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答案在风里飘荡(上) 发表日期:2017-02-27(2017-03-04修改)
作  者:应帆、霏飞、常少宏、梓樱、梅菁出处:原创浏览79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答案在风里飘荡(上)
文/应帆、霏飞、常少宏、梓樱、梅菁
2017年02月27日,星期一

(原载于《新语丝》2017年3月刊)

作者:应帆、霏飞、常少宏、梓樱、梅菁

主要人物:

胡爱美 (Amy Hu):女主人,49岁,在大学做事,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曾经的虎妈,如今的哈妈,鼓动周围人投票给希拉里。可能正经历更年期。

夏建国(Bill Xia):胡爱美丈夫,52岁,生化博士,目前职业是金融公司交易员,政治倾向不明朗。

林希(Hope Woods):44岁,华人女性,在底特律的一家高科技公司做事,胡爱美多年不见的前室友,来纽约出差。大选中投票给川普。

张玉玲:夏建国母亲,大约75岁,是各种福利制度的受益者。对于大选有自己的感性而摇摆不定的认识。

夏亦胡(Eric Xia):夏建国和胡爱美的儿子,18岁,在哈佛大学读书,曾经支持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未出场,在电话里出现。

唐纳·德伍兹(Donald Woods): 林希的白人老公,40岁,密歇根人,以前在福特汽车上班。狂热的川普支持者,大选之前是川普在当地竞选委员会主任。未出场,电话里出现。

地点:纽约近郊的夏家客厅。

时间:大选之夜。

第一场

纽约近郊(西切斯特),一个生活富足的中产阶级家的客厅。晚上。

张玉玲:爱美,50岁生日就这么算过了?蛋糕都不吃一个?

胡爱美:妈,人家明明实足年龄49岁嘛,怎么又被四舍五入了!亦胡不在家,吃蛋糕干嘛?吃完了还得减肥。你说是不是,林希?

林希:可不是。人到中年,一切甜蜜的,都是罪恶的。

张玉玲:林希,今天招待不周,只给你吃饺子。你吃饱了没?

林希:阿姨,饱了!您包的韭菜肉馅饺子太好吃了,我都比平常吃得多!

张玉玲:那就好!听说你们那个疙瘩呀买个韭菜都不容易!

胡爱美:妈,人家老外根本不稀罕、不喜欢吃韭菜!嫌韭菜味儿大!

张玉玲:那我还不稀罕、不喜欢他们身上的香水味道呢!熏人得慌!

胡爱美:妈!您说啥呢?!

林希(对着爱美):没关系!(转向张玉玲)阿姨,用香水,倒是小事。更麻烦的是,很多生活习惯不一样,话说不到一块儿去,饭吃不到一块儿去。真羡慕爱美和建国呢!中国人还是找中国人好!

张玉玲(呵呵笑):就是!爱美还经常嫌建国这个嫌建国那个!我看你比她懂事!我去洗碗了,你们聊!

张玉玲下。

胡爱美:老人家说话,你别介意!

林希:怎么会。其实这些年,和Donald确实磕磕碰碰的。这两年他失业在家,更是艰难。(叹气)

胡爱美:天啦!底特律汽车业不景气我是知道的,没想到你们也受牵连!那你现在一个人养家?

林希(眼红有泪):还好。密西根的消费水平低,一个人工资也行。可是,他又酗酒,又抑郁,时不时乱发脾气......不怕你笑话,我们正在讨论分居事宜呢。

胡爱美:这么严重啊?

林希(站起来):我养家,我倒没什么,可他觉得很丢脸,还说就是因为我们这些外国人的涌入,让美国人的生活越来越糟糕。

胡爱美:什么?胡扯!美国向来是个移民国家......

林希:最近大女儿谈恋爱了,对方是个黑人。唐纳德气疯了,直接跑去警告男方父母,要求他们断绝来往......

胡爱美:天啦!他种族主义倾向这么严重啊?我就不懂了,那他当初干嘛死命追你呢?

林希:人家说了,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就是得了黄热病(yellow fever),觉得亚裔女人新鲜!

胡爱美:放屁!

林希(看手机):咦,好奇怪,怎么说川普现在领先呢?

胡爱美:怎么可能?!开电视看直播吧。

胡爱美打开电视。

胡爱美:林希,你也关心大选啊?

林希:怎么可能不关心!唐纳德是我们当地川普竞选委员会的主任呢.....

胡爱美(站起来):什么什么?他是一个共和党人?我以为所有受过大学教育的都应该是民主党人,至少支持民主党才对!

林希:唐纳德以前是民主党人。但他说:“年轻的时候谁不是民主党呢?!”

胡爱美:这叫什么话!

林希:他们如今是愤怒的白人,以为共和党和川普是他们的救世主。

胡爱美:支持共和党也罢了,但是支持川普太不靠谱!他没有任何政治资本,还歧视女性,歧视移民,歧视残疾人,满嘴跑火车,满嘴脏话......林希,你今早投票了吗?

林希(犹疑地):早上出门前投了。

胡爱美(逼近林希):你投的是谁?

林希(小声地):川普。

胡爱美:天啦!唐纳德选唐纳德我可以理解,可你一个亚裔女性......你是被唐纳德洗脑了吗?!

林希:不,爱美,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胡爱美(面向观众):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我家迎来了一个川粉!

林希:爱美,看得出你是一个“希粉”,但我并不是“川粉”。

胡爱美:我是“希粉”我骄傲!这个“希”可不是“林希”的“希”哦!

