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死亡日记》第一部分:身陷病窟(1-4) 发表日期:2017-01-07(2017-01-25修改)
作  者:融融出处:原创浏览90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死亡日记》第一部分:身陷病窟(1-4)
文/融融
2017年01月07日,星期六

2014年三月六日是个难忘的日子,老公迈克的生日,六十七岁了。本来去年可以退休,因为我们正在造房子,需要较高的收入便于贷款。他工作的大学很看重他,只要他愿意,一直可以工作下去。他准备在房子完成后退休。
新房子是自己设计,请人建造的,是我们安度晚年的一个美梦。这个梦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基本落成。开春后,我们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一是把房子的贷款从建筑贷款改成房屋贷款,正在申请中。第二,准备装箱搬家。第三,把老房子卖掉。第四,在新房前后建设花园和菜地。第五,筹备建造天文观察室(迈克的兴趣),第六是造一个鸡房。第七是挖一个池塘,第八是果园,……。我们拥地十英亩,山坡,树林,岩石,平地,任凭我们梳妆打扮。那段时间,迈克觉得很累,以为是为房子的事情操心太多。一月中旬发现右手臂上有红点,是被小虫咬的?他问我有没有被咬到。我没有。过几天,左臂上也出现红点。他去看了家庭医生。医生检查了他的血液,指标都正常,以为是药物过敏。迈克停服了治疗背痛的新药。几天之后,红点发展成红斑,一片一片,前胸后背陆续出现,越来越多。医生立刻做了切片,认为红斑是过敏引起的,只是不知道过敏媒体是什么东西。我们耐心等待切片结果。


(1)

