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祈愿鸡年大吉 发表日期:2017-02-03(2018-09-14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47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祈愿鸡年大吉
文/孟悟
2017年02月03日,星期五

这篇小说虽然披了件“鸡年大吉”的应景外套,但是小说的内核是关于职场男女的不平等,社会依然存在着各种歧视现象。现实是冰冷的,而人应该学会面对和适应。故事中的布拉格邂逅、美国女足抱怨、总统夫人(Melania Trump)故乡、地中海沉船......不过是为情节发展铺承的背景。


祈愿鸡年大吉

《侨报》文学时代 2017.2.2   

1

叶婉狠狠咬了一口苹果,没想到咬出一个黑洞,还有一条蠕动的白虫!她气急败坏地“呸”了一声,感觉自己霉到了世界的尽头。圣诞节的前一天,叶婉的好友秀文计划在家大宴宾客,让叶婉提前上她家帮忙。秀文开起玩笑从来就不知道轻重:“今儿你一进门就看你浑身的鬼气,像是吸多了大麻的烟鬼。”

叶婉说:“我居然成了这种形象?今年到底怎么了,上半年被撞车,下半年家里又被强盗打劫,做什么事都黑。”秀文说:” 今年是你的本命年,我早对你说过,本命年犯太岁,流年不利,诸事不顺,要消灾避祸,最好穿红内衣,可你偏要说我迷信,还说什么美国人从不信这套,怎么没见灾难呢?“ 叶婉低头说:”看来老祖宗留下的传统还是有道理。“ 文秀说:”我这里刚弄了一锅粥,五谷杂粮熬的,最能驱邪避妖。”

叶婉也不隐瞒,一边喝粥一边痛快淋漓道出了近日的郁闷。叶婉是政府交通厅的会计师,勤勤恳恳干了七八年,对目前的状态也算满意。前些日子,人事部因为计算年终金,工资表出了点小麻烦,让她去帮忙核对一下帐目,这个没有问题。叶婉坐在电脑前,鼠标一动,无意间打开一个文件,跳出机构员工的工资表,那些数字肆无忌惮闯进叶婉的眼睛里,挡都挡不住。叶婉对秀文说:”不看还好,看了肺都气肿了,好多人的工资比我高!还有个高中毕业就进来的,居然也比我高。” 文秀说:“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 叶婉恍然大悟道:”都是男的。可是美国不是有女权运动吗?一直都在闹男女同工同酬。” 文秀说:”美国其实保守传统,什么民主自由啊,还有女权运动,都落在欧洲后面,我老公说的,机构雇佣人,男女工资绝对有别,因为很现实,女人一会儿怀孕,一会儿要照顾孩子,事业心比不得男人。男人天经地义该养家,工资拿得多是该的。“

叶婉叹着气说:“若是不知道还好,心安理得过自己的日子。你别说,这一年真的诡异,看什么都暗淡无彩,吃什么都索然无味。” 文秀说:”想开一点,男女本来就不一样,男人适合在外面闯荡,女人适合回归家庭,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在外面闯,闯一身的血才发现那是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女人的世界是家庭,家庭温暖了,社会也就安定了,从这点来看,男女的贡献是平等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叶婉闷声喝粥,没有发表不同政见,继续听文秀的劝解:”你离婚好些年了,一个人孤独寂寞,对身心不好,女人还是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叶婉的眉头动了两下,声音有几分硬:”我是从城堡里逃出来的人,已经习惯简单的日子,不想再折腾了。“

2

文秀对叶婉的再婚问题格外关注,当成一件重大事件在抓。两年前,她穿针引线,让叶婉认识了一个名叫魏东岩的工程师。东岩英武潇洒,男人味特浓,第一次见面就让叶婉感到他霸道强大的气场。叶婉确实动了情,但半个月就撤退了。他离婚后独自带女儿,女儿被他惯得野蛮骄横,哪能容忍陌生女人走近自己的父亲,看叶婉的眼神完全是仇人的眼神。文秀曾经劝过叶婉:“如果你真喜欢东岩,就应该努力争取他女儿的好感。” 叶婉摇头说:“生活已经够累了,我才不想低三下四委屈自己。”

东岩条件好,很快就有合意的女子走向他。那女子低眉垂眼,温婉柔顺,比不得叶婉个性倔强。那女子早当母亲,知道怎样讨小孩欢心。她心灵手巧,会做各种造型的小甜点,什么圣诞树、长颈鹿、白雪公主,还和东岩联手,为东岩女儿打造了一栋玲珑可爱的树房子。她离婚后带一个男孩,跟东岩成家后,正好一男一女凑成一个“好”。节假日里把两个小孩打扮得漂亮洋气,一家四口美满祥和,众人羡慕的目光聚焦了他们的幸福。

