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与秦香莲发表日期:2017-03-02(2017-03-04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398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我与秦香莲
文/宋晓亮
2017年03月02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7年2月24日
《华府新闻日报》,2017年3月2日

       秦香莲和陈世美的恩怨情仇,在民间广为流传。600多年前的故事,一经北京京剧团的演绎,并于1964年拍成电影后,秦香莲的遭遇可说妇孺皆知,而陈世美三字,则成了攀龙附凤,弃发妻,“泡小三儿”的代名词。
       
       有谁知,在丈夫只身赴美的四年里,在亲朋好友的担忧和猜测中,我曾当了近四年的“秦香莲”。
       那时,中美建交尚不足三年,国人对移民美国和在美国办绿卡,其陌生感,是全方位的。至于办绿卡需要多少时间,我的预测,最多三个月。
       无知既可造就偏见,也能孕育出美好的奢望。
       首都机场,惜别丈夫,我和小儿随时赴美与其团聚,自觉信心满满。基此,我不断地给儿子买新衣,买新鞋,生怕绿卡一旦办好,届时将无暇挑选。我的无知,很快就“熏染”了父亲、家人和老街坊。送我母子去美国,他们时刻准备着。
        一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三年过去了,我已沦为“秦香莲”是个不争的事实了。街坊说,朋友猜,父亲问 :“洋洋他爸爸会不要你了吗?”(洋洋,小儿乳名)
        师弟,曾饰演包拯的李祖龙一脸严肃地对我说:“我师哥离家后,你孝顺婆婆,伺候儿子,关照失去丈夫的婆家二姐和她那个患有心脏病的女儿孙琦,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全家的重负,是有目共睹的。我师哥若真的不要“香莲”,了,师弟——“包拯”定为“香莲“做主。他啪啪地拍着胸脯,向我承诺着。我推他一把:”一边呆着去!”
        我把“包拯”对付走了,耄耋之年的老爹擦着干泪地告诉我:“大连你大姐夫说了,他的一个朋友去日本成家后,还一直给老婆孩子寄信寄钱。博洲也是,一走三年多,信和钱不断地给你寄,可爹心里还是着急着忙,怕他变心不要你们娘俩了。”
       我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一遍又一遍地跟父亲解释:“博洲在信里说,在美国办绿卡不像咱想象那么容易,那么快。”
       父亲驳我:“他离家快四年了,办什么卡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哪?”
       我的心,像是被父亲的问号给圈住了。那一刻,只觉自己已陷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在心灵的黑洞里,我找不到出口,摸不着边缘。心慌神乱时,母亲的话犹在耳边回响:“多黑的洞,只要有针鼻大的亮光,就能帮你找到逃出的方向。”
       母亲的遗言为我带来生存的启迪。尽管我一万个不相信丈夫会变成陈世美,但在谣言能杀死人的现实中,我便悄悄地做着遭弃的准备。倘若我真的沦为“秦香莲”,我会带着儿子回到山东老家,往好里想,我去当家教,教主人的孩子写作文;往无奈里考虑,我去有钱人家作佣人,洗衣做饭裁缝衣裤,我均可胜任。
       女人的尊严和母亲的责任一起提示我:哪怕是沿街街乞讨,也要把儿子带大。然后再求二表哥,在文登一中当教师的邢治勤,帮忙把我那个没有户口的儿子弄进他校,读完高中或许就能顺理成章地考大学了。到那时,我即便死了,也含笑九泉啦。
     四起的谣言,迫我制定了这一悲戚的计划。
     其实,早在1983年的初冬时节,丈夫就办了H-1。不忘那年的11月底,我信心十足地领着儿子去美驻华领馆办理赴美签证。办事员小刘,接过我的申请,匆匆扫过,即一脸坚定地跟我说:“把你儿子留下当人质,我保证你能拿到签证。”
     他的建议犁痛我心。我二话没说,要回申请,抓着小儿的小胖手,和老鸡护小鸡一样,把我的孩子护回了家。那一夜,凛冽的西北风裹着滚滚沙石吧吧地抽打着后墙,哐哐地摇晃着门窗。我抱紧小儿,用母亲的标准体温——37度的热量,去温暖着他的小身子。
     出乎预料,我的本能之举,竟遭到的亲朋的埋怨与挞伐。父亲说我傻,婆婆嫌我笨,老街坊怪我错失良机,时不再来。还有人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哪。
     世俗的讥讽我不怕,可年迈的老爹整天哭着个脸,让我心疼心焦。无奈何,我只好:天一亮,便谈笑风生地撑到日落西山。我命令自己必须坚强,不能让爱我的人从我脸上看到一丝惆怅,绝不让心岸的长堤被冷嘲冲垮。
       
