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亦真亦幻 发表日期:2017-03-02(2017-03-04修改)
作  者:虔谦出处:原创浏览28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亦真亦幻
文/虔谦
2017年03月02日,星期四

《厦门文学》, 2017年第2期

近来,我一直在后悔来美国。雷梅笑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个角色,一个被作家写出来的角色,你有资格说后悔吗?轮得到你来后悔吗?
我好像明白雷梅的意思,又好像不明白。雷梅是卜先生的“亦真园”里新来的一个角色,长得挺好看,可惜的是她的腿不知从哪天起就一长一短,走起来一跛一跛的。雷梅在我的感觉上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孩,只是因为她刚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她都不知晓。
“我来美国本来的确是心甘情愿的。”我说。
“是那个姓卜的所谓作家让你心甘情愿的,”雷梅回答。“他让你和该死的史蒂夫恋爱,你能不心甘情愿来美国吗?就像我,他给了我这个名字。雷梅雷梅,梅花在冬天开,可是冬天打雷?很诡异,不是吗?”
“我本来有个初恋情人,”我继续说。
雷梅掩口笑,“你本来有?那也是卜大作家安给你的,嘻嘻……”
“你胡说八道!”我发怒了,“那时候,人都说我们是天配的一对!”
见我发怒,雷梅摆摆手,“好吧,可怜的,你说吧,我是你的听众。”

雷梅好不容易想做听众,我没有接着讲我的初恋情人,却先讲起了现在这个所谓的美国老公史蒂夫。
我和史蒂夫是在中国北京的一条路上认识的。那是北京的一个冬天里,刚下过雪,我出去买东西。路上我滑了一下,险些摔着。边上一个高个子外国男子眼疾手快扶住了我。我对他说了声“谢谢”,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笑着唠嗑了几句。他要去五道口商场买东西,刚好我也去那里,我们便走到了一起。聊起来,很快便知道我们是同一家学校的,他的名字叫史蒂夫。
五道口那里有人在烤甜薯,我买了几个,给了史蒂夫一个。他当场一吃,直说好!
往回走的时候,他说还要去别的地方,我们便分手了。

那以后,史蒂夫找到了我的宿舍。如果不是他主动来找我,我们大概也不会再有什么来往,更不会发展到婚嫁。他来了,我们有机会面对面聊天。我慢慢觉得他人很好,也幽默、聪明。我回访了几次,就这样,你来我往,慢慢就……
“听起来很好呀,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我的故事把雷梅给调动起来了。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长话短说吧,他几次告诉我,他对我没有了以前那种感觉了。他竟然还说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是我巴过去要和他结婚的!
这不是说瞎话吗?是他先来找我的!我搞不懂他究竟是失忆还是不讲理。

再过没多久,他就说他要出去旅游。
我想他出去散散心都好,也许我们分开一阵后,会重新拾回从前那种新鲜感。
“你在做梦,不可能的。”雷梅插嘴说。
“咳,可能不可能都不重要了。”我说。史蒂夫出游后,他的同事悄悄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史蒂夫并不是简单出去旅游,而是到新加坡会他的新女友!
雷梅的两道细眉往上绷紧,我知道,我把她彻底惊呆了。我的故事还没有完,“史蒂夫从新加坡一回来,就跟我提离婚!‘真妮是我的一切!’他说。”
雷梅忍不住问:“史蒂夫这么快就作出决定?孩子呢?你们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怎么办?你不是说史蒂夫信基督吗?基督徒可是不信离婚的!”
我说:“基督徒信不信离婚我不知道。不光史蒂夫, 那个真妮的妈也信基督,也支持自己女儿的行动!”
雷梅双手一摊,“逆天了,逆天了!史蒂夫这么绝情,我现在明白了你为什么会想念你的初恋情人了。”

是啊,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一下子转不过这个弯,和史蒂夫哭闹着吵了好几次。
后来,我被迫要和史蒂夫商量繁琐的离婚法律问题。我们已经不住一起了。史蒂夫逢人就提他的未婚妻,说她再有八个月的时间,就会来到美国。慢慢地,我心里虽然伤痛百感酸楚百味,却很少再表露什么,也很少说话。我只希望能和自己的孩子呆在一起,尽量享受平静的时光。夜里,当两个孩子熟睡了以后,我就会看一些自己喜欢看的电视,或者是到网上阅读一些文章。间歇里,章永江——就是我的初恋情人——的形象会悄然进入我的脑海。

章永江比我大四岁。我特别喜欢男女之间的这个四岁之距。大四岁的男人,真的就像是老大哥。不光是这样,章永江的长相也让我感到特别的亲切。他的五官几乎都和史蒂夫的风格相反。史蒂夫有两片薄薄的嘴唇,鼻子尖细,额头前凸;而章永江嘴唇比较厚,鼻子比较宽,额头也是宽的。并没有人教我,可是我从小就相信命相一类的东西,并且相信我在命相方面的敏感和准确。在章永江以前还有一个男孩,曾经狂热地追求过我。可是看他的样子,我就觉得他是那种感情不会持久的人。而章永江,他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厚道的大哥。不光厚道,他还非常聪明能干。章永江,是我所能碰到的最完美的男人。