等到三月六日,也就是迈克生日的那天,终于来了电话。
那天清晨,迈克先起床,在客厅里看电视新闻,厨房里缭绕着咖啡香气。我起床时,他坐在长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早餐。每天吃一样的早餐,一根香蕉,两个鸡蛋,两片杂粮面包,涂上白脱和蜂蜜,一杯咖啡。我梳洗后走过去,亲吻他说,生日快乐!哦,他说,今年你记住了我的生日。记住了。我说,心里觉得非常歉疚。去年我到晚上才想起他的生日,来不及庆祝。今年虽然没有具体的庆祝计划,但是放在心上。问他要不要去看场电影,在外面吃一顿晚餐?
奥斯卡最佳电影《为奴十二年》,要查一下在哪家电影院放映。老公说,他会去查。这天他在家里工作,还没有查电影,家庭医生来了电话,说是前几天所做的皮肤切片,检查结果不太好,有癌细胞。老公得知切片有癌细胞之后,眼泪马上涌出来。他来告诉我时,眼睛鼻子都很红。他说为什么血液检查毫无异常,却在皮肤切片中发现癌细胞呢?我劝他说,也许检查不准确,我们不要大惊小怪。家庭医生把他转给了癌症中心,一位专攻血癌的印度女医生。
我们去看电影吧!我把电影换成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Dallas Buyers Club)》,这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讲一个艾滋病患者被告知只有三十天可以活,服用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唯一合法治疗艾滋病药物,越服越让他接近死亡的边缘。于是,病人通过走私的方式从世界各地搞到一批抗病毒药物,这些药物在美国都是非法的。故事围绕合法与非法之争,直至他去世,从三十天增加到两千五百五十七天,活了七年多。我想这个故事对迈克有积极作用。一查,电影不在Spokane放映。那就看《Gravity(地心引力)》吧!他是天文爱好者。我读了一些影评,立体电影,只有三个演员,九十分钟却一点都不觉得枯燥。他欣然答应。电影果然精彩,言不虚传。我们兴致勃勃地议论着,走出电影院,进了隔壁一家久违的饭店。迈克喜欢花生酱炒虾,别有风味。我点了上海炒面。面条比较粗,牛肉片不上芡粉,很嫩,还有很多蔬菜。迈克心情不好,不想暴露他的生日。我还是告诉了服务员,坚持要有热闹喜庆的气氛,想把医生传来的坏消息挤压出去。我们吃得很少,两份晚餐都没有吃掉其中的一半,免费的生日蛋糕原封不动地带回家。
迈克生日那天是星期四。三天后要去见癌症专家,其中两天是周末。星期五我们去采购了一些下个周末西雅图中文电台来采访时需要的聚会食材,聚会早就约定了,是我牵线搭桥安排的,不想改变。周六去看新房子,造得真好,又明亮又宽敞。房子远离马路四百英多尺。古诗说:“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虽然没有那么诗意盎然,但是,远远望去,好像山脉和森林中一个温馨的点缀。
出门时,迈克突然问我,如果我死了,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怎么办?冬天下大雪,你都出不去啊!要不要把新房子卖了,继续住老房子?我怔住了,还没有访问医生呢,也许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我们都是基督徒,这栋房子是靠着祷告,斩波劈浪千回百转完成的,里面充满神的恩典,怎么想到放弃呢?更何况住在大自然中,本身就是一种治疗。
回家后,我们都回避谈癌症,心里却放不下。时间很残酷,分分秒秒地碾在我们的希望上。星期五晚上在教会查经时,我吐露了心迹,没有说老公的病情,只是承认自己在死亡面前是软弱的。我们学习路加福音第二十章,其中有段经文说:“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他那里,人都是活的。(38节)”
每天晚餐后我和迈克一起查经祷告,求主给我们勇气,让我们活在他的光明之中,没有生死,只有永生。一早醒来,眼睛未睁开,先开口祷告。面对现实,心头的负担很重很重。面前出现两幅画面,一幅是为自己和丈夫着想,无能为力,阴冷漆黑。一幅是仰望天堂,缕缕金光从天上洒下来。
星期一的专科门诊本来约在下午三点,诊所来电话,要我们提早改到上午九点。护士的口气非常焦急,每句话都撞击我们的心头。三天的等待,已经把我心中的侥幸统统扫光。路上我们也祷告,希望不要离开主,不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处理问题。面对疾病和死亡,人是那样的无助失落。嘴里念念不断,求主与我们同在。主啊,我把丈夫交托在你的手里……。
癌症医生说,迈克血液里没有癌细胞,却在皮肤上找到,非常罕见。但是,不是第一例,需要抽查骨髓。如果骨髓中有癌细胞的话,那是非常凶恶的血癌。医生亲自动手,抽了骨髓。骨髓抽不足,取碎片补充。总共打了四次麻药,取了三次,才得到足够的碎片。她对迈克说,等候骨髓报告,不要去Google查询。迈克得到了血癌的名称,一回家就上网查,即刻泪流满面。
死亡好像黑夜里的盗贼,毫无声息地偷走人的生命。迈克一边哭,一边说,这么多的事情要做,没有我,你怎么办?突然间,我好像临到万丈悬崖边,一点点的动摇就会摔下去,粉身碎骨。我大声说,我们有主!我们不动摇!《圣经》说,“应当一无掛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四章6-7节) ”
癌症好像一张死亡宣判书,大部分癌症病人是被吓死的。我是个被丈夫宠爱的女人,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菜园,烹饪和写作,其他什么都不管。一家子的事,从付账单到洗衣服,都由迈克担着。失去丈夫,我会寸步难行。但是,我们有神,在造房子时,领受了主的恩典,出现很多奇迹。我的主内朋友丽萍和衡洁,教友ISAAC都亲历过神的恩典。神是活的!神的大能高于科学,高于人的命运。神对每个人都有最好的计划,如果迈克得癌症是神的安排,必有其美意在!
迈克以前只是星期天式的基督徒。得病以后,时时祷告,一天也没有中断晚上的读经祷告,也没有中断阅读其他解释圣经的经典著作。难以想象,在死亡的笼罩下,如果没有神与我们同在,每一天的日子将怎么过?
星期一抽的骨髓,本来说骨髓报告星期五到。突然,星期三下午接到电话,要我们星期四上午八点到癌症中心与主持医生会面。突然提前,怎么会有好消息?医生说,骨髓化验结果是血癌,必须马上住院接受化疗,一刻也不能等,她已经在医院里给迈克订好了床位。不治疗的结果呢?迈克问。医生说,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只要一个月。存活期?六个月。如果接受化疗,至少需要住院四个星期,然后制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迈克对我说,你的肠镜检查和儿子的婚礼都在第四个星期。我说,都取消,什么地方都不去。


(2)

