国外的外孙女水月赡养,水月每年回来一两次,看望外婆,安排好外婆的生活及照顾一应事宜。李姨心知肚明,水月是完全信赖她的,把外婆的一切都交托给她。因为她并不是保姆市场请来不知根底的保姆,李姨的母亲曾是外婆家的奶妈,把水月的母亲---周家大小姐一手带大。待李姨出生时,李姨父母已是人到中年,贫穷酗酒的父亲是一家人的恶梦,对妻子及孩子们常常打骂。
当周家大小姐看到身上青紫的小女孩,常常忍不住落下泪来,大小姐在城里读了书,对人人平等的新思潮有了一定的了解,加之生性宽厚善良。大小姐就忍不住去找那打人的人评理,没喝酒时的“恶霸”见到东家大小姐倒是懦弱得像一团棉花,头点得像鸡公啄米。大小姐又找来木梳和蓖子,为小女孩梳那纠结的头发,用蓖子为她蓖头上的虱子卵,扎上小辫结上两根蝴蝶结。大小姐把她转过身,为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说她是个清秀好看的小姑娘呢。那是小女孩时的她最快乐的时候,那种温暖的感觉跟随了她一生。李姨又叹息:那么善良那么美丽的大小姐,却应了红颜薄命!那是大小姐离开老家若干年后的事了,其中的故事其中的蹊跷她确是不知的。
外婆虽已高龄,但皮肤依然白皙,面貌依然端庄,真应了:美人迟暮也是美的。李姨从父母闲谈中隐约得知,作为当年周家少奶奶的外婆不仅是小镇且十里八乡都出了名的美人。据说待字闺中时,媒人踏破了门坎,可小姐是颇有主见并早已心有所属。
少奶奶娘家,母亲是裹了粽子样尖尖脚贤惠的家庭主妇,一生尊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祖训,精于女工与家务,但头脑却也并不死板僵化,当女儿还是小女孩时,把白天裹起来的脚晚上又偷偷放掉的时候,她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只是婆婆督促得紧,说女子若没有一双裹得漂亮的三寸金莲今后是嫁不到好人家的。结果,长大后少奶奶的脚既不像尖尖脚又不像解放脚。不过那时西风渐进,人们已不以小脚为美,女子们也已不缠足了。
少奶奶父亲姓白,是小镇受人尊敬的私塾先生。但基于古训,女孩子并不能堂而皇之地进到课堂读书,当教室里传来男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时,她正在跟母亲学女工及刺绣呢,通常女孩子们绣的不是鸳鸯就是蝴蝶,可她最喜欢绣百合花且绣得最好。她出生那年的那个季节,她家院里的一院百合正开得洁白妖娆芬芳四溢,白先生就为女儿取名:白合(取百合谐音),又因她生来爱笑,且笑靥如花,小名就叫了:花儿。下学后的父亲常抱了天资聪慧的小花儿在膝上,玩耍似的教她一些四书五经及诗词歌赋,天长日久,耳濡目染,花儿也能略通文墨了;闲时,父亲也带着她去茶园看戏,诸如《嫦娥奔月》《花木蘭》《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等,回到家,小花儿就在院里的百合丛中,翘着个兰花指咿咿呀呀莲步轻移地模仿着玩,倒颇有几分神似。
待字闺中,花儿心仪的并不是镇西头富甲一方的祝家大公子,也不是镇东头三天两头叫媒人来说破了嘴,从城里读书回来风流倜傥的胡二公子。而是被父亲常挂在口中的的得意门生---周家大公子。
周家在镇上开糖坊,虽不算首富,但也家道殷实。最主要的是周家公子读书读得好,从小深受私塾先生厚爱,在先生家出出进进,俩人小时混熟的,只是随着年龄渐长,倒显了生份。她越发出落得水灵漂亮,而他青年才俊却为人踏实本份。俩人见面常常话没说上两句,倒彼此先红了脸。
小镇位于内江地区,内江又名“甜城”,以出产蔗糖闻名。清代至民国年间,内江历史上的制糖业十分兴旺,那一带产糖量曾占全川七成。那时沱江两岸农村,以种植甘蔗为主,漫山遍野是一片片犹如绿色海洋的甘蔗林,每当山风吹来,蔗林似绿色波浪翻滚。由于生产蔗糖的原料甘蔗来源很充足,所以有 “三里一糖坊,五里一漏棚”繁荣景象存在。当时采取的是糖坊、漏棚土法制糖。