文秀家里开PARTY,那家人总会喜气洋洋出席。叶婉有几次与他们相遇,她发现东岩老婆看她的眼神有几分怪,那种尴尬的迷乱让她坐立不安,感觉沙发下面有一堆虫子,她就坐在虫子上面,她只好编借口提前离开PARTY。这次她为什么来文秀家?因为文秀说了,那一家子已去巴哈马度假。

文秀动不动就劝叶婉:“你看人家多幸福,早点找个合适的人,你这个年龄还能当妈妈。” 叶婉说:“我不能为了当妈而牺牲自己啊。”文秀说:“牺牲什么?女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就是生养孩子。” 叶婉摇头笑道:“蛙鱼产了卵,就精疲力竭累死了,花一旦结了果,衰败的速度就会加快。” 文秀脖子一硬,仰头说道:“不,瓜熟蒂落的女人才更有女人味。”

含沙射影的争执,空气里飘忽着躁动的杂音,隐约的失落和不安,不说也罢。叶婉与文秀隔着咖啡桌相看,她感觉两人之间隔着大山大河。叶婉本想聊聊工作中的郁闷,男女不平等的工资待遇,但文秀一开口就是婚姻和孩子,共同语言少了,面对面都难受,叶婉后来也不跟文秀争了,她说什么就点头,回到家里还不是过自己的日子。

有人给叶婉传了一堆东欧风情照。叶婉心动就行动,休假一到手就订了去布拉格的机票。文秀嘴上说着:“这么冷的天出门看什么?”但她还是羡慕叶婉的潇洒自在,说走就走,没有老公和孩子牵绊她的脚步。文秀很早就读过米兰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一直向往布拉格的文化魅力,只是女儿在学钢琴,儿子在学网球,花钱不说,时间也把她绑住了。文秀安慰自己,时间一晃就不在了,等孩子们长大了,我就解放了。叶婉觉得出门旅游还是要趁着年强力壮,可以爬山,可以挤火车,可以应付突变的状况。文秀内心翻涌的嫉妒,叶婉知道,不想同她分享旅程的细节。布拉格只是叶婉的第一站,紧跟着还要去意大利,最后从巴黎飞回美国。

3

夕阳西下的布拉格,金黄明灿,像一场梦幻,让人醉在里面,拒绝苏醒过来。站在查理桥上,叶婉的单反相机一直响个不停,可能是风景太诱人了,她的一个小包落在地上也没有觉查,直到有人高声提醒她,她才恍然大悟从梦里醒过来,有点发呆地望着眼前的男人,感觉与他似曾相识。

布拉格的老城广场,一群鸽子肆无忌惮地飞到叶婉的跟前。叶婉的身边多了一个人,他叫高云萧,就是昨天在查理桥上相遇的人。世界上就有这么巧的事,高云萧也在美国,离叶婉所在的城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高云萧说:“住得这么近,还没打个照面,倒是飞过千山万水之后才相识。”叶婉说:“总觉得与你在哪儿见过,好像在华人超市,也可能在中餐馆,对了,还有一年一届的亚洲艺术展。”高云萧说:“亚洲艺术展我每年都去,去年有景德镇的瓷器展览会,我还买了一对青花瓷。”叶婉即刻说:“对,对,就是去年的瓷器展览会,我也买了一对青花瓷,说不定我们在现场见过面。”云萧点头笑道:“完全有可能,可惜那时我们擦肩而过。”

这次他们没有擦肩而过,成了有话就说的朋友。叶婉现在才知道,高云萧跟文秀的老公是哥们,他们在美国读书时是同学,关系特别铁。至于文秀曾想让叶婉与之牵手的东岩,他与云萧居然是表兄弟。世界小得像一张网,撞来撞去都是熟人,彼此交织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云萧告诉叶婉,东岩再婚后的日子,并不像外人看到的那么美,也有诸多不如意的烦闷,毕竟有两个异父异母的孩子,长年累月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需要豁达和忍让,包容的智慧。东岩女儿的骄横任性,历历出现在叶婉的眼前,幸好没当接盘侠。她早就对文秀说过,我没那个心胸。

云萧和叶婉一样,几年前与伴侣分道扬镳。离婚之战让他筋骨大伤,赔得几乎是倾家荡产,老婆拿了房子票子和孩子,把他一脚踢出家门,打那以后,他开始为自己而活,出门看大好河山,与大自然亲近,淡忘红尘的滚滚烦恼。叶婉说:“我跟你想法一致,离婚后不愿再进牢笼,可身边的朋友不放过我,一见面就唠叨,鬼念鬼念的,烦得我头发一根根立起来。”