走进Holy Family(圣家)医院,我的脚步极其沉重。一年多来,精神与体力互不相配,我的双腿常常感到虚弱无力。有一次在西雅图帮助采访来自大陆的音乐家,住在母亲家,累坏了都不知道。第二天一早胸痛不止,脸色苍白,叫救护车去医院看急症。以前在厨房做菜,一站半天无所谓,现在经常坐着干活。迈克说,你要查一下。一个月前带我去看家庭医生,我连医生叫什么名字,诊所的地址都不知道。我的血液不够好,勉强达到正常人的指标。医生约我做肠镜检查,定在四月七日,正是迈克住院的第四个星期,是他最虚弱的时候。我把检查取消了。
我的丈夫,一个健康英俊的中年人。如今被判为血癌病人,进医院接受毒素,摧毁他的免疫能力,好的坏的一起消灭。然后观察癌细胞是否被杀死?医生说,给他注射两种药剂,一种三天,一种七天,被称为7+3的治疗方案。百分之二十的病人过不了这一关,只能减少剂量,或者改变药剂,称为保守疗法,不过,治愈的可能性非常低。她让迈克闯一闯,希望能过关。
病房只有一张床,两个壁橱一个厕所,里面有淋浴。迈克刚躺下,马上有人来做超声波,检查他的心脏和消化系统,检查结果是,身体很强壮。护士马上通知药剂室,7+3计划,晚上九点开始。
吃了晚餐,我们学习《约翰福音》,一人读一章。他一开口,“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声音哽咽,断断续续地读,“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流着眼泪把第一章读完。我读第二章,然后手拉手祷告。我说,主啊,我要回家了,你一定要陪伴他。迈克一刻也离不开你。……
离开医院时,万家灯火。医院离家不远,车道畅通。八年前一个交通事故,我的车被撞了之后,脖子受伤很重,需要开刀。我采取保守方案,放弃开车。一般外出都是迈克开,或者搭朋友的车,以免脖子转动太多,痛上加痛。他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没想到天翻地覆,自己病成这样。迈克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我,自己不怕死,只怕把我拖倒了。我说,你的生命里有一半是我的,我的生命里有一半是你的。你倒我也倒,你能挺住,我也挺得住。迈克收住了眼泪,默默点头。按照我的心愿,是不准备回家的,留宿一夜,观察他的反应。但是,家里有狗和金鱼要喂,只好回去。
开门进屋,小狗扑上来,顿时觉得很伤心。我把包放下,赶紧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是那么软弱,那么无用,那么靠不住。感谢你不嫌弃我们,让主耶稣的宝血覆盖我们的罪孽。你给我们恩典,给我们怜悯,也给我们信心。求你加固我,牵引我,用你的光照亮前面的道路。……我给西雅图教会的朋友写信,请他们为迈克代祷;给我们去做礼拜的美国教会写信,为迈克代祷,也请当地华人教会的兄弟姐妹为迈克祷告。
祷告就是交托,睡得很平安。第二天五点醒来,继续祷告。有神陪伴,不觉孤独。“书到用时方恨少”。神的话是有能力的,只希望心中丰丰满满地装着主的话语。迈克的病房成了两个人的教会。读经,祷告,讨论,占据我们大部分的时间。我的主内姐妹衡洁每天用电子邮件寄来“God’s calling(神之召唤)”,我和迈克一起读,受益匪浅。Do not fear. To fear is as foolish as if a small child with a small coin, but a rich father, fretted about how rent and rates should be paid, and what he or she would do about it. Is this work Mine or not? You need to trust Me for everything。(不要惧怕。惧怕是愚蠢的,就如一个攥着一枚小硬币却有个富爸爸的小孩,担心该怎么做才付的起房租。这个工作不是我的吗?你要在凡事上信任我。)