周家世代开糖坊,到这一代,口碑更好生意更加红火。不仅城里置业,乡下也置地。只因周老板吃苦耐劳,凡事亲力亲为不敢懈怠。既要管理糖坊生意又要管理乡下田地收成。还不时要乘船顺江而上或下,把产品销往外地。
老板娘则要负责这大家族繁杂的家庭事务及侍奉公婆等。这时的周老板就特别想要儿子子承父业,把他肩上担子一点点接过去。可是儿子人小主意大,他志并不在糖坊,而是考取了省城华西医科大学。这光宗耀祖的喜事,引得亲朋好友,十里八乡的人都来道贺,周老板嘴上挂了笑也不能说啥。只是儿子指望不上了,却指望娶进一门精明能干的儿媳妇,帮忙料理家中及糖坊各种事务。
媒人上门,一说即合。16岁的花儿就成为了周家少奶奶。
新婚之夜,宾客们闹完洞房离去,寂静新房里,红烛发出细微噼啪声。医学院学生的新郎注视着搭红盖头,身穿大红龙凤婚衣,双手交叠,略露一双绣花鞋,微側着身端正坐在床沿的新娘。这时,他的视线被床沿的床裙吸引:漆黑绫罗制成的床裙褶褶生辉,最奇妙的是黑绫罗上竟开出花来,纯白丝线与银色丝线交混绣出的百合花,闪着月似的姣洁光芒。他看得呆了,随着视线游移,他看到花朵旁绣出一行稚拙的小字:百年好合。
外婆记得,那个夜晚的他充满激情。他告诉她,要接她去省城读书,读护士专业。“在省城,要有属于我俩的西医诊所,属于我俩的温馨之家,我会送给你新鲜的香水百合,让家里充满百合花的芬芳。”他拥着她温情脉脉地憧憬未来。说她就是他美丽娇嫩的香水百合,随即在花儿耳边吟起诗来:
“被翻红绫浪/卧拥一花香/陌上无缘客/知音日月长”
            
医学院学生的新郎,新婚7天后就离开新娘,去到省城继续学业。他没忘记对妻子的许诺,真的着手为她申请办理读书事宜。可不久花儿发觉自己有孕了,她又忧又喜,喜的是公公婆婆都欢喜着抱孙子,周家后继有人了;忧的是读书之事只好搁置下来。
                   (二)
不能去省城读书,少奶奶就专心帮助管理家务及糖坊的生意事宜,冰雪聪明刚柔并济的少奶奶不久就赢得全家上下主仆一致的好口碑,并表现出经营管理上独特的能力。
她常进到作坊去看师傅伙计们作工并话家常。糖坊的设施为碾棚、糖灶。俗称八角亭的碾棚,八拄式拱顶,屋顶为八分水的“伞”状形的“尖棚棚”,高约10米余,环“伞”边的周长达25米左右,四周由十六根石柱子支撑着,这样的尖棚式 “八角亭”是当年“糖房”的标志性建筑。熬糖灶:为一串连八、九口大小锅的大灶。   
压榨甘蔗的全部设备都安装在 “八角亭”内。用牛拉动立式石辊并列转动压蔗取汁。 “八角亭”的榨糖设备分为四个部分:一是牛拉动力;二是传动装置;三是转动石辊榨取蔗汁;四是蔗汁归纳收集。
八角亭正中设天罗盘、地罗盘,装上一对竖立的大石辊。大石辊相向转动,是用三四头牛来拉动的。甘蔗即从转动的大石辊的缝中压榨出蔗汁。蔗汁从地罗盘下的暗沟流向设在八角亭旁的石缸内过滤和加石灰沉淀,然后取汁熬煮。  
少奶奶花儿一来,小伙计的动作都要灵利几分。少奶奶不仅人长得好,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穿着得体,性情也温柔随和,不扭捏作态摆小姐架子。偶有小伙计不慎做错了事或大师傅火侯拿捏不当熬坏了糖(这是很大损失呢),少奶奶不仅不责难反而安慰,帮助在老板处敷衍:说人家不小心做坏了事心里已经很难过了。让人觉得首先对不住的是少奶奶。
周家乡下田产的佃农来镇上赶集,给东家带来一点田里的土特产,少奶奶总是留饭留宿,当他们亲戚对待。但少奶奶也自有她的原则与精明强干,若遇乡下懒汉泼皮,别人都难以摆平之事,少奶奶出面,对方自然偃旗息鼓了几分。
公婆看到儿媳如此聪明能干明事理,心中十分慰藉。几年下来,周老板已渐从糖坊脱身出来交给儿媳打理,自己更多乘船外出扩展销售;婆婆则专心侍佛;佣人奶妈都是多年用惯了的。一家人日子安稳其乐融融。
唯有夜阑人静,剩下独自黯然神伤人,这就是周家少奶奶花儿。