坐在广场一家咖啡厅里,香浓醇厚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高云萧说:“下次她再烦你就给我打电话吧。”叶婉说:“有你这个朋友真好。”云萧说:“对,朋友,不开心的事就告诉朋友吧。”叶婉淡淡笑着,向云萧提及了那件关于工资的烦心事。叶婉说:“我知道男女有别,但是没想到如此不平等。” 云萧边说边查手机:“我给你看一段视频,或许你就想开了。”

视频的内容来自PBS,关于美国女子足球的一个访谈节目。谁不知道美国女足战功赫赫,成就辉煌:三次世界杯冠军,四次奥运会冠军,其顽强奋勇的精神鼓舞了无数年轻人。那又怎么样?她们的待遇远不如美国男足,男足外出比赛坐飞机,不是商务舱,就是头等舱;女足呢?大部分时候都是困在经济舱,虽然她们在夺冠之后,被请上游行的花车,接受万众的仰慕和欢呼,但是狂欢之后,她们的平均收入依然远不如男足,广告代言更不敢与男足相提并论。美国男足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半个世纪的最好成绩,是在2002年的世界杯打进了8强,但是在2012的伦敦奥运的资格赛,连入场劵都没捞到,输给了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国。女足姑娘们愤怒不平,聘请律师打官司,控告美国足协性别歧视,男女报酬严重不公。美国足协主席说,这不是歧视,一切靠市场说话,数字说话,男足的球赛总是爆满,带来的效益大,其分到的报酬自然就多。

叶婉把手机还给了云萧,她说:“我还是不懂,我干活效率比他们高,贡献比他们多,为什么工资不如他们?” 云萧说:“世界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公。女足的律师威胁美国足协,如果工资不平等,女足就会罢赛。足协说,随你的便,想进国家队的女孩要多少有多少。同样的道理,你如果不服气,也可以跳槽啊,但我相信,想占你萝卜坑的人多如天上的星星。” 叶婉点头说:“机构每次招人,总能收一堆简历。我已经干了七八年,单位一切都顺手了,请个假也很容易。上次我父母来了,我连着请了三周的假也没人说闲话。” 云萧笑道:“看看,你还是舍不得吧,有些隐形的福利无法用金钱去衡量。”

跟云萧聊天,就像走在风和日丽的四月天,就算偶尔有一阵雨,那也是杏花细雨,水润如酥,流光中的一场绮梦,梦影飘过布拉格的白墙红瓦。三四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带着一点点言犹未尽的惆怅,就要踏上各自的旅程。叶婉计划从布拉克飞威尼斯,去那里坐邮轮,沿途可以欣赏意大利和希腊的风景。云萧呢?准备坐火车去维也纳,在维也纳随意呆个几天,然后继续南下去斯洛文尼亚。叶婉问他:“斯洛文尼亚好像没啥名气吧??”云萧说:“斯洛文尼亚历史悠久,古城风光如画,其建筑典雅而精美,丝毫不逊色于布拉格,只不过名气比不过布拉格。”

他说途中还会拜访一个地方,名叫诺佛梅斯托(Novo Mesto)。那是中世纪的一个小镇,远山近水,葱绿明媚,被浓荫环绕的城堡和教堂,油画一样的恬静美好。本来这座小镇没有啥人知道,可是这些日子里,各种肤色的人们蜂拥而至,知道为什么吗?

叶婉笑道:”是不是发现了金矿,要不就是石油?“ 云萧告诉她,Novo Mesto 是川普夫人梅兰妮亚的故乡,模特出身的梅兰妮亚华美高贵,气质优雅。自从川普开始竞选总统,她频频亮相于媒体,她的出生地也引发了世人的兴趣。先是记者跑去探访梅兰妮亚的亲友,希望挖掘出能卖大钱的秘闻,紧跟着游人也想去看看,看什么样的山水养育了这样出众的美人。

叶婉叹道:”不简单,一个人让一座城名声远扬。“ 云萧说:”看看,这就是男女有别。因为梅兰妮亚是女人,男人就没有如此的魅力。“ 叶婉说:”男人也有魅力,听说莫言拿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故居被建成了纪念馆,好多人慕名而去,把他家后院的萝卜苗都拔光了,说要沾他的灵气。梅兰妮亚如今也算是美国的国母,她出生的地方应该也有几分仙气。”

4

两人约定,七天后在梅兰妮亚的故乡见面。因为这个约定,叶婉改了先前预定的巴黎机票。但是一场惊天动地的事故把叶婉的行程彻底废了。叶婉记得,当时风平浪静,她正在餐厅用晚餐,“轰“的一声巨响后,邮轮开始颠晃。船上员工告诉乘客不用慌张,只是电路故障而已。但是叶婉和乘客无法淡定,餐厅已经东摇西晃,油画、花瓶,雕塑纷纷落地。恐怖在一刹那间就弥漫了全船。有人在喊,邮轮撞了礁石。人群混乱不堪,像飞蛾扑火一般扑向救生艇,每个人都忙着逃生,那些坐轮椅的老人,幼小的孩子,也不知谁能伸出双手。