Remember, you are only an instrument. Not yours to decide how or when or where you act. I plan all that. Make yourself very fit to do My work. All that hinders your activity must be cured. (记住,你只是一个器皿,不应决定该怎样、何时、在哪里做什么,这都应由我来计划。你要使自己适合我用,一切阻碍你的事情都要被医治。)
有一天,迈克告诉我,医生说他的癌症是因为忧虑造成的。真的吗?我突然感到眼前一亮。原来忧虑是致命的!迈克忧郁性格,爱用反面逻辑逆向思维。他说,历来如此,要改也难。如果像你就好了,整天笑嘻嘻的。我把姐妹读书会的讨论告诉他。心思是一个战场,是真理与魔鬼的战争。人要为自己设置思想的岗亭,把魔鬼赶出去。你有千万条理由为自己开脱,也有千万个决心洗心革面。但是,改了又犯,犯了又改,没有终结。人靠自己做不到,只有依靠神,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这道亮光就像天书一样在我眼前展开,原来真是神的安排,要通过疾病改变迈克的生命。我忧喜交集。他的生命,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在神的手里。我改变不了,他自己也改变不了。靠自己一定失败,信心和生命紧紧相连,在这节骨眼上,他有多少信心?
毒剂通过针头一滴一滴地进入他的血管。双毒共进的日子里,他的尿液呈橘红色,不小心滴在内裤上,溶解了深蓝原色,变成白斑点。造血系统在渐渐衰微,神的旨意却天天浇灌。为了防备他在极其虚弱的情况下不能祷告和读经,我把一些经文印在白纸上,把一些歌曲和音乐下载,为他准备精神盾牌。
三月十三日住进医院,他每天早晚推着输液机在走廊上散步,成为唯一在重病房散步的病人。胃口也不错,就是排泄不好,肚子胀气,便秘,服药,腹泻,周而复始。三月十六日,双毒改为单毒,化疗程序还剩下四天。那几天,他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都来看他。住在夏威夷的女儿得知后,第二天飞来,眼睛哭得红肿。她有一周假期,我们一起打牌,散步,看电视节目,走的时候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十五十六日两天,正是西雅图中文电台来Spokane采访的那个周末。很多朋友得知迈克病了,不能参加聚会,建议改换日期。他们不知道迈克得了什么病,以为住几天就能出院,等他康复再说。我说不改,一切照旧。迈克说,你像岩石一般在风暴中巍然不动。我说,我不是岩石,而是靠在基督的岩石上。电台分两组,有七场面谈(其中有一个面谈是采访我的写作),加上路程来回近十个小时,两天中毫无差错,顺顺利利。星期五晚上的教会查经我也准时出席。
每天上午十点离家去医院,晚上七点回来,觉得很累。第一天晚上甚至不想洗澡,倒下就睡。但是,我在祷告中觉得神在鼓励我,要爱护身体。于是,我泡澡接受水波的按摩。泡澡两天之后,我恢复了跑步机上的锻炼。跑到四十分钟时,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我一边跑一边欢呼:主啊,感谢赞美你!我要放声歌唱赞美主!


