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其实不喝茶 发表日期:2017-01-20
作  者:刘俊出处:原创浏览53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我其实不喝茶
文/刘俊
2017年01月20日,星期五

我其实是不喝茶的。所谓“不喝茶”并不是说我拒绝喝茶,而是不像那些爱好喝茶者那样喜欢喝茶,爱好喝茶,要么不喝,要喝就喝茶。我平时通常喝白开水,遇到有朋友一起喝茶的时候,茶也是可以喝的——不过喝茶对我而言,如同喝白开水差不多,因为我不懂茶,什么红茶绿茶,毛尖雾峰,对我来说是一样的,餐馆里提供的大麦茶,和极品龙井陈年普洱有什么差别,我实在分辨不出来。我有许多喜欢喝茶的朋友,他们不但对茶的分类、品性、口感、功能说起来头头是道,而且对于喝茶的仪式和说法,也是一肚子的学问。每当和这些朋友在“猫空”这样的地方碰头聊天的时候,他们是一定要点一壶好茶的,当然喽,茶上来之前,他们总会就所点之茶谈出一番来历,说上一些“道理”,而我呢,每次在这种“语境”下,除了洗耳恭听他们“说茶”之外,就是向服务生吩咐一声:“加个杯”,或者“我和他们点一样的”。

除了不懂茶,我不喝茶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嫌喝茶麻烦。据说喝茶有很多好处,比如清肝明目,比如延缓衰老,比如醒脑提神,比如能抑制心血管疾病,比如能预防并抗癌,等等等等,总之好处多得很,这些我从书本上也知道一些,但就是嫌喝茶麻烦。你看啊,喝茶除了茶要好(龙井碧螺春铁观音高山云雾大红袍),水也要好(陆羽在《茶经》中论水云:“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水不同,冲泡出来的茶之“色香味”自然有异。《红楼梦》中妙玉在栊翠庵请宝玉、黛玉和宝钗喝茶用的水,是“收的梅花上的雪”,“埋在地下”五年后才拿出来用的,我颇怀疑在今天一色自来水的现代环境下,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还能不能还原出好茶的“色香味”出来);除了水好,还要茶具好(白瓷,青瓷,陶瓷,还是紫砂?栊翠庵里妙玉请宝玉、黛玉和宝钗喝茶的杯子,知道名堂的能有几人?有次在台湾鹿港,见识过全套用硕大的树根做的茶几和茶椅,令人叹为观止);茶具好了,还要喝茶的环境好(明代的冯可宾对于喝茶有“十三宜”和“七禁忌”之说)——你说麻烦不麻烦?至于如何洗茶、冲茶、滤茶、泡茶,也有很多细致的讲究。喝茶如此复杂,即便好处多多,也令我望而生畏,哪里像喝白开水,倒了就喝,简单明了。

但喝茶的趣味可能就在它的复杂,也正因为复杂,才显现出茶中蕴含的丰厚文化底蕴。文化底蕴当然有很多种可能和维度,比如日本人就从喝茶发展出仪式感十足的“茶道”,而英国人则从喝茶升华出“下午茶”的悠闲心态和享受品味。周作人在《喝茶》一文中对日本“茶道“颇为欣赏,认为:“茶道的意思,用平凡的话来说,可以称作‘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在不完全的现世享乐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体会永久,是日本之‘象征的文化’里的一种代表艺术”;对于英式的红茶加糖及牛奶,以及红茶与黄油面包混搭的“下午茶”,周作人似乎并不欣赏,认为“红茶已经没有什么意味”,而红茶带“土斯”虽然“未始不可吃,但那只是‘当饭’,在肚饥时食之而已”。周作人的意思,“我的所谓喝茶,却是在喝清茶,在赏鉴其色与香与味,意未必在止渴,自然更不在果腹了”。如果说“茶道”是日式喝茶,“下午茶”是英式喝茶,那么周作人赞赏的“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则是典型的中式喝茶了。