丈夫在外面早就有了人,是二房。二房为他生了儿子。
开初她哭过闹过,要找了去。公婆爱怜她,说即使不要儿子也要她做闺女,且这一大家子怎么离得了她?周家只认她是唯一的儿媳,那个女人休想跨进周家大门半步。娘家父母也劝解说世风如此,有三妻四妾的男人多的是,这也是做女人的宿命与苦命。可怜她精明能干心高气傲的女人,也摆脱不了如此的命运。
渐渐长大的儿子更是为母亲难过,不知从哪道听途说便有了很重的心思:认为是自己耽误了母亲,致使当初母亲没能去省城读书,才导致父亲在外面纳妾。说自己一定要为母亲争气,最终让爸爸明白:不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儿子,自己才是他最好最出色的儿子!
她拥着儿子,擦去他小脸上的泪痕,告诉他:傻儿子,你才是妈妈最重要的。是妈妈的金不换!如果从头再来,妈妈还是选择要你。
儿子是全家的心头肉,更是爷爷的骄傲。从小他就聪明好学懂事,假期他常跟了爷爷乘船外出做销售,一是爷爷喜欢有他做伴,二是也让他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
前些日子,天热得诡异,像发了狂,太阳刚出来,地上已着了火,许多细微的尘埃低低的浮在空中,使人热得憋气,竟没一丝风。糖坊里的工人都光了膀子,汗顺着脊背不断流,熬糖的大师傅更是热得满身通红。花儿吩咐厨房每天熬几大桶解暑的酸梅汤,又叫人挑来好几担解渴的西瓜。知了在枝头发着令人烦躁的叫声,像在为烈日呐喊助威。而暴雨说来就来了,狂风卷着骤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门框窗棂上抽打,倾盆大雨从房檐上流下,在地面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溪,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天阴得瘆人像要塌下来。

少奶奶心里毛毛躁躁的总是不落实,爷孙俩人外出月余,既没回转又没只言片语捎回。
一个风雨交加之夜,急促敲门声夹杂在闪电雷鸣中。少奶奶披衣起来,大门哐嘡一声打开,门前站着水鬼似的一个人,全身湿答答的,脸上雨水与泪水交混。他是与周老板一同乘船外出的伙计。回程途中,因上游连日暴雨,沱江发大水。那日天上黑云就像浓浓的墨汁在天边翻转,远处的山巅在翻腾的乌云中依稀难辨。这时,急骤的雨点砸在船上,水花四溅,一阵狂风卷来,船在惊涛骇浪中被打翻,他九死一生逃回报信。面对少奶奶,他立即崩溃,双膝跪地双手在空中乱舞,嘶哑的喊叫撞击着少奶奶的耳膜:船没了,老爷没了,小少爷也没了……
一个响雷在少奶奶头顶砸开,她腿一软,便人事不知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的少奶奶仿佛看见刚学走路时的儿子,头戴白色兔儿帽,身穿大红披风,足蹬虎头鞋,白嫩嫩脸颊上一对小酒窝,亮晶晶大眼睛扑闪扑闪,一逗他就“咯咯咯咯”笑个不停,十足年画上走下来的美娃娃。
妈妈和保姆常带了他在附近街上玩耍,傍晚街边店铺打烊关门了,妈妈故意考他,他却能咿呀说出哪家是糖果店,哪家是包子店,哪家是缝衣铺,哪家是修车铺……他蹒珊着往前走,世界在他眼里满是新奇,他甚至歪歪扭扭小跑起来,妈妈看他兴致勃勃,故意躲在行道树后,他一转头,没见了妈妈,却并不慌张,只是回跑了过来。她现身出来:“妈妈,妈妈”,儿子像捡到宝贝一样,兴高采烈举着双手朝她跑来,她张开双臂拥他入怀,在他小脸上印上深长一吻。这成了母子俩常玩的游戏。
此时她和儿子正玩得高兴,却为何嘈杂得烦恼,仿佛有人故意要把她从与儿子的嘻戏中拽走……
哦,醒来了,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刻紧握着她的手叫妈妈的是女儿。