       谣言也传到了美利坚﹐不知该渠道是何人疏通的?
      “......只要我的大脑海能支配我的行动﹐就決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只要我还清醒地活在世上﹐将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我跌进社会谷底之时﹐是你用那质朴的情感溶化了我心中的冰;以顽强的意志,承受着世俗的讥讽,顶着生与死的社会压力,吞咽着亲姐姐与你脱离姊妹关系的苦涩,毅然决然地作了“黑帮”的新娘。如果说﹐就因为我來到美国而变了心﹐那我还有脸活在世间吗﹖”
        这封信,是丈夫在1986年4月22日給我写下的。
        我提笔复信。“…… 由于我们长时间的分离﹐世俗才找到了造谣的机会。但即便是风刀霜剑也斩不断我那根坚强的神经。看好我,哪怕是巨浪波涛汹涌﹐狂风呼啸横扫﹐我将竭全力,让自己纹丝不动。
        你放心﹐过去﹑现在和将来﹐在你掌舵的航船上﹐我永远都是最忠实的搖櫓人。等吧﹐再有四年又有何妨﹗”
       生活的的磨炼,让我懂得了明天的伟大,一切希望将寄托于明天。
       伟大的明天让我等来了!
       1986年6月16日晚7时许,我们一家三口在首都机场团聚了。四个月后的10月18日清晨,我抱紧老爹,泪湿父胸。我惜别亲朋,随夫携子登上了赴美航班。
       踏进美利坚,落脚新大陆。安居马里兰州刚满一年,丈夫就买下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10年后,我家又在印第安纳州盖起一栋全新的大平房。在美中大地上,夫“耕田”,我“织布”;他挑水,我浇园,简静恬淡中,一起慢慢变老。
 

自家后院 


本文在3/4/2017 10:03:3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诗  歌』 文化之恋邓泰和2015-08-04[151]
『散  文』 变化之中必有乱象,也有故事– 长篇小说《变乱》创作谈孟悟2017-06-15[108]
『诗  歌』 【归去来】 风流过岩子2017-06-09[135]
『小  说』 祸兮福兮孟悟2017-03-17[258]
『随  笔』 纽约爱情故事雪城小玲2017-03-27[10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其它发表作品集
『杂  文』 乐见中美两国好宋晓亮2017-05-21[258]
『新书评论』 语言的智慧——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史立荣(北京)2017-02-20[643]
『散  文』 最深的眷恋宋晓亮2017-01-06[536]
『散  文』 如树一般凌珊2016-12-15[219]
『随  笔』 和杨绛有关的话题凌珊2016-11-08[18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大泉的过客胡刚刚2015-10-14[107]
『散  文』 平常而珍贵的水亮水珠2017-06-22[18]
『散  文』 变化之中必有乱象,也有故事– 长篇小说《变乱》创作谈孟悟2017-06-15[108]
『散  文』 回家的路亮水珠2017-06-01[47]
『散  文』 故乡饭菜香亮水珠2017-05-04[53]
相关文章:『宋晓亮
『杂  文』 乐见中美两国好宋晓亮2017-05-21[258]
『温馨之家』 群雁高飞头雁领宋晓亮2017-04-29[364]
『小  说』 孙子去哪儿了?宋晓亮2017-03-30[301]
『新书评论』 语言的智慧——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史立荣(北京)2017-02-20[643]
『散  文』 最深的眷恋宋晓亮2017-01-06[536]
更多相关文章
孟悟 去孟悟家留言留言于2017-03-10 09:06:41(第4条)
晓亮姐的文字让人感受到了人间的大善大美,希望有更多的人读到。
 主人回复 
谢悟妹阅评。
心的共鸣,情的挚诚,在人生的旅途上,有悟真幸福!
岩子 去岩子家留言留言于2017-03-08 17:59:36(第3条)
经历过无数个如亮姐姐同命运的“香莲”,在那个时候,那个年代,,,
但,不是所有的“香莲”最后都能够花好月圆。。。
亮姐好人好命!梦娜说得是:亮姐值得博洲姐夫这么做!
 主人回复 
谢妹阅评!
我能过上安稳日子,全仗好心人一路帮忙,扶持。
祝岩妹妹三八妇女节快乐!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3-03 21:35:15(第2条)
看完好感动!!姐姐是咱中国优秀女性的典范!
真不容易。能够想象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境况下,姐姐周围的人有些担心似的议论是难免的。但真金不怕火炼。坚贞的爱情总能破译所有的不确定的爱情婚姻密码。
姐姐值得姐夫这么做!!!
姐夫有眼力有智慧!!
祝福姐姐一家人永远安康幸福快乐!

 主人回复 
谢谢妹妹,一路牵手,鼓励,送温暖。
那四年,用被关押在心灵的牢笼里作比,一点不夸张。
糊里糊涂地坚强着,坚挺着......
周末愉快!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7-03-03 11:13:58(第1条)
“......只要我的大脑海能支配我的行动﹐就決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只要我还清醒地活在世上﹐将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我跌进社会谷底之时﹐是你用那质朴的情感溶化了我心中的冰;以顽强的意志,承受着世俗的讥讽,顶着生与死的社会压力,吞咽着亲姐姐与你脱离姊妹关系的苦涩,毅然决然地作了“黑帮”的新娘。如果说﹐就因为我來到美国而变了心﹐那我还有脸活在世间吗﹖”
        这封信,是丈夫在1986年4月22日給我写下的。
        我提笔复信。“…… 由于我们长时间的分离﹐世俗才找到了造谣的机会。但即便是风刀霜剑也斩不断我那根坚强的神经。看好我,哪怕是巨浪波涛汹涌﹐狂风呼啸横扫﹐我将竭全力,让自己纹丝不动。
        你放心﹐过去﹑现在和将来﹐在你掌舵的航船上﹐我永远都是最忠实的搖櫓人。等吧﹐再有四年又有何妨﹗”


坚贞的爱!绝美的两地书!赞!赞!赞!
 主人回复 
谢花花严重表扬!
四年的磨砺——留作故事写春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