无论是日式、英式还是中式,喝茶材料(茶、水)、设备(茶具)、过程的复杂是一方面(外在的、物的方面),喝茶趣味、感受和心态的养成(内在的、心的方面)可能是更加重要的一方面。在日、英、中三种喝茶的“式”中,中式应该是最具形而上色彩的,因为那是一种与超凡脱俗的潇洒和心神俱静的安宁相符合的心境,是一种人的物质环境和精神世界达到完美统一的绝佳状态。说实话,喝茶能喝到这种境界,复杂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终究还是值得的吧!
比较起来,喝白开水就简单多了,只要把水烧开,倒入杯中(不拘什么杯子),即可饮用,数量没有限制,成色不必讲究。白开水既没有茶的色香味,也没有茶的那么一种氤氲气、文化气,似乎也没有茶能给人带来的那么一种或清雅或沉凝的心灵感受。白开水不像茶那样,有红绿黑白之分,浓淡苦甜之别,可谓自始至终,始终如一。白开水一眼见底,不过是一种单纯的解渴液体而已。喝白开水,大概很难从中提炼出优美的仪式感(日式)、贵气的悠闲感(英式)和潇洒的超脱感(中式)。

然而我还是喜欢喝白开水,因为我喜欢白开水的简单、浅白、单纯和始终如一。喝茶是要“品”的,“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了”,妙玉所强调的这种喝茶必须要端的架子,喝白开水是没有的,白开水要喝便喝,喝多少随意,解渴就好,哪来许多的讲究和姿态?不错,喝茶是有许多好处,可是发烧和吃药的时候,没听人说要喝茶的,这时白开水往往是唯一的选择——这难道不是喝白开水的好处?茶文化固然丰厚,可是白开水的简单、浅白、单纯和始终如一,难道不也是一种文化?周作人说喝茶能使人“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可是在我看来,和二三知己一起喝白开水,也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啊——能不能“闲”,有没有“梦”,端看你有什么样的境界和心态,而不是看你喝的是什么。

我希望我以后也能成为一个喝茶的人,能像我的那些爱喝茶的朋友那样,喜欢喝茶,爱好喝茶,从喝茶的复杂中,体会、欣赏并陶醉于茶文化的精致、优雅和脱俗,不过我也不打算放弃喝白开水的简单,因为,白开水的浅白和单纯,也是我喜欢的。如果茶是色彩,白开水就是底子;如果茶是奢侈,白开水就是日常。色彩和奢侈固然点缀了我们的生活,可是我们人生的底子,终究是浅白、简单的日常啊,况且,我有“牛饮”的习惯——那是一种多么快意的率性啊!这种快意的率性,喝茶确乎不宜,大概只有喝白开水,才能与之相匹配吧。


本文在1/20/2017 8:23:2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烟花烟花满天飞应帆2017-07-13[57]
『散  文』 三只狗狗虔谦2017-07-19[56]
『散  文』 老照片說故事: 舞蹈的种子孟悟2017-04-04[139]
『散  文』 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倪立秋2017-07-07[49]
『散  文』 遭遇鸟不食庄雨2017-07-05[77]
相关文章:『刘俊
『评论杂谈』 “家”的颠覆与重建——以“父子关系”为视角看20世纪中国文学的历史变迁刘俊2017-07-14[70]
『评论杂谈』 “华语语系文学”(概念/理论)的生成、变异、发展及批判——以史书美、王德威为论述中心(下)刘俊2017-06-18[100]
『评论杂谈』 “华语语系文学”(概念/理论)的生成、变异、发展及批判——以史书美、王德威为论述中心(中)刘俊2017-06-18[116]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华语语系文学”(概念/理论)的生成、变异、发展及批判——以史书美、王德威为论述中心(上)刘俊2015-12-09[2084]
『评论杂谈』 论白先勇小说中的儿童—青少年人物形象刘俊2017-05-28[165]
更多相关文章
老K 去老K家留言留言于2017-06-24 08:50:32(第1条)
我喝茶。每天喝好几大杯绿茶。必须是新鲜的绿茶。美国买不到的。
我的茶杯很大,其实就是装啤酒的pitch。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刘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