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陈劲松律师事务所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书讯新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婚姻中的罂粟花——江岚新作《合欢牡丹》赏析发表日期:2017-01-28(2017-02-18修改)
作  者:梓樱出处:原创浏览22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婚姻中的罂粟花——江岚新作《合欢牡丹》赏析
文/梓樱
2017年01月28日,星期六

江岚几度易稿、历经十年的长篇小说《合欢牡丹》出版了。与江岚相识过十年,一直钦佩她自强自立的精神,更喜欢她灵秀机智的个性。 于是,迫不及待翻开书,去看她笔下演绎的人物和生活。
 
每个人与每本书的缘分不同,读出书中的重点、其中的精彩固然不同。从大体上说,这本书主要描绘了一群离开故乡漂洋过海到美国新大陆的学子。他们的配偶,也许是主动、也许是被动地来到了侨乡,就像娇嫩的牡丹,情愿或不情愿地被裸根移植到了新土壤,不得不适应、扎根、融合、吸收营养,最终开出妍丽花朵。
 
书中人物,几乎都能在我们周围找到原型:女士中有随丈夫来美伴读的沈玉翎;有自强自立、才貌双全,跨三十门槛还没品尝过恋爱激情的方若施;有心甘情愿做家庭主妇、无法忍受家暴而勇敢突围、找回自我的王涓涓;有在美国学成,进入学术界的韩悦;还有筚路蓝缕、获得成功的媒体创业人肖瑀。男士中有读完博士走学术之路,在大学任教的王涓涓前夫章明;有学成后进入公司,压力和收入都比学院派稍高的玉翎丈夫秦中凯;有在美国扎根不利、回国谋求发展的韩悦的先生赵明中;有事业有成、婚姻失意的公司职员李文韬。当然还有不属于这群留学生圈子,却是本书第一男主角的前辈印尼华侨留学生、成功的企业家刘家鼎。作者几乎对每一位人物的背景或原生家庭都有交代,而使得这些人物鲜活立体、可亲可敬、令人信服。这些留学生互为邻居好友,生命交织,结下了深厚友谊,其间酝酿的人间温暖不是故土的亲人可以给予的。
 
然而,我认为这本书最有价值的地方是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课题:婚姻和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书成功塑造了女主角沈玉翎,并通过她与刘家鼎之间的一段感情纠葛,展示了对爱情、婚姻的思考,有困惑也有解读。难怪有读者说,这是一本让他们拿起来就放不下、非得一口气读完的书。我想,是读者读出了自己的影子,引起了共鸣,也让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检视自己的爱情观和婚姻状况。
 
文学青年沈玉翎,聪慧、敏锐、上进,在油盐酱醋及各种家务琐事之外,学习护理,考取执照,获得美国护养院的工作。她还在工作之余,进修提升摄影爱好,成为社区媒体界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玉翎聪明爱助人的性格,使得她成为了朋友同事的核心,大家需要她,依靠她,信任她。一路打拼下来,玉翎给人女强人、女能人的印象,实际上,她内心真正渴望的是被宠爱和关心。
 
玉翎的丈夫秦中凯,结婚前是知根知底的邻家大哥哥。秦中凯的婚姻观是正确的——“一旦做出选择,爱就应该爱得完整,彼此忠诚是对爱情最起码的尊重。 ”就连玉翎的大学闺蜜方若施,也羡慕地说玉翎这“缺心少肺的傻子,一辈子只聪明了那一次,便可以糊里糊涂地享用下半辈子。”可见,在朋友眼中,他们的婚姻是美满的。秦中凯爱着玉翎,也知道她曾有过如火如荼的初恋,然而那个水性的男友程雳完全不是适婚对象。秦中凯心目中的玉翎“或许从来没有真正将程雳从心中连根拔除,但那也不过是一株尚未长成的小灌木留下的一具小标本,她时不时在茶余饭后把玩一下,叹息一下,与现实的生活无甚关联,他完全不必介意,也不必介意。”他还称玉翎的不时走神和叹息为“浪漫情绪周期发作”。
 