(3)

一年前的某个晚上,我在洗碗,突然听到耳边有人用英文对我说,你要照顾好迈克。我马上关了水龙头,跑到客厅去告诉他。这是不是主耶稣对我说话?我问。迈克惊奇的眼神闪了一下,马上消失。他没说不相信,但不如我那么感动。因为这句话,我踏入了健康饮食领域,自己种菜,创新菜谱,写了很多文章,还应邀去开了几个健康饮食的讲座。
迈克从来不喜欢吃煮熟的蔬菜,胡萝卜黄瓜等,生熟都不吃, 蔬菜只吃美国超市里出售的绿椰菜,包心菜和生菜沙拉。中国的青 菜,韭菜和大白菜,他能吃一些,我就自己种,吃新鲜的。他还爱 吃大米粥和红烧豆腐。他不吃清蒸食品,清蒸鱼和肉丸子碰也不碰, 现在能吃粉蒸大排和狮子头。六十七岁的身体和六十岁以下的男人一 样棒,真要归功于神的关怀和提醒。
第二次听到神的声音也在他生病之前。我正在网上读解经书,忽然有一句话横插进来,说的是英文:我很爱迈克,原谅他过去所作的一切。话语不是从耳朵进来的,出现在脑子里。我对迈克说,主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你以前做过多少坏事?我怎么不知道?这次他很感动,因为年轻时确实做过很多不符合圣经的事情,但是,神原谅他,仍旧爱他。
他对神说,我的妻子非常爱你,写文章传福音,帮助周围的朋友。请给我机会陪伴她一起荣耀你。我一听,觉得与圣经不符。“有一个人是律法师,要试探耶稣,就问他说:‘夫子,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 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第二十二章34-40节)”我说,迈克,你要爱主超过爱我。你也要传福音,也要荣耀主。他点点头,求主给他十年,让他为荣耀主而活。这事被衡洁知道了,也为迈克祷告,求主给他十年。
三月十九日,还有两天就要结束化疗,他的身体不是很虚弱,有天早晨他在祷告中得到神的允许,答应给他十年以上的时间。他立刻给我寄来了电子邮件,写道,Honey - I slept well. I saw a TV program this morning that said after you knock, and ask Jesus to bring you to the Holy Father and you ask and BELIEVE that you will get what you ask for, you will get it. So Good News! I have 10 more years to spend to do unfinished business - God's business. I do believe that HE will give it to me. See you later. Love – M (亲爱的,我睡了个好觉。今早看电视,里面说你若敲门,请耶稣带你到圣父面前,你祈求并相信你能得到所求的,你就会得到。所以我有个好消息!上帝给我10年去做没有完成的事情——上帝的事情。我真的相信上帝会答应我。回头见。爱你的迈克)
我把好消息告诉朋友,衡洁说,她的祷告也得到主的回应:迈克有十年以上时间。我相信,神说话是算数的,而且不会改变。凭着这个相信,后来遇到上刀山下火海一般的挑战,我也没有动摇。迈克愿意为神而活,是灵命上的飞跃,是我一直期盼的。只要他从肉身中解脱出来,获得拯救的新生命,我就放心了。因为神给我们永生的许诺,生与死没什么区别,也没有惧怕。
今天回想,神就是从第一次对我说话开始,就为他做了准备。《圣经》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开一条出路,叫你们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第十章十三节)。”
两天之后,化疗停止,他的健康急剧下降,发烧呕吐无食欲。大家的心都悬在空中。


(4)