医学院学生的他,因学业优秀,毕业之初即被省政府挑中,派到西康省康定县开办医院,任职院长。几年后积累了丰富工作经验,索性辞职,到西康省雨县开起了自己的西医诊所,实现了当年的梦想。
因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工作繁忙等等,周院长并不常回家。一两年回一次,与其说是回家,其实更像做客,家中事务他完全插不上手也无须他插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最多与父母聊聊天。闲来他在糖坊各处逛逛也完全不得要领。家中生意及侍奉公婆等大小事务有大太太花儿操持,他是绝对放心。一双儿女也教导有方,只是与他有些生疏。
他每次回家,都是她的节日或伤心日。现在儿子没了,更成了哀悼日。
她会铺上平时舍不得用,压在箱里的陪嫁物品--那条床裙:百年好合的物证。“漆黑绫罗制成的床裙褶褶生辉,最奇妙的是黑绫罗上竟开出花来,纯白丝线与银色丝线交混绣出的百合花,闪着月似的姣洁光芒。”似要提醒他曾经有过的激情与许诺,也让自己追悼那逝去的,纪念那美好的:
“被翻红绫浪/卧拥一花香/陌上无缘客/知音日月长”
到底有缘还是无缘,真的是知音日月长么?少奶奶花儿在心里无奈的叹息:“篱外娇颜三两枝/洁白如玉笑相依/百年好合梦虽远/任凭人间雨凄凄。”

又是好多年过去,女儿已经长大在外地独立生活,婆婆也已乘鹤西去,丈夫更是少有归家,原以为家中日子就这样水似的流过,习惯成了波澜不惊。可是沧海桑田,日月变迁,孰料整个世道却变了样,从旧社会变成了新社会。乡下进驻了工作组,土地改革减租退押,发动农民斗地主。花儿家是当之无愧的大地主,可是不管工作组怎样动员启发农民的阶级觉悟,佃农们就是不揭发不斗争她,反而一直念她的好。弄得工作组没办法,把花儿叫来乡下自我反省。她索性带来了所有田产地契账薄,在工作组面前主动一样一样交代清楚充了公。这让工作组很满意,交代完毕也就放她走了,不再为难于她。
周家世代糖坊,在这个新的世道,看来也是难以为继。花儿谴散了师傅伙计们,含泪关闭了糖坊--她付出了多少心血与感情在这份家业上啊!为了周家的这份产业,她又失去了人生多少的宝贵啊?
现在好了,俗话说无债一身轻,其实是一无所有一身轻。没有了糖坊没有了田产没有了这些牵绊自己的东西,少奶奶花儿觉得轻松多了,看来是时候了,是时候该去找回属于自己东西了。
周家少奶奶花儿打了个阴丹兰的布包袱,踏上了千里寻夫的道路。


本文在3/17/2017 9:25:5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小  说』 香水百合(下)尔雅2017-03-17[38]
『散  文』 春天的随感孟悟2017-03-23[92]
『散  文』 此中有真意山眼2017-03-23[48]
『随  笔』 节日的秋天应帆2017-01-02[109]
『散  文』 如树一般凌珊2016-12-15[15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香水百合(下)尔雅2017-03-17[38]
『小  说』 螳螂捕蝉(下)雪城小玲2017-03-22[33]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13)余國英2017-01-24[55]
『小  说』 螳螂捕蝉(上)雪城小玲2017-03-22[29]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12)余國英2017-01-19[59]
相关文章:『尔雅《香水百合》
『小  说』 香水百合(下)尔雅2017-03-17[3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尔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