然而,秦中凯的误区正出于此。与许多男人的线性思维模式雷同,他们认为“男大当婚”只是人生中某一阶段的目标,当这个目标达到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目标要去努力和奋斗。他认为,只要业务上努力上进,工作稳定,给妻子有保障的生活,就是婚姻和爱情的全部内容。况且他从不沾花惹草、心猿意马,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够得上“模范丈夫”的标准。如此这般,成婚之后的秦中凯把时间和精力都消耗在自己的事业上,妻子的情感需要,甚至家庭房屋和汽车的保养,都不在他的词典中。他们认为,家只是他们工作之余的“栖息地”与“加油站”,心安理得享受妻子的照顾并没有什么不对。他们没想到,女人对爱和情的祈求如同“加油站也需要灌油”,这个油是“情感之油”。若没有关爱、感激和柔情来补充,这个“加油站”的油终有一天要耗竭,这个“栖息地”终究会荒芜。

玉翎的情感需要被忽略得太久了,她渴求的生日礼物被定义为“不实惠”;她精心设计的家不会引来赞赏的感叹;她日复一日清理厨房、打扫浴室被认为理所应当;她每日端上的热汤热饭被视为本分;她多么想让丈夫带她外出参加公司会议,好让自己脱离日常事务放松几天......然而,她一次又一次失望,她再也感觉不到被爱,终于发出了疑问:难道婚姻就注定像茶水,越冲越淡吗?
 
所以,当玉翎因摄影接触到受访对象刘家鼎,被问到:“你平生最想得到的东西是什么?”她脱口而出:“爱,很多很多爱。 ”当刘家鼎再问:“你得到了吗?”她眼前却浮现出程雳的眼睛,心里发虚地顾左右而言他:“我对自己的生活现状很满足。”她自己也困惑,为什么对现状满足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幸福的?满足感与幸福感能划等号吗?
 
一次次期望得不到满足,爱与被爱的饥渴油然而生。当刘家鼎在领奖台上演讲时展现出“稳若泰山的风度气质”,当他迈步下台时那稳健的步伐给人可靠的感觉时,玉翎突然想:“这样的人,必然有一个温暖的,宽厚的怀抱,可以把他心爱的女人紧紧包裹起来,让她如一个小小婴孩样沉睡,不必管外面刮风下雨,天塌地陷。”这个“对温暖怀抱的向往”,让玉翎心动加心痛。虽然理性告诉她:“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这一把年纪,这样的身份,肝肠在十几年前已寸断过,风花雪月的事既不能当饭吃,便不应该去想——也没有资格去想了啊。”可是感情上却理不清“自己这颗‘死心’为什么会为刘家鼎那个人震荡起来,玉翎根本无法解释,也无意去寻求解释。感情本身是毫无道理可供追究的。”也许她需要的只是赞赏的目光;也许她需要释放一下压抑太久的激情;也许她需要找回青春时期的任性和温暖;再或许,她潜意识中的恋父情结回潮了,需要在父爱的怀抱好好安息。一句话,她需要爱的滋养。
 
当一个人有爱的对象,无论这个对象是否以同样的热情回应,牵挂和爱意便由此滋生。如果爱的对象接收到了这个电磁波,以善意回应,这种彼此流动的情感,便让生命绽放出活力和色彩,也让日常的生活不再那么枯燥无味。虽然玉翎心里很清楚,这份爱和被爱的奢求是非份的,但它却像罂粟花那么美丽诱人,像毒品那样让人难以自拔而甘愿沉醉其中。