我那时候很大胆。我打听到他住的地方,竟然就直接到了他家去找他。那时候他快高考了,而我还在念初中。我和他聊了我的志向。我们的所好不尽相同,可是互补,显得更有趣味。
处在青春少年时期,大家对异性都很敏感。很快,章永江便感到我对他有意。他的心里很快也擦出了火花。在我们第一次的正式幽会里,他告诉我,我是他爱上的第一个女孩。
他是在我们热恋的时候离开家乡去上大学的。我们虽然热恋,彼此却没有任何承诺,因为我们(特别是我)还太年轻。太年轻,下意识里总觉得一切都还早的很,一切都来得及……年轻,也容易自信。当时这份关系在我心中一点阴影都没有,我根本不会想到它会有任何变数。

可是,命运的掌管者比我老辣太多。在我还沉浸在甜蜜的宁静中时,它已经开始导演新戏。章永江大三那个暑假回家探亲,那时我就快进入高三。一听他回来了,我顾不得高中复习的紧张繁忙,马上就跑去跟他见面。

那一次,章永江看到我还是笑,可那笑笑得不像以前那样到底,那笑的后面,好像另有东西。
“佳佳,有件事,本来想早些告诉你。后来我想,还是当面说比较好。”章永江说这句话的时候,声调很平静,并没有让我感到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什么事?你说啊。”
“佳佳,我有女朋友了。”
我心里一怔,眼睛一圆,“你的女朋友不是我吗?”
“怎么说呢,那时候我们还太小……”
“小?小就不是爱了吗?”
“怎么说呢,是爱,但是很不成熟。再说,我们中间差了四岁,每次你上一家学校,我就已经从那里毕业。我们的情况,都快要有代钩了。”

我当时又急又气又难过,激动之下说出了这些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样。我们四年的感情你全不顾,就这样轻易地找一个人来取代我。什么代钩,四岁能有什么代钩,都是借口!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你了!”不想让他看见我就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我转身跑开了。

后来,虽然我们之间还有一些藕断丝连,但基本上就这样了。再后来有人告诉我章永江婚姻满幸福的。我听了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他本来,是我的男人啊,现在却成了别人的丈夫。这个心理大弯,我很久都没有转过来。直到我认识了史蒂夫,才从这个心理深渊里走了出来。说到这个,我还应该感谢史蒂夫。

章永江的离开,史蒂夫的出现,也让我开始相信命运。相信命运,在一定的程度上就会减弱自己的主观能动,就会比较乐天知命。我对史蒂夫的感情,比不上我对章永江的。但是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跟史蒂夫到国外,可能会有国内所没有的另一片天。我就这样答应了史蒂夫,跟着他到了美国。

和史蒂夫结婚,我抱的是过日子的平常心,并没有太多的浪漫期待。不久后,我们的大女儿出世了。又过了两年,我们的儿子出生了。在外人看来,我们这是非常幸福的一家子,我自己也时常会有这样的满足感。

就在我慢慢地淡忘了章永江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邮(他从我的同学那里得到了我的电邮) 。章永江和我说任何话,我都会心动,何况这一次他和我说的是,他已经和妻子离婚!

我太震惊了,回信问:我听说你们很幸福,怎么会离婚?
她有外遇,关系已经很深。
天哪!我不是他妻子,也不知道细节,但是无论如何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会这样不珍惜她的幸福;还是说,她的一切也是掌管她的命运的戏弄。
“不要太入戏,别忘了,她的路也是卜作家安排的。”雷梅说。她总没忘提醒我,我们只是角色而已;章永江的妻子,也是身不由己。

后来我们还有几次电邮交往。他说,他其实一直懊悔放弃了我……唉,说這些不是太晚了吗……他竟然还说,如果给他机会,这辈子他愿意和我同行。可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我有丈夫,还怎么和他同行?!

故事讲到这里,我听到雷梅在一旁叹息——仅仅半年后,史蒂夫便有了他的新加坡之行!这个九级大地震期间,我忍不住又给章永江写信,却获悉,他已经在谈新的女友!
“雷梅,你看,这聚散离合,完全都不是我可以掌控的啊!”说出这句话时,我难过得胸口快要裂开。
“别难过,我会帮助你的。”雷梅安慰我。
“你?帮助我?你怎么帮?”
雷梅诡异一笑,“我是卜作家肚子里的蛔蛔虫。”

不知道小小的角色雷梅,是用的什么方法,是怎样来影响我的命运的。这一天,孩子们都上学去了,史蒂夫也已经搬去和真妮住了。我请假在家,整理着史蒂夫搬走了以后一个东西七零八落的家。突然,外面有人在敲门。
我对门声从来不抱什么特别的希望,门声似乎还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惊喜。我本能走到门前,问:“谁?”