众人嘶喊着,推搡着,寻找失散的亲人。船身倾斜时,一个母亲拖着两个孩子,把尚在襁褓的女儿转交给叶婉,叶婉自身难保,又把孩子还给了她。当船灯熄灭后,现场更加混乱,局面不可控制。为了抢上救生艇,人群大打出手,谁都想活命,谁都不想提前去天堂报道,不管是乘客还是船员。当人变成了野兽,人性的丑陋膨胀到了极致。有个乘客高声说:“让女人和孩童先走! ”一个男人气势汹汹跳了出来,满头的金色卷发,让人想起暴怒的狮子:“凭什么女人要先走,如今不是男女平等吗?女人天天嚷着要跟男人拿一样的工资,男人女人必须平等对待。”

这话一说,场面更乱了。既然男人不让女人,叶婉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抢救生衣。灾难面前,船长和大副溜得比谁都快。留下群龙无首的骚乱。每艘救生艇都装满了人,叶婉根本挤不进去,而船上的尖叫声一声响过一声。

谢天谢地,幸好沉船的位置离岸不远,许多人选择了游泳,叶婉只好跳入寒冬的地中海,她看见身边好些人没有救生衣也在奋力前游。如果沉船是在茫茫大洋之中,谁能游得过沧海?上了岸后,一个裹着毛毯的女子告诉叶婉,她是穿着晚礼服游上了岸,珠宝和现金都丢了,但是命还在,已经是上天护佑。船沉之前,她正在剧院看演出。有个表演魔术的女孩,被关在黑箱子里出不来,而魔术师早跳下舞台跟着观众逃命去了。

志愿者把一件大衣披在叶婉身上,但她还是在发抖。她与沉船的幸存者们,如难民一般暂居在当地的教堂里。叶婉在地下室昏睡了一夜,第二天有人走到她面前,递给了她一个手机说,给家人报平安了吗?叶婉满怀的感动,抬头正要道谢,那人一头金色的卷发扎痛了她的眼睛,他是谁?不就是在抢救生衣时,他高声叫唤:男女平等,凭什么要让女人先走?莫非下船了,上岸了,他就从狮子变成了绅士?

经绅士的同意,叶婉用手机下载了微信,给云萧报了平安,他是唯一知道她上了邮轮的人。她告诉他,护照没了,现在还在安置中,可能去不了梅兰妮亚的故乡。云萧回信说,一直在为你惶恐担心,谢谢上帝,你平安就好。我看网上的新闻,说伤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一百......叶婉脊背发凉,生死之间的惊心动魂,回想昨天的一切,似乎在另一个世界过了几十年。活着真好,有人挂念真好。

刚跟云萧在微信上说了再见。文秀在微信上又冒出了头,她当然不知道叶婉的惊险和厄难,她只是想在大年初一,给人在旅途的朋友一声祝福:新春快乐,鸡年吉祥!叶婉感慨不已:谢天谢地,新春到了,把本命年的各种不顺带走吧,祈愿每个人四季平安,鸡年大吉!


本文在9/14/2018 10:32:2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小  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45]
『诗  歌』 谙熟年光梦娜2018-03-14[99]
『小  说』 水果蛋糕孟悟2018-08-14[127]
『诗  歌』 露台上的昙花伍可娉2018-08-11[212]
『散  文』 从来不晚白水河2018-07-14[96]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中国医生(6)车祸者心语梁木2018-09-07[35]
『小  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45]
『小  说』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83]
『小  说』 团圆(四)应帆2018-06-20[48]
『小  说』 终结文明之弑神(44)残酷现实青果2018-06-30[31]
相关文章:『孟悟
『小  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45]
『小  说』 水果蛋糕孟悟2018-08-14[127]
『小  说』 不管你爱不爱蒲公英孟悟2018-08-23[162]
『散  文』 东汉,那个迷人的朝代孟悟2018-08-16[142]
『小  说』 无心快语孟悟2018-01-11[208]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2-07 21:15:49(第1条)
唉,读完,蛮感叹。
真正佩服你,你总能把普通的故事写得有声有色,精彩绝伦,人和物及景,就好像在眼前。他们是邻居,是朋友,是同事,或,发生的所有事,仿佛亲眼见过一般。你把故事能写得让读者有如此感同身受的“错觉”,是写作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佩服不行啊。呵呵,所以,我知道,来你这里,不会白跑一趟的,总有收获。说声谢谢,俺撤了。得做饭了哈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