“合欢”一词,原本用在“夫妻好合”,而在这本书里,我们看到,最浪漫和华丽的场景是玉翎与刘家鼎在外地几天的相遇相亲。这种华丽和浪漫,只有经济实力雄厚、舍得在玉翎身上花钱的刘家鼎才能给予。玉翎把它称为“太虚幻境”,在这个幻境里,她重新成为一个受宠爱、可以任性的小女孩。在这个幻境里,她也使刘家鼎复活过来。在成功的光环下,在人们羡慕的眼光中,刘家鼎只是一个躯壳,一具行尸走肉,在公司日常运作的机器中机械地运作。募捐、表彰、受邀参加大型聚会等等,给他头上加添越来越多的光环,而这些光环再多在大,在他太太眼里,在他太太家族企业的光环下,也是微不足道的。他如同永无翻身之日的蚯蚓,在妻子强势不敬的眼光下,他的“心”和“性”已经死了很久了。而如今,“他有了活色生香的沈玉翎。为他展开生命里荡气回肠的华彩乐章,简直令英雄也要气短,可况他区区一介肉体凡胎?”然而,“太虚幻境”就像美丽的罂粟花妍丽诱人却花期不长,而由它而来的罂粟碱就更可怕,让人上瘾,但上瘾之后却后果严重。
 

这本书中的每个人、每一对夫妻,都面临爱情和婚姻的人生大课题,它几乎揭示出婚姻中存在的所有问题。都说“要为爱情找一个自己最爱的人,为婚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人。”然而,即使这最爱的人成为了你婚姻中的伴侣,若是没有用心呵护和滋养,同样会生变。如同玫瑰少不了阳光,茶花缺不得定期施肥,牡丹需要芍药的陪伴才能尽情绽放。赵明中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夫妻长期分开,生理和心理的需要, 抵不住距离和时间摧毁。幸好智慧的韩悦隐忍,也因着他们的感情基础和各自重心的及时调整,才让婚姻没有遭殃。

章明与王涓涓,看似稳定的工作和婚姻,由于原生家庭背景造成认知上的差异和家庭暴力,最终摧毁了他们的婚姻。问题是,在王涓涓的版本里,王涓涓“是受害者;在章明的版本里,章明是受害者。一段婚姻当中总共就两个人,都是受害者。那么施加伤害的那个人又是谁?!”李文韬受不了强势妻子的贬抑,逃出了围城。而方若施,找到了自己心仪愿嫁的名门之后、艺术家孟繁星,又何尚不需面临一个适应磨合的过程?

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作者借着王涓涓的口,说出了真谛:“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长在生活水面上的凤眼莲,盛开时明艳动人,却终究是漂浮的植物,扎不下根来。”


婚姻又是什么呢?抑或说爱情和婚姻的关系怎么解释呢?作者也给了我们一幅清晰的图画:“婚姻是另外一档子事。促成两个人结合在一起的客观因素何止千万条,……数不胜数。不同的人各取所需,将这些因素分解、再组合,生成婚姻的蛤蚌。可那两扇相合的贝壳之内,必须存在一粒沙子,一粒被包裹、被包容、被呵护的沙子,人生大海中的这个蛤蚌才有可能在时间里收获珍珠。最终的这一粒珍珠,叫做‘白头偕老’;而最初的那一粒沙子,叫作‘爱情’。”多么精辟的论述啊!

与男人比起来,女人更需要爱的滋养。如何让爱情保鲜,让爱情在婚姻里得到滋养,而不至于通过“出墙”或“出轨”来重燃生命的激情、重展爱情和色彩,我想,这是作者想通过此书引发我们的思考。
 
这本书还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文笔清新、灵动,景物描写色香味俱全。尤其体现了作者对园艺、茶艺、时装、摄影等方面的造诣和文化素养。总之,这是一本值得认真细品的好书。


本文在2/18/2017 5:51:1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新书评论
『新书评论』 折幅思维突显的厚重品质——从陈奕纯和他的散文集《一毫米的高度》说开去张国领2017-04-11[84]
『新书评论』 关于张翎长篇小说《劳燕》:亡灵叙事与战争的深度反思王春林2017-03-24[149]
『新书评论』 圣劳伦斯河上的一抹阳光——读李彦《红浮萍》郭雪波2017-03-17[157]
『新书评论』 严歌苓:文本的痛楚——评范迁力作《锦瑟》严歌苓2017-03-12[393]
『新书评论』 语言的智慧——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史立荣(北京)2017-02-20[527]
相关文章:『江岚《合欢牡丹》
『新书评论』 伦理冲突和文化想象——江岚《合欢牡丹》读后林楠2016-04-12[54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江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