门外传进来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佳佳,是我,永江。”
我这是在做梦吗?章永江,他怎么会在我家的门口?!
做梦不做梦都好,我没有再思量,立马伸手开门。

站在我面前的,是真真实实的章永江,我十五岁就爱上的男人!我站着,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佳佳,你好吗?我,可以进去坐坐吗?”还是那副嗓子,还是那个脸庞那个笑容,仿佛一去不复返了的遥远的一切,刹那间全都回到跟前。

我告诉章永江,因了第三者闯入,我被迫离婚了。不过,孩子们都和我在一起。
“看来,我们的命运很相似,”他说。
我没有马上回应,我在琢磨着他的话。可我还没有来得及揣摩出他的话外音,他又说了一句:“还有,我们的缘份真的很深。”
我迷茫地看着他。
他凑近我,说:“不要难过,也不要犹豫,让我们现在就重新开始。”说着他伸出手来,抱住了我。“我们互相属于,不是吗?经过了这么多年,绕过这么多弯,命运还是把我们带到了一起。”

章永江的话像是一股温暖的清风,吹散了我心头所有的乌云。我不再忧郁,也不再踌躇,我不要机遇再度溜走,“我爱你!”在他的怀里我说。
“我知道,我也爱你!”
这一次的奇异会面里,我们商定了要马上结婚。

章永江走了,我的心还在砰砰跳个不停,却听到又有人在敲门。
开门一看,是雷梅。我见了她,如同见了恩人一般。
“快进来!”我说。
“章永江来过了吧?”她问,表情还是那么不可捉摸。
“是啊,他来过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帮的忙,我当然知道。”她说。

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像是在梦中,我一把抓起雷梅的手:“雷梅,我这是在做梦吗?”说着还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
雷梅:“是真的。”第一次,她没说我们都是角色的话;也许,她是不忍心叫醒我的梦。
可有谁能证明雷梅自己不是在做梦呢?

雷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话锋一转,突然说:“佳佳,你已经找回你的幸福,我也要走了。”
我愕然:“走?为什么?”
雷梅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卜作家想让我和一个七十岁的富翁好,还想让那老头帮我整这两条腿。可我,”她抿了抿嘴,“宁可这样跛一辈子,也不想按着他的意志嫁给那老头。我要离开亦真园。”
“也许那老头是真爱你的也说不定。”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一个跛腿姑娘,能选择的男人本来就有限,尽管雷梅是这样的超级聪明。
“他不是,他是一个变态狂!”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都是那个卜什么作家!让谁漂亮让谁丑,让谁嫁给谁,全在他一念之间!”我的愤恨不平终于指向了卜作家。
“其实也不能怪他,”雷梅倒显得十分冷静,“卜作家的背后,有一个力,推着他这么想,这么描……在那个力的跟前,他自己也是一个角色。”
“你是说,他和我们,其实一样?”
雷梅拍了拍我的肩膀,“姐们,这一次轮到你做哲学家了。刚才你不是还问是不是在做梦吗?我想,只要太阳是真的,一切,包括梦,就都是真的。”
“只要是好梦就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你不是已经自己回答了吗?哪个作家的梦里笑多一些,我就去哪里。”

雷梅喝了一杯茶,便和我道别。
从来没想过我们这些角色能离开亦真园,我心里既担心又依依不舍,“雷妹妹,感谢你的帮助,我永远忘不了你!你自己一定要多珍重,不行,就还回来!”
雷梅朝我挥了挥手。微笑着,她转过身去,脚步坚定地朝前迈去。我伫立着,凝望着她渐渐远去的、有些不平稳的双肩。这时太阳徐徐西斜,迷离而又温馨的胭脂色,包裹着雷梅瘦小的背影。

哦,离开了亦真园,雷梅的腿也许会恢复原样!亦真园外,也许有个帅哥在等着她!我曾经痛过的心,开始为雷梅虔诚地祈福。是真是幻对我已经不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在祈祷,而这祈祷会呼唤幸福,一如雷梅的“蛔蛔虫”奇技为我带来了欢笑一样。我的心共鸣着她的话:太阳有情,欢笑是真。


本文在3/4/2017 10:15:3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评论杂谈』 “世界中”的中国文学王德威2017-11-18[59]
『获奖作品』 出轨(4)应帆2017-11-04[46]
『随  笔』 谈三高治疗與一氧化氮尹浩镠2017-11-18[41]
『随  笔』 美国校友返校即为盛典俞可2017-11-18[41]
『随  笔』 从隋文帝上榜说起虔谦2017-11-12[8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整过容的脸和数据孟悟2017-11-15[106]
『小  说』 搭伙夫妻汤蔚2017-11-04[87]
『小  说』 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章节选读石黑一雄2017-10-27[56]
『小  说』 随风而逝孟悟2017-10-25[177]
『小  说』 第一章 清晨接人余國英2017-10-07[64]
相关文章:『虔谦
『随  笔』 从隋文帝上榜说起虔谦2017-11-12[80]
『随  笔』 如果商周真的掉了个个儿……虔谦2017-11-03[65]
『新书出版』 虔谦中英对照诗集《天井》出版发行虔谦2017-10-26[136]
『随  笔』 写作情志虔谦2017-10-19[168]
『影视评论』 聊叙墨渊归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观后一感虔谦2017-10-11[20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虔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