张玉玲端着一盘瓜果上,打破尴尬局面。

张玉玲:你们两个聊什么呢聊得那么热闹?来吃点瓜?

林希(转移话题):那咱们问问阿姨会选谁。

胡爱美:她又不是公民!——妈,我问您,要是您选总统,您选哪一个党,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张玉玲:有分别吗?

林希(笑):阿姨,跟您这么说吧。民主党要老百姓多交税,共和党要老百姓少交税。您说哪个党好?

张玉玲:那当然共和党呀!

胡爱美:妈,您别忘了,您的白卡可是民主党给的好福利哦。

张玉玲:那,还是民主党吧。

胡爱美:妈,你得有自己的立场,哪能这样风吹两边倒呢?

张玉玲:那我可以选共产党吗?

林希、胡爱美又叹又笑。

胡爱美:哎哟,妈,算了。您就看电视上这两个人:一个老太,一个老头,您选谁?

张玉玲:老头看着太磕碜点,但也不能选个老太太来管这么大国家呀!——这建国,怎么还不下班?我得去厨房看看。

胡爱美(看手机):就是啊,都快十点了!

张玉玲下。


第二场

夏建国右手遥控锁车,把车钥匙放进口袋,摸了摸口袋里的首饰盒,脸上露出会心一笑。他左手打开手机,脸上露出略微惊讶的神色。

夏建国:奇了怪了,这川普怎么还领先了!

夏建国按门铃。胡爱美开门,并强迫性地和他拥抱,夏建国十分不习惯。伸头看见屋子里有个女的,大约明白了。胡爱美体贴地帮夏建国脱外套,并拿走挂好。

胡爱美:哎呀,老公,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夏建国:下班晚,去健身馆锻炼了一会儿,刚才又去了一趟投票点.....这么一折腾,可不就晚了!

胡爱美(拉着夏):你看谁来了?

林希从沙发上站起来,略微拘谨地趋前。

林希(伸出手):您好,夏先生!

夏建国:你好你好!林希是吧?常听爱美说起你......

林希:是吗?我们在密西根州立做室友好几年,爱美待我就像亲姐一样。

夏建国(转身在沙发上坐下):咦!奇怪,你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呢?我记得咱们没见过啊?

林希:是吗?我们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

胡爱美(讥讽):夏建国,你跟美女搭讪很有招嘛,“这么面熟.....”切!

夏建国(坐下,看电视):林希?你老家是哪的?

林希:四川成都。

夏建国:成都?(自言自语)也是川妹子呀!你可有个姐姐,叫林梦?

林希:咦,你怎么知道的?你也是清华的?

夏建国(惊喜):是啊,林梦是我们那一级的校花!你还真是她妹妹!这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哈哈,世界真小!

胡爱美(口气酸酸的):说不定夏建国还暗恋过你姐呢!

夏建国:你说什么呀?(转向林希)你姐在德国还好吧?前一阵子听谁在微信里说她离异什么的......

胡爱美:夏建国,你怎么尽关心这些事儿呀!

林希: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夏建国:我也是道听途说。我们那个年级的微信群里,也没见你姐加入。

胡爱美:有你们一帮中年男人在,离婚的校花要是入群了,还不是羊入狼窝?

夏建国:你尽瞎扯!

张玉玲端着两碗鸡汤上。

张玉玲:哎呀,建国你回来啦!又在公司吃饭了?快喝碗鸡汤吧,最补人的!

夏建国:好吧。妈,您也歇会儿!

张玉玲:小林,爱美,你们也来点儿?

林希:哎哟,阿姨,怎么吃完饭了,还给上鸡汤呀!

张玉玲:林希,你不知道呀。我一来美国,看见建国每天那个伙食,都要掉眼泪:那就是一天两顿吃草呀!

胡爱美:又来了,妈!美国人都认为蔬菜色拉最健康呢。

夏建国:妈,爱美嘛,就喜欢美国人那一套。

张玉玲:我们又不是美国人!小林,爱美她瞧不上我的“老母鸡”汤,你来点?都盛好了!

林希(尴尬):阿姨......那好吧,我就尝尝您的“老母”鸡汤吧!

胡爱美:林希你尝尝吧。我是不喜欢喝。微信上的鸡汤已经够多了!

张玉玲:喝了我的汤,就跟我闺女一样!来!(笑眯眯地看着夏建国)看他现在气色多好!你们聊着,我去洗衣房收拾下衣服。

张玉玲下。

夏建国:你们看电视!川普怎么已经赢下好几个州了,太轻松了一些!

胡爱美:嘿,建国,我正和林希讨论呢。你刚去投票站给民主党和希拉里投出你神圣的一票啦?

夏建国(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大纽约,历来都是民主党的票仓,又是克林顿的老巢。其实,我投不投、投谁,结果都一样。

胡爱美:夏建国,你这话可不对。第一,我们一定要投票,发出亚裔的声音,从此不做“哑”裔!第二,我们就是要坚定地支持民主党和希拉里,紧紧团结在......

夏建国:林希,你看她,忙完儿子爬藤,又操心美国政治了,狂热得过头了。那次爬山偶然碰到克林顿夫妇,握了握手,她好几天都不想洗手的。

胡爱美:你不提我都忘了!林希,我还有和他们夫妇的合影呢。我从手机里找出来给你看!哎呀,手机怎么快没电了。我去充点电。

胡爱美下。


本文在3/4/2017 10:28:3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68]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55]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85]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86]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07]
相关文章:『应帆《答案在风里飘荡》
『剧  本』 答案在风里飘荡(下)应帆、霏飞、常少宏、梓樱、梅菁2017-02-27[61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