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陈劲松律师事务所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棵还未开花的树 发表日期:2017-03-14(2017-03-17修改)
作  者:虔谦出处:原创浏览8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一棵还未开花的树
文/虔谦
2017年03月14日,星期二

《侨报》文学时代  2017年3月13日    

十八岁,我离开安海赴京读书;从北京,我又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出国二十七年了,安海和北京的那些往事,许多还记得清楚;许多顺其自然地忘记了;还有一些,我却是不情愿就那么顺其自然地让它逝去。儿时老家在海八路的住处边上有个农产市场,市场的边上有一棵树,我们叫她火柴树。没有集市的时候,农产市场里很清静,我和邻居小伙伴,或是和哥哥姐姐,会跑到空荡荡的集市里玩:玩跑步、追赶、跳格子、踢毽子等等,甚至,有的孩子还会爬到那棵树上去。我没有爬过那棵树,因为她高且陡,不好爬。

我就那么一直玩着,直到奶奶的呼唤声响起为止……

几十年来,我的脚印一个接一个地朝着远离那棵树的方向延伸,可是那树却执着地占据着我记忆的一角,有如她曾经竖立在那农贸市场的一角那般。然而岁月的侵蚀,使得她在我的记忆中仅剩下一个名称(“火柴树”)和一团模糊的影像:高高的,伟岸的……她失去了一些颜色和形状。

那火柴树拴着我的童年,我不甘心就那样任她渐行渐远,一直未放弃过寻觅她的芳容。我上网查了好多次,可就是找不到有俗名叫“火柴树”的植物。

前天早上我去走路,路边一棵小小的、却显得有年头的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走上前去,抚摸着她的枝叶。她细小的叶片均匀对称地分开两侧,很像含羞草的样子。但是手碰含羞草,它会闭合起来,而这株植物不会。显然,她不是含羞草。那么她是……突然,不知如何地,这棵似乎是未老先衰的小树,清晰了我的记忆,和我心底梦萦魂牵的“火柴树”联系到了一起。她,好像就是我儿时的“火柴树”……

不经意一转头,赫然看到街的对面也有一棵枝叶形状一样的树。那是一棵挺拔的大树,她那向高处和四处舒张的劲枝,天衣无缝般地和我惨淡记忆中的“火柴树”重合到了一起!那一瞬里我有喜极而泣、伤感欲泪的感觉。“火柴树”,这就是我日夜追想的儿时的火柴树!我站在那里,仰望着晨曦下那棵墨绿色的大树,奶奶的呼唤声在耳边响了起来:“明路,明路,回家了!”

第二天,我再度走路去探访那棵树,却失望地发现我认错树了:那株我所谓的“火柴树”,竟然长得和另一棵我非常熟悉的蓝花楹一模一样!当蓝花楹开花时,绿叶被满树花遮掩着,这时她和我的“火柴树”相差甚远;我那“火柴树”,她也从不开蓝色的花。而当蓝花楹不开花的时候,她却是另一番风姿容貌,撩拨我深情中的记忆,引得我浮想联翩。

晚上,我的心再也静不下来。我给大洋另一端的哥哥发了微信,问那棵树究竟叫什么名字。

“我们闽南话就叫它火柴树啊。”哥哥毫无新意地回答。

“我知道,可是网上没有叫火柴树的树;她的正名究竟叫什么呢?”

经不起我的蘑菇,哥哥去问了大表姐夫。结果惊喜出现了,哥哥说,那棵树的正式名称就叫做“合欢树”。

没错,就是这个名!许多沉睡的记忆,随着“合欢树”这个名字而被唤醒。记得妈妈跟我说过,那棵树叫合欢树,多好的名字不叫,非要叫“火柴树”。

我迫不及待地上网查合欢树,结果是更大的欣喜:我的“火柴树”,她其实也开花!我记起了她曾经开着的粉红而热烈的花。她的花非常特别,柔柔的、长长的花穗,花立如华冠,花垂如灯笼。而花落一地时,香满四维!

今日之前,我竟然全然不记得她的真名她的花,记忆有着多么脆弱和靠不住的一面。而另一面,那棵在遥远时空之外的“火柴树”影像,始终不离不弃伴随我行走天涯,迈向黄昏。她守候着,仿佛一粒种子,等待着春季来临。终于,她枯木逢春,再度绽放新绿、开花结果——记忆,又是这般强悍:她眠而不死,不绝如丝,一如心灵的信念,挺过斗转星移、人世沧桑,越发清新和坚强。


本文在3/17/2017 9:06:3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小  说』 螳螂捕蝉(下)雪城小玲2017-03-22[33]
『随  笔』 闺蜜,是人生另一种美妙的情话缪玉2017-03-15[57]
『小  说』 螳螂捕蝉(上)雪城小玲2017-03-22[29]
『新书评论』 语言的智慧——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史立荣(北京)2017-02-20[476]
『散  文』 我与秦香莲宋晓亮2017-03-02[256]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浆水面侯川2017-03-22[273]
『散  文』 春天的随感孟悟2017-03-23[92]
『散  文』 此中有真意山眼2017-03-23[48]
『散  文』 修手机孙爱伦2017-03-21[29]
『散  文』 无法远离的城市喧嚣孟悟2017-03-10[156]
相关文章:『虔谦
『小  说』 亦真亦幻虔谦2017-03-02[126]
『获奖作品』 散文:湘水天籁虔谦2017-02-21[116]
『英  文』 两部短篇小说名列英文杂志“迄今亚洲最佳名单”虔谦2017-02-17[139]
『散  文』 南加州“茉莉花”及其他虔谦2017-02-03[152]
『英  文』 短篇小说《婚戒》 英译并发表虔谦2017-01-02[23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虔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