三月二十一日化疗结束,毒素在他体内持续四十八小时。医生说,他会Very Sick(病得很重)。每每听到这句话,我注意迈克的神态——紧张,无奈和委屈,有时眼里闪泪光。最令人担心的时刻终于来了。星期六清晨起来,打开email,他写道,你不用早来,如果带有病菌是不让进病房的。探望要戴口罩,接触要带手套。我想像他写这email时,如果没有主的同在,内心一定很痛苦很孤独。开车去医院的路上,阳光明媚,我一边开车一边祷告,感谢主给我们晴朗的蓝天,求主的阳光深入迈克的心灵,求主减轻他的病痛,增强意志。到了医院,看到他的病房门上贴着Stop(止步)的标识,心情特别沉重。我问护士,需要如何做才能进去?护士说,他还可以啦,早上有低烧,服药后已经正常了。你什么也不要做,可以进去。
拉开门,里面有一道布帘,迈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洗手水池旁有一盒口罩,墙上镜子旁的架子上,有三盒大中小尺寸的手套。我问他,我要不要戴手套和口罩?他有气无力地摇头。我看到窗台上有一瓶金黄色的鲜花,问护士,你们说不能有生食也不能有鲜花,这是什么?护士说,噢,那是前两天医院送给每个病人的。说完就拿走了。
迈克给我看舌头,右面烂了,复盖输液口的胶带下面出现溃疡,火烧一样灼痛,没人处理。我看得好心酸,立刻去叫护士。护士把塑料胶带换成了纸胶带,说这样会好一些。周末的值班医生要到下午来,我求护士想想办法缓解他舌头的痛苦。护士去拿了点漱口的麻药,并告诉迈克,可以咽下去。我说,不要咽,吐掉。迈克听护士的话,咽下去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呕吐。幸亏他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都是水。中饭没有吃,晚餐也吃不下。我建议餐厅送土豆泥和蔬菜汤,结果原封不动留在桌上,被当作垃圾收走了。那天,清洁工来打扫卫生时,他坚持起床,带着口罩绕着走廊走一圈。刚住院时,他要走三圈。这天一圈没走完,他全身冷得发抖。我跑步回房取了毯子来披在他身上。他说睡觉不好,经常有人进来,只能打个瞌睡。白天更加睡不好,抽血的,量血压的,听心脏的,送药的,进进出出的人更多。
晚上临走前,我看他那么虚弱,问他要不要读《圣经》?他点点头。我们继续学习《约翰福音》,他连书都拿不动。我在床边读给他听。祷告时,他只叫了声“天父”,就没有声音了。他朝我看看,示意我祷告。我说,主啊,即便这样,我们还是要感谢赞美你,帮助我们度过这艰难的一天。我们真的不知道明天将会怎样?求你安抚他虚弱的身体,给他力量,从你的爱中得到平安。
第二天是星期天,下午我要去教会敬拜,陪迈克的时间比较少。早上开车时我一直祷告,接近医院时,我对主说,我们信靠你,因为你是有求必应的神。求你保佑迈克的身体,不要一天比一天更虚弱,求你托住他,别往低处滑。这时,啊,一句话插入我的思绪:迈克是英雄。讲的是英语,听到这个声音,我热泪盈眶。我还没有见到他,也没有收到他的电子邮件,一点都不知道他的状况,悬着的心就这样得到了安慰。走进病房,他告诉我早上吃了培根和一片面包。他的气色比昨天好多了。尽管仍旧腹泻,低烧,非常虚弱。他说,我叫护士拔掉管子,今天我要痛痛快快地洗个澡。洗完澡,我用热毯子紧紧包裹他,生怕出什么意外。我不知道,Very Sick的最低谷是否过去了,还是没有来?他真的是英雄吗?
星期天晚上,我从教会回来给他打两次电话,都没有人接。留话后,再打电话给护士,问他是否在睡觉?答复说,是的。其实,他不接电话是因为手机失窃了。他的手机一直放在床边柜上,放了十天。第十一天晚上不见了。第二天早上(二十三日),他用email告诉我,写得非常平静,说手机失踪了,有事直接打病房的电话。要在过去,他一定非常恼怒生气。这是我们在医院里第三次被盗。前两次是家里带去的春卷放在冰箱里,贴上他的病房号码,被人偷走了。我到医院时,护士医生都来道歉,并说有保险可以赔偿。迈克心疼遗失了所有的电话号码。病痛加上失窃,对常人是很大的打击,但是,迈克精神上并不虚弱。他心平气和地对我说,医院会处理的,不要着急。过了两天,医院对手机不闻不问,我找护士长,她吞吞吐吐,说医院没有购买病人遗失东西的保险。病人的东西应该自己负责保管好。我听了很生气,尤其对他们出尔反尔的态度不屑一顾。迈克说,手机可能是护士工作时,不小心滑到垃圾桶里去了,你不必这么认真。我当时一怔,这是我的迈克吗?说这种话的应该是我。比如春卷被盗,我说,没关系啦,人家很喜欢吃春卷,让他吃吧!今天,我们俩换了位置,迈克变了!
下午护士说,他的大便中有很多细菌,叫我把消毒外袍穿上,还有口罩和手套,全副武装。我说,你们不给他换冰水,昨天的水今天还在喝。他向我摆摆手说,讲话要客气一点,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迈克的身体未见好转,总是拉肚子。医生给他注射了增加血小板的药剂和各种矿物质,以及各种抗菌素。输液机上大大小小吊着五个口袋。他吃不下东西。身体越来越虚弱。星期二早上,度假回来的女医生早晨来探访,换了抗菌素,仍旧不见好转,昏睡,有气无力。他睡着了,我自己读圣经,写文章。他醒来说,感谢你陪伴我度过枯燥的一天。我说,一点不枯燥。你获得了休息,我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融融,美籍华人作家,原上海解放日报记者,旅美三十年,出版和发表小说,散文,评论无数,现已退休,安居于华盛顿州东部树林中。

《死亡日记》购书信息请见:
http://swrj.dixiewpublishing.com


本文在1/7/2017 8:11:3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醉心旅游文学 探索西方文化——欣赏郑伊雯的作品高关中2017-07-31[57]
『纪  实』 第二章 (02)马艾琳的故事余國英2017-10-12[34]
『纪  实』 影视剧作家,出版界达人——张执任高关中2017-07-31[68]
『纪  实』 赞美作者余國英2017-09-28[54]
『纪  实』 罗将军幼河2017-09-28[135]
相关文章:『融融《死亡日记》
『纪  实』 《死亡日记》第一部分:身陷病窟(5-8)融融2017-01-20[383]
『新书介绍』 融融随笔集《死亡日记》融融2016-12-07[56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融融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